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91章:威胁

萧摇坐在包厢里,看了看手上的表,显示的是20:35分。

萧摇在这个包厢里足足快等上12个小时了,可是任没有再给上官家的人去一个电话催促。

20:55

萧摇的手机响了,萧摇拿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喂,”

“萧小姐,请您再给一点时间,我一会就到了。”电话过来的姜玉青。

“好。”萧摇应道,“不过,你们敢耍什么心机,别怪我不客气。”不是萧摇对他们宽容,而是她需要对容家的信息,同时确认一下姜玉青或上官家与那些人有什么关系。

20:59

当姜玉青与上官旭到达萧摇的包厢时,刚好是九点整。

两人到了包厢,气息微喘,神色急促,一看就是慌里慌张匆忙赶过来的。

两人坐下来之后,姜玉青双手紧握,看着萧摇的眼神有点心虚,张了张口,似乎不知从何说起。

萧摇十分淡定悠闲的端着一杯咖啡,轻轻吹一口气,再轻抿了一口,这一小动作就看着很是优雅及高端大方,气质如兰。

不过,从俩人至他们一直坐下,萧摇也没有跟他们说一句话。这状态很明显,要让他们主动开口。

说实话,姜玉青也是气的。好歹她是一个上流家族的贵妇人,怎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一个还未入冷家大门的黄毛丫头给低看了。在她面前,她竟然会变得手无足措,如一下个奴仆一般对她竟然产生了敬畏。

她现在是根本不想看见萧摇,可是不来不行。上官枫的命还掌握在萧摇手里。

姜玉青吸了吸口气,然后换上平和大气贵妇人的姿态对着萧摇道,“萧小姐,抱歉,我要照顾刚醒来的枫哥,来晚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想来,磨磨蹭蹭的就磨到了最后一刻。

萧摇再一次抿了一口咖啡,并没有应道,就如没有听见一般。

旁边的上官旭看着萧摇似没有听到母亲的道歉,心里也是有气的。这萧摇年纪不大,竟然来会如此摆谱。小飞到底是怎么跟萧摇成为朋友的?还有攸宁又是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目中无人高傲盛气凌人的女孩子的?

没有听到回应的姜玉青有点尴尬,不过,上官旭接着话道,“萧小姐,我想问一下,你跟容家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会对容家如此关心?”

这事是所有人心里的疑惑。

17年前,容家作为第一大家族,让所有人关注容家的一举一动。按年龄算,萧摇在17年前也才是个胎儿。萧摇出生时,容家并没有消失。因而,如果萧摇是容家的孩子,京城各大家族应该知道才对啊。但直到容家消失,外界无一人得知,容家有新生儿的降临。

萧摇淡淡的看了一眼上官旭,轻言淡语的道,“与你无关!”

呵,与你无关!简简单单的几个字,就像给上官旭打了一个响亮的巴掌。

萧摇继续道,“上官夫人,想好了吗?”

淡淡的一句话,却让姜玉青与上官旭犹如千斤铜铁压向他们。

姜玉青压了压心里的畏惧,道,“萧小姐,不知你要听容家哪方面的消息?”

“全部!”萧摇立马凌厉的道。

“全部?呵呵,萧小姐,容家之事在京城各大家族并不是秘密,这些难道也要我说吗?”姜玉青憋着一肚子火,口气不是太好的说道。

确实,容家只要不是秘密之事,各大家族都会知道,她只要叫人查一查就知道了。

萧摇点了点头,犀利的问道,“那好。我就直接问你,为何你会突然让上官飞转告我说容家的?”这才是萧摇想要知道的。

姜玉青看着霸气侧漏,威严外泄的萧摇,真是惊讶不已。

姜玉青道,“有人找上我,说我只要说容家,你必定会上京为枫哥治病。”姜玉青如实说道。

“是谁?”萧摇再一次问道。

姜玉青摇了摇头,道,“他全身黑衣,带着黑色面罩,我根本就看不出他是谁。”

“那你听出他的声音是男是女?”萧摇继续问道。

“男女难辨。一会听着像男声,一会听着像女人的声音。”姜玉青想了想道。

萧摇问到这,再一次轻轻抿了一口咖啡,一双深邃的眼眸,被眼帘轻盖。让姜玉青母子根本看不出萧摇的任何表情。他们只听见萧摇一声像是自言自语呢喃,又像是对他们说话。

萧摇道,“果然如此。”

她当时就猜测到要不就是上官家或姜青是那些人当中的其中,要不就是那些人直接找上姜玉青的。无外乎直接告诉她,他们已经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她可能随时都被人监视着。

那些人似乎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啊。不过,至于谁是猫,谁是老鼠,还不一定呢?

萧摇再问道,“听说,在容家消失之前,上官老爷子与容主席还是好友,不知这事是真是假?”上官英那个老狐狸,明知道她要容家的消息,结果还是直接让儿媳妇孙子过来。也不害怕她听不到有用的东西,直接让上官枫的病复发?

姜玉青道,“是的。”这事并不是秘密,就算萧摇她不说,萧摇随便问一下京城上年纪的老人家都知道。

萧摇再次点了点头道,“嗯。那上官老爷子在容家消失之前,是否与容家走动的很频繁?”

萧摇这问题一出,姜玉青与上官旭则是一惊,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

姜玉青与上官旭压下心里疑惑,姜玉青小心的回答道,“父亲与容席本就是好友,那段时间,容主席的长子容烨失踪,容主席一边要处理国家大事,一边还要忧心儿子的安危。作为好友的老爷子,勤去容家安慰容主席也是人之常情啊。”这是直接回答了萧摇上官英去容家频繁的原因。

“哦,容家长子失踪?”萧摇在听到容烨之名,心中一跳,然后继续淡定的问道,“容家长子为何失踪,你们可知道?”

姜玉青摇了摇头道,“不知道。很多人传言,他出国乘坐的飞机失事,掉落海中,之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至于到底是不是真的,却无人知道。”

萧摇闻言一动,传言飞机失事?掉落海中?

“那你们可有听说过,容家到底是怎么一夜之间消失的?”萧摇继续问道。

姜玉青摇了摇头,“没有。”

“哦,那你再想想,在容家消失之前,京城的几大家族可有什么反常?”萧摇轻淡的问道。

然而,萧摇很是轻淡,可姜玉青母子则是眼睛突然睁大,很是震惊。

萧摇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怀疑容家的失踪与京城各大家族有关?

就是有关,可关他们什么事啊。姜玉青正想着直接敷衍的回答萧摇,不过……

“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萧摇抢先一步凌厉开口道,“我说过,我必须要听到自己所想听到的,否则,你们应该知道后果?”

姜玉青给萧摇这么一威胁,本身压着火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她冲动的站起来,大怒道,“萧摇!你别太过分了!”

上官旭从昨天来一通电话威胁到现在还是威胁,本身就对着萧摇有着很大的意见。

上官家,堂堂一个大家族,竟然会被一个女孩子一而再,再而三威胁,传出去,让他们上官家的面子何存?

上官旭咬牙切齿的道,“萧摇,你别太过分了!”

只是萧摇对于他俩的怒气,视而不见,很是平静的说道,“过分?在给上官家主医治之前,我可是说过,我可以一分不取的给上官家主治病,但是我必须要听到我想要听的东西,否则我必定会采取手段让上官家付出代价的,你们也一口答应了。这是一桩你情我愿的交易,我怎么就过分了?”最后一句特别的凌厉与霸气。

话音一落,手中的杯子重重放下,一滴咖啡随着溅出,落在这黑色的茶几上,如一滴玉珠儿般圆润。

姜玉青与上官旭再一次被萧摇凌厉气势给震撼住了。现在的他们,哪里有贵妇人的端庄,哪有大家族继承人的严肃与冷厉?有的只是对萧摇如下属一般的服从及畏惧。

母子俩互相看了看,脑门上都不自觉得流下了几滴冷汗,这萧摇,太、太太恐怖了。只是单单一句话,就让如负千斤重担。如果她真有什么动作,直取上官家的财产或上官枫死亡,那真是轻而易举之事。

想到这,母子俩都醒悟,他们此时别想存侥幸心里,企图蒙混过关,他们必须实话实说。

想通了这点,母子俩又坐回沙发上,姜玉青想了想,叹了口气道,“那会要说有各在家族有什么反常的举动,我还真不知道。因为,那会儿我刚生下飞儿不久,一般都呆在家里,对于外面的信息,还真不太关注。只是听说,17年前,萧家的二爷萧祯信一家三口突然失踪,除了萧家人,谁也不知道人他们失踪的原因;当初的冷家当家,政务局常委冷竞尧突然间被容主席重视,明眼人一看是打算培养下一任领导人的局势;凤家家主凤岐鸣突然病重,他的女儿凤来仪直接继承凤家家主之位;水家家主水义虎突然接回在外的私生长子;笪家家主笪鹏臣闹出一个私生女……”说到这,姜玉青就停了下来。

“那你们上官家呢?”萧摇冷冷逼问着道。

------题外话------

明天的更新时间为:7:40左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