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二一:月流华的挑战

冰天雪地之中,凰老三和苏苓正在原地对视之际,还不待说话,远远地就从金銮殿后方的殿顶上,匆匆飞来一人!

直到他落定在凰老三和苏苓的身边,才气喘吁吁的问道,“咋了?又咋了?”

天知道刚才那一场混战,累的他筋疲力竭!

现在气息还没喘匀,就再次被喊了出来!

这日子到底还能不能消停的过下去了!

早知道这样,当初他就不应该离开汴城,这简直就是自作自受!

苏苓凉凉的瞟了一眼月流华,对他依旧没有什么好感!

白瞎了那张人皮脸蛋了!

闻声,凰老三冷峻开口,“跟我们去一个地方!”

“哪儿?”

月流华四下打量,结果凰老三和苏苓谁都没有开口,两口子的态度一毛一样的转身前行!

见此,月流华尴尬的撇撇嘴,一脸憋屈的跟上了两人的脚步!

很快,一行三人便再次回到了金銮殿,凰老三蹙眉打量着殿宇周围,见苏苓没有任何迟疑的走进去,他瞬了一眼身后的月流华,随即也悄然跟上!

再次回到金銮殿,苏苓没有任何迟疑,直接看着月流华开口,“听说你精通奇门遁甲之术,那你来看看,这八根盘龙金柱,可有什么不同?!”

闻声,月流华一怔,随即缓步上前,站在金銮殿的正中间,按照苏苓所指向的地方,仔细的观察着八根盘龙金柱!

一旁的苏苓则旋身回到凰老三的身畔,两人对视一瞬,便站在原地等着月流华的回应!

不消多时,月流华忽地惊讶了一阵,“咦?”

“怎么?有发现吗?”苏苓也略带紧张的上前,眼神依旧不同的打量着八根盘龙金柱!

闻此,月流华一反常态的认真,双眉也紧紧的拧着,似是回答,又似是自顾自的呢喃,“好奇怪,这天下间竟然还能有人创造出此等阵法?而且是以八门为辅助的!啧啧,有意思!”

听见月流华的呢喃,苏苓的心再次被提起来!

看来月流华的确有些本事,但是苏苓也清楚的从他的语气中听到了不少的惊奇味道!

“那你能解吗?”

苏苓迈步走到月流华的身侧,睇着他轻声问道!

月流华脸色一阵纠结,目光依旧专注的定在金柱上,好半饷才说道:“问题不大,但是我需要时间!单单这么看起来,我无法确定设阵的人到底是将八门如何分布在八根金柱上的!”

面对眼前这等阵法的设置,月流华的好奇心和好胜心也彻底被牵起来!

见此,苏苓也没有急功近利,反而是淡然的走到一根金柱边,随手一指,说道:“我觉得你可以参照一下这个图案来解阵!这个图案是按照不同的顺序刻在金柱上的,你可以参考一下!”

苏苓说话间所指着的图案,很快就吸引了月流华的注意!

他按照苏苓所说的话,仔细的观察了图案后,便谨慎在金銮殿内的八根金柱边穿行!

直到他看完所有的金柱,又忍不住惊奇,“哟呵,这设阵的人还真有意思!竟然还用了三奇的手法!不过没关系,我应该能解开!给我一点时间!”

“好!那就麻烦你了!”

对于月流华的帮忙,苏苓还是感激在心的!

虽然她无法确定这八根金柱的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但是总归要试一试!

说不上什么原因,苏苓忽然间就觉得金銮殿这个地方会存在那个图案,肯定就不简单!

否则,玉伯没道理将凤门和凰门的标识也用这个图案来做记号!

眼下,苏苓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玉伯真正效忠的人,肯定不是前朝凤家就对了!

或者说,他真正要效忠的人,很可能和前朝有着某种关联!

虽然一开始她也怀疑过玉伯可能就是一切的主使,但是按照他的年岁以及他的动机,苏苓反而觉得不太可能!

他若是一心想要复国,从而自己坐上皇位的话,可他得年纪哪怕真的等到了那一天,怕是也没有几年的荣华能够享受!

而且,她绝对可以确信玉伯这么做,完全是复国的执念!

因为他不缺钱财,不缺人力,但又如此的执着,其背后一定有着必须要坚持的理由!

苏苓沉默的看着月流华在金銮殿内穿行的身形,很快身边就袭来一阵冷冽的气息!

她侧目,就见到凰老三冷峻的表情之下,暗藏一抹担忧!

苏苓轻轻摇头,随后拉着凰老三,缓步走出了金銮殿!

既然月流华有信心能够解开这个阵法,那么接下来就给他充足的时间去准备吧!

走出了金銮殿之后,苏苓幽幽的叹息了一声,“真没想到月流华会精通奇门遁甲!你难道从来都不奇怪,为什么他一个孤儿,会懂得这些吗?当年你遇见他的时候,他应该也不过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吧!”

在金銮殿设下了阵法,而普天之下精通阵法的人又偏偏是月流华!

就在方才的一霎那光景之中,苏苓脑海中蓦地闪过一抹不好的感觉!

这个设阵法的人,到底是谁!

不是说学习阵法这东西,是需要先天的根基吗?那月流华的根基,和金銮殿设置阵法的人,是否是同出一脉呢?!

有些事情是不能放大思考的,不然若是将一切的可能都串联成线,那结果一定是令人大为震惊的!

苏苓此时脑洞大开的想着各种可能性,而凰老三听见她的话后,便低沉的开口,“不管如何,只要他能解开就行!至于其他或者以后,就看他自己的选择了!当初在平定边关战乱时,遇见他是个意外!

那时候他十一岁,对于阵法的使用已经相当的熟练!包括那一次能够彻底解决战乱,都是他将阵法和兵法融汇之后的结果!

让他去汴城,不是偶然,其实他这样的人,不适合存在于天地之间!

若是被有心人知道他身怀绝技,那他的日子不会安稳,天下间恐怕也会有人想要利用他!

所以,当初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后,他自己就觉得生活在汴城!看起来,这些年他过的不错!”

听见凰老三这样的解释,苏苓才知道很多事情真的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的确如凰老三所说,月流华这样的人才,长相又这么空前无双的,天下间可能真的是绝无仅有的了!

“交给他试试吧,其他的等解开了阵法再说!”

凰老三搂紧了苏苓单薄的臂膀,幽深的目光睇着皇宫某处!

“你刚才也听见玉肃之的话了,你有什么想法?!”

直到金銮殿的事情告一段落,而月流华也盘踞在其中认真仔细的思索着阵法的由来时,门外缓步远走的苏苓,这才悄声的问了凰老三一句!

闻此,凰老三一瞬沉默!

有些事情已昭然若揭了,不是嘛!

“也许,从最一开始,我们都想错了而已!”

凰老三如此简单的回答一句,让苏苓也不由得苦笑!

诚然,他们一开始想了无数种可能,可从未想过,真正的歼细会是他们最为信任的亲人!

不说别的,即便苏傲和苏苓之间的关系存在着各种可能性!

但是他和凰老三的交情有那么多年,难道还抵不过其他的*吗?!

“鬼颜呢?现在他也离奇的消失,如果是他们两个……”

“连他都有可能,鬼颜又为何不可?他本来就是玉伯的人,不是么!”

凰老三冷静沉稳的语气让苏苓心头一窒!

是啊,连苏傲都能背叛他们,那身为玉伯的人,鬼颜又为何不可!

“果然是一切皆有可能!”

苏苓苦笑自嘲的叹息一声,随即也轻轻靠近了凰老三的臂弯!

虽然他们心里都对苏傲都还有着一丝期翼,但是好像真的没有什么必要了!

因为按照当时苏傲在他们面前受伤的程度,他很有可能随时都会晕厥!

否则,怎么还会有上乘的功力能够御风飞行?!

前方,在苏苓和凰老三相携往回走的时候,临风匆匆的小跑而来,一看到他们二人,就忙不迭的开口说道:“三爷,王妃!总算找到你们了!那个玉伯派人送来了书信!”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