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七:请盟主恕罪

“极罗剑派极长胜来迟,请盟主恕罪!”

“赤羽门赤虎来迟,请盟主恕罪!”

“龙吟殿龙易休来迟,请盟主恕罪!”

“武林副盟主月流华来迟,请盟主恕罪!”

“……”

一时间,无数个称号从旧宫的另一侧传来,各个声震九霄,气势如虹!

然而,他们每个人自报的名号,更是让人觉得惊悚!

江湖武林中的各大门派,什么时候竟然也搀和到这件事当中了?!

包括玉伯在内,他老谋深算的眸子也是蓦地一怔,紧拧着眉宇看到纷至沓来的众人!

人数之多,加上玉伯的人马,几乎将正殿门口的空地占据的不留缝隙!

凰老三不动声色的浅笑,而玉伯却眯着眸子,打量着凰老三,语气晦涩,“难怪老夫这么久以来都查不到武林盟主的消息,难怪几个月前的武林大会被莫名取消!原来竟是你?”

此时玉伯满目冷鸷的瞪着凰老三!

他千算万算,都没想到凰老三竟然是武林盟主!

江湖之中,对于武林盟主的传言多不胜数!

但是至今为止,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真实的身份!

早在去年前,玉伯就已经想方设法的企图接触到武林盟主,但是每一次都无功而返!

真是万万没想到,武林盟主就是他!

“如果所有事都被你知道的话,那我们之间岂不是真的没有秘密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呢,玉伯?!”

苏苓依旧保持着环胸看戏的姿态,只是在极长胜等人的出现后,她也明白凰老三早就做了准备!

彼时,苏苓的眼眸虽然一瞬不瞬的睇着玉伯,但是她余光也同时在悄然的打量着身边的人!

不怪玉伯会这么惊讶,因为连她也是不久前才知道凰老三的这一重身份的!

而且,很明显玉伯是不明就里的,那么也就是说,身在他们之中的歼细,同样不知道凰老三盟主的身份!

“御龙骑!杀!”

凰老三默不作声,直到玉伯的脸色愈发的难看时,凰老三薄唇微凛,以强劲的内力陡然开腔!

一声御龙骑,几乎让殿宇周围的天地都变了色!

待凰老三话落之后,整整一千名御龙骑便在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而且御龙骑乃是齐楚国皇帝所拥有的最隐蔽的力量!

他们经年累月的训练,身手以一敌百更是不在话下!

彼时,被御龙骑从四面八方包抄后,玉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怒瞪着凰老三,“你竟敢算计老夫?!”

玉伯话音落地,凰老三轻蔑冷笑,“将计就计而已!御龙骑听令,所有人杀无赦!”

等待了许久,且一直处于被动状态!

一切都不过是为了给玉伯一个最致命的反击!

眼前这些人,已经是他所有的中坚力量!

在今日全部带入旧宫,无疑就是自寻死路!

也正因为他们看似走投无路的境地,才会让玉伯破釜沉舟!

现在看来,这一步的确走对了!

“极罗剑派听命,将所有背叛剑派的门众,就此正法!”

“是!”

“赤羽门听令……”

在凰老三狷狂凛然的发号施令之后,包括极长胜和赤虎等所有人,全部开始朗盛吩咐一众跟随而来的弟子!

场面空前盛大,无数人扬天长啸的声音更是冠盖九霄!

多年空旷荒凉的旧宫,不少殿宇飞檐上的断雪,都被震得扑簌簌落在地上,砸出一簇雪白的花朵!

以凰老三为首的众人,和以玉伯为首的凤凰门等人,此时在凰老三下令后,便迅速的胶着在一起!

短兵交接,兵器厮杀,呼喝声哀嚎声响彻耳际!

久久难以回神的玉伯,站在原地看着眼前突变的场景,一时间很难以接受!

眼前这些人,已经是他目前手中所有的力量了!

而之所以在废城盘踞这么久,就是因为他在等着其他各路人马的到来!

但也不知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事,总之他等了将近半个月的时间,却只等来了凰老三等人!

若非是出了岔子,他也想不到还能有什么原因打乱了他的计划!

玉伯的眼前很快就被一片片血色染红,长刀短剑,火花四溅,他的人马和对方的手下没命的厮杀!

然而伤亡惨重的,很明显就是他的凤门和凰门弟子!

御龙骑以一敌百,几乎所有出现在他们眼前的人,全部被他们狠戾的手段血染苍穹!

这是一只足以横扫千军的骑兵,盔甲覆身,目色如虹,手起刀落,干净利落!

就是这样的一千人的军队,几乎在眨眼间就将凤门一半的人全部诛灭!

所有的人乱作一团!

曾经被玉伯引以为傲的凤凰门,如今却变得不堪一击!

尤其是看到凰老三和苏苓那般凛笑的神色,玉伯一颗心微沉!

计划失败,他要怎么跟主子交代?!

“苏苓,凰胤尘,我杀了你们!”

被彻底激怒的玉伯,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他的麻衣上已经沾染了少许的血滴,冲冠之下便陡然提起浑身的内劲,二话不说就冲着苏苓和凰老三飞身而上!

他猛然间从体内爆出的真气,直接身边十米的地方冲出一道气流!

也不管是对方的人马还是自己的手下,纷纷被他磅礴的内力震飞出去!

玉伯的冲动给这片天地间再次增加了血腥之气!

当他如飞鹤般怒冲而上之际,凰老三一把揽住苏苓,薄唇噙着凛冽的冷笑,眸子一瞬不瞬看着玉伯的欺近的身影漫不经心!

倏地,在玉伯逼近之际,一抹黑影登时上前,随即苏傲和苏煜以及临风也顺势而上!

四个人将玉伯完全包围在中间,一招一式惊险又凌厉!

玉伯被四人围攻,一时间双方僵持不下!

包括殿宇周围的人同样攻势不减,偌大的旧宫宛然变成了现实的炼狱!

血腥,残忍,惊悚,杀伐!

漫天的血色几乎让人杀红了眼,不计其数的人倒在雪地之中,也有无数的人依旧在为生死拼搏!

然而,自始至终,凰老三都紧搂着苏苓站在殿门处,他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一切,而苏苓却渐渐拢紧的眉宇!

“五月和天悦呢?”

当凰老三也察觉到苏苓紧绷的情绪时,猝然侧目,就听到她的询问声!

闻此,凰老三眯着眸子打量着混乱的场面,俊彦也愈加冷峻了几分!

“娘亲,我在这呢!”

正在苏苓无比担心之时,从两人的头顶上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呼唤!

苏苓和凰老三霎时抬眸,结果就看到殿宇的房檐边,五月正探头而出!

苏苓微微吐息一瞬,“五月,下来,到殿里面去!”

“娘亲,没关系啊,我在房顶就好,这里视线极佳,要不你和爹爹也上来吧!”

苏苓余光瞬了一眼正殿前方血腥的一切,眼底一抹诧异闪过!

这种场面即便是她无数次历经过生死的人都觉得有些可怖,但五月这丫头竟然看的津津有味!

什么怪胎啊这是!

“五月,进屋去!”

凰老三冷着脸睇着房顶上的五月,低沉的开腔,态度不容拒绝!

见此,五月微微瞥着小嘴,咻的一下就从房顶上跃下,随之而来的还有大毛和二毛!

“爹,你让我看看嘛!就当给我长点经验了!不然我这么天真无邪,万一以后遇见血腥的场面,我一下子抽过去可咋整!再说了,有大毛和二毛陪我呢!我又不怕这些!”

五月说着就拉住凰老三的衣摆,边说边晃悠的撒娇!

而苏苓在她的身后扫了一圈后,却惊诧的问道,“五月,天悦呢?”

见苏苓面含担忧,五月嘻嘻一笑,小手指了指房顶,“娘亲,你要是现在让我躲到大殿里去,说不定天悦姐姐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她吓傻了,在房顶晕着呢!”

苏苓:“……”

凰老三:“……”

被五月弄得哭笑不得的苏苓,挑眉看着凰老三,她的闺女简直就是一朵最可爱的奇葩!

这性子到底像谁呢!

“全部给老夫住手!”

倏然间,一声厉喝在人群中传来!

题外话:

这是二更!还有三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