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一四:奸细到底是谁?

听到凰老三暗含杀意的言语,五月眸子一闪,一抹精光从眼底划过:“还有刚才那个大婶!”

蓦然听见五月的话,凰老三的表情阴鸷的暴戾丛生!

他冷眸如虹的凝聚在苏苓的脸蛋上,这是他们相遇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到她重伤成这样!

有些事,不用说也已经昭然若揭!

他们之间,出了歼细!

若非如此的话,苏苓每一步的谋划本该是稳操胜券的!

但如今很明显,他们每一步的动向都被对方了若指掌!

就因如此,事情才会陡转极下!

沉默的时间里,凰老三和五月安静的坐在软榻一边,看着苏苓的呼吸渐渐平稳,五月才悄声说道:“爹爹,娘亲什么时候会醒过来啊!”

凰老三目光一闪,粗粝的指尖轻轻摩挲在她娇嫩的脸蛋上,“不知,让她多睡一会吧!”

*

两个时辰后,当众人再次齐聚在前朝旧宫,一行人身在偏殿,各个神色凝重!

彼时,玉树也同样身受重伤,好在有临风途中用内力给他疗过伤,是以此时他和凰老三站在殿宇之外,他正色的说道:“三爷,属下说的都是真的!之前属下和王妃在地牢的时候,她就说我们身边有歼细!这件事属下不敢妄言!”

玉树的表情是难得一见的认真沉重,他还清楚的记得地牢中时,王妃的脸色更加难看!

凰老三负手而立,站在殿宇外的雪地里,眸子幽幽的看着远方,“这件事先不要声张!一切照旧!”

“是,三爷!”

玉树颔首,眼神内也泛出一抹惆怅!

他们之间出了歼细,这种事让他们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若非如此,王妃也不会受伤,他也不会因为被人算计又牵连了王妃!

玉树抬眸看了看凰老三紧绷的神色,下一刻他便垂眸走进了偏殿!

而久久伫立在雪地中的老三,莫名的表情下却是暗流涌动!

他心中大概有了想法,但是歼细到底是谁,还需要时间去证明!

待他不刻也回到偏殿后,苏傲率先起身,“尘,情况怎么了?难道接下来我们就在这里苦等吗?”

闻声,凰老三摇头,“先简单休息一下,等苓醒了之后再议!”

“苓子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苏煜紧接着起身询问,凰老三薄唇一翘,“无碍,只是受了内伤!”

言罢,偏殿内的众人就纷纷陷入了沉默!

这座旧朝皇宫内,原本就极为萧索荒凉,如今众人的心头又仿佛被阴霾笼罩,一时间偌大的殿宇内气氛十分的凝重!

偏殿内谁都没有说话,玉肃之和楚易还有墨影三人还未归来!

相信这一次城门被炸的事情,一定让玉伯措手不及!

偏殿中,每个人都安静的呆在一隅,沉默的凰老三以低垂的眼睑悄然打量着众人!

苏煜,苏傲,鬼颜,临风,玉树!

这几个人,到底谁会是歼细?!

苏煜和苏傲与他相交多年,他心里有数!

临风和玉树是他一手栽培的属下,他们两个的德行他比谁都清楚!

唯有眼前的鬼颜,他来历不明,当初又是从珍珠岛上跟着他们出来的,若非是有苏苓的维护,他恐怕也过不了玉肃之那一关!

如果说,他是歼细的话,倒也说得过去!

虽口不能言,但是他能书写的这件事,早就不是秘密了!

至于此时在正殿中照顾苏苓的水天悦,凰老三直接将她排除在外!

水天悦的身份他早就在她来的时候就调查清楚了,一个为了权佑擎茶不思饭不想的女子,哪会有经历去当歼细!

这么算来,如今最有可能的人,似乎除了鬼颜就没有其他人了!

玉肃之和楚易他不了解,但是毕竟他们之间也有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他们虽在此次的选择上为难,但最终还是决定跟随苏苓,况且这两人的行事一直都光明磊落,为人虽从不自诩正派,可也不会是那种机关算尽的小人!

那么,似乎背叛了他们的人,除了鬼颜……

另一边,在凰老三等人纷纷沉默的呆在偏殿中时,苏苓已经悠悠转醒!

“娘亲,你醒啦!”

一直陪在她身畔的五月,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苏苓睫毛的颤动,在她刚睁开眼角的时候,便惊喜的跳上了软榻!

苏苓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侧目一看,就笑了,“五月……”

她的声音虽然低沉,但却不是那么的虚弱!

而正在一旁打瞌睡的水天悦,听见五月的呼唤,也登时清醒过来!

“苏姐姐,你终于醒了!你没事吧,你吓死我了!”

水天悦的担忧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她冲到软榻的一畔,仔细的看着苏苓红润的脸颊,伸手将她额头上的丝帕拿下来,又摸了摸她的额头,发觉烧已经退了,重重的吐息,“还好还好,已经不烧了!”

苏苓双眉一展,随即松了松手脚,发觉不似重伤时那么沉重。

下一瞬,她便径自坐起身,动作麻利,完全看不出她受了内伤!

“苏姐姐!”

“娘亲!你先躺着啊,你伤还没好呢,爹爹说你受了内伤,好重好重好重的!”

五月和水天悦均是对苏苓一下就坐起的举动惊讶!

闻声,苏苓扭了扭脖子,又动了动胳膊,“没事!好的差不多了,你娘我不是温室花朵,没那么脆弱!”

苏苓说着就捏了捏五月胖乎乎的小脸,将她抱在怀里‘*’了好一会儿之后,她才放开五月,看着水天悦笑道,“天悦,辛苦你了!”

“苏姐姐,这没什么的!你醒了,那要不要我去告诉王爷一声,他刚才好担心的!”

水天悦说着就要往外走,但却被苏苓叫住,“天悦,等等!”

“苏姐姐?”

水天悦疑惑的回眸,眨眼间就看到苏苓已经穿着短靴下了地,披上她的白色狐裘时,也对着水天悦招手,“天悦,你坐过来,我有事要问你!”

苏苓站起身后,吐息几瞬发觉胸口的疼痛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为她疗伤的!

毕竟在彻底晕厥之前,她还是有印象的!

“苏姐姐,什么事?”

水天悦性格开朗,但同样也心细如尘!

她看得出苏苓瞬间变得认真的神色,困惑的看着她,等着她开口!

“天悦,你觉得我们这些人怎么样?”

苏苓没由来的如此一问,水天悦顿时觉得惊讶!

她凝眉点头,神色有些怔忪,“苏姐姐,大家都很好啊!怎么了?是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对,有人跟你告状了吗?”

敏感的水天悦直觉上是有什么事,所以苏苓才会这样问她!

顿时她就不免开始在脑海中仔细的搜索,是不是她真的做的不好!

看到水天悦陷入思绪中的样子,苏苓拉着她的手,轻轻拍了拍,唤回了她的思绪,“天悦,别多想!我就是问问而已!”

“苏姐姐,到底怎么回事啊!”

聪明且灵性的水天悦敏锐的感觉苏林如此问一定不是没有缘由!

果然,在五月的凝视中和水天悦的困惑神色里,苏苓幽幽一叹,道:“天悦,我们之间,有歼细!”

“啊?!”

水天悦的表情明显一窒,随后有些局促紧张的看着苏苓,“苏姐姐,你怀疑是我?”

苏苓一瞬不瞬的打量着她,最终却轻轻摇头,“不是你!如果是你的话,你的表情肯定没有这么真实!”

她的话,让水天悦一愣,随即讪笑,“苏姐姐,你是夸我吗?还是说我没有城府啊!”

见此,苏苓算是彻底放下了对水天悦的戒心!

这丫头虽然在初次相见的时候十分骄纵,但是后来她对权佑擎的用心,她也是清楚的看在眼里的!

更何况,她的喜怒几乎都摆在脸上,如果她真的是歼细的话,那么刚才她那样说完,水天悦的表情就一定不会是紧张!

能够隐藏在他们之间做歼细的人,城府自然极深!

而且,对方应该是他们都很相信的人才对!

鬼颜……

玉肃之……

楚易……

会是他们三人中的某一个吗?!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