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90章:

“什么?”上官英分外震惊了,他以为他听错了,他再一次大声的问道,“玉青,你再说一遍,你刚刚说什么?”

上官英震惊及要动怒的语气,再一次让他所有的子孙都不解。为何老爷子对容家事如此敏感?

姜玉青被老爷子的态度给吓了一跳,她说道,“萧摇是因为我说了容家,她就上京来给枫哥治病了。”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感到举无足措的道,“可是,爸,容家的事,我知道的大家都知道,她只要问一下冷家人就可以,为何她就一定要从我口中得知呢?爸,我怕……”

这话她不说,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她怕她没有说到有什么价值的东西,萧摇就会如刚刚她所言,把上官枫的命收回。

听到儿媳妇说,萧摇很是关心容家,上官英说不震惊那是假的。

容家失踪的事都过去快有16年了,大家从最初的震惊与恐惧,逐渐到淡忘及彻底遗忘。

可现在突然冒出一个16岁大的孩子,猛然关心容家的事,能不让人勾起对那事的回忆?

“爸,你说这萧摇到底为什么对容家,如此的上心?”上官琳疑惑的说道。容家的事,她当然也听说过,当时她对容家全族突然失踪之事,也是非常的震撼,整天在担心受怕当中,就怕某一天,也会如容家一般突然消失而不自知。

上官英本是苍老的老脸上,看起来是分外的严肃,一双苍老但仍然精明的双眼里却是有一丝悔恨及不甘。不过,这些东西,他的子孙都未曾发现。

上官英威严的再一次问道,“那萧摇有没有再说什么?”

姜玉青摇了摇头道,“没有。”

笪攸宁的父亲笪沐阳突然问道,“嫂子,你怎么会突然跟萧摇说容家的?”这很不合理。姜玉青到底是怎么会说容家,萧摇就会答应给大哥治病的?

被突然这么一问,姜玉青的脸再次白了白,她说道,“有人突然告诉我的,他说只要我一说容家,萧摇必定二话不说就来为枫哥看病的。”

“有人?”笪沐阳更是疑惑的问道,“什么人?他是怎么知道萧摇对容家的事如此上心的?”

姜玉青摇了摇头道,“他什么都没有说。只告诉我这样做就行。我只是想试一试,没有想到真是……”说这话,她看向了笪攸宁及上官飞。当时那通电话,他俩及萧摇都是在场的。

上官飞点头应道,“对,那天妈妈只是想让我转告萧摇‘容家’二字的,不成想,萧摇一把接过电话,就立马答应上京给爸爸看病。我到现在都还糊涂着呢。”

笪攸宁当时虽是有着同样疑惑,但他想萧摇必定与容家有着很大的关系。

“行了,现在该想想,说些什么有价值的东西给萧摇吧。否则,萧摇可能真会把大哥的命收回去。”上官珑犀利大声的说道。

她的话一出,走廊再一次沉默。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上官家因上官枫却扯出了容家。

“爸,我知道容家的事,大家也都知道,您想想你有没有知道容家之事,与其他人所不知道的?”姜玉青带着焦急哀求的语气说道,“爸,枫哥好不容易救回来了,咱们不能再眼睁睁的看着他……”看着他去死。

在场只有年纪大的老爷子能多知道一些容家的事,而且那时老爷子与容主席可是好朋友。

“行了,我知道了。”上官英语气很不好的说道,“我谅萧摇不敢随便害了枫儿的命,不用担心了,大不了我们再给摇三五亿,以给她的诊金。”

上官枫既然已经被救回来了,他们也不用着再看萧摇的脸色或向萧摇妥协什么,之前说的三分之一财产或15亿国币,那肯定不可能再给萧摇了,那就按一开始所说的三亿诊金。

况且萧摇既然已经把上官枫救回来了,如果萧摇真是敢害了上官枫的命,那就是杀人了,她也讨不了好。

只是他的话一落下,上官飞的电话就响了,上官飞一看,竟然是萧摇的。

上官飞快速的接起来,道,“喂,萧摇,哦……”

上官飞把电话给上官英道,“爷爷,萧摇说让你接电话。”

在场的也是微惑,萧摇怎么会突然来电话,还是直接找老爷子的。

上官英被这一出,弄得微愣了一下,不过,还是镇定的接过电话,道,“喂,”

萧摇一边开着车子,一边对着电话的另一头冷声说道,“上官飞爷爷,我再说一遍,最迟明晚九点,我必须听到容家的信息,否则,我说到做到。上官家主的病既然是我治好的,但他的病我可以让他随时可以复发。”说完,不等对方再说话,就直接把电话挂了。

萧摇这话是直接跟他们警告,别以为上官枫的病治好了,就可以安枕无忧,想着用“拖”字决,想把这事敷衍一了百了,还特他妈的只给个三亿,真够无耻的。或者是上官英以为她萧摇真不敢再对上官枫怎么样了,那就特错特错了。既然是先交货再付钱,她萧摇怎么可能不防着一手。

这电话虽是上官英所接,然而,在这安静的走廊里,话筒里的清冷凌厉的声音,再场的人则是听得一清二楚。

可让他们震惊的是,萧摇之前似乎能听到他们所说的,知道父亲(爷爷)的做法一样,然后打电话过来警告的。

上官英一张老脸完全黑沉黑沉的,眼睛愤怒盯着此时手中的黑色高档手机,就像看着一个仇人一样。

他上官英,堂堂一个前上官家家主,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给威胁了。

想到这个,他就怒火中烧,气得把手机用力的一甩。

“啊,爷爷!”上官飞看着爷爷摔手机的动作,心疼的大叫着。

砰……

上官飞还是没有挽救手机被摔的命运,四分五裂的躺在走廊上。

上官英大怒的对着姜玉青道,“你闯的祸,你自己收拾!”说完,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看也没有看,此时隔离室的大儿子。

所有人呆呆的看着远去的老爷子,都感觉到老爷子的反应真是太反常了。

姜玉青更是被老爷子的怒喝给吓得呆住了。她是怎么也想不到,她只是救枫哥的命而已,怎么就成了闯祸了?

三家人在听到萧摇对于容家之事如此上心之后,各怀心事的去看刚做完手术的上官枫。

笪家

上官珑怒气冲冲对着笪攸宁父子发牢骚说道,“看看爸爸和大哥他们,都是做的什么事啊。好好的一个可以交好的人,偏偏被他们自以为是的给直接斩断了。好了现在,大哥这一病,求上人家了,要诊费又嫌贵了。现在不要诊费了,给大哥做手术成功了,他们还想着拖了。他们也不想想,萧摇一个乡下女孩子,没家世没样貌,凭什么能走到冷昶睿身边?以为冷昶睿是个草包,没本事的萧摇,凭着三言两语就能让冷昶睿倾心以待?”

笪沐阳和笪攸宁父子俩无语的相看,听着老婆(妈妈)发牢骚。

笪沐阳虽想说上官家的人,做的是不对,但他们毕竟不是上官家的人,没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家的言行,如果只是小辈还好,可对萧摇过不去的人,偏偏是一个是他的岳父,一个是他的大舅子,他能说吗?当然不能。

他们就不理解了,两个京城的大人物还是长辈之人,怎么会对萧摇一个孩子过不去?

此时,与朋友在外面逛街购物的笪攸静带着一批保镖回来了。

一到家,就看到妈妈的发牢骚,就站着有点远,有点害怕她妈妈似的问道,“妈,怎么了,谁惹你这么大的气了?”

笪攸静不出声还好,一出声上官珑就对着笪攸静怒喝道,“死丫头,一大早你跑哪去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舅舅今天做手术吗?”

还虽说笪攸静真忘记了,不敢她现在可不敢说出来,不然又得挨训了。

笪攸静听能委屈的乖乖站在那等着妈妈发完火了。过了一会,看着上官珑不在发火了,笪攸静小心的问道,“妈,你怎么发这么大的火啊?难道大舅舅的手术失败了?”不对呀,失败了应该是伤心才是,哪是发火的?忽然想到什么,惊讶的道,“妈,难道萧摇又不肯给大舅舅做手术不成?我就知道这个萧摇就会仗势欺人,仗着冷大哥的势,不给任何人的面子,高傲的很。”“闭嘴!”笪攸宁大喝道。妹妹怎么还不知道吸取教训啊,难道要让冷大少再一次使用生杀权吗?到时可真谁都救不了她了。“你知道什么?”

笪攸静被哥哥这么一怒喝,顿时气得委屈的大哭,气愤的道,“我就知道你就会维护萧摇。那个丑八怪有什么好,除了会一点医术,有什么值得炫耀的,一个两个都喜欢她。哥哥,我讨厌你!”喊完这一句,笪攸静就哭着跑开了。

“宁儿,静儿说得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笪沐阳严肃的问道。冷大少要喜欢萧摇,他已经觉得不可思议了,可没有想到,自家儿子竟然也是喜欢萧摇的。“你不是说,你跟萧摇只是认识的普通朋友吗?”

笪攸宁说到这个,心里一痛,但既然已经决定断了自己对萧摇的感情,不给萧摇增添烦恼人,就要彻底。

笪攸宁冷静认真坦诚的回答道,“是的,爸,我是喜欢过萧摇。一年前,我在香江市第一眼见到她,我就心动了。我以为以我的家世及相貌,萧摇肯定会答应我的追求。就在我要表白时,却得知爷爷病重,我匆忙赶回京城。这告白一事就耽搁了几天。可是当我回到香江在找到萧摇表白时,萧摇直接拒绝了我,并告诉我,前一天,她刚接受一个男人的表白,而她也是喜欢那个男人,所以她不会再接受另一个男人的表白。”

说到这,笪攸宁闭了闭眼睛,把那份遗憾及痛苦掩埋在眼帘之下,再睁开时,已无波澜,他继续道,“那个男人就是萧摇现在的男朋友冷昶睿。而萧摇直接给我两个选择,要不就直接做普通朋友,要不就直接做陌生人。我选得是做她的普通朋友。”其实是做她的哥哥,笪攸宁不知如何跟父母说。

笪沐阳与上官珑听完儿子的叙述之后,两人都是震惊过后,又是心疼及无奈。

他们都不曾想到,他们的儿子与冷大少对萧摇表白,只相差一天时间。这事要说在一年前,以萧摇的身份,笪家肯定不会让宁儿与萧摇再一起。

可是,现在就凭着萧摇有一手高明的医术及创立的萧氏集团,在身份上萧摇虽还是差点,但最主要的萧摇的医术可以为笪家拉拢很多人脉,能给笪家创造很多资源,笪家肯定会勉强同意宁儿与萧摇再一起的。

然而,事实差距太大,就差这么一天,一选就选个最有权势最权贵的冷家冷大少。萧摇真是有眼光也真好运,冷大少选媳妇根本不用任何人同意,只是随着自己的心即可,最主要的是冷家人都很痴情又很霸道。宁儿根本就没有机会再追求萧摇了。

上官珑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慰似的道,“儿子,可能你与萧摇有缘无份吧。就差一天,就差了一辈子的缘分。说明你的姻缘就不是萧摇,放宽心吧。”

不过,笪沐阳对此事却是坚决了,他严肃的道,“宁儿,你是不是忘了儿还有个未婚妻了?”

笪攸宁一惊!

第二天早上九点开始,萧摇就在乔家的豪华享受空间俱乐部包厢里等着上官家的人。

不过,萧摇在走进包厢时,又碰见了水幽然这个冤家。

“哎呀呀,小摇儿,我就说了我们真是有缘呢。”水幽然一看到萧摇,眼睛就大放光彩似的,亮亮的直射向了萧摇,拿着一把骨玉折扇,大声的道,“你看看,我俩在这个地方都碰见三回了。”水幽然用手指着这个地方道。

萧摇睨了一眼水幽然夸张的表情道,冷笑道,“水大少,你是不是忘了,你已经被我师兄揍过三回了?”

听到这个,水幽然的几个跟班,张大的嘴,能塞下一个鸡蛋了。

水大少什么时候成了受虐狂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