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三二:月琴歌和月流华

旧宫,金銮殿!

“盟主,城外那些人直捣黄龙,现在已经进来了!我们……抵挡不住!”

还盘踞在金銮殿中沉默的苏苓和凰老三以及月流华,刚陷入沉默之际,忽地就听到门外极长胜远远地喊声!

闻言,凰老三和苏苓匆忙对视一瞬,二人旋身走出狼藉的金銮殿,一眼看去,就见到本该出城的极长胜!

“说清楚!”

凰老三贯入了内力,对着极长胜就问了一句!

见此,极长胜忙不迭的跑到了凰老三面前,根本没有缓和一口气,直接开腔,“盟主,城外来了一个人!而且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法,将青羽十二卫还有楼越国的人全部困在了原地!

属下只是看到他们在不停的原地打转,但是任凭我怎么叫,他们都听不见!而且,方才属下和赤虎等人一时不查,险些也中了他的圈套!

现在赤虎他们已经被困住了,还有……还有小郡主……”

极长胜如此匆忙失态的样子,在过往的日子中从未出现过!

只能说这次的事情太过紧急,尤其是那个男人的身手,格外的诡异!

明明他什么都没做,可偏偏随意挥手,如同指点江山一般,就那么将所有人都困在了原地!

极长胜晦涩的话语还没说完,苏苓都来不及开口质问五月的事,金銮殿的远处就传来了一阵轻缓的脚步声!

当那人一抹月银的白袍缓缓走过回廊,踏在冬雪上,苏苓就感觉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流光!

这一瞬,在那个男子出现的时候,月流华却已经悄然闪身离开!

听极长胜的解释,他就知道,赤虎他们一定是被困在阵法里了!

我擦,好激动!

没想到天下间竟然还真的有其他人精通阵法之术,他怎么能不去凑一凑热闹!

至于这里的情况,就暂时交给凰老三了!

反正他自己肯定能搞定的!

月流华趁乱离开金銮殿后,苏苓和凰老三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踏雪而来的男子!

让他们感到震惊的是,这男人的怀里,竟然抱着五月!

只见五月纷嫩的小身板被男人的双手环抱着,他一身月白的锦袍,几乎和白雪的天地间溶为一色!

但,眨眼之间,苏苓就看到五月惨兮兮的小脸蛋,正对着她隐晦的传递着‘娘亲我害怕’的信息!

且不论五月这丫头到底有多么爱凑热闹,但身为她的娘亲,苏苓还从没见过她如此的胆战心惊的样子!

那么这个男人的身份……

“呵,没想到这里只有你们两个!”

男子缓步而来,且孤身一人!

而站在金銮殿一片废墟之中的苏苓和凰老三,缓步走下台阶!

凰老三率先开口,“阁下是何人?”

月琴歌如踏雪而来,那双妖娆的清丽眸子飘渺的瞭了一眼凰老三,紧了紧抱着五月的手臂,薄唇微侧,但笑不语!

而五月则肝颤的拧着小脸蛋,嘟了嘟嘴,倏然说道,“娘亲,爹爹,他说他叫月琴歌!”

五月的话音一落,耳边就蓦地喷上了一股子冷凉的气息!

她闪烁着眼神,侧目看向月琴歌,果然又看到了他那般黑暗深幽的眼神!

麻痹!

好怕怕!

娘亲,求抱抱!

月琴歌似是警告的瞬了一眼五月,但终究还是没有为难她!

旋即,苏苓余光打量着凰老三,月琴歌这个名字,怎么感觉那么熟悉!

她分明记得,自己之前所接触的人之中,绝对没有这样一号人物啊!

哪知道,挤下来凰老三的话,让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甚至说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都算少的了!

凰老三陡然冷笑,一副洞察所有的姿态,远远地瞭望着月琴歌,淡笑,“没想到从不离开南夏国的帝君,竟会不远万里来到这儿,真是让本王大吃一惊!”

啥?!

谁?!

帝君?!

哪个帝君?!

此时苏苓微张着菱唇,久久都不能冷静!

天下间,她所知道的帝君,只有……筱雪的皇爹,南夏国女皇夏绯绵的皇夫帝君!

卧槽!

这个世界太特么玄幻了吧!

他怎么会……

苏苓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所见所闻,甚至她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尽可能的全部凝聚在月琴歌的身上,但是她仍旧无法相信,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就像个二十岁出头的男子,会是夏绯绵的帐中男子!

太惊悚了!

没错,就是惊悚!

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为什么?!

“太子驾临,属下接驾来迟!”

不等月琴歌回应凰老三的话,天空中登时又传来一阵中气十足的嗓音!

玉伯,无疑!

只是……他口中所说的太子,又是个什么鬼?!

苏苓觉得,她活了这么久,但是之前那么多年所经历的事,恐怕都没有今天的冲击来的巨大!

月琴歌……月琴歌……

他竟然是筱雪的皇爹?!

“玉萧,你来的太晚了!”

当月琴歌略带不悦的口吻对着天空某处开口时,苏苓也才知道,原来玉伯的真名叫做玉箫!

琴歌……萧……

主仆关系?!

太子属下?!

踏马的,这都是什么诡异的关系?!

“太子息怒!”

玉伯从旧宫之外御风而来,眨眼间就落在月琴歌的身侧!

他低着头,恭谨的单膝跪地,口吻隐晦又充满了敬意!

只是在他悄然抬眸看到了月琴歌怀疑的五月,神色一闪,眉宇紧蹙!

“起吧!玉箫,你真是越来越不中用了!本宫让你谋划这么多年,到最后你竟然将自己的势力暴露的那么彻底!

你可知道,如今四国的皇帝,都知道了他们中的官员,有前朝余党!你说,做事如此不谨慎,本宫要如何处置你?!”

月琴歌睥睨的睇着跪地的玉伯,那越来越低沉的绵绵嗓音,让玉伯的一张老脸顿时惊惧的抬起!

“太子?这……不可能!”

玉伯似是惊慌失措般,那眼底泛出的挣扎连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有多么明显!

同样,玉伯这样的姿态,也是苏苓从未见过的!

她以为,他一直都是老谋深算一世狂妄,只是果然如她所想,玉伯真正效忠的人,当真是另有其人!

甚至,还是一个她怎么都想不到的人!

南夏国的帝君!

按照玉伯对他如此恭敬的态度,甚至低微的卑躬屈膝,加之他称呼月琴歌为太子,那么他的身份,如果放大来看,那无疑就是前朝的太子殿下!

尼玛啊!

这是什么节奏!

一个前朝的太子殿下,最后竟然会成为南夏国女皇的帝君?!

他要不要脸?!

骄傲呢?自尊呢?身份呢?!

即便没有成为刀下亡魂,可他竟然愿意承欢女子身下?!

苏苓有那么一刹那的光景,仿佛能够想到月琴歌这样委屈自己的原因!

虽说大丈夫能屈能伸,但是他为了复国就能忍辱负重到这等地步,那么这个男人的容忍度当真是天下无二了!

“不可能?”

月琴歌挑起精心修剪过的黛眉,那妖娆一瞬间让风雪无色!

他冷笑,勾唇,一举一动都是那么妖媚的勾魂摄魄!

只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苏苓脑洞大开,她怎么忽然觉得,月琴歌这般妖娆的姿态,和她印象中的某个人,那么那么的相似?!

几乎是下意识的,苏苓就回身看了看周围!

结果,她一察觉到自己这样的举动,登时怔愣!

月流华!

月琴歌!

前朝月姓王朝!

卧槽啊!

真的不是她脑洞不够大!

是这件事对于她的冲击简直是笔墨难容的!

以至于,她现在就这么定定的和凰老三站在原地,忘了危险,忘乎所以,只能看着曾经不可一世的玉伯,像是最卑微的臣子跪伏在月琴歌的身前!

而这样的动作,仿佛他已经做了无数次,一切理所当然的发生着!

月流华……到底和月琴歌有没有关系?!

题外话:

这是四更!有没有人想到,月琴歌真正的身份,其实是南夏国的帝君!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