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二零:旧宫金銮殿

不知不觉间,在旧宫内行走的苏苓很快就走到了旧宫金銮殿的附近!

金銮殿已经年久失修,而且多年来无人居住!

令人悲凉油然而生!

曾经统治天下的大国,旦夕存亡全在帝王者的一念之间!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已经无人去考究!

如今二十年后,她再次被牵扯到王族的宝藏之秘中,这简直是太炒蛋了!

站在原地看着被白雪覆盖的金銮殿,门前青石路面空旷辽阔!

汉白玉的台阶已经被白雪遮住了原本的光泽,唯有那落了灰的金銮殿三个字,闪着淡淡的暗芒!

心绪迷乱的苏苓,看着大殿,忍不住趋步上前!

就是这座皇城遗留下的问题,被迫强行的加注在她的身上!

多么的不公平!

苏苓拖曳着身后长长的狐裘,缓步踏上布满积雪的汉白玉台阶时,脚下一滑,趔趄了一瞬!

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苏苓本打算继续前行!

但偏偏她随意垂眸提起裙摆之际,因她脚底打滑而蹭掉了白雪,此时正露出了白玉台阶的一角!

原本没有什么细腻多做停留的苏苓,已转开视线后,猛然间心头一震!

站在原地微微眯眸,她轻轻移开脚尖,慢慢俯身看去!

直到那个极为熟悉的图案映入眼帘时,苏苓便不作他想,直接蹲在地上,以指尖一点点拂去台阶上的落雪!

当大半个台阶都显露出真容时,苏苓蹲在地上如遭雷击!

原来竟是这样!

难怪当初玉伯给她的那块玉牌会刻着那么诡异的图案!

难怪被凤门和凰门所架空的城池门楼上都会有这个图案!

现在看来,这图案分明就是前朝的皇室所有!

这台阶上,清清楚楚的在正中间的图案上镌刻着花纹,那圆形如凤飞展翅的样子,和当初玉肃之交给她的玉佩,完全如出一辙!

第一个台阶上是这样,苏苓紧接着就再次挥落第二个第三个台阶!

然而,每一方台阶的正中央,都镌刻着一模一样的花纹!

真的是一毛一样!

看到这一切,苏苓足以能够证明玉伯所说的话不假!

他真正效忠的,根本不是凤家,而是前朝的皇室!

当初果然是她想的太简单了!

可如果玉伯不是前朝凤家的人,可是娘亲又怎么会认得他?!

如今看来,玉伯真正的目的根本就是想借助宝藏的力量,从而帮着前朝复国!

这座旧宫的金銮殿台阶上会镌刻着这样的图案,那么金銮殿里面呢?!

苏苓如水的眸子里清晰的倒映着台阶上勾勒出的图案!

旋即她镇定的平静了呼吸,而后一点点迈步上前!

金銮殿高耸的殿顶和气魄的场面,似乎还在续写着当年奢华富贵的景象!

如今人去楼空,凭栏凋谢,除了无数香魂断送于此,此时只剩下呼啸的寒风穿过栏杆玉砌!

趁着天色还亮,苏苓踏上最后一级台阶之后,站在高高的殿门之前,一点点打量着金銮殿!

厚厚的灰尘堆积,变了色的门框窗棂,历史气息沉甸甸的厚重!

苏苓沉沉的吸了一口气后,缓缓的推开了金銮殿高耸的殿门!

吱呀老旧的摩擦声不免刺耳,扑簌簌的灰尘也从上空缓缓落下!

苏苓伸出手,在鼻端挥动了几下!

殿内腐朽的气息也瞬间侵袭而上!

苏苓拧眉闭气,待适应了一切后,才定睛打量着金銮殿!

处处灰尘弥漫,在殿外阳光顺着殿门射入之际,氤氲在空气中的尘埃簌簌纷飞!

偌大的金銮殿中,上首的龙椅已经断了一角,歪歪斜斜的倒在一旁!

地面多年的脏污沉积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就连上方的牌匾都断裂成两块狼藉的躺在地上!

苏苓一点点的走上高台!

案台上的金丝龙纹桌布已经变成了灰色!

脏乱,破落,残旧,狼藉!

苏苓小心翼翼的打量着金銮殿内的一切,良久她幽幽的吐出一口浊气!

这里似乎是没什么特别!

只不过随处可见的熟悉图案,不仅仅印在桌案的金丝桌布上,就连旁边的八根雕龙金柱上,也镌刻着!

金柱?!

彼时,苏苓站在上首龙椅的地方,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八根雕刻龙纹的鎏金高柱!

不对劲!

明明是八根龙纹的金柱,可是在苏苓仔细的观察下,忽然发现并非是每一个柱子上都有图案!

相反,站在上首的苏苓,却发现这八根高柱的位置似乎也有些不同!

奇门之术?!

麻痹!

她不懂这些,但是既然看出了端倪,她就得想个办法解决一下!

苏苓匆匆走下高台,站在每一个圆柱下方仔细的观察!

如果不是因为图案的出现,可能她也不会注意到这些!

但就因为这八根圆柱上,有四个刻有图案,而另外四根却没有雕刻!

这看起来虽然没什么大不了,可镌刻着图案的金柱,却并非是有序排列的!

左边四根,右边四根!

左边的第一和第四跟圆柱刻有图案!

而右边的四根却是第一和第三根刻有图案!

完全不是普通的平行排列!

最重要的一点,这些图案似乎都和盘龙的龙头融为一体!

长时间的打量之下,苏苓惊觉有些头晕!

这什么玩意!

这破旧的金銮殿,几个圆柱子还有这等功效呢?!

这到底是五行之术还是奇门遁甲之术,苏苓无法辨别!

但就在她蓦然晕眩的一瞬间,她唇角一笑,想起了一个人!

月流华!

这厮当初离开汴城的时候,随手一挥就将汴城之处化为一片平平无奇的草原!

她记得当初凰老三的解释是奇门遁甲之术!

那如果这金銮殿之中,真的有人设下了阵法,是否说明这里暗藏玄机?!

如果不是因为她无意间发现了图案,从而走进来的话,那么这一切恐怕都不会被发现呢!

天无绝人之路,如此一想,苏苓眸子内闪过慧黠的光芒!

忙不迭的走出金銮殿后,将殿门再次紧闭!

待踏下台阶时,她照葫芦画瓢,将落雪再次铺就在汉白玉的台阶上!

她无法肯定玉伯是否知道这里的情况,但是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尽快搞清楚金銮殿内的玄机!

不作他想,苏苓快速的往回走去!

刚刚离开金銮殿的地界,抬眸一看,恰好就见到凰老三步履快速的走来!

“去哪里了?”

看到苏苓的刹那,凰老三的眸子明显一顿,整个人似乎都松了一口气似的!

“凰老三,内个……你会奇门遁甲或者是五行八卦之术吗?”

苏苓完全没有时间回答凰老三的询问,她只想尽快将金銮殿内的诡谲的一切解开!

闻声,凰老三眸子微眯,“奇门遁甲和五行术数早已失传许久!普天之下我只知道月流华精通此术!你要做什么?”

“失传?失传的东西月流华怎么会?”

不怪苏苓疑惑,这的确是人之常情!

天下人都不会的东西,月流华却精通!

那若是被外人得知的话,他的价值恐怕不比宝藏的*力小!

“不知!当年我遇见他的时候,他就精通此术了!

古书上曾有记载,能修习奇门遁甲之术的人,必定需要有先天的根基!

这等上古阵法,已不知道流传了多久!不过就是通过五行八卦结合术法而做出的障眼法!”

听着凰老三的解释,苏苓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变的玄幻莫测!

一个奇门遁甲之术,竟还需要先天根基!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玄幻小说呢!

但通过凰老三的解释,苏苓也大致有了想法!

这个月流华,来历怕是没那么简单!

能够精通奇门遁甲,那么他的身份不可能只是孤儿那么简单!

只是不知什么原因让他流离失所而遇到了凰老三,索性又成了汴城之主!

“能不能把他叫过来,有个东西我需要你们看一下!”

凰老三见苏苓变幻莫测的脸蛋,也没有多问,直接展眉,暗中运气后,凭空喊道,“月流华,出来!”

这声音如钟鼓般绵长浑厚,回声久久不散!

显然凰老三是利用内劲将话冠在整个旧宫之上!

另一边,正和极长胜等人闲聊休息的月流华,一听见凰老三的喊声,差点没吓尿了!

又发生了啥?!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嗯,别小看月流华的身份~!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