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六章 董家依琳,战前准备

董夫人看着眼前躺着的人,她时不时的会抚摸一下,看她是不是还有温度,什么时候才能醒。

他的夫君是个纯孝之子,所以在他们进京的时候,老夫人说要留下两个孩子几个月,他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自己虽说不愿意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只能依他。

夫君说是纯孝,不如说是愚孝,但凡老夫人说的事情他都认为是对的,从不会去思考其他的,也不会为自己或者为他们母子争取什么。他是天天有事不在府中,所以他从不知道他们母子三人在府中过得是什么日子,那些事即使自己说了,他也不会信。本来以为这次跟着上任可以远离那些不堪的日子,但是没想到孩子却被留了下了。她原本以为自己也会被留下来,没想到这次老夫人竟然让她跟着来上任了。

董夫人起身又给女儿用湿帕子擦一下脸,她没想到才几个月不见,再见会是这样的情况。女儿比几个月前已经瘦了很多,就连儿子也不如自己在时圆润,她这对苦命的儿女不知道在老夫人手中怎么过的这几个月。也不知道是自己还是夫君哪里做的不好,老夫人对他们二房总是找不完的麻烦。对大房那是千好万好的,夫君难道不是她的儿子不成?

“娘,姐姐什么时候能醒来?”小少年从外面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趴在床边看着躺着的姐姐,问身后的母亲。

“快了,既然圣王妃说可以醒,那就快醒了,我们等等就是。”董夫人拉过儿子与自己一起等着床上的人醒来。

“娘,我能不能学武功,我想和那天的那个大哥哥一样厉害这样就没人敢欺负我们了。”小少年看着母亲问的殷切,原本在赣州的事情他都记得,他是经常被堂哥和堂姐他们打的。

“这个你父亲不会同意的,方儿你还是好好读书吧,这话在你父亲面前千万不要提起。”董夫人没想到儿子会问他这事,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但是他也不忍心欺骗儿子。

董夫人知道夫君一直觉得那些舞刀弄棒的都是一些粗人,所以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儿子要是对着他说要学武功,那一定会被他责骂的。

“娘。方儿知道了。”小少年低着头说。

她们母子在说话的时候谁也没发现床上的人已经睁开了眼,躺着的人睁开眼流着没出声。

董依琳看着熟悉的帷帐,她在想这是在哪里,她不是被大火吞没了吗?为什么现在眼前的景物她看着眼熟,对了她好像是死了,然后又回到了她悲惨一生开始的那一天。方儿在哪里,自己这次是不是来的及救他。

“方儿?”床上的人突然坐起身叫了一声,就扶着床板要下床。

“依儿你终于醒了,你可吓死娘了,还有没有没哪里不舒服的。方儿没事的,你不要担心他,你要好好养伤才是。”董夫人上前抱着要下床的女儿担心的问,那天的事,她听儿子说了个大概,得知女儿竟然挟持歹徒换方儿,她都吓死了了。在她看来这是很不像她那个性格软弱的女儿会做的,但是她信儿子的话。

董依琳听着那熟悉而久远的呼唤,泪如决堤之水,汹涌澎湃。这个怀抱是娘的,是那个最疼她的娘的。真好,她回到了一切还没有发生的时候。还有弟弟也没死,既然上天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让那些人血债血偿。上一世因为那原本就不属于她的婚事,她赔上了自己和家人的性命,这一世她一定不会让他们在算计了自己。自己现在刚入京,一切还是来的急的。

“娘我没事的,只是有点饿了。”董依琳现在还不知道她们姐弟是怎么回到府中的,她知道依着父亲的性子那是不会去找他们的,她昏迷之前好像是见过一个绝美公子。那公子的绝美样貌是她从没见过的,像是天外飞仙。他想弟弟可以为她解答,但是那之前她要想打发走母亲才是,只要遇到的不是那人就好。

“方儿那你先陪着姐姐,不要累着她了,娘去让厨娘给你们做点吃的。”董夫人听到女儿说饿了也没觉得奇怪,毕竟她已经躺了两天了是该饿了,想吃东西也说明她是没事了。但是她怎么觉得女儿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知道了娘,我会照顾好姐姐的。”董方晓拍着自己的胸口说。

董夫人让侍女照顾好他们姐弟,她就先出去了,

她要看看夫君回来没有,告诉他女儿醒了。

“方儿,姐姐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姐姐一定会保护好你的。”董依琳抱着自己的弟弟,在他耳边说。上一世弟弟就死在了这次遇袭中,自己虽然活着了但是也背负了一生的愧疚。

董依琳知道那些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弟弟说不定还回有其他的危险。她这一次不但要保护好自己还要保护好家人,最主要的要让那些上一世害了他们一家人的人,下地狱赎罪。

“姐姐,我们没事,但是你伤的很重,都已经快睡两天了。”董方晓以为姐姐在担心他于是轻声说。

“你没事就好,对了方儿我们是怎么回来的?”董依琳问出自己想的事,那些报仇的事,是她以后要做的。

“姐姐昏倒之后,大哥哥问我们要去哪里,我说要去上京,但是不知道家怎么回。但是另一个大哥哥问我知不知道爹的名字,我告诉他们了,他们就送我们回家了。”董方晓也才是个七岁左右的孩子,他只是说出自己知道到的事情。

“大哥哥,是救了我们的人吗,知不知道他们叫什么?”董依琳又问。

“一个大哥哥叫另一个大哥哥随墨。那个叫随墨的就是把我从那黑衣人手中救回来的人,他的武功很厉害。”董方晓想一想才说,他就只记住了一个随墨。

董依琳也知道弟弟不会知道太多,至少有一个名字了,要是有机会遇到了,她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他们,自己当时未必能撑到救回弟弟。

董依琳和自己的弟弟简短的说了一会儿,然后又躺了下去,她要尽快养好身子,需要她做的事还很多。

上官雪妍也没时间管那董小姐是不是醒了,虽说董小姐这个病人特殊一点,但是她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她现在正在和轩辕玄霄说着一件很严肃并且要紧的事。

“你是说,陛下打算迎战东篱了,为什么?”上官雪妍有点吃惊的问,陛下不是都隐忍了十年了,怎么想着现在动手了。

“墨儿这次不是抓住了东篱安插在西越江湖上的探子吗?耀儿觉得这东篱实在可恶,他们敢在江湖上安插人手,就是不知道朝中会不会有他们安插的人。耀儿觉得西越准备了这么多年也该给东篱吃点苦头了,这样也许能揪出东篱安插在西越的所有探子。”轩辕玄霄坐在她身边和她说,他没到打算瞒着她这事。他还有一事,等走的时候在和她说。

“你还有话没说完,陛下是想让你为这场战役的将帅吧?”上官雪妍看着他略微闪躲的眼神,就知道他还有事没和自己说。她略微一想就知道是什么了,于是问。

“还是什么事情都瞒不过妍儿,耀儿是有这个意思。就是耀儿没这个意思我也会上战场的,这是耀儿对我的信任同时也是我应该做的事。妍儿我……。”他知道他要是为帅就必须离开上京,两国开战,都城也都不是安稳的地方。自己要是走了这上京得安稳还有耀儿和朝堂的安全自己只能交给她了。她是自己信任的,再说自己也信只有她才有能力面对上京的暗潮汹涌。但是把这么重的胆子交给她,自己是不是也太无情了一点。

“你放心去做你想做的和该做的事,你不在的时候,你所有在乎的我都帮你守着,我和他们一起等你们回来。我知道上京接下来不会太平静了,我也就不说和你一起上战场的话了。我帮你守着上京,但是你一定要安全回来。你是为了他们出征的,要是你有个什么,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拿他们发泄。”上官雪妍拦着他下面要说的话,他们心意相通,她知道他想说是什么,那些即使他不说她也会去做。

“妍儿,谢谢你。我一定平安归来,我这次想把墨儿和少泉也带着去,你看……。”轩辕玄霄突然觉得自己的决定对妍儿来说太残忍了,他知道那两个孩子对他意味着什么,尤其是墨儿,但是他有自己的考量。

“俗话说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我懂。他们一直过得也太平顺了,是该让他们经历血腥的洗礼,那样他们才能长成真正的男儿。我不会阻拦的,再说有墨儿跟着我倒是对你们战役的胜利多了几分把握,墨儿的兵法都是我们亲自教,上了战场你尽管让他试一试就知道了。我敢和你打赌,你们的这场战役最多半年你们就可以得胜归来。”上官雪妍对于让儿子上战场这事她看的很淡,虽然战场危险,但是真的很锻炼人,她就是从无数次的战役中走出来的。她行,她的儿子也一定可以的。墨儿会的那都是她亲自教导的,很多都是她从死亡中积累的经验,还有华夏那几千年的积淀。在这个冷兵器时代的战场上那些很实用。

“我发誓一定把他们安全给你带回来。”轩辕玄霄听到她如此深明大义的话,都不在知道要说什么才好。他唯一能说的就是安全给她把儿子带回来。

“是你们父子都要安全回来才是,哪天出征。我给你们多备点药,还有我会从医阁找几个擅长外伤的大夫随你们一起,算是军医吧。”上官雪妍知道这是一个拼人口的战场,所以那些伤员能不能快速好继续上战场,就很重要,这时候大夫就显得尤为重要了。

“陛下让星宿署算过了,下月初六是个适合出征的日子。”轩辕看着已经都为他安排好的上官雪妍,他除了感激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还有二十天,来的急。”上官雪妍想着自己要给他们准备可以让他们父子保命的东西,例如战甲,例如药丸,甚至他们的武器都要给他们再加工一下。

上官雪妍开始了自己的准备,先是空间里养的灵蚕丝给他们一个做一件软甲,有了那软甲哪怕敌人的刀剑削铁如泥也伤不了他们。

这边上官雪妍正在府中给丈夫和儿子准备东西,那边的董小姐经过两天的修养完全好了。

董依琳坐在马车上想着自己的事情,似乎有些人或者是事情和自己想记忆中的不一样。她记得上一世的西越这时候的皇帝应该不是现在的这一个,这一个应该是在十年前的政变中失败死亡了。继位的是轩辕玄逸才是,难道是自己记忆中的那场政变没发生吗?还有那突然多出来的圣王府,又是怎么回事。更奇怪的是自己竟然是被圣王妃救的,为什么这些她都不曾记得,是上一世没有还是自己现在的记忆出现了错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