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五章 对不起,气煞人的波折

这一次,宿雨却因为王紫的质问的停顿了,眼神看着王紫,此刻的她像是一头冲动的小兽,气喘吁吁的站在他对面,全身充斥着防备的气息,偏偏这头小兽并没有完全丧失理智,她的神智依然情形,洞察力依然敏锐,一如此刻,王紫问出的问题,竟叫他一时难以接上话。

虽然之前王紫就逼问过他几次,但都被他避开了,现在却有种不得不说的氛围,否则眼前这头冲动的小兽定然再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句话了。

归鸿眼中染过一抹复杂,一撩衣摆,竟然席地而坐,全身也放松了许多,好像方才的怒气顿莫名其妙的散了不少,因该说他忽然冷静了许多,相比起王紫现在累哼哼的样子,归鸿倒是潇洒如初,好像并没有费多少力气。

归鸿都好意思坐下休息,王紫当然也不会跟他客气,盘膝坐下,深深的吐纳,让自己的气息平稳下来,她大概也能察觉到,归鸿一定在不久之后把真想告诉她的,如果这样的话,害她今天情绪大起大伏也算有收获了。

“在天极图和紫极阵不受控制的时候,我跟云泽最后能做的,就是把它们扔进时空漩涡,不管是时间和地点,都是上天决定的。”

半晌,归鸿开口了,语气变的有些淡漠,面上也只剩平静,眼神中竟有些死气沉沉,好像经过不长时间的沉淀,把他一瞬间拉回了很久以前的过去,想到很多事情,比如碾转几十亿年亦不曾真正找到出来的办法,或者找到能够帮助他们出来的人。

归鸿那双幽深的眸子看向王紫,王紫虽然知道归鸿和云泽是亲兄弟,但是从来不曾觉他们两个相像过,不论是性格还是外貌,但是这一瞬间,看到归鸿此时的眼睛,她方才觉得归鸿和云泽很像。

那双眼睛都是那么古井无波,印证着他们曾经走过相同的岁月,领略过相同的寂寞甚至无助,即便他们曾站在六界至高无上的顶端,即便他们手中的天极图和紫极阵已经逆天到人类无法掌控的程度。

可外人不会知道他们为此付出的代价,为此付出几十亿年漫长的等待……

此时的王紫已经平复了呼吸,她在静静的听着归鸿的话,墨眸中并无神色,但是她能明白归鸿此刻停顿的意义,他是想告诉她、紫极阵和天极图掉入了时空漩涡,时间和地点无人能够预知。

起码在当初一筹莫展的时候,他们想要的只是上天的一个安排,他们已经是那么强大,已经遁出天道的框架,却还是遁不出道法无边,在没有法则的地方更加危机四伏,最终将自己的命运交给未知。

而她,并非他们精心策划的一步,有些事情,确实是他们也力不从心的。

“当初我们将天极图和紫极阵设下了牵连,只要找到其中一部,另一部亦会在不久后出现,天极图和紫极阵经历的主人很多,但是如你所见,他们之所以现在在你手里,就是因为以往的所有人都死了。”

归鸿又道,语气仍然平淡,平淡的带着冷血,也是啊,不是他们选择的人,而是那些人选择的他们,他们渴望强大,渴望传说中的‘天极图和紫极阵,得一部则得天下’。

王紫并不觉得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她明白两部功法的霸道,若非她当初误打误撞修习了,并且实在毫无基础的情况下,否则后果恐怕也是跟前人一样,尤其是天极图,它根本容不得事先已经有基础的人修习,否则定难兼容。

只是有些好笑罢了,在所有曾经‘有幸’与这两部功法有过契约的主人当中,她应该是最长命的那个。

“紫极阵和天极图的契约者是我们的眼睛,我们获得外界的信息,从来都是来自于契约者的眼中,而如何碰上下一个契约者,也完全不是我跟云泽能预料的,直到你这个契约主的出现,亦然。”

归鸿又道,直到此处,他基本上已经交代清楚他并没有‘处心积虑’找到王紫作为这两部功法的主人了,却见归鸿的嘴角轻扯,这才在那张淡漠的脸上出现了些表情,只是那表情却有些隐晦的自嘲而已。

这样席位的细节王紫并没有注意到,当然即便看到了她恐怕也无法领略那其中的意思,当然也在思考她真的可能误会了归鸿的同时,忽略了他话中两处隐晦的区别。

关于紫极阵和天极图的历来的主人,在归鸿口中都是‘契约者’,而在王紫这里却变成了契约主,那感觉好像也在阐述着他的想法,他甚至不记得历来的契约主有多少,是些谁,更被说是男是女是善是恶。

甚至对他来说,这个契约是紫极阵和天极图契约了他们,而不是他们契约了这两部功法,可于王紫却不同,在她这里,她才是主人。

“宿雨是怎么回事?”

王紫又问,即便他说清楚了之前的那些,她更想知道的还是这点,宿雨跟紫极阵和天极图的牵扯都太大了,而她基本上是在宿雨的影子下成长的,几乎继承了他所有强大的力量。

所以他才不得不怀疑,她到底是被宿雨左右了,还是被归鸿和云泽左右了。

“宿雨其人,就是我。”

却听归鸿缓缓说道,给足了时间让王紫消化,王紫确实很惊讶,虽然她一直没有排除归鸿就是宿雨的怀疑,但是其中有太多的疑点了,别的不说,只一点归鸿无法离开天极图就已经什么堵的死死的了。

“我用了几亿年的时间凝练的一部分神识,耗用了一部分修为,才将那部分神识送出天极图,只是出去后那部分神识已经变的很弱,我不得不一切都重新开始,直到我能够凝练出新的身体。

但那句身体本来就是残缺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点一点失去我对他的掌控,而在那种情况到达之前,我必须找到更好的办法来释放出我的本体。

只是不管时间过去多久,还是没有丝毫办法来解决我的困境,而我送出去的神识,也就是宿雨,已经开始有了自己的灵魂,自己的想法,他试图反抗我,并且试图从掌控天极图。

后来他野心膨胀,想吞噬冷殇和寒巳的力量,他毕竟有我的很多意识,他直到太古和上古的情况,更直到如何打开界面漩涡,他想恢复那段动荡却原始的修炼世界,便打开了界面漩涡,想借影族的手实现这一点。

最后在于冷殇和寒巳决战之时,他的自己滋生的灵魂已经完全可以主宰那具身体,我留在其中的神识已经所剩无几,在他急功近利属于防备的时候,九重纵云掌是最好的机会,在他打出九重的时候,我干扰了他。”

归鸿讲完,这应该是一段很长的故事,却被他这么精炼的说完了,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却匪夷所思,时至如今,王紫也并不认为归鸿还有理由再瞒她什么。

她如静已经很平静,宿雨确有其人,是他,但也不是他,就好像当初慕千厷本体被封印时产生的残魂,是一种强烈的执念形成的,归鸿是想找到改变这一成不变的局面的方法,却不曾想最后的结果并不理想。

他并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能够让他和云泽重见天日的方法还是只有契约主力量的长进促使天极图和紫极阵揭开封印,影族的出现竟也只是一个疯狂的灵魂做的疯狂的事。

九重纵云掌的力量王紫清楚,在第九重的时候干扰宿雨,几乎是他自己把自己杀了,滔天的力量全部打在自己身上,这一招也够狠,只是宿雨的消失留下了那么多线索,却全到了她的手上。

“至于你,你有本事找到那几个男人,有本事拿到天灵镯、兽王诀和混沌石,那是你的运气了,与我没什么关系。”

归鸿停顿的间隙又道,王紫却盯着惊鸿,她确实得到了这些,几乎全部是他的成果,这么想来,宿雨能炼制出混沌血天灵,编制出兽王诀也没什么可好奇的了,毕竟这都是出自力量早已没有限制的归鸿之手。

而事实上,她的运气自拿到混沌血天灵这其中的三样宝物就已经注定非凡了,宿雨几乎把他的毕生积累的所有东西都放在这里面了。

“混沌血天灵,最终被我分开了。”

王紫说道,她相信归鸿能听懂她的意思,不知为何,她明知不该纠结于此,停顿了一会却还是说了,归鸿能凝练自己的神识冲出天极图一次,就有可能有第二次。

而第二次的话,他并不需要从头开始,只要有混沌血天灵在,他可以完全拿走她的力量,但是混沌石与天灵镯的分开,却打断了归鸿哪去她力量的链条。

“分开,便分开了。”归鸿道,那已经毫无变化的语调似乎不愿多解释这件事情,在他看来,更应该说是已经没有必要解释了。

王紫沉默,现在追究似乎确实没什么意义了,即便归鸿当初确实有这个想法,但是他并没有做,王紫的眼神放在归鸿身上,那深深的墨眸中似乎有旁人无法看穿的思考。

归鸿的性格很极端,相较云泽来说,归鸿是一个善于主动出击的,一如天极图内的功法那般霸道,他会未雨绸缪也并不意外,在杀了宿雨的时候,他经营了几千万年的一切也毁了,又是一次重新开始。

他留下混沌血天灵的目的不言而喻,在他看来,没有什么不择手段之说,若是有人在他面前如此说,他定是不屑一顾的,别说是他,王紫也会如此,这个世界因为想要力量而变质的人性太普遍了。

这算是他设下的一招暗棋,为他将来再想办法出去会省区很多麻烦,可这混沌血天灵到了她手中,却让归鸿最终放弃了这个想法,她可以认为,是因为……那是她吗?

其实,他救了卫子谦他们,兽王诀是不容背叛的,卫子谦他们也迟早会发现宿雨的变化,那个跟卫子谦他们有着深厚友谊的本是归鸿,杀了宿雨是一劳永逸。

王紫脑海中有很多想法,许多堆积了很久的疑问在此刻悉数化解,只是在她心底,这答案似乎有些举重若轻了,她把这件事情想成是破不了的局,可事实上只是这么简单而已。

更因为她对归鸿的怀疑,把他放在了阴谋诡诈的那个角度,可事实并非如此,那不可忽视的落差感让她一时竟无法开口,无法面对归鸿。

再加上是归鸿勾起了莲生的事情,她一直将这件事情隐藏在心底,四年的时间不曾发作过,却在今天这么忽然的爆发,不得不说,她也许只是恰好找到了一个宣泄的时机,而归鸿的对她的许多隐瞒成了她宣泄的理由。

但若非如此,归鸿定然也不会轻易提起当年的事情,如他骨子里的霸道和高傲一样,他不愿意向任何人解释,即便是他已经很信任的王紫。

“可还是你把影族放进来了。”

王紫开口,却不知为何说出了这样的话,她分明清楚这其中归鸿的无奈和许多意外,可还是这么说了,明明,明明她是想对归鸿道个歉的,这对她来说并不难,她愿意承认自己之前对他的误解,可是‘对不起’三个字到了嘴边,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这样。

“不知好歹,也算是我成全了你的后宫,我……”

归鸿眉心皱起,险些又怒,他已经‘纡尊降贵’给她讲了这些事情,她竟然还是这个态度,话说了一半却又忽然住口了,似乎是在忍耐,面上是不耐烦的神色,可事实上他只是不想刚停下来的打斗又一发不可收拾的继续。

归鸿点了点头,似乎有些无语的样子,没错,她就盯着这一点了,宿雨毕竟是他创造出来的,而影族也是宿雨一手放进来的,王紫的诸多麻烦也是因此而起的,莲生也是因此才背叛的。

那还有什么可说的,看王紫也没补充的意思,却见归鸿忽然起身,长袖一甩,身形便凭空消失了,否则两人大眼瞪小眼也也瞪不出朵花了。

只留下王紫还在原地坐了许久,以往的事情已经彻底清楚,她不打算纠结了,她现在想的是云泽说的事情,她的力量要达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能放出归鸿和云泽?

在归鸿说出这一切的时候,她就一定会去做了,紫极阵和天极图的力量太大,但是她现在完全无需担心自己也会步上他们两个的后尘,因为她距离那一步,还太远了。

再说,归鸿和云泽也一定会适时的让她停下的,力量,分明是那么飘渺的东西,它因为人的追求而得以膨胀,如果没有目标,她也找不到进步的理由。

那么,下一步,就等她打开紫极阵和天极图的封印吧。

许久王紫才起身,也闪身除了天极图,只是在离开时留下一句话:“对不起。”紧接着还有:“别再试图偷窥我了。”

那声音空荡的天极图内渐渐消散,因为天极图和紫极阵跟她有着契约关系,归鸿和云泽竟然能轻易窥到她的心事,这几乎不是她能主导的。

虽然不久前意识到的时候有些气愤的感觉,但是没有多久便不甚在意了,归鸿和云泽也不会那么无聊,动不动去窥探她的心思,就算真窥探了,她也没什么忌讳的,相信他们两个知道分寸。

半晌,那空荡荡的地方才传出一声不太当回事的“哼……”。

王紫的意识回归,从床上站起,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想到明天一早还要回桃花谷,王紫站起身来向门口走去,打开门便看到门外不远处趴着一只黑豹,流畅的野兽线条说出去的优雅,闭着的眼睛忽然睁开,蓝色的眼眸看向王紫,露出些喜悦的神色。

“小七你这么早就出来了吗?”黑子闪身化出人形,这才释放出气息,走过来问道。

“嗯,你怎么跑这里等我了?”王紫有些叹息,黑子这样也不是第一次了,她说了黑子也不会听的,不过能看到黑子这样,她心底里是高兴的,伸手去牵过黑子,拉着他往屋里走。

“这里离小七近一点。”

黑子笑着说道,任由王紫拉着他,却见王紫直把他引到屋内的大床前,不由分说的把他按在床上,黑子抬头,有些疑惑王紫为什么这么做,却看到王紫近在咫尺的容颜,鼻尖闻到了了只属于王紫的味道,香香的,淡淡的,黑子的脸瞬间红了,坐在床上忽然有些拘束,眼中却有些期待。

“你在这里休息,顺便等我,我有些事情,这次不用守着我了。”

王紫直接把黑子按到在床上,一边说道,却没有如黑子所期待的那般,她知道黑子是因为担心她才过来的,但是她已经没事了,便摸了摸黑子的脸,让他先在这里等着。

却在触碰到黑子的脸时发现手中的温度有些高,垂眸去看,却看到黑子还没来得及收回去的失望,王紫一顿,却瞬间明白了,俯身在黑子唇上落下一吻,见黑子抬头看她,后知后觉的点头,表示他会在这里等着,王紫这才离开。

留下黑子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唇,还是很高兴,又扯来床上的被子,他看得出王紫已经没事了,便没必要跟去了,黑子笑了笑,这里到处都是小七的味道……

……

却说王紫,离开寝宫之后直奔了一处地方,此时她正站在一处庄重的大殿中,不远处的的墙壁上镶嵌着一枚巨大的黑色陨石,静静的没有光泽,正式魔陨石。

现在正是大半夜,王紫也没去惊动列爻,她只是忽然想来看看魔陨石而已,走在那巨石之下,手放其上,触手冰凉,她要着手新的征程,她明知自己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可是千头万绪,她竟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

脑海中忽然掠过魔陨石的影子,想到当年曾在魔陨石上看到的异样,一棵树,一扇门,一片沼泽,那梧桐树十有*就是孕育简修文的红梧桐,沼泽也有可能就是黄全深处的沼泽,可是门、她还没有线索。

“你不再给我提示了吗?”

王紫轻声说道,等了半晌却不见魔陨石再有反应,王紫暗脆就坐在大殿的地面上,对着那魔陨石坐了许久,看似有些呆呆的,直到外面脚步声多了起来,那是新的一天禁卫军在换岗,王紫这才抬了抬眼皮,最后看了一眼魔陨石后离开。

回到自己的寝宫时所有人都已经到了,似乎就等她了,也是,也许他们一直等了一个晚上,黑子也已经出来了,王紫落下地上,众人看她的眼神多是终于放心的神色,王紫不由得开口:

“有些事情困扰了许久,让你们担心了。”

“没事就好,我们走吧。”饕餮摸了摸王紫的头,那包容的感觉瞬间让王紫的胸腔胀满了温热。

“……九幽呢?”往日定然会一眼就看到他,可是今天去哪了?王紫又仔细照了照,眼神回到身边的饕餮身上询问道。

“他暂时离开了,我们先会桃花谷,再仔细跟你说好吗?”饕餮说道,九幽执意立刻就去,也不打算跟王紫商量,但是王紫定然要为此烦恼的,不管是一段时间见不到九幽,还是担心九幽去做这么大大的事情,毕竟几十亿年来、还没有人敢做。

“嗯。”

王紫顿了顿才点头,九幽一向都很在意她的感受,不知道昨天她情绪的失控会让九幽作出什么事情,但是会亲子离开去办,定然不是小事,王紫想快点知道,但是也不好再耽误了,只点了点头,回去桃花谷再说。

……

桃花谷谷中依然是那般美轮美奂的景,让在魔界已经待了很长时间的众人终于眼前一亮,看到了色彩,在院子里休息了一会儿,王紫才又问起九幽。

众人都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向怎么跟王紫说,毕竟着真的不是件小事。

“九幽回血族了,他要取得西方各族势力的支持,从而合并东西方界面……”

最后还是青龙开口,将九幽的决定告诉王紫,当然这也是他们最后一致通过的,也一并说了他们所有人的考量,见王紫从始至终都还冷静,青龙也才能顺利的说完所有的事情。

“……冥王答应与九幽联手?”

听完青龙的话,王紫停顿了片刻,似乎自己也在想这件事情的合理性,半晌,却听她如此问道,其实她更想说的是,冥王竟然出现了?

“嗯,冥王已经回到幽冥地狱。”青龙点头,并没有说冥王这么做的原因,那是冥王和王紫之间的事情,他的守护是一回事,王紫喜不喜欢是另一回事,他能不能追到王紫也要看他,即便他清楚,这也是迟早的事情。

王紫沉默,其实她心中并不是那么平静的,九幽不知是对她的情绪在意,而且是太敏感了!王紫很清楚,九幽做这些一定是从她的角度出发去考虑的,这一点她几乎不用怀疑。

对于其他人还有的顾虑,譬如东西方合并会出现什么样的后果,王紫的感觉倒不是那么强烈,她并没有经历过这两个界面共存时的阶段,也并不觉得这是多么难以平衡的事情。

东西方做事都有各自的原则,也多和混乱也都是少数的,不会发展到不能控制,所以相比起这些弊端,合并起来带来的保障会更大,她并不反对。

只是没想到,这也算当初最坏的打算了,现在竟然真的走到了这一步。

王紫现在唯一顾虑的,是她不能陪九幽一起做这些,在西方遇到的所有障碍,都要由九幽一人去面,想到此,王紫不仅有些沮丧,她需要成长的地方,真的太多了。

“既然已经走到死胡同了,那就让九幽去做吧,六界支柱暴露后,影族几乎占尽了主动权,东西方界面如果能够合并,我们也算扳回一城。”

王紫说道,众人却讶异与王紫的平静,忽然之间,他们竟觉得眼前的女子又长大了许多,那种睿智已经足够让她清晰的去分析时局的利弊,作出正确的判断。

而且,这件事情的执行者是九幽,他们多少会担心王紫因为九幽的离开而低落。

“小紫的想法,竟是比我们的直接了许多,顾虑重重反而会坏事。”

卫子谦笑道,想了一晚上的事情,总算如今轻松了,作为上古八灵之一,传承还是赋予了他们太多守护的意识,让他们在考虑问题的时候下意识的去考虑天下苍生。

如今,只要王紫好,他们便好了,这也要归于王紫对他门潜意识的引导太强了,或许别人说十遍都不管用的事情,只要王紫说一遍就奏效了,也许在他们心里,只要是王紫想的,那就是对的,他们也会坚决去做的。

气氛也不由得因此轻松了许多,王紫看了看卫子谦,又看了看青龙,眼神挨个扫过,看着众人有些莫名其妙,却听慕千厷开玩笑道:“只一个晚上不见,难道小紫紫已经无法抑制对我们的思念了?”

王紫没怎么在意慕千厷的玩笑,只是说道:“我也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

“嗯?好事坏事?”慕千厷挑眉,王紫每次这么郑重的强调有事请说,那就一定是大事,却不知是好是坏了。

“好事。”王紫心下想了想,应该算是好事了吧。

“呵呵,那就说,好事必须要快点分享的!”慕千厷笑道,一听是好事,顿时来了兴趣,凤眸一眨不眨的看向王紫。

“不太好消化,但我说的都是真的。”在正式说之前,王紫还是先给众人打预防针,她要说的是归鸿和云泽的事情,之前没有说就是因为她自己还没有彻底理清,现在便也没什么顾忌了,去听她继续道:

“太古鸿泽,也就是天极图和紫极阵的两个主人,本名是归鸿和云泽,我已经见过他们了,他们就封印在紫极阵和天极图内……还有,归鸿就是宿雨……至于宿雨死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们也知道了。”

王紫将自己已经理清的事情都告知了几人,众人只静静的听着,但是面上不时的惊讶还是能看出他们心底的波折,但是有王紫的预防针在先,也容不得他们不相信。

“世间不能估计的力量都是从微小的时候演变出来的,只是这个积累的过程堪称奥义,无人能够掌握,这些我也只有耳闻,还从来不曾真正听说有人做到过,如今却同时见到两个,紫极阵和天极图能够同时达到这样的程度,归鸿和云泽的逆天也是世间罕见了。”

梼杌听完,有些感慨的说道,确实,紫极阵和天极图带给他的震撼很大。

“这么说……宿雨只是归鸿的神识的凝聚的人形,他最后也真的消失的一点没剩,也就是说,现在在天极图内的归鸿,也就是我们当年认识的宿雨?”

慕千厷却道,不只是他,青龙、卫子谦、李战、腾蛇,他们的关注点一定都在宿雨身上,慕千厷虽然说的有些饶舌,但王紫知道他现在心绪难平,只肯定的点头说道:“没错。”

慕千厷忽然站起身来,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来回踱步片刻,才忽然停下脚步,转身问王紫:“小紫紫,我们见不到他?”

“不行……但你可以说话,他听得到。”王紫摇头,但很快又道。

“现在吗?”慕千厷确认道,见王紫点头,慕千厷眯了眯眼,那妖冶的凤眸中变的有些危险,却听他又道:“那宿雨,不,你是归鸿了,你听好了,你这游戏是不是玩的还挺开心啊?把我们几个玩儿的团团转,你转身就躲进天极图了啊?

你不是能耐吗?怎么不出来了?天极图那里边环境怎么样?……不管怎么样,我怎么就那么希望你别出来呢!”

慕千厷说着,看得出这妖孽是真的有些怒了,的确是,因为一个宿雨让他们兜了很多圈子,真相都在归鸿口中,在他们以为宿雨舍身救了他们几个的时候,冷殇来告诉他们不是那么回事,反而是宿雨勾结了影族。

在他们对宿雨恨的牙痒痒恨不得将其挖出来碎尸万段的时候,却又峰回路转,而且还隐藏着这么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而他们当初也确实是归鸿所救,与后来那个宿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慕千厷现在就有种深深的被欺骗的感觉,主要这其中每一次的变化都对他们的情绪牵动特别大,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气话。

“活该。”

青龙只吐出两个自,这意思不言而喻,是说归鸿活该被这么封印在里头,虽然这样说,但不得不承认,这个真相还是解开了他们心里很大的疙瘩。

于他们而言,他们还活着,当初挚友也没死,虽然现在被封印着,而王紫归鸿更没有对王紫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这一切都变的如意起来。

“你们该感恩,是不是我,你们也没那个缘分进王紫的后宫。”

归鸿果然听到了,王紫不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但听他漫不经心的口气,现在定然是对慕千厷和青龙的话不屑的,确实,他们曾是挚友,这是归鸿创造出宿雨之后最大的收获吧,所以就当慕千厷和青龙的话是耳旁风了。

“你怎么不传达一下我的话?”半晌,归鸿问道,语气微微有些欺负,这话是对王紫说的,只因他挨按几个人的数落,王紫却没把他的话传出去。

“他说,要你们感谢他,是他帮你们遇见我。”经归鸿提醒,王紫这才说道,只是后宫二字她不敢苟同,她何时开设过后宫了?他们每一个人都是她名正言顺的夫君!

“真是谢谢了,为此,我衷心的祝愿你在天极图内一切安好,外面的世界太危险,你就好好在里面躲着吧。”腾蛇也道,本来气呼呼的样子瞬间也变的恶劣,归鸿就这一个痛处,他们竟然抓着不放还使劲儿踩。

“我出去是迟早的事情,你们还可以得瑟一段时间。”

却听归鸿也没恼,有些不在乎的说道,王紫还什么都没跟他说过,也不曾跟他保证过什么,但是他好像就是特别自信,相信自己重见天日的一天快到了。

“也就是说,媳妇儿,你沉睡了三年其实一直都待在那两个家伙手中?”

混沌这是却道,本来闲散的样子现在也变的特别集中,似乎也有些隐隐的怒气,王紫实在不该把这些也都说了,毕竟三年在他们眼中不短,尤其是等待王紫醒来过程,几乎是漫长的。

可现在他们却被告知其实王紫三年来几乎跟归鸿和云泽朝夕相处?这让他还怎么淡定?

“我只是在这天极图和紫极阵内修炼神识。”王紫说道,有些明白混沌现在怒意的来源,虽然她现在也还不明白那三年到底有没有归鸿和云泽从中作梗不让她出来,但是也不行追究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说她确实受益匪浅。

“媳妇儿你让那两个人安分一点,否则就永远待在那虚幻的地方别出来了!”

混沌眯着眼说道,这两个人分明就是图谋不轨!两个来自于太古的强者,竟然如此迁就王紫,这原因不用想他都知道了,如果是看重王紫的天赋,归鸿夺了王紫的身体岂不是更快捷?何必选最慢的办法,一点一点把王紫的力量扶植增大。

“什么叫安分?”却听归鸿说道,王紫已经不给他传话了,而他这话也只能在自己的地方渐渐消散了,一会儿,却听归鸿又道,那话听着自言自语,实则是说个王紫听着:“我早就说过,我可是个很自律的人。”

“你跟冷殇和寒巳的关系那么好,他们并不知道你这些事情?”卫子谦却忽然问到,相比他们当年跟冷殇、寒巳之间不冷不热到距离,倒是归鸿和他们两个关系匪浅。

“你其实是想说,为什么不直接寻求冷殇和寒巳的帮助吧?”归鸿问道,语气却是肯定的,王紫将他的原话传达给卫子谦。

“嗯,你当时已经接触到很多强者,他们更容易揭开你的封印。”卫子谦说道。

“王紫你跟他说是为什么。”归鸿却道,直接交给了王紫却回答,王紫确实知道其中的缘由,便解释道:“天极图、紫极阵修炼的条件苛刻,强者已经不曾接触,归鸿应该也想过除了契约之外的别的办法,但是无疾而终了。”

“何况冷殇和寒巳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在王紫说完后,冷殇却在王紫神识中补充了一句,顿了顿后又道:“不过事实证明他们两个还是不错的,一个助我杀了那宿雨,一个助给你们扑了那么久的路。”

王紫不由的仔细想归鸿说的话,确实,冷殇和寒巳不是什么简单的人,至少他们比世人认识中的复杂,就比如冷殇如何有编制界面法则的能力,他是如何知道天火就在宇文华的玲珑宝塔中,而且给了她去拿的机会,而不是自己想办法夺来。

冷殇一直惦记着宿雨和寒巳是不是还活着,只是寒巳现在是还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虚无魂魄,也无法知晓太多寒巳的事情,但经冷殇这么一说,似乎也确实还有猫腻。

“你好像在幸灾乐祸。”

王紫不由得在神识中说道,虽然归鸿并没有怎么明显的表现,但是冷殇和寒巳确实为他做了很多,反而他这个被帮助的人没什么大的反应,相比起他现在被封印起来,不觉得寒巳更不幸了一点吗?

“那我哭着说才能表示我心中的悲恸吗?怎么哭,你倒是教教我?”归鸿嗤了一声说道。

“你在闹什么脾气?”

王紫忽然说道,她只是想到什么便说了,从昨天两天吵了、打了之后,总感觉归鸿会不时的鸡蛋里挑骨头,害得他们之间的对话无法继续下去。

只是还在天极图内惬意坐着的归鸿却噌的站起身来,王紫这样的话确定是对他说的吗?闹脾气那是什么?他会做那么无聊的事情吗?

------题外话------

这几天码字忽然发现有个名字重啊重了,九幽,乐九,归鸿,惊鸿,为神马我在起名的时候没有发现==

这段时间一直在乡下,没有wifi辣么奢侈的东西,都用热点传文的,每天就出去采风了,然后围观农民伯伯秋收,顺便摘着吃各种新鲜的水果,有时候时间紧迫码字略着急,错字率biu~的一下就上去了,虽然第二天我会改,但是订阅很快的妞儿们就对不起了嘤嘤嘤……晚安辣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