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第189章:手术

京城最大最权威医院

豪华VIP病房走廊

上官英、姜玉青、上官旭、上官飞,笪家笪攸宁及父母妹妹,及丰东升一家三口,要不坐在走廊的椅子上,要不就是脸上焦急频频往,“手术进行中”这个地方望去。

“都进去这么久了,这手术怎么还有完?”上官琳烦躁的说道,“萧摇到底行不行啊,可别把我哥当成小白鼠啊。”

“闭嘴!”上官琳的姐姐,也就是笪攸宁妈妈上官珑制止道。上官珑对于这个被人宠爱过头又拎不清的妹妹实在无奈。“甭管这个手术做多久,萧摇都是我们上官千方百计邀请过来给哥哥治病的答大夫。”这是告诉她,就算萧摇真拿着上官枫做小白鼠,那也是上官家自己送上门的小白鼠。

上官琳虽说嫁人之前是上官家最为宠爱,但上官琳上官家的谁都不怕,就怕这个比她大三岁的姐姐上官珑。

上官珑也不知道这性子随了谁,一个千金大小姐如一个假小子般,在军队里摸爬滚打,开枪射击,搏击格斗,样样都比军队里的男人都强,妥妥的一个女汉子,她现在在军队的军职是大校,是唯一最高军级女军官。

她的性子霸道刚烈风风火火,雷厉风行。不过,随着嫁人生子,性子也是越来越沉稳。

不过,上官珑对于上官琳这个妹妹也是疼爱的,只是上官珑受不了上官琳这个娇气扒拉的。动不动就爱大哭大闹,有时甚至是蛮横无理,对于一些不及她身份的人,胡加指责,甚至是言行侮辱。她有时实在看不眼就大声的训她,但最后反被训的都是她,因为老爸老妈都认为她没有好好爱护妹妹。

本以为妹妹嫁人生子之后会有所改变,可是她前段时间听她家宁儿说,她这个好妹妹竟然会在萧摇给飞儿治伤时刁难语言侮辱萧摇。

当时,她听到这个就气呀,这个拎不清的妹妹,难道不知道跟一个好大夫套好交情很重要吗?别说人家萧摇对飞儿没有这个意思,就是有,关凭萧摇这个医术配飞儿处处有余,有必要这么说人家萧摇吗。

还有,她也不知道老爷子和她哥哥是怎么想的,上次冷建宁生日宴会时,好端端的,她哥哥上官枫又突然跳出来挑拨萧摇与冷大少及冷家的关系。

这真是太不可理喻了。这也怪不得人家萧摇不给上官家的面了,直接就差撕破这个脸皮。

可谁想到,宴会不久之后,她哥哥就被查出疑难癌症,国内外专家都找个遍。结果到了最后,又找到了人家萧摇的头上。

对于,上官家人找萧摇看病,可要拿出三分之一的财产,这是萧摇对于上官家与一般人对待而所说的警言。

同时,这也成了京城上流层人的笑话,当然是对上官家的笑话。本是有与萧摇的机会,偏偏被他们自以为是的推开了。

这不,就吃了苦头了,找了几个月才联系到萧摇,可萧摇就是那个要三分之一财产的条件,就她家宁儿说也不会改变。

前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萧摇突然一分不取的给哥哥看病。不过,听宁儿说,萧摇是听到嫂子说“容家”,才有这样的决定的。

一想到容家,上官珑就打了个机灵。

难道,萧摇真与容家有关系不成?

可是,16年前,容家一族人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按年纪推算,萧摇那会也才刚出生吧。可那会儿,容家在消失失踪之前,并没有传出新婴儿出世的喜讯啊。

那萧摇到底与容家有什么样的关系?

上官琳被姐姐训斥,别提多委屈了。没嫁人之前被训也就算了,可现在她都已经嫁人生子,一大把年纪了,竟然还被这个强势的姐姐训斥。

上官琳不服气了。

她气红着脸道,“姐,你难道不知道,之前萧摇一直不答应给哥诊治,说要给哥看病要上官家出三分之一财产,她的胃口也太大了。三分之一财产,她知道多少吗?她竟然敢开这个口。现在又突然来个180度大转变,一分诊金不收的为大哥诊治,你们不觉得太奇怪了吗?”上官琳振振有词的说道,“我看啊,她就是把大哥当成了小白鼠,给她练手研究。”

“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上官珑再一次怒喝道。大家都在焦急的等待结果,而她呢,再在一边说风凉话。上官珑看了一下旁边站着的妹夫道,“东升,琳儿既然嫁给了你,你就该好好管管她。别让她乱说话。”

“是,姐姐。”丰东升面部表情很不好看。

上次明明劝过她,不要再意气生事惹人闲,怎么到现在还是跟人家萧摇过不去。

萧摇可不是普通的女孩子,被她说两句,还得忍气吞声。这个萧摇现在可是有童文华孙女,太子爷女朋友的身份,并且还有一手超童文华的医术,她的身份可以说不低于任何一个权贵女人,现在就是她妻子上官琳都比不上了。

她有什么资格老看不起挤兑人家萧摇。

其实,最最主要的是,这萧摇明显是睚眦必报的主,真把萧摇惹恼了,得罪的可不是萧摇一个人,而是香江市的童家、祁家、京城市的冷家、乔家及李家。

想想这后果就可怕。

丰家在香江市是首富,但在比起京城乔李两大豪门来说,也只是小巫见大巫。如果乔李两家要给萧摇出一出气,他们只要动一动手指头,就可让丰家无翻身之地。

丰东升赶紧的出声道,“琳妹,你安静的坐一会,少说两句吧。”

上官琳又被老公说了,有点不服气,她转过头,想要再说两句,但看着丰东升严肃又似对她不满的脸,张了张嘴就坐下来,没有再说什么了。

在场的几个小辈,至始至终不好插口,就是丰成越听着妈妈那不顺耳的话,也张了张口,但对方一个是大姨,一个是自己的妈妈,再场又有其他长辈,这没有他插嘴的份。

至于最大辈分的上官英,一直阴沉着老脸,神情严肃的看着亮着红灯的手术室,在姐妹俩在争吵音,至始自终也没有训斥或说几句。

安静的走廊里,只能听见护士急匆匆的脚步声,及其他人的呼吸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他们以为还要继续等待下去时,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灭掉了。

随即可出来的就是萧摇从保仁医院调出来当助手的医生护士。

“护士,手术结果怎么样?”萧摇还没有出来,他们就只能一轰而上的问护士了。

护士摇了摇头,刚想说话,就被一道尖锐的声音打断。

上官琳大叫道,“手术竟然失败了!爸嫂子,大哥的手术竟然失败了。萧摇医死大哥了,不能这么简单的放过她。”

“谁告诉你手术失败的?”萧摇拿开口罩,犀利冷声的喝问道。

就算萧摇一身无菌工作服,此时这凌厉不怒而威的气势,也让所有人为之一震。

“摇儿,你是说大舅舅的手术成功了?”笪攸宁反应最快,他立马惊喜的问着萧摇。

其他人也同时明白了萧摇的意思,也立即围住萧摇,尤其是姜玉青喜泣带泪的问道,“萧摇,这是真的吗?”

萧摇此时也没有卖弄或矫情什么的,她直接点了点头道,“嗯,上官夫人,手术非常成功。现在我开个术后方子,调养一个来月,他的身体就算完全康复了。再活个二三十年是完全没有问题。”

“太好了。”激动惊喜的人不止姜玉青,其他人也是分外激动及震惊。

这可是国内外分外难治疗的癌症,就这么被一个小小年纪的萧摇一个手术,一个方子就做好了。

怪不得一出口,就要天价诊金。对于一个很富有人来说,那些金钱没了还能再赚,人没了,可是什么也没有了。因而,诊金再贵,只要把病治好,他们还是愿意请萧摇的。

惊喜过后,上官琳就怪上了那个护士,她大声的质问道,“手术都成功了,你摇个什么头啊?害我们担心一场。”

那个护士就委屈了,她道,“我摇头是因为我不知道手术结果,因为萧摇小姐并没有告诉我们,我想说的,可是被……”被上官琳给打断了。

一瞬间所有人,都哑然了。

萧摇冷声的说道,“我做了一天手术,要回去休息了。”然后,以凌厉的口吻接着道,“上官夫人,明天,我要听到我想要的信息,否则,上官家主的命,我可以救,同样,我也可以让他按原来的医生给他诊断的时间一样。”

最后一句这是完全提醒姜玉青,就算上官枫的病好了,但她同样随时可以让上官枫继续病着,并以各路专家诊断的时间逝世。

听到萧摇的话,姜玉青本是还沉浸在上官枫喜悦当中的脸,刹时变得一片苍白。

她知道容家的事,和其他人知道的一样,她根本就不知道再多的关于容家之事。

姜玉青张了张口,但萧摇看也不看她,转身直接离开。

“玉青,怎么回事?你到底答应了萧摇什么?”上官英威严冷声的问着儿媳妇。他听到大儿媳妇及孙子告诉他,萧摇答应给枫儿治病了,但却不知原因。

看着萧摇远去的背影,再看了一脸严肃的公公,姜玉青咬了咬牙,道,“爸,萧摇之所以答应给枫哥治病,就是因为我说了‘容家’。”

“什么?”姜玉青的话一出,惊了所有的上了年龄的人。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