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四章 不敢见她,沉浮的真相

许久,冥王睁开眼睛,被王紫轻轻放下,自己掀开被子起来,走到屋内的桌案前看了半晌,从瓶中拿出一张空白的卷轴,取了笔沾了点墨,缓缓在卷轴上够了起来,却见他面色从容,几乎不变,只是墨绿色的瞳孔专注的看着卷轴。

直到一副卷轴完完整整的画完,冥王才放下笔墨,转身回到床前,也没在上床,只倚靠在床头,看着昏迷中的王紫,一看就是许久,这张脸,这具身体,看多少次都不够。

直到大半个夜就如此安静的流逝,冥王直起身体,抱着王紫重新放回自己的怀里,让她靠着自己坐着,取来了王紫的衣服,动作轻柔而缓慢,不知为何,冥王那墨绿色的瞳孔中闪过异样的情绪。

快四年了,他与王紫分别快四年了,冥王很想当面问问王紫,还记得他吗?或者当面见她,在她清醒的时候,她会是什么表情,那双深沉的墨眸中会不会因为他泛起思念?

只是,冥王恐怕自己都不理解,他虽想,却不敢……是啊,确实是不敢,不敢当面见她,不敢当面问她,也许是害怕在那双墨眸中看到陌生,或者只是简单的久别重逢,没有掺杂丝毫别的想念,即便害怕这种情与他而言是那么的陌生。

他曾许诺他会站在她身后,陪她经历风霜,可当年影族的出现,王紫最需要人的时候他却不在,王紫在修补界面支柱时生死一线,捡回一条命后沉睡三年,他依然没有办法陪她左右。

这对于冥王来说,几乎是过不去的坎,他无法原谅自己,无法正视自己,更别说堂堂正正来看她。

呆所有的衣服都穿仔细,冥王将王紫放下,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俯身在王紫眉心落下一吻,停留了许久才缓缓移动,吻近乎虔诚的落在王紫的双眼、鼻子、脸颊,最后印在那张他曾想过无数次的唇。

一下下的浅酌,像是品尝着上好的美酒,直到那双唇被吻的晶亮,冥王才缓缓离开,手伸向王紫的脖子,从衣服下面取出一条极细的丝线,随着那西线的扯出,打出一枚莹白圆润的鳞片,若不仔细看还以为那是一块美玉呢。

冥王某种的墨绿色暗了暗,又将那鳞片仔细的给王紫放回去,虽然魔界的夜白天几乎没什么区别,但不久后就又会有人来找王紫了,冥王起身,那迟迟不走的身影似乎在不舍。

班上,冥王转身,正要走时身体却一顿,垂眸看去,却见自己的衣摆被一双小手攥着,光滑的锦衣皱成了一团,若是平时,不管谁,肯定立马会从这个世界消失,可如今不一样,那只手属于王紫。

冥王的眼神似乎有些紧绷,直到看向王紫,直到确认此时的王紫仍然沉睡,冥王似乎才放松,但放松的同时夜不可忽略的滑过浅浅的失望,他到底是想见她的,想看那双墨眸睁开时美丽的颜色。

冥王身手掰开王紫的手,即便是昏迷,王紫这个动作似乎夜特别执着,冥王用了些时间才将自己的衣服拿出来,又将王紫的手放回被子里,这才转身,脚步一迈,身形忽然消失,好像凭空踏进另外一片空间一样,那速度之快,似乎也在防备自己会后悔一样。

……

直到南阙来敲门,王紫才缓缓醒来,南阙在门外跟她说话,询问她能否进来,王紫却好像没听到一样,躺在床上许久都没动,眼神中有些思考,好像在整理什么。

半晌,却见王紫忽然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又摸了摸自己唇,忽然站了起来,速度很快的来到桌案前,见到那一卷整齐放在上面的卷轴,王紫立刻打开,神识探入查看,心中却是一惊。

困扰了她许久的立体封印在这张卷轴中就可以找到答案,王紫缓缓放下手中的卷轴,面色却有些呆滞,现在她不是怀疑,而是肯定了,昨天晚上冥王来过了。

场景与第一次见面那么相似,冥王又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然后一声不吭的消失,那隐约熟悉的味道,只有在十九层地狱才有,也只有冥王身上才有,那是曼珠沙华的味道,安静的华丽,沉迷的危险。

其实之前去鬼界的时候她特意去过幽冥地狱,以往只要她一出现邪彤就会出现,可是她在幽冥地狱的门外等了许久,也曾试图传过消息,可是一直都不曾得到回应,那是她也才确认,幽冥地狱是真的从封闭了,而冥王也是真的没有消息了。

那时她才发现,她对冥王的了解真是少的可怜,若是想找他,除了幽冥地狱再无别的线索,而这唯一的一条线索断了,她便几乎束手无策了。

想到相识一场的冥王和邪彤就这么不见了,王紫甚至有一刻是蒙地,他们既然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怎么能一声不吭的就消失了?可无奈的是,她只能放弃,只能等,若是他们不自己出现,曾经的像是真就如梦一场了。

如今冥王出现了,王紫心里是高兴的,甚至是有些激动的,她迫切的想立刻就见到冥王,问问他这快四年的时间去哪儿了?幽冥地狱是不是出大事了?

可是冥王没有给他机会,这样自以为神秘却留下斑斑痕迹走了,让她知道来人是他,却就是不出面相见。

王紫不懂,为什么他不愿意见她?既然能想到来看她,定然不是忘了她,虽然四年间,但是当初的默契还在,总不至于羞于面对吧?

‘吱丫……’门轻轻打开的声音,南阙见王紫就站在桌案前,缓步走进来。

“王上,我叫了你那么多声,不见你回应便自己进来了。”南阙边走边道,虽然在解释,但是那语气倒是随遇,好像并不担心王紫会叱责他逾矩,反正这么久以来,王紫的个性他也一清二楚。

只是见王紫低头看着手中的家卷轴,也没说话,南阙挑眉,脚步不停的靠近,直到走在王紫身边,眼神也跟着向卷轴上扫去,笑了笑说道:“王上,你该不会又钻研了一夜?”

“唔?”王紫这才好像忽然惊醒,南阙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响起,王紫回头去看,唇角却紧挨着南阙的唇瓣擦过,面前是一张放大的俊脸,那脸上带笑,一双桃花眼熠熠生辉,上挑的眼尾总感觉带着些挑逗的味道。

刚刚回神的王紫又是一愣,太手推开了南阙,那张妖精一样的脸也离她远了些,王紫这才呼吸顺畅了点,大早上就受到这样的惊讶,真是醒神。

“王上,你想卷轴想的如此出神吗?”

南阙笑眯眯的站定,却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瓣,眼神还在不避讳的看着王紫,好像在回味刚才忽然间的接触,刚才那一瞬间,他真有种不顾一切重新吻下去的冲动……

“嗯。”王紫点头,算是吧,虽然想的不是她画的卷轴。

“已经有人出来了,我是来请示王上怎么安排的。”南阙说道。

“等所有人都出来,将他们带去阵法学院。”王紫说道,南阙说的是那一百五十个人,已经有人从她布置的阵法中走出来了,用了三天的时间,王紫心中暗道还算可以。

“好。”南阙挑了挑眉才点头,虽然有些疑惑进展忽然加快了,但是也没多问,想来是王紫手里的卷轴已经解决了,那就坐等开始了……

……

有了冥王的暗中帮助,王紫用几天的时间便解决了卷轴的事情,也就是教材的事情,玄乙阵法和五行阵各有各的申奥,王紫将两种阵法分为两个体系,每个体系都经过详细的划分。

根据阵法的等级将每个体系分为六个阶段,根据学生的能力一步一步接近,若是有天赋,全部学完也不无可能,但王紫想,多数没人能学到那么程度。

另外将基础的阵学知识单独作为一个阶段,是所有学生入门便必须知道的,二这七个阶段王紫都将其过程封印在卷轴之中,准备多份,学院的看管这些卷轴的人都是东乾安排的,必须可靠,在将来,这些东西就是阵法学院的机密了。

也许之后王紫还有补充和完善的地方,但是暂时可以中断一下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培养第一批老师了。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王紫亲自监督了那一百五十人的阵法,其中有几个最好的成绩,已经学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不仅因为他们之前便有些基础,更因为这些人天赋本就极高,学起来的热情也愈发高涨,从未间断过。

最差的也能修习到第四个阶段,也就是能布出三到、四阶的阵法了,王紫将老师的名额确定,又给所哟老师确定助手,学院其他的部分东乾早已安排妥当,那就只剩下、昭告天下了!

六界现在最热的事情是什么?当然是王紫,在王紫醒来之后,可说是励精图治,将妖界和魔界治理的井井有条,而一年之后,魔界再次放出重大消息、阵法学院要成立了!

这可谓是一记重炮,在六界内炸响,听说阵法学院的是由王紫亲手创办,王紫担任院长,一反门派的作风,成立学院,不已师徒名分约束,阵法的功法也是王紫亲手编撰!

只一个长天派演阵院便让六界之人削尖了脑袋挤破了头,现在由王紫亲手创办的阵法学院,光招六界热爱阵学之人,这还了得?现在六界所有人都是相同的动作,带上行李、走!

这可忙坏了界面传送处的修士,但也乐坏了他们,每天前去魔界的人不知有多少,忙的晕头转向,但是灵石也收到快要手软。

诚然,他们也记得这消息当中不可忽略的一点,那就是阵法学院收起招生只要三千人!而在这三千人中,魔界和妖界的名额又明晃晃的笔其他界面多处许多,魔界一千,妖界一千,其他界面只有一起分了那一千的份儿!

这是多么明显的偏爱啊,但是他们能说什么吗?人家王紫是魔界和妖界的界主,给自家人留了这么多名额,他们只能庆幸还有一千能分就不错了!

只是看现在的样子,这大批的人潮涌向魔界,还是历来都不曾出现过的,阵法学院就办在魔界,那地方可不是一般人能去的,要是修为不行的,在那里几天都待不了,受不了那里浓重的魔气,所以无形中抬高了筛选的条件。

所以现在是,别说你有没有天赋,有没有能力适应那里的环境还要两说!第一批学生只要三千人,这么少而精的数字,所有人都明白,这三千人将来绝对各个都是顶尖的强者,恐怕是阵学当中第一批强大的人,能够走在阵法的最前端,当然是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

以至于从报名当天,魔界盛况空前,排队几乎派到了城外!只得北皇出动军队来维持秩序,而筛选分为三个步骤,前两个步骤是老师来进行,前两个步骤结束后几乎已经确定了人选,而最后一个步骤由王紫亲自来,决定最终能不能留在阵法学院。

光是报名就筛选就花了半个多月,而一场空前绝后的报名盛况终于在二十天后揭晓,三千人的名单被张贴在阵法学院之外,所有人都抱着紧张的心情去看,期待自己金榜题名,竟也在此处过了一把应试的瘾。

多数人是失望的,毕竟来了将近十几万人,只能有几千人进入阵法学院,但是有一天令他们重燃斗志,在榜单贴出来之后,下一个招生的时间也确定了,就在一年后!

这么短的时间!这对于修饰来说几乎是眨眼便过的,他们还要打起精神等着,若是打坐一下便不知不觉过了时候,他们不得后悔死!

不得不说演阵院这个措施出的不错,能让这大批的修士即便落榜也井井有条的退去,阵法学院需要一段适应的时间,本就不适合一开始便大肆招生。

等阵法学院开学,王紫为只在开学仪式上出现片刻,也只有简单的几句话,阵法学院便如此正式进入运转了,而王紫在旁观察了几日,有问题也多是在教学当中出现的,没过多久,王紫就彻底离开学院了,甩手掌柜做的潇洒无比,只把一应事务交给了东乾四人。

而东乾四人又派了心腹去执行,反正这阵法学院也非必须要他们亲力亲为,哪能叫他们乖乖的待在这方寸之地,任由王紫跑的没影儿?

……

自王紫醒来之后,魔界、妖界、加上阵法学院的事情,一切妥当之后,已经又过了整整一年又三个月,王紫才算真正休息下来。

此时,王紫正惬意坐在躺椅上小憩,脑海中空空的,真的由许久不曾这么轻松了,不用想政务,不用烦阵法学院,时间似乎也在她身边慢了下来,一切都过的惬意无比。

身边美男环绕,简直羡煞旁人,一身西服的九幽,永安都是那般精致而贵气,包裹在那平整的西服之下的魅力,只那禁欲的味道便让人欲罢不能,自成一个世界的气场,让人永远不敢正眼去看,若能见到那双如血一般神秘悠远的瞳孔,定让人灵魂一颤,仿佛被地狱之手攥近了心脏,而若是看到那双红眸宠溺,嘴角带笑,那眼中倒映的、一定是王紫的身影。

一身黑袍的穷奇,那俊朗的脸却好像永远都蒙在一层物种,如镜中花水中月,让人好奇的心痒痒,却也畏惧的不敢靠近,那嘴角总是带着邪笑,几分漫不经心,明明是危险的凶兽,却总是给人亲和的错觉。

若是正好王紫的眼眸转过来,那脸上定会盛开旁人此生都看不到的笑,也许,他就是喜欢王紫看到这张脸时、那种略带嫌弃却无法抗拒的眼神,世人说他有千面,本来觉得多少面孔不外乎一具皮囊,如今却因为王紫而倍加中意他真实的面目。

一袭白衣的卫子谦,纤尘不染,人如美玉,若他沉静之时,空气都跟着平缓起来,让人舒服的想呻吟,那洁白的衣衫上点缀着朵朵桃花瓣,轻盈如碟,像是枝桠上被风吹散的桃花,片片都是故事,就好像那俊朗的面容上镶嵌的一丝墨绿,明明深沉,明明威严,却好像隐藏在了那细细的墨绿之中,在王紫面前,他只做她喜欢的样子。

一身墨衫的饕餮,袖子上堆起的褶皱,腰间那一段金属色泽极浓的腰带,都让那本就霸道的气场多了几分凌厉,却见他环胸而立,闭目养神,可即便如此也忽略不了他周身慑人的气场,那种令人望而却步的感觉融汇在灵魂和骨髓当中,若能让如此恶魔一般的人物收敛,那定是他唤‘小丫头’的时候,他的温柔,只给了王紫一人。

一袭青衣的青龙,气质如风,几分潇洒,谈吐间总有几分随和,可要采访一下被他不知不觉算计的人,总会知道他腹黑的深浅,让人防不胜防,而要说他对谁动的点子最多,那必然是王紫,所以说有句话一开始腾蛇就说对了,青龙本就是条淫龙,叫他闷骚龙也好无不妥,只是在王紫知道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

一身银色长衫的腾蛇,高大的身材融合着活泼和深沉,一头如瀑的银发,让人看着便想去感受一下那发间的柔软,而那面上镶嵌着一双红白相间的大眼睛,总让人想到灯笼,那一簇火苗总是旺盛的跳动着,终于扑倒他日思夜想的紫姐姐,现在毫无压力的腾蛇格外轻松,不若往日般压抑,总逗人开心。

一身红衣的慕千厷,像是盛开在荆棘中的玫瑰,妖冶却危险,嘴角总是噙着漫不经心的笑,凤眸微敛,露出几分让人陶醉的含蓄,如此一个妖孽,却只有王紫能让让他热烈,褪去满上荆棘,换上妖冶的盛装,盛开的让人只能心甘情愿的沉迷。

一袭白衣长衫的李战,那白衣丝毫不影响他凛冽的气势,反而更添几分高贵和威严,眉间一缕红线,总让人生出想要膜拜之心,好像由此能瞬间联想到那白虎的身影,威风凛凛,浩然正气!而那红线便是白虎的灵魂,永远不熄的战意!而就是如此一人,本是为天下而生,却自王紫出现后,只为她一人而守!

而那盘膝而坐的乐九,一袭冰蓝色的长衫,宽大的云袖拂在身侧,长长的衣摆安静的匍匐在他的身后,却见那衣摆之上绘着一幅静谧的海潮图案,浪花微卷,似乎卷来那浩瀚的大海深处湿润的味道。

而乐九膝上放一架长琴,古朴的色泽如他的气质一般,静谧、悠远,长长的魔发落下,纠缠在琴弦之间,那双冰蓝色的瞳孔安静如斯,总感觉他遥远的触不可及,高洁的不染凡尘,然而他的一切不可能都终结在了王紫身上,在那静谧如灵的身体上,浸染了王紫的味道。

一袭紫衣的卫子楚,墨发高高竖起,剑眉星目,俊朗阳光,笑起来总带着晨曦的味道,总是闲不住,好在也有能陪他聊天的人,实在不行他也能找来各种话题打发时间,再找些小玩意儿来玩儿,再不然去练功,总比其他人的丰富。

黑子趴在软垫上昏昏欲睡,一身黑色的锦衣,看他现在趴下的姿势,那慵懒更优雅的模样让人不禁联想到他的本体,只是黑子现在早已习惯人形,也不必总想着用豹子的本体,偶尔睁开眼睛看看王紫,那双蓝色的眼中单纯却通透,虽然王紫也有自己克制,可是每次见到他这幅模样只是不由得想身手去抚摸他的头顶。

混沌双手垫在脑后,翘着二郎腿躺着,闭着眼睛但没有睡,主要这灰蒙蒙的天也没什么好看的,听着众人不时的对话,他也偶尔插一句,但多数是安静的,这有点不像他平日的作风,但要看他偶尔忽然勾起的唇角,带着些痞气和邪气,让人不由的怀疑,这厮不知道是不是在密谋什么。

梼杌一身紫蓝色衣衫,墨发束起,几分潇洒和不羁,与谁都能畅快交谈,只是又过一年,却仍然不曾打开王紫的心,索性一年来他也算经历了漫长的修身养性,这所谓的修身阳性主要修的是耐心,养的是决心,反正他就这么捂着,他还真不心,就算是是块石头他也给她捂化了,别说是王紫的心。

简修文看似端正的坐在椅子上,那双长腿随意的交叠,西装裤勾勒下的长腿竟也别有一番看头,上身笔直,那笔挺的西装与他本人的气质极搭,绅士而富有良好的修养,只是那鼻梁上架着的金丝边眼镜,总让他多几分讳莫如深,尖削的下巴和那薄情似的薄唇,却又种狐狸般的腹黑,让人不禁去想,这人的体内藏着另一具魂魄。

记得简修文刚刚出现在王紫一行的视野时,众人因为他对王紫的觊觎而对他颇有提防,而在后来魔界再见之后,同行良久更加一同生活至今,才发现简修文是个极其包容的人,更是个博学的人,与之相处本是件很愉快的事情。

此时再有了简修文作为王紫师兄的身份,众人也能完全接受了,在知道他能在王紫成长的过程中默默做那么多之后,心中更是赞赏,至于他本身亦正亦邪般的面貌,也不会去介意了,他们这些人中,又有谁是真正的乖乖牌?

简修文对王紫一直是彬彬有礼,进退有度,似乎一直把自己放在兄长的位置上,对于什么时候能得到让王紫喜欢上他,倒不似其他人那般着急,其他人看了也不由得赞叹一句,他们明白,简修文不时不着急,而是太老练,太沉稳,在追求王紫这条路上,理智的成分比被人多了许多,众人知道他是潜伏的猎人,而非旁观的看客。

“小丫头终于可以不去忙那么多事情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离开魔界了?要不要先回桃花谷?那里可比这里美多了。”

却听永安说道,而他此时骑坐在长椅上,探着身体跟王紫说话,红眸亮晶晶的,单眼皮更让他多了几分单纯无垢的感觉,少年的身体已经长成,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的模样,永安也曾苦恼过自己无法像李战、饕餮那般高大了,因为他自不知多久以前可以化形开始就是这般模样了。

但也没有法子,转念想想这样也挺好,跟他们不一样才特别嘛,再说王紫也统一让他做夫君了,他也不必担心了,超长一段时间内王紫都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别的地方,现在见她终于能全天陪着他们了,永安说不出的高兴。

相比起魔界,他还是更喜欢桃花谷,那里不仅是他们的家,而且那里很美,比魔界不知道美了多少。

“唔,可以。”

王紫点头,想着确实没有什么大事了,离开也没关系,忙了一年,其实王紫自己也觉得自己不适合这样的环境,有些责任是推不掉的,但是她本人并不喜欢这样忙碌的生活,忽然想到,当初父亲会丢下魔王之位离开,是不是也有这样的原因?

现在六界看似正是太平盛世,但是王紫深知影族还没除去,岿敕也彻底跟着影族撤退,六界支柱也因为莲生而暴露,影族仍然是六界的毒瘤,四年前他们重创而回,修养起来只是时日问题。

再度杀回来还不知道是何时,而在这之前,她就不能放手不管,也必须在魔王和妖皇的位置上坐着。

还有巫族,到底还没找到时空封印术的蛛丝马迹。

还有冥王,幽冥地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让他消失那么久,可惜的是,冥王不出面找她,她就只能等着……

“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就明天吧!”永安说道,本是想让王紫决定的,但是忍不住还是说了明天,还是快些回桃花谷表较好,他真的想立刻就飞回去了。

“也好,我们明天就回桃花谷。”王紫点头说道,同意了永安的提议,而永安也为此高兴不已,至于其他人,都是王紫在哪他们在哪,不会有太多意见,但若是回桃花谷,确实不错。

“对了,子楚,你不曾感知到武道部落的所在吗?”

半晌,王紫忽然从躺椅上坐起身来,看向卫子楚问道,记得当初莲生和列爻都说过,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当中,舞蹈部落的守护者能够调用武道部落隐世的所有力量。

可是在四年前仙界支柱也动荡的时候,那时所有的守护者应该都有感应,可是卫子楚却没有感知到武道部落的所在,这让王紫不由得怀疑,舞蹈部落是否还存在?或者卫子楚能调用武道部落的事情是否属实?

“不曾,我也很奇怪,四年前仙界支柱动荡的时候我曾经试图主动感应过,但是结果是头痛欲裂,好像我的意识被卷入了漩涡当中,没有源头,后来不得不放弃。”

卫子楚说道,四年前他也想主动召唤卫戟部落或者所有的武道部落来助王紫一臂之力,可是失败了,那之后他也没机会跟王紫提起,若不是王紫此时问起来,他早忘了。

“既然这样就不要试了。”

王紫墨眸闪过思考,口中说道,心想仙界支柱也许没表面上那么简单,而且这么久了,就算守护者身上有什么逆天的力量,也许也会因为时光的变迁而生变。

“嗯。”卫子谦点头,看了看王紫,不知道她为何忽然想起这件事,于是也问道:“王紫殿下你想到什么了?”

“我在想仙界支柱跟六道的关系。”

王紫说道,仙界支柱选各大道派的人做守护者,每个人都赋予了极其逆天的能力,可到了关键时刻又掉了链子,就如卫子楚一般,还有一点让她不得不在意的是,仙界支柱的守护者当中,迄今为止尚有一人没有找到!

而这个人正是身怀灵力的修护者,为何没有他一点消息?他有具有什么样的能力?这种不受掌控的事情实在不适合出现……

“我的主人,你是在怀疑仙界支柱还有我们不知道的信息?”

却听穷奇说道,这些事情仔细想想也都能想到,四年前他们看似运筹帷幄,可是一场大战下来,却是有许多漏洞出现,最后他们胜利的局面其实也有影族的轻敌,他们没料到王紫有紫极阵,更没想到王紫有能力弥补界面支柱。

这才败逃,这应该与莲生的消息不全有关系,因为莲生从来不知道王紫手中有天火,更不知道永安的真实身份是火精!其实这也有些误打误撞,王紫担心永安是火精的事情太早暴露于她不利。

才吩咐永安不要将自己的身份说与别人听,也不要用天火,虽然没有让他单独瞒着莲生,可永安自那之后关于天火只字不提,莲生也确实不知道。

如若不然,影族一定会留一手的,也不至于最后全军溃败,只有少数几人退回界面漩涡。

影族没有选择仙界而选在了凡间界作乱,颇有些声东击西的味道,但也不难看出,影族一直盯着仙界支柱,但也许他们还不敢动仙界支柱,而它与别的界面支柱定然不同……

“唔,只守护者这一点就不像是真的,我们也许并不清楚事情的真相。”王紫说道,拄着头想事情时无意间露出的认真和可爱让人移不开眼。

“不然,我们找时间亲眼看看?”

腾蛇问道,是真的在征求大家的意见,这可不是小事儿,在四年前的大战之后,仙界的所有人都知道了有界面支柱这个东西,而世外域虽然守口如瓶,但是当初的动静那么大,大家知道了仙界支柱就在世外域也不意外。

而他们要想看界面支柱,也根本做不到偷偷摸摸,那浩大的界面支柱,一出现定然是世外域所有人都得知道的,四年前的大战也不知留下多大的恐慌,再度去动仙界支柱,也不知道大家是个什么反应,世外域那么多家族还有长天派会不会同意。

“也许可以,仙界支柱的守护者不是由鸿泽两兄弟选定的吗?擎天大阵中没有线索吗?若是有可能在擎天大阵中找到线索,就不必动界面支柱,只要让阵法现出原型便可。”青龙说道。

“应该不会,擎天大阵中并没有附带守护者的能力,我想,也许那些守护者根本就不死鸿泽两人决定的。”

王紫摇了摇头说道,现在想起来,关于归鸿和云泽的消失,多数都是来自于奇异录,而奇异录又是出自莲生之手,这其中便有许多不可信之处了,从王紫接触修真便看到了奇异录,不知还有没有更多误导她的地方。

王紫不愿往那么深的地方想,也不愿把莲生想的那么智谋深远,应该没人能料到她的出现,而莲生在六界当中本来就扮演者断史圣手的角色,关于他的撰记,也多数应该是真实的,莲生确实有这个能力。

对了,王紫墨眸亮了亮,云泽就在紫极阵中,她若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只要当面问他就好了!她怎么能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记?

“守护者是自古便有的,你的运气不错,遇到了其中一个。”

正当王紫想着晚上便试试进紫极阵,脑海中却忽然传来一个声音,王紫下意识的想找这声音的出处,却瞬间反应过来,这声音根本就是来自紫极阵,在她的识海中!

王紫墨眸睁大,云泽的声音怎么会突然出现?而且他似乎完全知道他们刚才说了什么?王紫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眼眸微眯,在识神识中问道:“云泽,你怎么会听到我说话?”

“……守护者分享的是界面支柱的能量,只需其中亿万分之一,他便能强大无比,只是在我修补仙界支柱之前,守护者还不曾出现,是我修补界面支柱触动了仙界支柱的保护程序,才最开始出现守护者的传承。”

云泽顿了顿,王紫猜不到他此刻的表情,但是那好听如梵唱的声音再度响起,却是回避了她的问题,不知是觉得没有必要还有回答不出。

王紫虽还是疑惑云泽为什么能听到她的声音,但是此刻对云泽说的话更加感兴趣,不得不说,云泽这话题转移的太成功了,王紫听后立马问道:“什么叫仙界支柱的保护程序?”

“仙界位于六界最上,六界的穹顶,当年,就算我不用擎天大阵支起界面支柱,它也不会真的毁掉,界面支柱本就有一套应对危险的措施,媒介就是守护者。

它能将界面支柱的能量传入守护者体内,守护者选取了各大道派的人,尽量让他们的能量与界面支柱本身相符,危急之时,这几人本就是一个原始的阵法,将人类与界面支柱之间连成一体。

可要想撑起界面支柱,那将是大批人类的献祭,而所谓的守护者,也永远是一个媒介,一个界面支柱的人形阵脚而已。”

云泽缓缓道来,王紫却越听越惊!为何还有如此复杂的真相?

“你没骗我?”王紫不由的去确定。

“没有。”云泽淡淡道。

王紫的眼神瞬间看向卫子楚,卫子楚奇怪的摸了摸自己的脸,为什么王紫看着他的深色隐隐凝重?他怎么了吗?

而王紫此刻心里想的却是,既然守护者只是一个人形阵脚,他的存在就是为了不让仙界支柱毁掉,那现在呢?可以不要这个守护者的身份吗?如此一来,仙界支柱处理起来更加棘手,因为它还关乎者卫子楚的性命!

“你暂且不用担心,本来守护者早就该被界面支柱卷进去了,但是因为擎天大阵的出现,守护者非但没有出现本来的惨剧,还传承下来了,你的卫子楚暂时是安全的。”云泽又说道,似乎知道王紫现在在担心什么。

“不能脱离守护者这个身份吗?”王紫问道。

“也许可以,如果你将来有能力触碰仙界支柱的法则,毕竟守护者也是其中一条。”云泽说道。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