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05 盾牌

幼清和方明晖一起去了外院的书房,赵承修和小武都穿着内侍的服装,站在书架前好奇的看着上头的书。

听到脚步声,赵承修转头过来,看到幼清眼睛一亮,道:“宋太太!”

“殿下!”幼清和方明晖一起上前去行礼,赵承修不等两人俯身,就忙过来扶住了两人,笑着道,“方老爷和宋太太别客气,我就出来走走,你们这样太折煞我了。”

幼清和方明晖对视一眼,方明晖问道:“殿下是独自出宫的,圣上可知道?”

“我们偷偷出来的。”赵承修回头和小武窃窃的笑,又看着方明晖道,“你放心,我们不会被被人发现的,一会儿就回去。”

人来了,方明晖也不好立刻就赶人走,他做出请的手势:“殿下请坐!”

赵承修坐了下来。

幼清也在方明晖身边落座,低声道:“殿下来,可是有什么事?”

“这两天朝堂的事情特别多,宋大人受了不少委屈,我怕你不知道,就想来和你说说。”赵承修惆怅的道,“宋大人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他心里也不会好受的!”

就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她凝眉道:“除了这件事,还有别的事情吗?”

赵承修摇摇头,他还很好奇宋府是什么样子的,还很想留在外面吃顿饭,听小武说外面的饭菜比宫里的好吃……但是这话他不可能自己主动说出来,先生说这些都是有*份的行径。

“那殿下快回去吧。”幼清直接下逐客令,“我让人送你们出去!”她说着,就起身喊胡泉,“把他们送出去,小心一些,避开人。”

赵承修脸色一变,虽心里的话没有说出口,但他和小武再来时已经兴致勃勃的讨论过了,幼清这样让他在小武面前很没有面子,他满脸通红,喃喃说不出话来。

方明晖也觉得赵承修这个时候到宋府来不合适,可是想到他是倪贵妃一手抚养大的,年纪又这么小,什么都不懂,心便软了下来,看着幼清道:“殿下难得出来一次,不如留他们在府中用膳吧,稍后九歌也该回来了。”

“不行!”幼清看着方明晖摇头道,“他这么一出来,后面还不知道跟着多少双眼睛盯着呢!”

方明晖微怔,叹了口气没有再说话。

幼清就看着赵承修,语气毫无委婉的意思:“殿下既然知道朝中最近乱象丛生,宋大人处境非常尴尬,你就应该老老实实的待在宫里,若是在外面出了什么事怎么办,若是让人看见你堂而皇之的进了宋府的门,大大方方在这里吃饭歇息,别人会怎么想,所以,妾身不能留殿下,还请殿下速速回宫!”

最近常有人委婉的提醒他这儿做的不对,那儿做的不对,但是像幼清这么直接的,还是头一个,他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来,幼清已经招手喊来胡泉:“准备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走,让江泰护着殿下回去!”

胡泉朝赵承修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赵承修和方明晖抱了抱拳,带着小武垂着头往外走,幼清忽然喊住他,问道:“殿下是怎么出来的?”她记得宋弈在他身边安排人保护的。

“我啊……”赵承修咳嗽了一声,道,“我假装在房里睡觉,然后让饭桶替着我躺在床上,我则翻窗户出来了。”饭桶,是他身边的内侍。

幼清蹙眉,颔首道:“殿下快走。”

赵承修便由胡泉陪着,在垂花门上了后面的那辆马车,快速的出了内院,等他们的马车一走,幼清就喊来周芳道:“你小心跟着过去,留意可有人跟着他们!”

周芳应是而去。

幼清拢着手站在垂花门前,方明晖看着渐渐暗下来的天色,沉声道:“妮儿,你娘的事情,是不是被他们察觉了?”

“现在还不能确定。”幼清看着方明晖道,“但宫中的守卫森严了一些!”

这两天朝堂的动向,方明晖便已经感觉了事情的不一般,他猜测是不是有人已经知道了倪贵妃当年的事情,所以准备将此事变成压倒宋弈的筹码……因为此事他已经好几日坐立不安。

“不过,按如今的形式来看,他们既然行在暗处,就代表他们也还没有准备好,正在筹备之中。她暂时应该还不会被翻出来。”方明晖心里想了一通,看着幼清道,“所以,还有时间可以准备!”

幼清点点头。如果他们真的知道了倪贵妃的事,那么这对于他们来说,确实是最大的筹码,但这筹码不是随便就能用,它就像一把双刃剑,伤到对方的同时也伤到了皇后!

要知道,倪贵妃当年是在皇后的管理不善之下出的冷宫,又被皇后私下里带回了宫中。

不管皇后的出于什么原因,事情已经是事实,一旦翻出来,皇后就必要受到牵连。

所以,方明晖说的对,就算他们真的有这个打算,在没有完全准备之下,是绝对不会贸贸然就行动。

“爹爹。”幼清看着方明晖问道,“当初在宁夏卫时,有没有人知道您的身份,若是他们找到你们,还能不能认出来?”

方明晖很肯定的点点头,随即又道:“但是你娘他们不认识,她平日都在家中并不出门,即便出去面上也戴着纱巾,认得她见过她面容的只有当年的奶娘。”

也就说若是找到那个奶娘作证,就可以指认倪贵妃?幼清拧了眉头,方明晖接着又道:“我自延绥回来后,就打算出去一趟,一来去临安走动一番,二来去找一找当年的奶娘!”他当初想要离开,便就是有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觉得这件事并不迫切,所以拖延到今天。

幼清想了想道:“找奶娘的事情可以让别人去办。”方徊还在陕西,元氏的事情虽没有处理好,但可以让他调派人去找一找,“现在最要紧握在手里的人,是祖父和祖母!”汪氏和郑家来往,她有把握汪氏不会和她们在真正意义上对立,但是若她和大皇子妃私下有走动,那她就不能确定了。

方明晖一怔,随即拧着眉头点了点头。

父女两人往房里走,方明晖边走边道:“你祖父是有底线和大是大非的,但是汪氏……”他对汪氏的印象还停留在小时候将他和方氏关在没有黑黝黝的祠堂,让小丫鬟将鬼故事吓唬他们的事情中……有溶在血液里的忌惮,也更有不屑!

“祖母的事我心里有数。”幼清沉沉的道,“您将当初在宁夏卫奶娘的事情和江泰或者江淮说清楚,让他们给方徊写信,去找奶娘!”

方明晖点点头,道:“我还是要回一趟临安。”他想了想道,“除了你祖母,当年在临安还有认识的几位朋友,也要走动交代一番!”

幼清不放心方明晖一个人出去,她想了想道:“要不然,等路大勇找到了戴望舒,让他陪着您一起去?”

方明晖知道幼清担心他,所以并没有反对。

两个人说着话回了暖阁,刚坐下宋弈就回来了,幼清迎着他坐下,给她倒茶,问道:“圣上责备你了?”

“嗯。”宋弈端着茶盅慢条斯理说着,目露笑意,“倒成就了我的名头!”

幼清没有笑出来,方明晖满脸担忧的看着宋弈,心疼的道:“此事当如何是好,你可想到了法子!”

“先将郭秀的死因找出来。”宋弈依旧云淡风轻的,看着方明晖和幼清笑道,“自从入了朝堂还不曾清闲过,如今倒好,可以在家多休息几日!”

方明晖内疚不已,拍了拍宋弈的肩膀,低声道:“圣上为人早已清楚,但也有益处,便就是他一向都是护着自己人的。”当年严安在时,但凡出事世人责骂的都是严安,严安也不反驳任人辱骂,圣上许多时候也会责备严安,但过后严安依旧是严安,不但不会因别人的弹劾和辱骂而影响半分。

“那你晚上想吃什么。”幼清笑看着宋弈,道,“好久没有去望月楼了,阿古不在,可有被人掌勺?”

宋弈满面笑意的看着幼清,道:“自然有!”

“那我们今天去望月楼吧。”幼清兴致很好似的看着方明晖,“爹爹上次去望月楼看过楼下的表演吗?有异族女子在楼下跳舞呢。”

方明晖哪有心情去那种地方,摆摆手道:“你们两个去散散心吧,我在家里陪封神医吧。”

幼清朝宋弈看去,宋弈望着她挑了挑眉。

晚上宋弈真的陪幼清去了望月楼,回来时城内已经宵禁,路上静悄悄的,幼清坐在马车里掀了帘子往外看,路过牡丹阁时忽然就想起来那回徐鄂在这里闹着要见她的事情,她笑了起来……宋弈挑眉道:“想到徐三爷?”

“是!”幼清放了帘子,并不避讳的和宋弈道,“他扣了祝家侄儿,说要见我……却没有想到遇到了刺客。当时没觉得可怕,但是现在想起来,反而满心的后怕。”

宋弈觉得那一回对徐鄂太客气了,可是那样的人,便是和他动手,也有胜之不武的感觉,便淡淡的道:“等他明年忌日,我陪你去沧州走走!”

幼清笑着点头,道:“好!”话落,又道,“人死为大,万恶都成了善,若是他活着,于他而言也可能是更大的折磨。”事情过去了,她现在想起来心情平复下来,这应该是她和徐鄂缘,不管孽缘还是善缘,总归是了了……如今局势这么乱,若是徐鄂当初没有死,对于他一个自小锦衣玉食长大的人,一定是受不了饥寒交迫阶下囚的生活。

“过去的事情就让他过去就好了。”宋弈牵着幼清的手,享受难得的清净,“你记着这份恩情,对于他来说便已经是值得。”

幼清点点头,偎在宋弈怀中,低声道:“那些事过去了,可是眼前的事却又阻了路,自从知道倪贵妃的事,我就常在想,要是没有我们这一家子的事,你是不是过的更自在,更逍遥。”

“谁说我单为了你这一家子。”他笑着拍了拍幼清,“我带你去个地方。”话落,掀了帘子对江淮道,“去郭阁老巷!”

江淮应是,马车速度加快了一些。

幼清抬头看着宋弈,笑道:“这个时候去郭府做什么?”

宋弈笑而不语。

过了一刻马车停了下来,车头对着的却不是郭府,宋弈掀了车帘子,幼清就看到一个偌大的院落,和拆开成两个正门上挂着的簇新的牌匾,她一愣,道:“这是以前的宋府?”

“当年此处繁花似锦,人流如潮。”宋弈指着已经被拆解成两个府邸的宅子,道,“宋阁老巷闻名遐迩……”他的语气中有着淡淡的失落,他可能见过宋墉,可是记忆中那张脸已经模糊,但是他写给他的信,他却一直留着。

或风趣幽默,或激励敲打,他当时年少气盛并不能体会,好些年后才明白宋墉的用意。

幼清忽然红了眼睛,有些激动的抓着宋弈的手,道:“你……你是想让如今已经改名的文昌巷,重新改成宋阁老巷?”

宋弈捏着她的手,淡淡的道:“所以,你不必愧疚,好似我单为了你们一般,我也有自己的打算。”话落,挑了挑眉。

幼清看着黑漆漆的巷子,看着安静矗立的两道宅门,好像已经看到了以前的繁华和十年或者二十年后这里的更胜从前,她含泪望着宋弈,点点头,道:“妾身知道了!”这是她头一回在宋弈面前,用妾身自称。

宋弈轻笑,将幼清搂在怀中,幼清目光落在外面,心头感叹不已,当年宋墉写信给宋弈时,可曾想到他宋墉的辉煌,很有可能被这个排弃在族谱之外的孙子延续?可曾想过他未完成的事业,有人将他正襟入怀成为自己的抱负?可曾料到偌大的宋府,真正从那场灾难中走出来站在人前的,只有宋弈!

他知道了会不会后悔当初的绝情,又会不会欣慰,他的一点温情,却得到了这样回报。

“嗯,这是我的秘密!”宋弈放了帘子,亲了亲幼清,低声呢喃道,“夫人可要为我保密。”

幼清破涕笑了起来,道:“不成,我明儿就要写在府衙的八字墙上,告诉世人我家宋大人的野心!”

宋弈哈哈大笑,抱着幼清只觉得心头暖融融,对于他来说,不管外面的事情如何糟乱,只要看到幼清,和她说着话,他的心总能静下来,总能有温暖包裹着他。

“回家吧。”幼清笑着道,“我们大晚上的在这里溜达,明儿别人就知道宋大人愁的夜不能寐,夜里在街上闲逛。”

宋弈眉梢扬了起来,微笑道:“岂不是如了你的意。”幼清不喜欢出去的人,却突然说要去望月楼,要的不就是让人觉得宋弈心情郁结,去望月楼排忧散心!

幼清笑,她其实是真的怕宋弈因此而心情低落,别的事都是其次。

两个人说着笑着回了家里洗漱歇下,第二日一起睡到了日上三竿,胡泉在外头等了半天了,见房门开了宋弈从里面走了出来,才急着道:“祝大人和廖大人在书房等了您好半天了!”

“知道了。”宋弈在门口停下来,幼清紧跟着走出来,道,“你快去吧,说完话回来用膳。”

宋弈颔首,带着胡泉大步去了书房。

廖杰和祝士林都穿着朝服,见着宋弈进来,祝士林就急着迎过来,道:“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的,圣上今儿可是批了大皇子巡视三边的奏疏了!”三边镇守大将本来和郑辕关系就不错,如今大皇子再去走一通,到时候兵权不就在他们手中了。

“可定了何时启程?”宋弈望着祝士林,祝士林道,“再后面天气就冷了,路上冻了就不好走,大皇子应该也知道,所以,我估摸着就这几天吧。”

宋弈点点头,望着廖杰道:“你怎么也来了,六科没事做?”

“我来看热闹。”廖杰挑眉道,“都说你郁闷不已,昨晚和姨妹一起出去吃酒,大半夜还在路上闲逛大笑,还有人说你被气疯了!”

宋弈愕然,随即笑了起来,祝士林就不高兴的望着廖杰道:“你和他说这些做什么。”哪是安慰人,分明就是添堵啊,“那郭小姐的死因可有眉目了,我看还是请府衙帮忙好了,有陈大人在也会尽心许多。”

“此事已经交给陈大人了。”宋弈颔首,请廖杰和祝士林坐,祝士林就不再说郭秀的事情,而是道,“我看,大皇子这一趟出去,目的不单纯,你可查到缘由了。”不等宋弈说话,廖杰就满脸的得意,“他的目的还不清楚,除了拉拢三边大将外,恐怕还有他还打算将郑孜勤架空吧,他们现在可都是靠着郑家的,若是哪一天郑家和他反目了,他哭都来不及找帕子!”话一顿,自己掏了个帕子擦手,便擦边看着宋弈,“还有,我就没猜到了,不过估摸着,和九歌有什么关系!”

“这件事我也想过。”祝士林撇了眼廖杰手里的帕子,飞快的转过视线去看宋弈,“少仲所说的其它的事,是什么事,你有什么事让他抓在手中了?”

宋弈慢悠悠的放了茶盅,漫不经心的看着祝士林:“陕西有个元氏,是我当年在陕西结识的,他这次去,估摸着顺手就会清了元氏。”

元氏?祝士林没有听到,所以并不知道元氏是什么人,廖杰却是一顿惊诧的道:“你是说那个明着开武馆,暗中练毒走西域商货的元氏?”他们家做生意的,消息自然也是五花八门。

宋弈点点头,廖杰就露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来,祝士林听的似懂非懂:“这个元氏势力很大?”

“在陕西一带颇有势力,门中弟子过万!”宋弈轻描淡写的,但祝士林听着却是震惊不已,“一个家族而已,竟有如此势力?”

廖杰就露出一副你不了解的样子,道:“他们世代在陕西开武馆,教出来的弟子就不计其数,繁衍这么多年,没有这个势力就不能称之为陕西元氏了。”他说道眉飞色舞的,祝士林看着觉得特别熟悉,心头一动忽然想起来,廖杰说话的样子像极了薛思琪。

祝士林愕然,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端着茶掩饰似的喝着。

“我说。”廖杰奇怪的看着宋弈,“你和这元氏什么关系,为什么大皇子要顺手肃清?大皇子又是怎么知道的。”

宋弈淡笑,很自然的就忽略了廖杰的话,廖杰顿时就明白了宋弈是不想和他说,宋弈要是不说的事情,他就是缠个三天三夜他也不会松口的,想了想他索性弃了这问题,反正早晚都有答案:“那你和杨维思结亲又是什么原因,说是杨志泽轻薄了方二小姐?”

“哎呀,少仲!”祝士林觉得廖杰成亲后,说话越发没有重点,他打断廖杰的话,问道,“你就打算这么在家里呆着?”

宋弈就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圣命难违!”

祝士林气的端茶,发现里头茶喝没了,就气的放在了桌子上,廖杰就好笑的道:“你替他急什么,他什么时候吃过亏,你看热闹就好了。”

“如何能不急。”祝士林道,“巡视三边的事还没有对策,如今崇文门的事情今早又出了岔子,仿佛所有的事都是九歌一个人办的。你也是,当初好好的给钱宁写什么章法,如今人家看到的就是那章法,都在那里头找漏洞抨击弹劾,你又没什么好处,简直是在给自己找麻烦。”他气的又道,“以前单大人和郭大人等人还为你说话,如今就剩我们几个,势单力薄的,奏疏投进去连个水花都未起就被淹了。”祝士林的话一落,门外胡泉道,“老爷,宫里的钱公公来了!”

祝士林和廖杰皆是一愣,看向宋弈,宋弈起身和两人的道:“你们先坐,中午就在这里用膳!”话落,看着廖杰道,“有新的碗筷,不曾用过的!”

廖杰满意的拿了自己的茶盅出来喝着茶:“听听钱宁说什么,回来告诉我们。”

宋弈颔首出了门。

祝士林就看着廖杰,问道:“钱宁被戴阁老和单阁老弹劾,他来找九歌有何用,九歌如今都自身难保了。”昨天原本矛头还只是宋弈一个人,今天早上不知道为何,钱宁却突然也在风头浪尖了,一封奏疏说一件事,骂三个人,是今儿的模板!

宋弈,钱宁和张茂省!

这个,廖杰也不知道:“或许,是求九歌回去顶在前头,为他遮风挡雨。”

祝士林忧心忡忡。

宋弈引着钱宁在回事处胡泉的歇脚的单间里见的钱宁,一见到他钱宁就吐苦水:“你在家歇着可轻省了,如今杂家可成了众人的靶子,也不知道是谁撺掇的,一个劲儿的针对杂家!”他甩拂尘在椅子上坐下来,宛若敷了白粉和胭脂的脸上满是怒意,“受不住,我到你这里来躲躲清净!”

“圣上的态度如何?”宋弈露出一副同仇敌忾又怜悯的样子望着钱宁,“你这般出来,可妥当?”

钱宁哀叹一声,回望着宋弈,道:“杂家要真是没路走了,到时候宋大人可不能袖手不管,这事儿你最清楚,杂家最无辜了!”张茂省出主意,圣上下决定,宋弈肯定,最后执行的人是他,最倒霉的人也是他。

宋弈颔首,诚恳的道:“宋某也自身难保,不过若是公公有需要宋某的地方,尽管开口,宋某定当全力以赴!”

“还是宋大人够义气!”钱宁总算心里舒坦了一些,冷笑道:“别叫杂家知道是谁在后面主谋的,杂家就是死,也得咬他一口肉下来。”

胡泉亲自给钱宁上的茶,随后出去带上了门,让守门的婆子进去给幼清报了个信。

幼清听完婆子的话,就露出似笑非笑的样子来,前两日宋弈房中丢掉的两份文书,一份是陕西元氏,而另外一份则是钱宁还在太后在世时与宋弈来往的其中一封书信。

信中所写虽还是太后的事情,但却能从中窥到钱宁和宋弈私下的交情。

先是南直隶与宋弈私交很好的高官,郭衍,单超……后又是陕西元氏,现在是钱宁……

这是要肃清宋弈所有的势力和依仗啊。

她心里转了一遍,周芳回来了,幼清看着她问道:“十一殿下安全回去了?”

“回西苑了。”周芳扫了眼站在一边的胡泉,接着又道,“奴婢确实在十一殿下的周围看到有人远远跟着,对方身有武艺,奴婢没敢跟的太紧,但容貌奴婢记下了!”

幼清点点头,凝眉道:“我知道了,你们去歇着。”又和胡泉道,“今儿估摸着祝大人和廖大人会留在家中用膳,你安排一下!”

胡泉应是和周芳一起出门,一出去他就低声道:“你身体才好,往后若是这种跑腿的活你让我做就好了。”

“我的事你做不了。”周芳蹙眉,大步下了台阶,道,“更何况,你是一府的管事,不要整日里把眼界放在这些事情上。”便走了。

胡泉追了过去。

钱宁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廖杰和祝士林在家中用的午膳,用了膳幼清和宋弈在房里歇了一刻,下午不过申时左右,宫里就传出来钱宁撞墙的自杀的事情……

“他寻短见?”幼清惊讶不已,看着回来报信的江淮,“在王寿宫当着圣上的面吗?为的什么事。”

江淮点点头,回道:“因为都察院有人弹劾,钱公公觉得委屈,就寻短见了!”说着微顿,又道,“不过好在只磕破了点皮,圣上就将都察院的几位御史责骂了一顿,说他们无的放矢,坐地生乱……”

“那后来呢。”幼清觉得钱宁这招还挺绝的,江淮就道,“后来戴阁老就站出来,说是钱公公纵容东厂的内侍们在崇文门作乱,还说东厂的人将税额全部都中饱私囊,甚至还有详细的数据表明,每天东厂会收多少的税钱,又有多少上了账薄,多少交到了西苑……非常的细致。”

这是做了周详的准备,想要一举放倒钱宁啊,幼清朝靠在一边悠闲喝着茶的宋弈看去:“那圣上听了数据之后如何说?”

“圣上说钱公公办事不力,就让赖恩亲自执仗打五板子,至于戴阁老圣上虽没有说什么,但是哥哥大皇子去宫中交出行章程时,被圣上责骂了一顿,说大皇子借机出行游玩,不务正业,让他重写!”

幼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等江淮出门后,她看着宋弈就道:“钱公公这五板子恐怕不轻。”赖恩和钱宁的恩怨是早就有的,圣上让赖恩动手,赖恩当然不会手下留情。

宋弈靠在炕头上,没有说话。

蔡妈妈进了门,手里拿着个请帖进来,向宋弈和幼清行了礼,把请帖递给幼清:“是十王府送来的,说是大皇子妃请您明日郭府一叙!”

大皇子妃?幼清心头一怔,拆了请帖,就见上头的落款果然是大皇子妃。

这是做什么,难道是因为今天赵承修来了一趟,所以她要请她去试探一番?她看着蔡妈妈,问道:“去打听一下大皇子妃请了哪些人。”

“奴婢已经打听过了,大皇子一共请了单夫人,郭夫人还有姑太太以及您。”蔡妈妈话落,幼清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跟在她身边,蔡妈妈办事越发的麻利顺利,能料到她在想什么,下一步怎么做。

“也请了她们啊。”幼清将请帖递给宋弈,宋弈看了一眼,道,“那就去看看!”

幼清点头应了。

十王府中,赵承煜和郑辕对面坐着,他有些恼怒的道:“父皇总是这样,分不清事情轻重缓急,长此下去,朝堂哪还是赵家的朝堂,分明那些谄媚奸佞小人的朝堂!”他背着手来回的走动,又道,“钱宁那个小人,竟然用这种把戏,父皇也还容忍他了,真是太可笑了。”

“殿下息怒!”郑辕冷目看着赵承煜,劝道,“钱宁的事,不必操之过急。殿下也知道崇文门税收的事是圣上的决议,你如今盯着宋弈,盯着钱宁,虽说能得一时的利益,可却也在这些事中,消磨了圣上的耐心,反而得不偿失!”他查探过,宋弈昨晚和幼清先去的望月楼,后来又在郭府门前停留了一刻,两人半夜不睡觉在外间闲逛,外人都说宋弈被南直隶遗弃,被圣上责备,被朝堂的人围攻心情郁闷,可他却总觉得宋弈是有别的打算。

他看着赵承煜,蹙眉问道:“宋弈书房的那两份卷轴,你是如何得到?”

“这些您就不要管了。”赵承煜摆摆手,道,“我自有办法弄到。”他说完,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对,又立刻改了口气,道,“绝对不会有假,他此刻穷图匕现,我就要将他所有的退路都断了!”

郑辕紧紧的皱了眉头,负手起来走到了门口,想了一刻又看着赵承煜,道:“我看,巡视三边之事你再等等,届时我与你一起去。”

“不用。”赵承煜立刻回绝了,“我一走,朝中的事情全要靠您打理,宋九歌心思太深,我怕他又拉拢到南直隶的那些蠢货支持,到时候我们前面所做的一切都白费了。”只要断了宋弈的后退,将他一个人孤立在朝堂,就算他有支持赵承修的心,也没有哪个能力!

没了宋弈从中添油加醋煽风点火,谁会想到赵承修那个没有用,什么都不懂的奶娃娃!

郑辕有些犹豫的看着赵承煜,冷声问道:“听说皇子妃娘娘请了宋太太明日赴宴?”

“是!”赵承煜很坦诚似的,道,“我让她办的!”

郑辕蹙眉,神色不明,赵承煜一下子就想到了郑辕心心念念惦记着宋弈夫人的事情,他心头一动走过去,手搭在郑辕的肩膀上,道:“舅舅,等他日宋弈败北,我定将此女赏给您!”

郑辕淡淡扫了一眼落在他肩膀的手,修长,苍白,早些时候去广东落下的薄茧,已经在这半年多的锦衣玉食中消磨了!

“到时再说吧。”郑辕转身,赵承煜的手便顺势手了回来背在身后,郑辕就道,“不管什么事,你都必须与我和商量,如若我不再也要和伯爷或是皇后娘娘商讨,切不可冒失而动,为了一时之利而伤长远之益,可知道!”

赵承煜点点头,道:“知道!”

郑辕没什么可说的,点了点头,负手出了门!

赵承煜一个人在书房待了一会儿,便回了正院中,大皇子妃带着赵颂安在院子里荡秋千,他走过去不悦的道:“男孩子整日里玩这些丧志的东西,总有一日你得将他养出脂粉气。”

“殿下回来了。”大皇子妃笑着过去,让人端椅子来,笑道,“才吃点心,带他来消消食。”话落,她又道,“郑六爷走了?”

大皇子妃从来不和他顶嘴,赵承煜说了一句就说不下去了,索性不管,便道:“走了!”又看着大皇子妃,“你明日请女眷到府中来,可知道怎么办?”

“请殿下指点。”大皇子妃在对面坐下,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赵承煜就低声说了几句,大皇子妃认真听着一一记着,道,“妾身记住了。”

赵承煜这才露出满意之色来,说了几句,他身边的常随轻手轻脚的走了过来,低声道:“殿下,二皇子的病情加重了,要不要请御医来?”赵承彦住在十王府的最后面。

“两不相干的事,我如何知道他病了。”赵承煜冷笑道,“传令下去,这几日把门户守好了,闲杂人等没有手令者一律不得随意进出。”

常随应是而去。

大皇子妃笑眯眯的朝赵颂安招了招手。

曾毅跪在地上正拿着药瓶小心翼翼的给钱宁上药,白花花的屁股上只有一道印子,但却显着紫红色还渗着血珠子,曾毅看的心疼的不得了:“赖恩太狠了,五板子打在一个地方,这地儿要养好些日子才能好!”

“嘶!”钱宁疼的直咧嘴,“你轻点。”

曾毅越发的放轻了手脚,药渗了进去,钱宁觉得屁股上的伤透着一丝清凉的时候,他才舒服的松了口气,冷笑道:“这点伤还要不了杂家的命。”话落,又哼了一声,“却叫杂家知道了,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使坏。都是些没良心的,用过了就丢弃了,他如今还没有得储君之位呢,就想一个个铲除了,真是心比天高,可惜……命却比纸薄!”

“父亲说的是……”曾毅看着钱宁,手中的动作顿了顿,道,“是大皇子和郑家?”

钱宁扯了扯嘴角,道:“杂家说过,杂家就是死也得咬他一块肉下来!”话落,他正要开口,外头就有个小内侍进来,递了瓶药,道,“公公,这是宋大人让人送进来的,说是封神医独家秘方配制的伤药,另外还送了许多的补品药材,摆在外头了。”

钱宁接了药瓶过来,递给曾毅,道:“用宋九歌的!”便哼了一声,道,“连着宋九歌的仇,杂家也要一起报了!”

曾毅却突然聪明了一回,若有所思的道:“父亲,儿子怎么觉得这事儿蹊跷呢,您说,您会不会被宋九歌拉过来做马前卒了?”他总觉得宋太太不会那么蠢为了吃醋杀了郭小姐,让郭宋两家反目,宋弈也不可能辩都不辩就吃了败仗被人赶回家了……

诡异的是,宋弈一走,钱宁就被挡了靶子!

“谁是蠢人!”钱宁冷笑一声!

------题外话------

周末愉快。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