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三三:你可愿意?

“太子,这……这件事让属下调查……”

玉伯满目晦涩的抬眸看着月琴歌,尾音未落,月琴歌嗤笑,“调查?这件事你还要感谢她的娘亲呢!你自己培养出来的人,最后竟然成为最大的障碍,你可知道,若耽误了本宫的大事,你的后果是什么?!”

月琴歌危险的态度和口吻,很快就令玉伯的额头上布满了细汗!

数九隆冬的岁月,他却轻轻颤栗着!

那么明显的惧怕,将他之前所有狂妄的做派全部彻底推翻!

“太子……”

玉伯除了不停的低呼着月琴歌,什么都说不出来!

当然,他也清楚的听除了月琴歌的画外音,所以他虽心中对苏苓愈加的愤恨,但是也只能承受着月琴歌的怒气!

垂眸睇着玉伯,月琴歌的眼底漫过一丝不屑!

而后他看向凰老三,红唇微勾,“难得尘王还记得本宫的名字,本宫真是三生有幸!”

闻声,凰老三寸寸掀开冷眸,视线上下打量着月琴歌,冷漠淡然!

当年,南夏国女皇夏绯绵继位后,她的后宫就已经有了诸多的侍夫!

直到她诞下太女夏筱雪之后,才昭告天下,册立月琴歌为皇夫帝君!

当年,月琴歌的名字一度被很多人所好奇,毕竟这个神秘的男人,很多人都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但由于月琴歌被册封为帝君的日子,距离前朝被灭已经过去了四五年的光景,所以渐渐平息的战乱风波,也早就被人所遗忘!

即便有人疑惑他的姓氏,但也不会联想到,南夏国的帝君会是前朝的太子!

因为,当初天下所闻名的前朝太子,其名字乃是月景!

如今看来,景不过是他的字,而他鲜少被外人所知的月琴歌,才是他真正得名字!

真是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啊!

“你真的是南夏国的帝君?那你做这些事,筱雪知道吗?”

苏苓上前一步,先是看了看他怀里的五月,见她安分了不少,这才看着月琴歌询问道!

奈何,此时已经决定破釜沉舟的月琴歌,听见苏苓的话,眉眼弯弯的笑了笑,“她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当初你们深陷蓬莱阁的时候,本宫特意让人去营救你们,单单这一点,已经足够偿还本宫对她的亏欠了!毕竟……如果本宫想让她死,那么她根本就不可能活到今时今日!”

月琴歌的语气和态度不屑的意味十足,而这也让苏苓更加的疑惑!

当初她从筱雪的口中听到了关于帝君的少许情况,而且她说过,帝君之所以能够成为夏绯绵的皇夫,就是因为他和夏绯绵的第一个孩子,恰好是女子!

这……

“帝君,你现在这样的态度,难道就不怕筱雪伤心?”

苏苓的心里逐渐变得清晰明朗,有什么事情似乎也呼之欲出!

她再接再厉的看着月琴歌问着,结果却见他态度愈发轻谩,“伤心?本宫将她从一个农家女变成了一人下万人上的尊贵太女,她还有什么资格伤心?”

果然啊!

筱雪,真的不是帝君的孩子!

那么……这样算来,是不是说,筱雪根本就不是夏绯绵所生的,那么……那么她根本就不是凰毅和夏绯绵的孩子,她和太子凰胤璃,也就没有莫须有的兄妹身份!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

难怪瑾彦会那么正常,那是因为这两个人根本就是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有*!

尼玛啊!

这一切的一切,如果帝君不说出口,那么是不是就要让筱雪和凰胤璃忍受一辈子的相爱却分离的场面!

而这一切如果不是帝君从二十几年前谋划的话,是不是筱雪也就不会经历这么多伤心的历程!

可是,如果没有月琴歌的话,那筱雪和凰胤璃也就不会相知相识!

事情走到这等地步,苏苓竟然不知道该感谢月琴歌还是该痛恨他的手段!

“怎么?现在该知道的都知道了,那是不是该把本宫需要的东西,就交给本宫了呢!”

月琴歌兴致盎然的看着苏苓,手中轻轻掂了掂五月!

此时,任谁都看得出,五月在他手里,并非安全,而是危险异常!

苏苓的所有注意力全部关注在五月的身上,生怕这个男人突然耍手段的话,那她一定后悔莫及!

一畔依旧冷静的凰老三,轻缓问道:“那不知帝君需要什么?”

“本宫需要什么,苏苓你不会不知道的!对吗?本宫等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等到开启宝藏的金钥匙现世,你说……本宫又怎么能再浪费时间?”

月琴歌尾音落定,恰逢天空中再次出现了诸多的身影!

看他们的身影,苏苓就觉得熟悉,其中有一部分人,不正是当初在珍珠岛和她度过了五年安稳时光的民众麽!

人心,最是不可猜,也最是难以估量的!

当然,这里面还有两个让苏苓感觉到最失落的人,一个是苏傲,另一个则是……鬼颜!

直到真真切切的看到他们出现,苏苓才被迫接受这两个同时都背叛的事实!

如今,玉伯的人马已经全部到齐,可金銮殿的附近,依旧只有她和凰老三!

而且,苏煜下落不明!

再次相见,苏苓亲眼看到了苏傲对她视若无睹的样子,似乎在他的眼里,只有眼前让他也同样惊艳了一瞬的月琴歌,还有同是一丘之貉的玉伯!

有些时候,亲情会成为人类最坚实的臂膀!

可另一些时候,亲情会同样成为一把利刃,在无形之中将你伤的体无完肤!

苏傲始终垂眸安静的站在一侧,而他身畔一袭黑袍的人,不正是鬼颜!

苏苓幽幽的神色一点点将两个人的身影深深的映在眼帘之中!

她要让自己知道,她曾经选择相信的两个人,到最后给了她什么样的回馈和打击!

虽然不至于让她表露出太多的情绪,但也足以在她的内心深处刻画出一道永远都无法抹平的伤疤!

“所以呢?你们今天来的目的,就是为了金钥匙?”

苏苓千丝万缕的情绪全部收入的心底深处后,她的俏脸云淡风轻的泛出一丝诡谲的笑!

闻声,玉伯回眸,月琴歌则眼底精光一闪,“没错!所以……本宫以这个娃娃作为交换,你可愿意?”

诚然,此时的月琴歌就是在利用五月而要挟苏苓!

他很庆幸遇到了这个娃娃,也很感叹老天的帮忙!

“那,自然是愿意!”

苏苓笑着便从袖管中将金钥匙缓缓拿了出来!

自是没人知道,在月情歌等人抵达之前,她已经将钥匙收好,至于那个金盒子,自然是被一只负手而立的凰老三所拿着!

在苏苓的指尖轻轻捏着在阳光下闪着耀眼光芒的金钥匙时,月琴歌和玉伯等人的脸色顺然变得火热万分!

甚至,感觉他们起伏的呼吸都是那么的快速!

见此,苏苓唇角淡笑,随意瞥着金钥匙,对着月琴歌说道,“既然帝君想要这个,那么给你就是了!放了我女儿,钥匙就是你的!”

她不能拿五月去冒险,更何况这传世的宝藏已经被她所打开!

只不过里面的东西,连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宝藏的存在就是个笑话!

可惜,眼前这些人,永远都不知道!

金山银山,白银万两,又能如何?!

一个朝代的兴亡,从来都不是靠钱财来堆积或者推翻的!

言罢,苏苓就挑眉看着月琴歌,那眼神和姿态中似是还噙着估量!

对面的月琴歌,一听到苏苓的建议,微微蹙眉,那轻染愁绪的眉宇犹如美人含怨般,直叫人心里发痒!

那怪月琴歌会成为南夏国的帝君,就他这样的长相,简直就是红颜祸水!

夏绯绵那么贪淫的性格,哪怕没有剩下太女的话,说不定她也会对月琴歌格外的重视疼爱!

这个男人,确实有资本惑乱整个江山!

只可惜,他生不逢时!

当今天下,已四分五裂!

想要光复前朝,只要有他们在,就不会让他歼计得逞!

“这么简单就将钥匙拿出来,苏苓,你以为本宫真的傻吗?”

题外话:

这是五更!结局没写完,会努力继续写!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