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五章 疯狂的决定,为她而活

“有能力是什么意思?要什么程度?你能做到吗?”

王紫很快问道,把这个一个不定时炸弹放在这里,只要影族在,六界支柱就太平不了,而仙界支柱现在对于卫子楚来说便是一个不定时炸弹,她不能不紧张。

力量对于一个人来说根本没有上限,修补凡间界的界面支柱已经让她九死一生,界面支柱的力量太过强大,那根本不是人类的力量能达到的,最起码,即便再过一百年,王紫也并不认为她能驾轻就熟的把界面支柱掌控在手中,任她想改就改。

正因为经历过一次,王紫才知道应该更加慎重,若是仙界支柱外的擎天大阵破了,那顶替上去的是不是就轮到卫子楚这样的守护者了……

想到此,王紫放松了许久的神经不得不绷紧。

“能。”

在王紫的期待中,云泽的声音肯定的传来,王紫墨眸一亮,简直惊喜!她是没有抱很大希望的,只是想做个参考,只是没想到云泽的回答是可以!云泽的力量已经如此强大了吗?

可是还没等王紫惊喜完,云泽的声音再次传来:“我与归鸿联手便可以,但是前提是我们要先出去。”

可以想象王紫的此时的心情落差有多大,先是冲上云端,然后pia的落在了地上,王紫只好问道:“那你和惊鸿怎么才能出来?”这一点他们可从来没有跟她提起过。

“你的能量足够打开天极图和紫极阵对我们的封印的时候。”云泽说道,却把王紫说的一头雾水。

“你说的我越来越不懂了,你和归鸿是紫极阵和天极图的主人,为什么最后是紫极阵和天极图封印了你们?”王紫立马问道,归鸿和云泽两人在天极图和紫极阵当中就够奇怪了,现在竟然告诉她他们是被封印进去的?这叫她怎么相信?

云泽停顿了一会儿,没有立刻回答,似乎在思考怎么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王紫,半晌才听他又道:“紫极阵和天极图本来是我与归鸿所创,但是这两部功法触碰了太多的宇宙奥义,在创作到后来,已经不由我和归鸿掌控了,它自己拥有的力量已经是超乎人类能够掌控的范围了。

现在,它不能算是一部简单的功法,而是一个宇宙能量了,在意识到紫极阵和天极图已经走向了这么极端的方向时,本来我们是可以停止的,但怀着好奇,便又进一步,后果便是你现在看到的,我与归鸿的被永远封印在紫极阵和天极图内。

除非有第三个人能打开紫极阵和天极图的封印,否则……”

否则归鸿和云泽还是只能待在其中,这话虽云泽没有说完,但王紫也明白,只是半晌无言,只单单一个功法,竟然能因为触碰了太多的宇宙奥义在它本身形成一个无底的黑洞!

现在云泽和归鸿应该就是被卷入了这个黑洞之中,可是……王紫将自己的顾虑说出:“可我要达到你跟归鸿当初的力量,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了,况且,若是达到了,我自己也能去修改仙界支柱的法则了。”

其实王紫心里是隐约有些不忿的,归鸿和云泽应该被封印在紫极阵和天极图中,怎么可能会不想出来?而如云泽所说,能让他们出来的唯一办法就是她的力量变强,从而打开两个绝世功法的封印。

而不可否认的是,归鸿和云泽之所以会找上她,也许最开始就打了这个主意,他们知道的太多,却一直让她在浑水中淌,直到被搅的晕头转向,自己也九死一生,这才将这些事情告知她。

这种被隐隐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的一点都不好……

“哼,你当仙界支柱是那么好碰的吗?让你侥幸躲过了凡间界界面支柱一难,是紫极阵救了你一命,仙界支柱作为六界穹顶,哪怕你在修炼一千年也够不到那个程度。”

这是,另外一个声音响起,那漫不经心间夹杂着几分轻蔑,虽与平时有些不同,但王紫还是立马分辨出了此人的声音,正是归鸿,想到那张总是变的极端化的脸,王紫几乎能够想象到他现在微怒的表情,眸子里的渗出的冰冷。

只是王紫并不想跟他理论,方才她就觉得奇怪,云泽忽然的声音忽然出现,并且对她在想什么几乎也完全清楚,刚才问他他没有正面回答,现在王紫更加肯定,他们两个定然能够窥到他的心事。

“我早就说过很多次,不必把我想的那么厉害,这个宇宙大的很,你不知道的力量也多的很,若是全部能掌握在我的手中,如今我何须被封印在天极图中?

小小年纪,有些被害妄想症可不好,我还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闲心把你一个贪狼星子掌握在股掌之中,要你如何便如何,若是我有那个能力,早就下手了,你当我是你身边那些团团转的那人?还要对你怜香惜玉?”

归鸿的声音再度传来,只是他语气中的轻蔑和不屑更加明显,还有不可忽视的更加清晰的怒意,甚至有些赌气的怒意,丸子闭着眼睛躺在躺椅上,神识中回荡着归鸿的声音。

她不明白惊鸿为何忽然变的这么激动,只把他这样的现象归结于他的情绪又莫名其妙的极端化了,待他说完,王紫也毫不犹豫的接上了一句:

“可你们从来没有说过,若是说了,我乘紫极阵和天极图的情,你们想要破除封印我也会尽量做到,可你们下意识的把我引向如今这步田地,我所经历的这么多事情,难道其中真的没有你们一点作用吗?”

是啊,王紫自修道以来,曾经无数次的庆幸过自己的拥有天极图这么强大的功法,而也因它无数次的死里逃生,从一个弱小的修士到如今这般强大的地步,天极图是一直陪伴它左右的功法。

这不可否认,若是归鸿早一些告诉她,其实他、也就是天极图的创作者一直被封印在天极图中,她一定会倾尽全力让自己达到能释放出他的那一步。

可是事实是,作为活脱脱从太古走过来的两人,他们直到太多关于六界支柱的事情,也直到太多关于影族的事情,每次她危急之时紫极阵都能恰到好处的出现新的招式救她于水火。

云泽作为后来才出现的人,她可以不纠结于他,可是归鸿不一样,他早就可以开口说话,可以面对她,可是他还是选择侄子为题,以至于看到莲生的背叛,她在凡间界界面支柱上所吃的亏。

也许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哼,你说倒是说说,我发挥了什么作用?”归鸿声音更冷,从牙缝中挤出的一句话。

王紫语塞,说不出话,但是自己也隐隐生出怒意,只想与归鸿针锋相对,其实她直到她有些不冷静了,莲生的事情她一直在命令自己去漠视,告诉自己其实没什么。

可事实上她怎么可能不在意?偶尔深知会生出肆虐的杀意,她隐隐觉得莲生没死,这种感觉很强烈,而她的感觉一向很准,每当那种感觉出现的时候,她甚至想当面杀到影族族长和圣子面前,让他们把莲生叫出来。

她对背叛的人,从来不会手软,但她只想亲口问问莲生,当初在落霞山谷中指天立誓,永远不背叛她,永远不将她的事情讲给第三人听,这样的誓言,只当是笑谈吗?

而他后来所有的陪伴和欢笑,都是假的吗?他如何能做到在她面前顺若羔羊,转身毫不犹豫的将她的名门告知影族?!

他可知道,若是凡间界界面支柱毁灭,她为此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若是魔界、妖界,许许多多与她关系甚深的人死于浩劫之中,那将会是她永远不能揭去的伤疤?

想到此处,王紫的身体不由得颤抖起来,怒意在那平静的眼眸中渐渐滋生,虽然闭着眼睛,但是所有人都在瞬间发现了她的不对劲,惊讶的看过来。

“小公主,你怎么了?”

九幽起身走过来,只一瞬间的变化,为何王紫的情绪忽然如此盛怒,还有种让人心酸的失望,九幽的红眸也渐渐暗了下来,在王紫的记忆中,有几件事情是能令她如此难以释怀的?

幼时那个长相如天使的女孩是一个,在此之前也只有她一个,可是如今却多了一个莲生……

“小丫头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吗?”

永安本就坐在王紫旁边地上的软垫上,更因为他与王紫的之间的独特的契约关系,他对王紫的情绪变化很敏感,她还从来没有见过王紫这样的气息,让他不安,更让他对令王紫如此的人产生直观的厌恶。

永安的眉心皱了起来,那张总是单纯的脸上也掠过戾气。

“小公主,不要折磨自己。”

九幽捞起王紫的身体,半抱在怀中,他当初如何谨慎的防备王紫身边出现的人,就怕有一天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可莲生的出现却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他的脸,更重重的伤了王紫的心,九幽的红眸愈发深沉,那双血红色的漩涡,好像涌动杀虐。

王紫的身体还在颤抖,她听到了身旁的人在说话,也感受到了各个方向传来的担心和关注的视线,可心中那禁闭的怒意一旦打开,竟有种收不回来的感觉。

半晌,却见王紫睁开了眼睛,眼神在众人身上扫过,缓缓站起了身,仰头在九幽唇上落下一吻,却是说道:“我还有些事情,你们不必担心我,明天一早按照计划回桃花谷。”

这话是对众人说道,那张精致的脸上毫无表情,平时的王紫,即便面上没有表情,他们也能轻松的分辨出她的情绪,可现在的她,分明从内到外都透露着冷清,想来她能说出这些话已经是极限了。

王紫转身离开,永安愣了一瞬,刚想叫住王紫,却见刚迈出几步的王紫便飞身离开了,那速度快到众人只捕捉到一个残影。

九幽挺拔的身形在原地站立了片刻,红眸追着王紫的身影消失,却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唇,刚才那一吻,他并不喜欢,那种从哪头歪都透露着薄凉的吻,不该是属于她的小公主的……

“怎么回事?是什么触发了她心里的怒意?”

青龙站起身来,眉目间不由得出现了些凝重,众人面上的神色也与青龙一般无二,这样的王紫,是他们第一次见,他们都聪明的没有去找王紫,现在不是冲动关心的时候。

青龙如此一问,众人便都明白了,王紫的怒意源于一直积压在心底的、莲生的背叛,王紫的自制力一向不错,虽然他们此前曾担心过,但都对王紫有很大的信心,相信她能真的消化。

可这场沉默的爆发太突然了,突然到让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了。

“刚才我们在说仙界支柱。”饕餮沉声说道,众人也不由得想了想,王紫会由仙界支柱而联想到什么吗?只是即便这里许多脑子,他们也没有整理出一二。

“王紫殿下刚才看我的眼神……似乎很担心,在此之前她问我能不能联系到武道部落。”卫子楚也道,默契的,像是提供线索一般,由众人一同去想。

“仙界支柱,怕有新的变化了。”穷奇忽然说道,隐隐觉得这件事情不是那么单纯的,王紫到底有隐瞒他们的事情,她所得到的消息,一定多余他们。

“黑子你去干什么?”

青龙忽然叫住黑子,却见黑子早已没有了昏昏欲睡的样子,站起身来朝着王紫的住处走去,现在并适合去打扰王紫,他们都明白,今天的王紫与往日迪欧不同,她需要的是自己整理的时间,而他们现在没有那种害怕王紫产生心魔的担心,所以只要不打扰王紫,就是在对她好。

“我去等小七。”黑子说道,并未察觉到青龙的阻止,也并未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见他说了要去哪里之后,青龙面上明显有些不赞同的表情,他再迟钝也发现了,便停下了脚步,又道:

“我不放心,只去门口等着,小七不会发现的,等到明天,我提醒她要回桃花谷的。”

黑子说完便继续走了,也不再看众人的神色,那样子好像即便他们真的出生阻拦他,他也不会听的,只是眼看着黑子朝着王紫的寝宫走去,众人却都没有再说什么。

若是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黑子与他们所有人都不同,在他们都为王紫而担心、为背叛王紫的莲生而愤怒的时候,黑子却很平静,不是说他不担心,而是他把担心化作了更多的期待,而这样的期待让他平静。

他知道王紫伤心了,可他更知道王紫给出了一个期限,那就是明天之前,这段时间王紫要自己消化,王紫开心,黑子会陪着她开心,王紫伤心,黑子会陪着她走出阴影。

这是黑子的守护,与任何人都不同,无言的让人震撼,众人不曾阻止,因为他们此刻似乎都看明白了这一点,那望着黑子离开的视线,众人此刻似乎都明白了一点,每个被王紫喜欢的人,都有他珍贵的理由。

他们都想去,可必须按耐着这种冲动,可黑子不一样,他太合适了,这些那人都太聪明了,一颗颗七窍玲珑心,他们能从王紫的表情中窥探出太多的信息。

可黑子不会,不是他笨,而是他从来不曾去窥探,他拒绝那种聪明的大脑,只要王紫还在,黑子永远都不会变,永远都会想小时候那个追着王紫到处跑的小豹子,那如影族一般的存在,永远不会给王紫造成压力。

“这个世界上的约束是不是很奇怪。”

却听九幽忽然说道,寂静中响起他低沉的声音,众人看过来,显然都没有明白九幽说的是什么,他很少主动挑起话题,所以对于他着没头没尾的话,众人好奇却猜不到是什么。

却见九幽转身回到刚才的位置坐下,那张忽然变的冷硬的脸上让人知道他这绝对不是闲谈,九幽多数时候是沉默却优雅的,至少在他们面前是这样。

“最严密的约束不是别人给的,是心甘情愿的,自己锁的。”

青龙背靠在八角亭的柱子上,眼神看向九幽,他不太确定九幽说的是什么,但是自然的接上了话,在那瞬间他想到的是,他与王紫之间的约束,不管是契约也要,曾经的逆鳞也好,对他来说,他的约束自己心甘情愿,自己把自己永远绑在王紫身上的。

九幽停顿了一会儿,在场的所有人中,也许只有青龙能知道他在说什么,过了一会儿九幽才又说道:“莲生心甘情愿吗?”

这个问题让众人一愣,隐约知道九幽指的是什么了,莲生心甘情愿吗?不是的吧,否则他不会作出背叛王紫的事情,这是不争的事实,容不得他们用感性的思维去想,容不得他们去在顾虑莲生以往到底如何乖顺。

“六界的事情,如果六界解决不了……”九幽忽然又道,那蓦地变暗的声音,还有敛下的眼眸,漫不经心间却透露着华丽的危险,在众人呼吸一滞的等待中,九幽缓缓开口:“那就让西方一起来吧。”

众人眼睛睁大,九幽的话虽轻,但却重重的落在了所有人的耳中,看着彼此都有些错愕的表情,他们知道,他们都没听错,让西方一起来吧……

那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打开东西方之间的界面界面漩涡,意味着这个分开了几十亿年的“双胞胎”界面会重新合并一处,意味着东西方截然不同的修练体系再度碰撞到一块。

而碰撞的结果就是,要么两败具伤,要么混乱中再度经历当初庆幸,各自为营,能够和平共处的机会……有吗?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青龙沉声问道,是啊,九幽为什么会生出这样的想法,这太疯狂了!

“你应该清楚,这样小紫会遇到更多的麻烦,她不会推脱自己身上的责任。”卫子楚也道,眉间的墨绿色线条似乎缓缓的动了起来,浓郁的颜色和微微散发的气势让那张温润的脸也慑人起来。

“就算你能做到让两个界面再次合并,你主动让西方搅如东方这一谈浑水,血族能听令于你,西方的势力多如牛毛,怎会容你这么做?”慕千厷也道,妖孽的脸上不见了总是妖冶的笑,且不谈合并的后果,只这其中的阻碍,也够本来就事多的他们喝一壶的。

“东西方的修炼体系完全不同,不管能不能融合,会不会掠夺,西方都会分享六界的灾难,若是六界支柱完蛋了,兴许靠着西方的支撑还是苟延残喘,当初东西方是怎么分开的,没有人清楚,但若能解燃眉之急,合并也不无不可,如今的六界太平能维持多久谁都说不清楚,若真叫影族在钻了空子,我宁愿东西方合并让,让这潭水变的更浑一点。”

饕餮说道,那双狂肆的眼中也有不顾一切的风暴,他从来都不是怕麻烦的人,这段时间他们都在享受着这难得的太平,但是该面对的迟早会面对,而他们的对策也因为王紫情绪的变化而毫无预兆的放上台面,九幽的办法、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西方的强者有多少,我倒想见识见识。”混沌轻笑,那笑中却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挑衅,乱了如何?不乱如何?既然王紫都要选择跟影族斗下去,不择手段又如何。

“九幽,你仔细跟我说,你想做什么?”

青龙又道,虽然九幽以前也提过要让血族作为王紫的后盾,但那只是血族,与东西方会从新合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九幽做事情真的有人意想不到的疯狂,让人招架不及,青龙眉心微皱,只希望九幽说清楚一点,不要一声不吭的去做。

“东西方界面并蒂而生,若将他们合在一处,很多消失在历史中的东西也会出现,太古和上古神话时期在六界出现之后就彻底消失了,难道你们不好奇,它们去了哪里吗?”

九幽的声音低沉的响起,略带着些薄凉,九幽从不曾对六界的局势发表过任何看法,一个是让他的小公主去成长,另外一个是他并不想插手六界的走向,当然也有他不愿意从王紫身上分心的原因。

但不发表意见不代表他对六界的事情一无所知,反而别人知道的他一点都不缺。

而在九幽说完之后,众人只觉心头被敲了一记,这些男人中大多数是传承了上古的血脉走来的,上古四大神兽、上古四大凶兽,这八灵好像是上古故意留在六界的守护神,可也好像是上古留在六界少有的痕迹。

上古的灵物多不胜数,太古更不用说,不亚于上古八灵的血脉也不胜枚举,可事实上,留在如今的就只有少数的那么几个,十个指头绝对能数完了。

可诺大的上古,诺大的太古,世人有想过它们为何留下了这么点少的可怜的痕迹吗?如世人一贯的认识,只是湮灭在了历史的长河中,太古被灾难毁灭了,上古被六界瓜分了?

只是、如此吗?聪明如青龙这些人,九幽只稍稍开个头,它们便能想到之后的事情,虽然它们不见得不知道,只是身为六界之人,探索太古和上古时期的事情并不是它们的兴趣。

可如今似乎不一样了,六界支柱源于上古,影族源于上古,这其中包含的力量更是深远,这是当初上古的强者埋下的界面支柱,让王紫去一步一步地挖掘其中的秘密,这期间间断的时间太久了,如何能让王紫彻底摆脱这个怪圈?

西方界面自上古也被分离,果真如九幽所说,东西方再度合并会引出掩埋在历史中的真相吗?他们不确定,但是……却想试。

九幽忽然站起身来,笔挺的西服包裹着高大的身躯,贵族的气质展露无遗,只是现在更吸引人的是那决策者不惧一切的气势,众人看向九幽,在他们心中还无法完全决定的时候,九幽却开口了:

“照顾好小公主,我需要些时间做到这些。”

九幽有无视任何结界的能力,但是想要合并东西方的界面并非只是打开界面那么简单,他还做不到这些,如何让西方的界面漂移回来,他必须得到西方其他种族的鼎力支持。

这其中的难度……不言而喻。

当初分开两个界面所用强者无数,如今要合并,怎会那么简单。

“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见九幽立马就要走的样子,青龙做着最后的询问,其他人的眼神也是这个意思。

“你真的打算这么做吗?”

奇怪的是,另一个声音完全重叠着青龙的话响起,却并非他们在场的任何一个人,众人循声望去,却见不远处空中微动,一个玄色的身影信步走出。

腰间系一条墨绿色的腰带,环扣之处镶嵌一枚深沉的绿宝石,那人右手自然的搭在左手的上,缓缓转动着指间那墨绿色的戒指,那宝石上闪过的光犹如一只在黑暗中窥伺的眼睛,死气沉沉却满是洞悉。

众人都眯了眯眼,显然诧异更怀疑冥王的忽然出现,不错,来人正是冥王。

王紫还知道冥王其实已经出现过了,但是她还不曾对众人说过,所以众人理所当然的认为,冥王已经消失四年,可现在忽然出现,而且似乎还对他们方才的谈话了如指掌。

看他毫不顾忌的问话,又有种说不出的自然,也许在他们所有人心里,不管冥王与王紫的关系如何,于他们来说是陌生的,所以这般自然的口气让人意外。

冥王抬眸,墨绿色的眼睛看向九幽,两人隔着一段距离对望,平静的犹如两个凡人相视,可只有他们两人清楚,这一看彼此都在衡量着对方的力量。

真正的强者之间即便不动手,不释放威压,也能知道对方的实力。

如果是过去,九幽会放任王紫去接触冥王,只要她喜欢,只要他可靠,可现在不然,冥王所做的让他失望,消失四年,在出现又如何?

如果他不能心甘情愿把自己锁在王紫身边,如果他不能心甘情愿的约束自己,一个强者如何?若注定会离开,何须多留些痕迹?

“你可以继续回你的十九层地狱,那儿更适合你。”面对冥王,九幽先开口。

“我可以帮你。”

出乎意料的,面的不愿多说的九幽,冥王开口,他没有再去确认,而是直接赞同了九幽的做法,众人听了,都怀疑的看着冥王,事实上,在场的人中,只有冥王的身份最神秘。

幽冥地狱自六界产生之初便已经存在,而冥王是如何出现的世人都不知道,只知道有人掌管着那个神秘的幽冥地狱,从来没有出现过差错。

可冥王有时候表现出的,却是远远超乎人想象的能力,这一点若是王紫在,她会更清楚,比如他如何能轻易带出七道内的魂魄,比如他如何能拿到死亡之木的心血。

“若是我不需要呢?”

九幽缓缓说道,嘴角轻扯,那弧度好看的几近华丽,却带着说不出的味道,不管冥王能做到什么程度,这一个‘帮’字,是在小看他吗?

“你在排斥我。”

冥王忽然说道,那声音肯定,淡淡的语气更加肯定,从开始谈话到现在,九幽分明就不想跟他多说,更别提合作,冥王墨绿色的眼神在其他人身上扫过。

这里站着的每一个人都是王紫极在意的人,他们在为了王紫的烦恼而绞尽脑汁的去想办法,九幽更是决定合并东西方界面,他们也在排斥他吗?抱着与九幽一样的心思?

是因为他小时了四年吗?冥王脑海中难得想着这些,而在此之前,他从来不会揣摩别人的心思,更不会在意别人去怎么想,因为王紫,他第一次有了试图跟自己并不感兴趣的人去交谈。

“你说对了。”九幽淡淡的说道,脚步迈开,继续往出走,已经没有了多少交谈的耐心,这一次离开不知道需要多久,他必须快点,那样才能早点回来见到王紫。

“没有东方界面的一并施力,西方界面不可能回来。”冥王的声音响起,让擦肩而过的九幽慢下了步伐,直到停下,冥王知道的,果然很多。

“身为六界之人,你好像很乐意看到东西方界面合并的情形。”九幽说道。

“并非,东西方再乱,也乱不到我的地方,王紫需要这股力量。”冥王回道。

“你是为了小公主?”九幽又问,事实上这不言而喻。

“嗯。”冥王微微点头,承认的毫无压力。

九幽忽然转过了身体,眼神落在冥王身上,他之所以想要合并东西方界面,就是想要坏了六界这盘棋,不管下这盘棋的人有多少,他都要让棋路的走向失去原有的轨迹。

莲生的事情让他认识到一点,有些事情是他怎么都防备不了的,即便他像为此掘地三尺把莲生找出来,再让他痛不欲生,可那有什么意义?除了对莲生的惩罚之外,王紫得不到丝毫实质性的安慰,伤害已经形成了……

她的小公主,何以要这么委屈?何以要这么忍让?平衡着六界这个本就不平的天平,可还有人在天平之上肆无忌惮的添加着砝码,既然六界的乱流这么多,他何必顾忌东西方合并的后果?

既然有些人这么难以束缚,那就由他来,他就是要让西方来牵制东方,就是要把他的力量带入东方!

可眼前的人,是会被束缚的其中之一吗?

“在此之前,你在这所有的事情当中,扮演着什么角色?”九幽缓缓问道。

冥王也转身面对九幽,那张脸上平静如初,淡淡道:“不曾参与其中。”也就是没有扮演任何角色。

“在此之后呢?”九幽又道。

冥王那墨绿色的眼睛迎上九幽那双血海一样的红眸,他当然知道九幽问的是什么,九幽不指望他把他的背景和盘托出,就算他说了,九幽也不见得相信。

他防备的是另外一个莲生的出现,而冥王的段数显然比莲生高了太多,莲生对王紫的影响尚如此,若是冥王,那将更可怕,九幽要花多少力气才能让自己再相信一次冥王。

而显然,他已经松口了。

沉默,在现在的情况下显的有些寂静的沉默,其他人也或皱眉或严肃的看着冥王,似乎都在等着冥王的答案。

半晌,冥王看着九幽的红眸轻轻开口,一个字一个字却清晰无比:“为她而活。”

冥王的声音一如他往常的说话,简简单单四个字却着实给人震撼的感觉,不管是谁,都会讶异从他口中说出这样的话吧?

这四个字很沉重,也许除了冥王,没人能真正明白这其中的含义,因为这里并没有像他一样经历过那般漫长岁月的人,长到他觉得他自己的生命也许比时光都漫长。

当活着如空气一般的存在,不会消失,却一成不变,“活”这个字对于冥王来说就几乎没有意义了,他不会知道死是什么味道,也不会知道活有什么激情,一切都是那般平淡,平淡的如流水。

九幽有一句话说对了,冥王适合呆在他的十九层地狱,在王紫出现以前,冥王或许会对这句话深信不疑,没有人能让他踏出那片地方,直到王紫出现。

他会不时在脑海中闪过一个女子的身影,不时看到那个女子回头,心跳会忽快忽慢,眼神会追着那人,指导踏出十九层地狱,直到脚步也追上她。

看到她会喜,不见她会想,错过她会怕,对于冥王来说,这就是活。

把自己漫长的生命交给她,冥王并没有多想,只知道决定了,就不回头。

九幽看着冥王,红眸中多了一丝耐心,显然对冥王对回答很是满意,冥王到底是不同的,抛开一切不说,他绝对是九幽会仔细审视的强者,他能嗅到同类的味道,那种说得出就做得到的感觉,九幽心中不自觉的满意。

“我要先回血族,待西方妥当,再与你联系。”九幽说道,却是已经相信了冥王。

“幽冥地狱找我。”冥王只道。

九幽看了眼其他人,便没在多说别的,迈步走出八角亭,很快,他的身影也如冥王出现时那边突兀的消失了。

……

而此刻的王紫还不知道,因为她方才的情绪变化而引起的一个疯狂的决定,体内肆虐的怒气无处释放,王紫直接闯进了天极图,自上次从天极图和紫极阵出来后,她再想进去其实就没有什么障碍了。

刚进去就看到一脸冷漠的归鸿,见她出现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好像方才于她对话时的怒气还没有消失,可那神色再王紫眼里却暗含着挑衅,让她本就压抑的怒气再也没忍住,身形一闪,长腿一扫,带着千钧之力朝着归鸿的耳朵踢去。

归鸿只轻轻的用手一档,嘴角扯出些笑意,却也冰冷无比,王紫怒,他也不见得开心,两人顿时打在一起,眼花缭乱的招式,招招都往致命的要害上打,那动作快的让人无法分辨。

如第一次一样,两人只用纯粹的近身战术,没有花哨的法术,但不同的是,上一次归鸿不停的让着王紫,只任由她发泄怒气,这一次却换手了,让王紫每每措手不及!

归鸿的招式更直接,多少次让王紫根本连接招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打倒在地,可每次倒下都以最快的速度站起,即使身上已经挥汗如雨,力道也在快速的变弱,能量在这样粗鲁而直接的打法中消耗越来越多。

“哼,还想打下去吗?恼羞成怒吗?怎么不说我为你安排这一切了?”桂红忽然说道,伸手一推,将王紫推开。

“那你倒是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宿雨!”王紫稳住身体,擦了把嘴上的鲜血,喘着粗气。也沉声问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