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95章:震惊的变化!

高英学校

“哇噻,你们快过来看,这个人是不是萧摇?”高二F班,班长赵卫东手拿上拿着一份京城时报,看着报纸上的头条,大惊的喊着其他同学。

“在哪,在哪?”其他人凑过来,好奇的问道。

赵卫东指着头版上的一个大副照片,一个打扮清纯美丽的女孩说道,而她的旁边正站着传说中的那位皇太子冷昶睿。

其他同学因为萧摇的事,都好奇的凑过来,只是当看到越卫东指着的女孩时,都是疑惑的道,“这、这、这不可能是萧摇吧?萧摇与我们同学两年多了,她是什么模样,我们都是一清二楚的。就算萧摇再变,她的容貌是天生,也不可能只是几个月的时间,那脸上的红胎记就消失了啊?”

这太让人震惊了,原来萧摇是如此的美丽漂亮,看照片就知道比之前夏末亮更漂亮。

没错,报道上他们所看到的那副照片,就是萧摇以真面貌呈现在大家面前。

照片里的萧摇,没有红胎记,如出水芙蓉一般美丽。

虽是一副照片,但众人都能从照片里看出萧摇冰肌玉骨,清澈如泉水的双眸,一双柳叶眉更把双眼衬托的如此有灵气,一头秀发,高挑的身材,再一身白裙子,比那仙子更有仙气美丽。

“这怎么会是萧摇呢?”有女同学又酸又嫉妒的说道,“我可是听说,萧摇那脸上红胎记则是深根脸部组织,就是做手术,也不可能根除。怎么可能去个京城,就把自己变得这么漂亮了。”就是萧摇,她此时也不会承认。怎么女孩子的好运气,全部都运到了萧摇身上了呢。

“谁说的?”张明明手上也同样拿着一份京城时报,看着照片里的女孩子,不服气的说道,“老大能在两天之内,把自己暗黄色的肌肤变得人人羡慕的洁白亮丽的肌肤,这两个月的时间怎么就不能把自己的脸上胎记去掉。”这些人就是嫉妒羡慕恨,才会说出那些酸溜溜的话。

“不会吧,这真是萧摇?”其他同学还是不敢相信的说道。主要是萧摇的容貌变得太快了,谁也不相信在他们眼中的丑八怪,一转眼就变成了如此美丽的女孩。

“怎么不会,”张明明再次大声的说道,“你没有看到萧摇旁边所站着的男人,那可是皇太子,要知道,现在全国民都知道,皇太子的女朋友就是萧摇,难道皇太子,再会去找第二个同名同姓名叫萧摇的做女朋友?再说了报道还写道,这是萧家大小姐萧摇认……认祖归宗宴席……”

念到这里,不仅是张明明,其他同学也是震惊的张大嘴巴。

学习委员林向东以为自己听错了,他掏了掏耳朵,惊讶的问道,“张明明你刚刚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这消息与萧摇的容貌变漂亮同样惊炸!

张明明此时也是惊讶不已,他们刚开始只注意到了大标题:京城世家萧家千金萧摇回归,以为又是萧摇所认的干亲,随即他们又只注意到了大幅照片,然后就想知道这个萧摇是不是他们所想的萧摇,因而根本就没有怎么注意到内容。

现在一念内容,才让他们所有人惊讶,这根本就不是干亲,人家萧摇是实实在在的萧家千金。

认祖归宗,认祖归宗,除了实在的有血缘关系的子孙,哪个大家族敢拿干亲说是认祖归宗。

张明明拿着报纸继续念到:“萧家千金萧摇是京城第二世家萧家二爷萧祯信的外孙女。萧家二爷以17年前,消失在京城……”

张明明一大篇幅念下来,所有人不得不接受这报道上的萧摇就是他们所认识的萧摇。

原来萧摇外公就是萧家的二爷——萧祯信,只是在17年前,因某些原因离开京城,而某些原因,他们不得不对萧摇隐瞒着身世。

如果不是萧摇为萧家老太太上门看诊,被萧家上任家主认出来了,萧摇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是萧家人。

一来二去,萧摇就被认回了萧家,并对外公布了。

萧摇是真正的世家千金,她的尊贵身份可完全不低于上官飞,哦不,比上官飞更高。因为萧家世家位置比上官家更高。

这下子,以前骂萧摇没有身份,只是一个村姑,野丫头的人,都自打嘴巴了。比起在香江市称千金少爷的,比起萧摇真正千金身份,简直是云泥之别啊。

自从萧摇被童家所认,成为童家千金之后,就被香江市的报社称为:香江市第一千金。

可现在萧摇是萧家真正的千金身份,被称为中夏国第一千金也不为过。

或许有人嗤之以鼻,说冷家是第一大世家,他家的女孩应该称为第一千金吧,或者说水家家族作为继承人的水幽梦也是第一千金啊,再不济笪家还有个笪攸静也可以称为第一千金,再怎么也轮不到从一个乡下回来的野丫头,咸鱼翻身似的,成为第一千金。

但然得承认,萧摇走到如今的位置,全是靠她个人的努力。

萧摇所做的一桩桩事情,都可轰动整个国民,不说其他,就是一身精湛的医术就让所有望尘莫及,让很多人讨好她都来不及呢。

现在的萧摇不仅不丑,还美如天仙,与皇太子站在一起,就是一对金童玉女,天上的一对,地设的一双。

除了高二F班的人,再震惊于萧摇的容貌与身份,整个学校同样也是震惊于这俩个意外的事实。

以前的四人组:上官飞、简靖翊、丰成越及訾柘,他们手上也同样各拿着一份京城时报,看到这个报道时,同样也是震惊,但表情各一。

不过,此时,四人组变成了三人组了:上官飞、简靖翊及丰成越,上官飞和简靖翊都已经高中毕业,并且各自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上官飞进入的是军官部队学校,出来之后直接进入军队某一份职位即可,这刚好符合上官家族的意愿;简靖翊则是政法大学,以后就是直接从政。剩下丰成越还在读高二。

此次,他们也是高中时代的最后一次聚会。只是未曾想,他们竟然在报纸上看到了萧摇的头版头条。

至于訾柘,他们三人在经萧摇一之事后,对訾柘这样一个心比天高,自以为是又两面的人,根本就看不上。

就在半年前訾家,爷爷訾廉因年轻时威逼强迫过女生,而导致女生跳楼,使晚节未保,造成国家给他的院士职务及津贴全部取消,同时落得让很多人鄙视。

父亲訾公平因贪污受贿,同时涉及到了与刘德荣幼童强奸之中,而被抓,就在前两个月,被判十年有期徒刑。

訾家从一个书香望族,一转眼就变成了就差人人喊打的家族了。

以此,訾柘的生活状态当然不会好了。

自从暴露了他让萧摇当他三个月女朋友,是为了耍人,玩乐,每一个人就对他很是鄙夷,让为这人的心真是太坏了,拿着人家女孩子的真以来玩。

因而,虽訾柘还在这个学校坚持下去,但每个人看到他,要不就是对着他吐口水,要不就拿话刺激他,更有甚至,一群人把他躲在角落里,揍他一顿。他这样的遭遇,似乎完全是萧摇以前的所遭受过的。

不过,让大家很奇怪的是,訾柘似乎从没有还过嘴,还过手。

这些就不过说了。

上官飞三人此时对于打赌的事,已经万分后悔了,再加上萧摇对訾柘是打心眼里的厌恶,他们既然已经打算与萧摇交好,当然不可能再与訾柘来往了。

上官飞看着手上的报道,一双琥珀色的眼睛,盯着照片时,流露出的惊讶一闪而逝,不过很快就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

丰成越则是跳起来,震惊道,“我靠,麻雀窝里出了一只金凤凰,谁说萧摇丑来着,谁说萧摇只是一个乡下丫头来着,看看这照片,这报道,简直让人不敢相信。”心里却是嘀咕道,不知道妈妈知道这报道,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怪他要这样埋汰自己妈妈,只是因为他妈妈对萧摇一直看不上,不管是容貌还是身世上。即使萧摇已经认了童家为干亲,做了皇太子的女朋友,可她就是打心眼里瞧不起,在她眼中出生在乡下的萧摇就是一个野丫头。

因而,在看到萧摇时,她的言行都会带刺,一而在挑衅萧摇似的。就是后来,萧摇医治好了舅舅,她还是对萧摇不满。也不知道她哪来这么多不满。

只是作为儿子,他好几次都反驳了妈妈,结果,造成了她妈对萧摇的怨气更重了。他暗地里却在叹息,还好萧摇不是他的女朋友,不然,凭着萧摇的性子,会不会当场废了他妈都有可能。

现在好了,他妈瞧不起萧摇的唯二,都已经不存在了。就不知道,他妈又会说什么了。

简靖翊也是惊讶的道,“真没有想到,萧摇的身份会一变再变,容貌也是一变再变。如果不是在之前我与萧摇交上了朋友,以她现在世家真正千金身份,我恐怕与她说个话都难了。”

确实,萧摇身份三变,萧摇容貌也是三变。

萧摇从乡下丫头一个转身就变成了童家千金,再一个晃身,又变成更尊贵身份的萧家千金。

萧摇的容貌从一个面黄肌瘦的营养不良的黄毛丫头,一个不见就变成了有洁白水嫩如滑肌肤的女孩子,然后再一个晃身,又变成了一个天仙美人。

三人之中,上官飞是京城世家少爷,他是机会与萧摇成为朋友的,而丰成越的母亲的娘家就是上官家,真是要与萧摇来往,也不是不可能。

也只有他,只是一个小地方的市长之子,有何机会,能接触到京城上流层的千金。

这话,丰成越赞同,丰成越说道,“翊,这话我赞同,这一年来,我们这是看着萧摇的变化。”说到这里,他歪了一下头道,“飞,你怎么对萧摇的相貌变化一点都不惊讶似的?”

上官飞看着报纸上的内容,然后淡淡的回道,“半年以前,我就知道了,萧摇脸上根本就没有胎记。”

“什么?”这下丰成越与简靖翊更是震惊了。

丰成越跳起来,急着问道,“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说清楚一点。”我靠,半年以前,对于他们来说,这时间可是很长了。最主要的是,他们一直以为萧摇是回到京城之后,在大医院开刀作手术,再恢复到这个漂亮脸蛋的。

可是按上官飞的说法,萧摇在半年以前,不,或者是更久以前,她脸上就没有胎记了。可是,为什么萧摇还是要顶着一副那样的容貌,出现在大众的面前,继续承受“丑八怪”的称呼。

这到底是为什么啊?女人有一副美丽的容颜,不就是应该让人知道的吗?

上官飞道,“越、翊,还记得那次我被萧摇卸掉胳膊的那一次吗?”说到那一次,上官飞到现在还是心有余悸。萧摇真是太狠了。

简靖翊与丰成越俩人点了点头,道,“当然。那一次事件,太让我们惊讶,怎么会不记得。”

上官飞点了点头道,“那一次找萧摇,是宁表哥拜托我的。那一次……”

“什么,那时笪表哥就认识萧摇了?”丰成越打断了上官飞的话,很是惊讶的道。不过,问完这一句,就看到上官飞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丰成越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说道,“飞,你继续说。”

上官飞继续道,“那一次,宁表哥让我找一位长得很美丽的姑娘,她叫萧摇,是我们学校高二年级的,并让我给他传个话。然而,我经过多翻打听,在高英学校,除了高二F班的萧摇,好像再也没有人叫萧摇的,只是因为周六日,我没法去跟萧摇确认,就只能周一一早到萧摇班级,等萧摇,并去确认。不过,”

说到这,上官飞苦笑了一下,“也是我自讨苦吃,一问萧摇,是不是认识笪攸宁,萧摇就并没有否认,因而我第一反应,就是萧摇故意接近宁表哥,就想给她警告,没成想,我反而被她教训了一顿。”

“所以,你就是在那天,开始知道萧摇脸上其实并没有所谓的胎记,是吧?”丰成越愣愣的接着话道。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上官飞没有否认的点头道,“对。”

“听你这么说,或许萧摇脸上本身并没有胎记,只是她为何要在自己的脸上弄一个这么大的胎记,还如此的逼真,就算是真得长在肉里一样,根本就看不出来是假的。”简靖翊看着报纸道。

“哦,哦,……”丰成越跳起来,转圈圈儿,他拍着自己的脑袋,作着十分懊悔的表情说道,“早知道萧摇是个漂亮女孩,我就算顶着被人骂的压力,我就应该去追她了,那她现在就是我的女朋友了。”他是知道萧摇与冷太子是在訾柘之后才成为男女朋友的。

上官飞和简靖翊一脸黑线!这丰成越还要不要这么跳脱了。

与他们相比的是,黑暗的小屋之中,而这小屋曾是萧摇租过的,一个脸色很是憔悴的男孩子,手上拿着一份京城时报,也是关于萧摇的报道。

訾柘很是认真的看着这报道,右手拇指,还摸了摸照片上的萧摇的脸。

眼里有着深深的懊悔与痛恨,同时盯眷照片时,眼里又不由的发出狂魔一般的热光,他嘴里喃喃的道,“你本应该是我的,应该是我的,是我的,我的……”

他的嘴里一直重复着这些话,同时眼里却逐渐流露出憎恨,而这憎恨就是对着站在旁边的冷昶睿。

并用一把小刀,把照片上的冷昶睿的脸,划上刀痕,嘴里又如疯魔似的喊道,“是你把她抢走的,是你把她抢走了,去死吧,只有你死了,她才会重新回到我身边。”

小屋里发生的一切,外界不知,萧摇更不知。

自从接受玉符之后,萧摇就肩负着一个重担,而要挑起这个重担,只能是回归萧家,然后接受传承。

因而,认祖归宗,势在必行!

冷昶睿当天就派军用飞机,把萧家二爷萧祯信,也就是萧摇的外公外婆,接回京城。

萧祯信夫妻在知道萧摇本事之后,萧摇的一切决定,他们能支持的就尽量不反对,因为,作为萧家人,他们都知道萧家女的职责。虽然,他们还很想孙女再过两年平静的生活,然在知道她的男友是皇太子之后,就不可能了。

既然已经暴露了,他们也不必在躲躲藏藏了,更何况,以摇儿现在的能力,越早回归祖家,对她越有利!

因而,他们不反对萧摇现在认祖归宗。

厉红秀与萧家老太太苏月妯娌俩,一见面就哭得稀里哗啦的,二爷萧祯信也哭了,萧京涛夫妻也哭了,总之,除了冷昶睿之外,大家都会这样一个感动场面流泪了。

“祯信,红秀,真是苦了你们了,”萧老太太道,“你们把孩子带得很好,很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