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93章:认亲:萧家1

第193章:认亲:萧家

回到她与师兄的家,萧摇突然感到有点迷茫。

她靠在师兄的胸膛,望着眼前的碧水清波,荷叶尖尖,蜻蜓点水。小霸已经完全恢复了灵力,小岁也已经化成了人形,此时他们在湖里天真无邪的嬉戏游玩,不亦乐乎。

她小声的说道,“师兄,那些人的势力到底有多大?现在京城六大家族,三大豪门,似乎已经有了三大家族及一大豪门都与他们有着莫大的关系?”

冷昶睿半抱着萧摇,一双锋利的眼眸,此时比这碧绿池水更是深邃,此时望着师妹带着迷茫的脸,显现出的更是柔软与疼宠,但更多的是心疼。

他道,“不管他们的势力有多大,我们都会慢慢挖出来的,然后把他们全部连根拔起,一网打尽。”说连根拔起时,那是狠厉与杀气。

不把他们找不出,岳父岳母就会一直在某个地方受苦,不把他们除掉,他与师妹的幸福就永远受到威胁,不得安宁!

这是他绝不容许的!

“嗯。”萧摇轻声的附和道。

越查越感觉到那些人的势力深不可测,现在他们所查的还只是浅面的势力。如果不是有小霸和小岁的帮忙,就是查这些势力还不知道何年何月了。

再有就是师兄,虽是时空变了,但他适应的很好。

因而,只要有师兄在,一切都会迎刃而解。

“姐姐,这里好好玩!”小霸一边向着小岁泼水,一边向着萧摇他们大喊着。

他是玉灵,不怕水淹,其实,这水更能养玉;小岁是太岁之王,他也是不怕水,同样的有水,更能滋养他的身体。

小岁化成人形,同样是男孩子,他的一头鲜红色的头发,分外绚丽扎眼,但很是美丽。这红色衬托着洁白色的嫩肤,一双红色眸瞳,再穿着一身红色衣服,全身上下整一个红孩儿,一个可爱的红孩子。

小霸的本体虽是红色,但他化形时,就整一个黑发黑瞳白皮肤的普通人。

因而,小岁与他比起来,就有点不太正常了,萧摇既然打算让小岁出来,她就决定给小岁整整。

小岁站在一片大荷叶上,看着远处的姐姐与冷大哥,对着小霸说道,“小霸哥哥,姐姐与大哥哥正在约会,我们就玩自己的,别打扰他们吧?”

小霸被这么一提醒,猛然醒悟一般,一拍自己脑袋道,“对哦。姐姐,你和大哥哥好好约会,我和小岁就不打扰了。”后一句,当然是对着萧摇说的。

小岁附和着点头道,“对,小霸哥哥,我们不应该打扰姐姐和大哥哥约会了,我们去那边捉蜻蜓吧。”用小手指着远处的停在小荷尖上的一只蜻蜓说道。

“嗯,走吧。咱们比赛,看谁能抓着更多蜻蜓。”小霸说完就飞向了湖的另一边,小岁随即跟在后面,飞向蜻蜓。

如果别人在这,一定会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这里竟然有人会飞,而且还是俩个小孩,这是碰见神仙孩子了?

萧摇本是有点迷茫及小郁闷,现在被两个孩子的无心童言之语,给逗乐了。

这两个小屁孩,知道什么叫做约会吗?

三天之后,萧摇治好了上官家主上官枫的病,早已在京城上流层传个遍,得知这消息的人,则是惊叹不已。

这上官枫的病,上官家可是请过国内外所有的知名专家,然他们给上官枫的诊断一致是,不能动手术,只能保守治疗,也至多只能活三个月,截止萧摇给上官枫看诊时,上官枫的日子离专家判定日子只有十天了。

然而,就这十天的时间,已经病入膏肓的上官枫,竟然被萧摇给救回来了。

有人惊叹萧摇小小年纪就一身起死回生,妙手回春精湛的医术,怪不得对得冷太子对她倾心以待。

同样的人,对这个消息准确信的质疑。他们是怎么都不认为只有16年纪的萧摇,医术竟然比国外那些老专家更好。他们认为这是冷大少让人放出的消息,目的么,当然是为提高萧摇在民众面前的威望。

因而,去上官家探听消息人,络绎不绝。

上官家的人虽是因萧摇的威胁闹得不舒服,不太愉快,但也不能否认,上官枫的命确实是萧摇给救回来的。

探消息的人,这才相信真的是萧摇把上官枫的病治好的。

不过,很多人更是疑惑了,萧摇不是在冷常委的生日宴会上,宣告上官家的人请她看病的诊金,得要上官家的三分之一财产。

然这么多天了,他们怎么都没有听说过,上官家是不是真给萧摇三分之一的财产?

接着他们又听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萧摇并没有收取上官家的三分之一财产,而是上官家与萧摇做了一笔交易,上官家所交易的价值,抵挡了给萧摇的三分之一的财产。

听闻这个消息,京城上流圈子整个震动了。

这是不是代表着,请萧摇治病,只要与萧摇交易即可,而不用再纠结着出三分之一财产作诊金,是不是?

这个消息虽是很震撼,很让人心动,但更多的则是让人疑惑,到底是怎么交易,会让萧摇放弃这么大一笔财富?

很快,他们又听到让人惊讶的消息。

上官家与萧摇的交易是,上官家提供容家17年前的信息,而这消息对于萧摇来说是有价值的。

这就等于说,上官家只是给萧摇提供17年容家的信息,就让萧摇给上官枫免费医治了。

好了,这下大家又有疑惑了,萧摇为何会需要容家的信息,萧摇与容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萧摇再次望向玩耍的小霸及小岁,眼睛里有某种坚持,她对师兄说道,“师兄,我不想再隐藏了。”

师兄,我不想再隐藏了。

“嗯!”冷昶睿支持的应道。

萧家

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拄着拐杖,情绪分外激动的问着面前中年男人,“涛儿,你说的是真的吗?是真的吗?”苍老的双手,颤微微的抓着男人的手,眼眶却是红红的的。

中年男人,也就是萧亦木三兄弟的父亲萧京涛同样情绪激动的说道,“妈,是真的,是真的。那孩子真的在找容家的消息。”

老妇人,也就是萧亦木的奶奶,得到这个确定消息,情绪更是激烈的道,“好,好,真是苍天有眼啊,苍天有眼啊,那孩子总算长大了,我还能在有生之前,听到那孩子的消息,那孩子还这么有本事,我死而无憾了,在底下见到老头子,我也可能让他放心了。呜呜……”

“妈,妈……”

“奶奶,奶奶……”

萧京涛夫妻及萧亦木手忙脚乱的接住突然晕过去的老太太,脸上分外心急担忧。

萧家下人忙打电话把家庭医生叫过来。

“郑医生,我奶奶怎么样?”萧亦木心急的问道。

郑医生道,“老太太年纪大了,再加上这些年抑结于心,突然激动晕去的。大少爷,老太太似乎有什么心愿未了,才让她强撑了这么多年。”这话意思,就是因为这些年心愿末了,才继续活了这么多年,但现在她似乎已经放松下来,就是无而无憾了。

萧京涛夫妻及萧亦木当然听明白了医生的意思,更是焦心担忧不已。

送走了郑医生,一家三口都守在老太太的床前,沉默不已。

三人走出房间,萧京涛看着萧亦木,叹了一口气说到,“木儿,把林儿与森儿叫回来吧。”

萧亦木睁大眼睛,惊讶的喊道,“爸?”

萧京涛道,“木儿,你奶奶的情况你也看到了,她可能……”说到这,这个中年男人哽咽起起来。

他这话不说全,萧亦木也是明白这意思,奶奶的时间可能不多了,因而,才会把在外的二弟三弟给叫回来。

萧亦木声音同样有点哽咽及嘶哑,道,“好的,爸,我马上叫他们回来。”

当萧亦林及萧亦森听说奶奶病了之后,急忙燎火一般的赶回来。

看着躺在床上,还没有清醒过来的奶奶,俩兄弟心里万分的难受,萧亦森看着奶奶苍老的脸庞,握着她的手道,“奶奶,我们回来了。是我们错了,不应该总是忙着工作,我们应该多回来看你的。”

萧亦林也是看着奶奶道,“奶奶,我们三兄弟都还还没有娶媳妇,难道你不想看到孙儿们的成家生子么?”

萧亦木站在旁边,如果注意看,眼里透着血丝,脸上也是很憔悴。

萧家奶奶这么一病,萧家人都沉浸在悲伤担忧焦急之中。

萧亦森忽然想起什么了似的,心急的抓着奶奶的手说道,“我想起来了,我认识一个神医,她的医术无双,能妙手回春,奶奶,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萧京涛问道,“森儿,你说的神医,莫非就是最近流传给上官枫治好病的萧摇吗?”

这下轮到萧亦森惊诧了,“啊,上官枫已经找到萧摇?”不怪他不知,这段时间,因为他接到了一个大案子,忙得昏天暗地的,哪来的闲情去打听上官家的事,况且萧摇治好了上官枫病之事,也只是在京城上流层流传,并没有扩大到众人皆知的地步。

萧京涛惊讶的道,“你不知道。”不过,想想也是有这个可能。他继续道,“嗯,最近京城上流层都在说萧摇治好了上官枫的事。对了,森儿,你是怎么认识那个神医萧摇的?”

萧亦森听到父亲的问话,他就把认识萧摇的过程一五一十的道出来,最后说道,“到现在我还很是奇怪,萧摇为何一见到我就哭,而我似乎感觉到自己的对她认识很久一般,好像他就是我的妹妹。”

父子俩在说萧摇的事时,萧亦林则是惊喜的大喊道,“爸,大哥,奶奶刚刚动了,奶奶刚动了,奶奶要醒过来了。”

听萧亦林这么一喊,几个人忙围了上去,果然老太太慢慢睁开了眼睛。

“妈!”这是萧京涛夫妻俩喊的。

“奶奶!”这是三兄弟喊得。

老奶奶睁开眼,眼珠转了转道,“我这是怎么了?”

萧京涛的媳妇林雅静,轻声的说道,“妈,没事。医生说你只是说你太累了,没有休息好,有点小风寒。”

“嗯。”老太太嗯了一声,然后看着萧亦森有点焦急的问道,“我刚刚听见森儿在说萧摇,是吗?”

萧亦森听到奶奶的问话,微愣了一下道,“是的,奶奶,你对萧摇感兴趣的话,我一定天天讲给你听,你要赶快把身体养好哦。”

老太太此时更是激动的道,“好,好……”

老太太醒过来没有多久,又睡过去了。不过,此次睡是正常的睡,让萧家一家老少也放心不少了。

书房里

萧京涛夫妻很是严肃的看着兄弟仨,然后道,“木儿、林儿、森儿,有些事该告诉你们了。”

三兄弟闻言,则是一惊。

还有什么事,是他们三兄弟不知道的?

不过,比起两个弟弟,年纪大一点的萧亦木隐隐猜测到了某种事实。

“爸,你说吧,我们都听着。”萧亦森收起平时在法庭上的凌牙厉嘴,很是认真的说道。

萧京涛再对他们三兄弟一一看了一眼,对着萧亦森道,“森儿,你的感觉可能没有错。萧摇很有可能是你们的妹妹。”

这话一出,惊煞到了三兄弟,就是萧亦木有过这种猜测,可是从父亲嘴里说出来,还是在心底掀起惊涛骇浪。

在这几十年里,他们竟然不知道他们还有个亲妹妹?

“爸,妈,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什么时候生了个女儿,我们都不知道?”萧亦森激动的问道。萧摇才16岁,16年前,他也有六七岁,是个懂事记事的年纪,可是他怎么记不起他有个妹妹。

其他俩人同样疑惑的看向自已的父母。

萧京涛道,“不,严格说起来,她是你们的表妹妹。”

萧亦木此是疑惑的问道,“爸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雅静在一旁抹泪道,“你们爷爷还有个兄弟,你们的二爷爷,你们还记得吗?”

三兄弟听到二爷爷三个字,再一次惊得张大嘴巴。

萧家的子嗣并不多,爷爷一辈,只有他和二爷爷俩兄弟,再一个姑奶奶,但据说姑奶奶在他们还没有出世时就已经死了,因而他们的印象里没有姑奶奶的影子,从小到大也就只有一个二爷爷。

但爷爷只生了父亲一人,后来父亲生有他们三兄弟。而二爷爷却只有一个女儿。

那个年轻漂亮的堂姑姑,虽不常见面,但他们都还是有印象的。

可是,却在18年前,萧家一场劫难,先是爷爷、二爷爷及父亲分别受了重伤,接着就是堂姑姑失踪,然后再接着二爷爷及二奶奶也是一个夜之间失踪。二爷爷他们消失没有多久,爷爷就由于伤势过重,去世了。

现在听到父亲一说,本是遗忘迷糊的记忆,片刻就清晰起来。

没想到,原来是这样。

萧亦林惊疑的道,“难道萧摇是……”

萧京涛点了点头道,“对。萧摇很可能是你们二爷爷萧祯信的外孙女。”为什么一直都说可能,因为不没有实际确认。

这么一说,萧亦木和萧亦森见过萧摇的俩兄弟,才回想起,萧摇的五官与那消失堂姑姑是惊人的相似。

当时,他们与萧摇一见面时,就感觉到了血缘上的某种牵连一般。刚开始以为是错觉,没有想到,这根本就可能是事实。

萧亦木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他问道,“爸妈,你们似乎并没有见过萧摇,是怎么知道萧摇可能就是二爷爷的外孙女?”

确实,萧京涛自从18年前受过重伤,侥幸活了下来之后,身子骨就不太好,因而,夫妻俩差不多都呆在萧家,很少外出,外面一些信息也只是管家听来轩述给他们听,更别说外出遇见萧摇。更何况萧摇其实来了京城,都很少在京城露面。

萧京涛道,“我听管家说,最近京城流传着:要找萧摇看病,就必须要与萧摇作交易,而这交易就是17年前容家的事。”

“可是,即使萧摇打听容家的事……”萧亦木疑惑了。

“木儿,你可能不知道,”萧京涛打断大儿子的话道,“你堂姑姑萧珊珊失踪前的男朋友就是容家的容烨,而容烨的失踪却在你堂姑姑之前,在他失踪之后,你堂姑姑发现自己怀孕了。”

“什么?”三兄弟震惊的再一次睁大眼睛,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父亲。

这太让他们惊讶了!

“所以说,萧摇可能就是容烨的女儿。”萧京涛继续道,“可能现在她知道自已的身世,因而才会极力打听容家的事。这才让我和妈妈怀疑萧摇就是你二爷爷的外孙女。今天早上,我跟你们妈妈说这事时,被奶奶听见了,她才会激动的晕过去。”

萧亦林更是疑惑的道,“爸,如果萧摇真是二爷爷的外孙女,萧摇既然知道自己可能是容家的孩子,那就表示是二爷爷他们告诉萧摇的,二爷爷既然告诉了萧摇是容家,那他同样告诉了萧摇是萧家的人,可现在二爷爷一家为何不回萧家?”

听到这个疑问,萧京涛和林雅静则是满脸的愁容与无奈。

林雅静悲戚的道,“你二爷爷可能是不想连累我们,所以宁愿一辈子呆在山野,也不回家。”

三兄弟不解,更是疑惑的望着父母。

这话是什么意思?

萧京涛夫妇俩再次叹了口气,把萧家一族的来历与诅咒,说给了三个儿子听。

萧摇医治上官家的事,没传多久,萧家又传出,萧老太太病了,似乎很严重,正打算再找萧摇呢。

萧摇没有想到,她刚决定不再隐藏了,下一刻,就听到萧老太太病了,一下子,萧摇心里的就慌了。

萧摇对着师兄道,“师兄,我要去萧家,我想去给大外婆看一看。”

在外公外婆告诉她身世时,外公外婆就没有隐瞒她萧家任何关系。外公这一代,就两兄弟一妹妹,但在妹妹18岁成年时却失踪了。

外公与大哥的关系好,在各自娶媳妇之后,妯娌之间的关系也是如亲姐妹一般很是要好。

现在外公的嫂子的病了,萧摇怎能不担心。

冷昶睿握着她的手道,“去吧。我陪着你一起去,看看舅舅与大外婆他们。”

既然师妹已经不在隐藏,萧摇是萧家大小姐的身份,就会在不久之后公开。他们的关系,也要得到萧家一家的公开。

萧摇碧波秋水的眼眸,认真的盯着师兄的俊美脸孔,轻轻又坚定的应下一句,“好!”然后就又靠在他胸前,心里默默的说道,“谢谢你师兄,谢谢你在我背后,不给任何理由的支持。”

萧家大院门前

萧管家急如星火往萧家客厅跑去,一路上大喊着,“老爷,老爷……”

萧京涛和夫人正陪着老夫人说话,一听到管家的大喊,就走出来呵斥道,“发生什么火烧眉毛的事,这么着急大声的喊着,你不知道老夫人需要休息吗?”

萧管家跑到萧京涛的跟前,站定,粗闯了一会气,道,“老爷,外……外面……”

“外,外,外什么外,有事快说,有屁快放!”萧京涛不满的说道。

萧管家终于理清的说道,“萧摇小姐和冷大少来了,就在外面。”

萧京涛听闻管家汇报,竟然是萧摇来了,很是惊讶。因而,愣了一小会,也没有及时给萧管家做出反应。不过……

“管家,你说谁来了?”在屋内的老夫人拄着拐杖,心急的问道。

“老夫人,是萧摇小姐和冷大少。”萧管家再汇报一次。

“快,快,快让他们进来。”萧京涛此时反应过来道,“妈,萧摇过来了,我请他们进来,你别累着,回屋里歇会儿吧。”

“不,涛儿,我想亲自去接那丫头。”老夫人心急的道,“我要第一眼看到丫头。”说完,她眼里流下激动的泪水。自从知道萧摇是珊儿的女儿之后,她就一直想着见一见。

“好,妈,我和静儿扶儿一起去。”萧京涛拗不过自家的亲娘,只能妥协。

“对,妈,我们扶你一起去吧。”林雅静道。

两人就扶着老太太一步一步的往门口走去,而站在身后的萧管家却不知道因何而流泪。

萧摇和冷昶睿牵着手,就站在萧家大院的门口等着,看着这古老朱红色的大红门,萧摇的心里很是忐忑,害怕、紧张及焦虑。

握着师兄的那只手也不由自主的抓得更紧了。

冷昶睿同样的只握紧师兄,似乎给予安慰及力量。

萧管家都进去了好一会了,为何还没有人出现请他们进去?

时间一会一秒过去了……

终于在萧摇忐忑的等待中,有人出现了。

一看到来,萧摇有那一刹那的惊讶,及不知名的感动,眼里的泪珠儿却在打转转。

两个50来岁的一男一女搀扶着一个满头白发的拄着拐杖的老奶奶,正一脚一颤的走过来。

这一男一女的面孔是如此的熟悉,虽然这两人的年龄稍微大一点,但仍然不改的五官分外清明。

这是老天给她的弥补的缺憾吗?

让她兜兜转转了几个轮回,到最后就是为了给她一个圆满,是吗?

她知道了她不是孤儿,她除了有外公外婆疼爱之外,她的父母也很爱很爱她;

她得到了一个最伟大的爱情,一段跨时空的爱恋;

现在,本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亲人,此时,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爹、娘、大哥、二哥、三哥,她最爱的亲人们,他们的面容,此时此刻是如此的清晰印在她的眼前。

她觉得前世一切的不幸,都是为了今生的作铺垫。

前世她孤单的死去,今生却得到了所有。

她现在终于相信那句话:上道苍天有轮回,失非得过,谁也绕不过谁!

萧京涛夫妻搀扶着老太太走过来,远远的就看见了站在门口的萧摇,心里是分外的激动,当稍微走近,看见萧摇脸上的胎记时,明显的一愣。

他们都有听说过,冷家大少爷的女朋友是个无盐女,当时并不知道萧摇就是自已的外甥女,也就是听听。可现在知道萧摇就是自己人时,心里立马涌现出了心疼。

“摇丫头,摇丫头,是摇丫头吗?”一声声惊喜又急促的苍老声音在喊着。老太太人老了,眼睛也有点花了,只能模糊的看见两个人站在门前,就心急的开始喊了。

“老夫人,是我。”萧摇望着走步明显加快的老太太,忍着哭泣,大声宏亮的应道。她现在还并没有与萧家人相认,因而是喊着老人这个尊称。

“好,好,来了,来了!”老夫人就这么一句简单的字语,可是却让人所有人明白她的意思。其实,这话就是,回来了就好!

萧京涛看着还站在门前的俩人,马上反应来道,“进来呀,别站在门口了。”

“对,对,萧小姐,冷大少进来吧。”林雅静附和道。

“萧夫人,你们叫我摇儿吧,萧小姐、萧小姐的叫,听着很是别扭。”萧摇和冷昶睿跨进大门,接着又说道,“同样你们叫师兄,叫昶睿或睿儿吧,我们听着也舒心。”

三人都是年纪一大把了,就算萧摇不是萧家人,叫他们摇儿或睿儿也是应该的。

一行人慢慢的走向萧爱大厅里,不过此时,搀扶老夫人的人变成了萧摇和林雅静。

小心的让老夫人坐好之后,萧摇就直接说明来意道,“萧老爷,萧夫人,我是听闻老夫人身子骨不好,特意上门想给老夫人看看的,不请自来,请你们不要见怪。”

“怎么会呢?”萧京涛摆手道,“说过,说真的,还真是巧了,我们一家正想去请你,给老太太看一看。前几天晕了过去,到下午才醒来,我们很是担心。”

坐在首位右则的老太太则是急忙的说道,“你们呀,就是太惊小怪的,我都说了我没病,担心个什么劲。摇丫头,别听他们胡说。”老人家就是这样,越老就越爱逞强。

萧摇扑哧一声,笑道,“老夫人,没有病也得看一看检查一下啊,大家才会放心不是?”

萧摇说完,就过去,给老太太把脉,然后再透视老太太的本身。

一把脉,萧摇的秀眉就皱了皱,老太太的身体太弱了,而且她这弱还不是病的原因,而是完全是有心理因素造成的。

把完脉之后,萧摇就笑着说道,“老夫人,你身体没多大事,我开几副营养汤剂按时吃上个把月,再按时休息,按时吃饭,饮食方面以清淡为主,再就是要天天保持好心情,摇儿定能保您健健康康到百年的。”

这话,在别人听来,完全是安慰病人家属一般,因而,萧京涛夫妻俩对这活到百年的话是不信的。

老太太今天也已经有七十有六了,按照普通的人说,已经是寿终正寝的年纪了。再加上家庭医生所说,老太太能活到这个年龄,也是因为心愿未了,而强撑起来的。

现在老太太得到二爷一家人的消息,还知道一个萧家的女孩子有这么的本事,那道强撑起来的信念,也得到了完善,觉得可以去见萧家的列祖列宗了。

但孩子的一片好心,他们是不能辜负的。

林静雅也笑着道,“妈,你听见了吗?摇儿说你可以活到一百岁的,你呀别多想了。”

只是林雅静不知道,萧摇说让老夫人能活一百岁,就能活一百岁。

只要打开老夫人的心结,然后萧摇在药材上再给老夫人配上一滴小岁的身上灵液,那灵液可是能排除体内毒素,清除污垢,也就是有一种洗髓伐精的功效。

因而,老夫人活一百岁肯定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老夫人笑了笑道,“好,好,我可以活一百岁。我还要看着木儿他们成家生子,我还要看着摇丫头嫁人生子呢。我还要抱重孙子,重孙女,再看着重孙重女们再结婚生子。”

萧京涛夫妻俩听到老娘这话,稍微惊讶了一下,以前老娘,天天念叨着要去见老头子了等等云云,但从不会说自己要活到一百岁这话。

不过,看着老娘看着萧摇开心的模样,可能是安慰萧摇,也可能是她确实想活的更长久一点,看着萧摇结婚生子,然后再看着萧摇的孩子健健康康的长大。

一家子第一次见面的老少,却一点不觉得陌生,老夫人看着萧摇,话也多了起来,而萧摇都会笑着一一应道,旁边的冷昶睿则是在旁边看着师妹开心模样。

老小老小,越老越小。

这老夫人就是其中的一员。她再次摆手,有点不满的说道,“我就是要吃糖,他们都不给我买糖。就是有时就下人给我买一点,都会被他们训斥一顿,还把糖藏起来。其实,我只要吃糖,我的身体就会棒棒的。”

得,才刚跟外孙女一见面,就开始告萧家人的状了。

萧京涛夫妻扶了扶额,有点无奈。

不是他们不给老太太糖吃,而是老太太本身血压高,还带着糖尿病,根本就不能吃糖。为了老太太的身体,一家人则是严禁任何人在老太太面前出现任可带糖的东西,无论是点心还是糖果。

萧摇好笑着道,“老夫人,您可能怪他们,他们也是为您好。您患有高血压及糖尿病,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差错什么的。您也不想他们整天为您担心吧。”

老夫人笑眯眯道,“对哦。可就是知道,我还是想吃甜点心,想吃糖果啊。”老了,也就爱吃甜的。

萧摇道,“老夫人,我会做一些不加糖的甜点心,只要适当的吃还是可以的,到时摇丫头给您送过来,怎么样?”

老夫人一听惊喜了,忙应道,“好呀,好呀。人老了,就爱吃甜的。我都好几年没有吃过一口甜食了。”

一家人没有任何生僻的聊着,就是安静坐关默不作声的冷昶睿,此时冷峻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柔和,被老夫人问话时,也会好好的回答。

“哈哈……”

还没有到大厅里,三兄弟就听见老夫人爽朗的大笑声,以及父母亲明显愉悦的附和之声,三人赶快的加快了脚步,但近在只尺时,同样是激动澎湃的不赶在再踏进去。

因为里面的人,是他们三人的妹妹。

妹妹不陌生的字,却是陌生的感觉。他们也想过,母亲再给他们生一个女儿,让他们来保护,但是却在生完小森之后,肚子再也没有动静,直到年纪大了,高龄产妇很是危险,一家人不敢冒这个险,也就不让林雅静生了。

只是没曾想,二十多年后,他们会真的有个跟他们血缘关系亲近的妹妹。

萧亦木三兄弟接到管家的电话,说萧摇来了萧家时,连忙把手头上的一切会议工作都推掉了,一把抓起外套,开着车子就跑急忙的往回家赶。

三兄弟终于踏进了客厅大门,萧亦森笑呵呵的说道,“奶奶,遇到什么开开心的事儿了。”

老夫人看见三个孙子都回来了,她高兴的拉过萧亦森道,“森儿,你看摇丫头他们过来了。你不是见过摇丫头吗,她今天特意过来给奶奶看身体的的。摇丫头说我的身体没事,活个一百年都没有问题。”

听到奶奶的话,三兄弟的表情都是一愣的。他们是想过请萧摇来给奶奶看一下的,可是京城里的人都知道,请萧摇看病,那是很难的。

没曾想,他们未请,萧摇却自已上门来了。

萧亦森笑着道,“那太好了,奶奶。”

老夫人乐呵呵的道,“好了,你们三兄弟都应该认识一下摇丫头这个神医。”然后再看着萧摇,指着三兄弟说道,“摇丫头,这三个是我孙子,老大萧亦木,老二萧亦林,老三听说你听过,他叫萧亦森。他们三个年纪都比你大,你就称呼他们哥哥吧。”

萧摇在他们一进来时,心情就激动了。她在知道现在萧家三兄弟与龙腾大陆萧家三兄弟长得一样时,她就想着何时才能真正的认回他们。当时的她并不知道萧家就是她家的萧家,就不知道萧亦森与她有何关系,再考虑到那些人所带来的危险因素,她也就没有直接认回他们。

现在她就是萧家人,而且如今上门,本身就是要认回萧家。

萧摇看着三人,直着喊道,“大哥,二哥,三哥!”这称呼既亲切又陌生。

瞅着萧家人都到齐了,萧摇直接走向老夫人的跟前,直接对着老夫人下跪。

萧摇这一跪,把萧家人都吓了一跳,“摇丫头,你这是干什么,地上硬,人快起来。”老夫人惊诧的喊道。

萧摇摇了摇头道,“大外婆,我是萧摇,是萧家二爷萧祯信之外孙,是萧家萧珊珊之女,”

萧摇的话一出,所人都发愣了。

萧摇今天上门,是直接认亲的。

当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之后,眼睛都红红的,而老夫人与林雅静则是直接哭了出来。

老夫人哭着道,“好孩子,你快起来,快起来。”

萧摇再次摇了摇头道,“大外婆,您坐好。请接下孙儿的三个响头。”

一家人都明白,萧摇磕头的意义,就没有在让萧摇起来。

老夫人哭着道,“好,好,我接到萧家孙女的孝心,我在有生这年,能见到萧家的女孩子,我死而无憾了。”

萧家每一代,无论男孩子多少,但女孩子却只有一个。

这个女孩却要承受萧家被人诅咒的命运,与萧家的命运息息相关,承担着萧家传人使命与责任。却又同时得不到幸福,甚至是凄惨的下场。

萧家的每一代人都亏欠着出生在萧家的女孩子,因为有这个女孩子,萧家才能传承下去,可是萧家的女孩子每一个都不得善终。

萧家的每一代都不希望有女孩子出生,但没有女孩又代表着萧家家族已经走到了尽头,却以不得不接受要生女孩子的现实。

这种矛盾的心里,造就了萧家所有人都对萧家女孩子愧疚与不安。

本以为这辈的孙儿代,会没有女孩子。

可是小叔子在孩子出生后没有回京城,他们就知道,生下来的那个孩子是个女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