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九:最残忍的事实

“咦,鬼颜和苏大哥呢?”

不明就里的水天悦困惑的打量着周围,但看了几圈后,依旧没有找到鬼颜的身影!

然而,此时水天悦的疑惑,却让苏苓的心蓦然一紧!

刚才那么混乱的场面中,他们都无暇顾及别人,如果说鬼颜在此时不见的话,那么是不是说明了什么?!

事实如此,但是苏苓仍旧残存着一丝的期许,不由得打量了一瞬周遭,细声说道:“也许……一会就回来了!”

鬼颜究竟是否会回来,她不知道,或者说在她内心深处,她觉得鬼颜可能不会回来了!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么鬼颜就是歼细?!

这让她情何以堪!

当初在珍珠岛的时候,她以一人之力力保鬼颜!

可现在他若是变成了将歼细,那么她之前所有的做法,不就显得相当可笑嘛!

“苏姐姐,接下来怎么办呢?”

水天悦没有看到所有的事情经过,所以她还在想着接下来要如何应对!

然而,一场厮杀之后,双方人马俱疲,短时间内也没有谁愿意再次短兵相接!

更何况,如今苏傲在玉伯的手里,等同于玉伯此时有一个最厉害的筹码在手!

“容我想想!”

苏苓低垂着眉宇坐在古旧的椅子中,连同凰老三的表情都变得阴沉低暗!

此时,玉树和临风正在偏殿的耳房中照顾着苏煜!

鬼颜不见了!

玉肃之和楚易以及墨影一直未归!

一同前来的十一人,此时就剩下了苏苓和凰老三还有水天悦呆在正殿内!

而五月则安静的呆在一隅,抱着大毛和二毛,撅着嘴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样的变故,着实令人发笑!

“教主!教主——”

午后炽烈的阳光刺目,然而安静又冷肃的正殿内,忽然间传来了玉肃之的呼唤!

闻声,沉默的苏苓凤眸一亮,瞬时起身走了出去!

还不待她踏上正殿的门槛,前方踏着遍地的尸体小心翼翼走来的玉肃之和墨影,就映入眼帘!

只不过,他们两人的情况也不甚乐观!

灰头土脸就不用说了,看样子墨影的手臂好像还受了伤!

“墨影?”

苏苓的视线一瞬不瞬的凝聚在墨影的臂弯中,见他捧着手臂的样子,好似十分严重!

直到两人踏上正殿前的台阶,墨影随手抹了抹脸上的灰尘,咧嘴一笑,“属下参见王妃!”

“你受伤了?”

苏苓拧眉看着墨影,正要上前检查他的伤势,结果他蓦然放下手臂,又来回甩了两下,道:“王妃,属下没事,就是刚才打的太激烈,抽筋了!”

抽筋了……

抽筋了……

良久,苏苓才从墨影的解释中回神!

暗暗的叹息一瞬,强忍住吐槽的心里,苏苓以眼神会意玉肃之,旋即便回身走进了殿内!

玉肃之笑看着一脸莫名的墨影,旋即低笑着走了进去!

只是在玉肃之和墨影看到正殿内少数的几个人时,才脸色一怔,问道:“其他人呢?”

苏苓已然落座,闻声侧目,“说来话长!先说说你们吧,怎么回来这么晚?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玉肃之看了看墨影,旋即便开口道:“教主,我们奉命去炸了城门,也成功的引出了师……玉老他们!

后来我们为了拖延时间,所以一直在城门附近制造混乱!但后来好像是玉老得到了什么消息,突然间带着所有人撤退!

我们担心这是他的诡计,就在原地按兵不动!但足足等了一个时辰,也没看到他们回来!

直到我们发现所有城中的人全部涌进旧宫时,才知道这边出了事!

本来是我和楚易还有墨影一起回来的,但是中途发现了玉老的身影,而且他身边还跟着一个人,索性楚易就决定追上去看看!

然后,我就和墨影先回来了!”

“他身边跟着一个人?”

听到玉肃之这样的解释,苏苓顿感诡异!

是跟着?!

不是抓着?!

“是啊,我们当时正在城中,正好就看见玉老和那个人一起离开的!”

玉肃之定定的点头,苏苓微微翘起眉梢,“是……鬼颜吗?”

闻此,玉肃之呼吸一窒,凝眉沉思了少顷,便摇头,“应该不是!鬼颜一身黑袍,如果是他的话,我肯定认得!”

苏苓一瞬间就和沉默的凰老三视线相对!

他身边跟着一个人……

默默的调整了情绪之后,苏苓垂眸,“玉肃之,跟我出来!”

“是!”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玉肃之,看了看正殿内的水天悦等人,忙不迭的跟上了苏苓的脚步!

走出正殿,眼前是一片血色的海洋,残肢断骸铺满了一地,空气中的味道令人作呕!

苏苓漠视着眼前的一切,莲步一转,便向着正殿的回廊下走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的在雪地中缓慢行走!

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玉肃之总觉得苏苓的步伐似乎有些沉重!

“教主,到底怎么回事?”

耳边充斥着靴履踩着白雪的声音,玉肃之终于开口询问了一句!

闻此,苏苓步伐放缓,抬眸看着青白的天际,问道:“跟着玉伯的人,是不是一个墨绿色的身影?”

玉肃之怔愣,“教主,你怎么知道?”

“玉肃之,你确定他们是一前一后的离开?而不是被玉伯强行钳制着离开?”

此时,有些东西已经缓缓在苏苓的脑海中形成了端倪!

但是仅凭玉肃之的一席之话,她还不能做最后的确定!

当时玉伯带着大哥苏傲离开的时候,他们都在场!

可宫外的玉肃之却看到了另一番情形,虽然前者后者大同小异,偏偏其中的缘由却发人深省!

玉肃之郑重其事的点头,“教主,属下没看错!他们二人的确是一前一后的离开,那个墨绿色的身影我没有看清楚是谁,但看样子他是和玉老一起离开的!但……并不是教主所说的钳制,这……有什么区别吗?”

苏苓眸光一瞬不瞬的定在天际的某处,最终缓缓叹息,“这件事不要声张!你寻个机会告诉墨影,让他对此事也要三缄其口!此时非同小可,我还需要时间去确定一下!”

“好,属下明白!”

玉肃之警觉的明白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意外的事情!

仔细的回想之下,他脑海中顿时警铃大作!

这一路上,他们赶路又忙不迭的谋划着和玉老之间的冲突!

似乎……他们当中真的有一个人,是一直穿着墨绿色锦袍的!

“教主,难道他……”

“我自有想法!”

话落,苏苓便缓步前行,她坚毅的背影披着白色的狐裘,仿佛要融于天地间似的!

玉肃之无法揣度苏苓心里的具体想法,但是和玉老一同离开的墨绿色身影,也让他心里的感觉愈发的不好!

眼看着苏苓的身影在旧宫附近徘徊远走,玉肃之幽幽叹息一声!

前方,一步步缓缓迈着莲步独自走在雪中的苏苓,腮边的发丝不停的随着寒风缭绕!

她现在,需要时间去消化心里的想法!

甚至,她突然间感觉到一阵迷茫!

到底他们这一路上如此艰辛万苦,为了是什么?!

是惑人的宝藏,还是无双的地位?!

她什么都有,其实她也什么都不想要!

她不需要皇权地位加身,也不介意粗茶淡饭,只是从她来到这个时空开始,很多事情便开始让她身不由己!

跟着玉伯离开的人,墨绿色的身影,多么明显的答案!

当时大哥被玉伯抓住的时候,分明是身受重伤!

那般虚弱,那般无力!

可玉肃之他们却亲眼看到了大哥和玉伯一同乘风离开!

这说明什么?!

她不愿意想!到头来,她最无法接受的很可能就是最残忍的事实!

她千辛万苦的谋划和算计,步步为营,见招拆招,到最终所有的一切都是被亲人给陷害了?!

这结果,多么的可笑!

可是,为了保全他在所有人心里的地位,方才她还是不忍将一切说的透彻明白!

只能和玉肃之在这飘渺的雪景天地中,将一切暂时压下!

到底,是不是他?!

题外话:

这是一更!猜到谁是真正的奸细了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