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五章 受伤的雪妍,云墨的无意推

轩辕玄霄也不管董府的人是不是还跪在地上,也不管外面有没有人,走到大门口的马车他直接抱着官雪妍上了马车。看着轩辕玄霄的脸色,驾车的车夫和雯绣都不敢说什么。

轩辕玄霄一路上都没说话,不过脸色不怎么好看就是了,等到了圣王府的门口,他又直接抱着上官雪妍走了进去。

“玄霄,我真的没事,你怎么就不信我的,这些年我什么时候有过不舒服?”上官雪妍被他抱着接受着府中众人的注目礼,虽然他们也算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她又不是那十几岁的小姑娘。

“我知道,我这不是配合你把戏做的更像一点吗。”轩辕玄霄突然笑着说,脸也不绷着了。他们相处这么多年,她怎么能不知道她想的是什么。她这些年在上京诊治了不少病人,其中不乏有些有钱有势的人,她每次在人家致谢的时候,都会说一句,让他们多为西越百姓做点好事就行了。她是为了西越的百姓,更是为了他们轩辕皇室。那些欠着她救命之恩的人,看在她的面子上也会在朝廷需要的帮衬着一点。那些人也许分开看着没什么,但是要是聚合在一起就是一股不小的力量。尤其是那些有钱的人,要是一旦起战火,他们拿出点家资就能保证战场的将士不饿肚子,那样才有力对敌。

要是让他们看到妍儿为了给他们或者是他们的亲人治病,反倒累到了自己,他们也许会更加的感谢她。妍儿是医者,但是她更是圣王妃,如此的身份的人只是不愿意出手,他们也不能强迫。他们知道圣王妃肯出手一是出自医者的医德,还有是想让欠下一个人情。

“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上官雪妍躺在他的怀里,头倚在他的臂弯。反正都已经进府了该看的不该看的,府中一会儿就该传遍了,也没什么好在意的了自己何不享受一下。

“我怎么会生气你的气,感谢还来不及呢,这些年你为了我、为了西越做了很多事。”轩辕玄霄低头看着自己臂弯的女人,她不说自己也都知道。要不是她,西越不会有时间休养生息,这年东篱只能在边境滋事而打不进来。那全是她的那些精妙的兵法,让东篱人每次偷袭都大败而归,还因此损失了不少人,所以才一直没敢妄动。

“抱我回去。”上官雪妍听后微微一笑说了一句话就闭着眼不再说什么了。

轩辕玄霄看着在自己臂弯撒娇的小女人,脸色微红。她到底有多少面,还有什么是自己不曾见识到的?

“少爷,我刚才路过花园,听说王爷和王妃回来了,不过王妃是被王爷抱着回府的,不知道王妃……。”绿溪流着汗从外面跑进来站在轩辕云墨两兄弟面前着急的说,但是她的话没说话眼前之人就不见了。

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正在院子里说着什么,听到绿溪的话,转眼就消失在自己的院子里。轩辕云墨在想娘亲不是出诊去了吗,怎么就被父亲抱着回来,难道是受伤了?

轩辕少泉的想法和轩辕云墨一样,但是他又觉得不可能。他知道他们一家人其实要说功夫最好的那就是母亲了,他们父子三人联手才能和母亲打个平手。能让母亲受伤的事从没有发生过,再说还有父亲在。

“娘亲、娘亲,您怎么了?”轩辕云墨转瞬就到了上官雪妍的院子,由于担心他是用轻功过来的,所以是直接闯入的。轩辕云墨进屋就喊,看到斜躺在榻上的上官雪妍一把拨开坐在一边的轩辕玄霄,就动手把起脉来。

轩辕玄霄没防备被自己儿子推了一个趔趄,刚准备训斥就看见儿子在认真的给他母亲把脉,而妍儿微笑着看着儿子。这样的情况他哪敢发火,他要是训斥了儿子,妍儿要是不开心怎么办?

“墨儿可看出什么?”上官雪妍笑着问儿子,想必是刚才自己被抱着回来的的事传到了他耳中。自己是没什么事,倒是把他们急坏了吧。

“娘亲,您没事就好,我听到绿溪说您是被爹抱着回来的,还因为您哪里不舒服呢。”随墨拿开自己的手,站在榻边说。娘亲的脉象正常,没一点问题。

“我能有什么事,是你父亲担心我太累了,于是才会……。”上官雪妍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轩辕玄霄对着儿子解释着,但是后面的话她也不好意思说了。

“母亲没事就好,二弟你随我来一下,我刚刚和你说的事还没说完。”轩辕少泉到了一直站在一边,看着轩辕云墨的一举一动包括他一把推开了父亲,父亲现在的脸色可是阴云密布。他觉得还是走为上策,至于父亲还是让母亲安抚吧。这二弟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事了,先带走他再说吧。

“啊,大哥我们刚才有说什么吗?”轩辕云墨听到自己大哥的话,疑惑的问。

“你看你一担心母亲就什么都忘了,母亲累了就好好休息,我们晚一点再来请安。父亲、母亲我们先告辞了。”轩辕少泉对着上官雪妍说完直接拉着轩辕云墨就走了,走之前还特意看了一下轩辕玄霄。他跑的更快,好像有洪水猛兽在追逐他们。

上官雪妍看着大儿子那落荒而逃和小儿子一副迷茫的样子,最后看着丈夫那有点抽搐的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们父子这样的情况很难的,其实玄霄也不算个严父,也许是那两个孩子自小懂事,也没有机会让他可以去打骂他们,也许是受自己的影响,更多时候他们夫妻对他们都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讲道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两人只要看到轩辕玄霄变了都就很害怕。上官雪妍有时都怀疑,轩辕玄霄是不是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对那两个孩子做了什么。但是她知道轩辕玄霄不是那样的人,两个孩子他也很疼他们。

有一年一个藩王江都王由于在封地上做了不小的政绩出来,所以被皇帝召回上京接受嘉奖。他不但来了,还是带着儿子来的。那个王爷的儿子在上京逛街的时候巧遇了他们兄弟两人,他瞧上了墨儿怀中的小麒,看着墨儿他们兄弟两人就带了随墨和小峰,他以为是那个官员之子就起了争夺之心。他也许是在原来的地方霸道惯了,听说墨儿说不给他,他竟然下令让侍卫抢夺小麒并且要是他们兄弟敢阻拦就杀了他们。

但是他不但没抢到小麒还没小麒给整个半死,那江都王爷第二天一上朝就告状说圣王爷纵子行凶,他希望陛下严惩给他的儿子一个交代。

轩辕玄霄听到之说了一句话“我的王儿没错,要是打死你儿子也算是为民除害了。”轩辕玄霄说完就拿出一卷纸呈给坐在上面的轩辕玄耀。

轩辕玄耀看完直接把那卷东西摔在那讨要公道的江都王面前:“严惩,我看该严惩的是你们才是,怎么天高皇帝远,就把朕当傻子耍?你到底在封地上做了多少”好事“你怎么看吧,你够厉害的。传旨褫夺江都王的王爷封号,收回封地,撤销原江都王的世子的册封。还有剥夺江都王享有的一切即日起你们一家留在上京交给轩辕族看管,此生不得出上京。你服还是不服?”轩辕玄耀看完那卷纸之所以生气那是因为那纸上写的事件之子打着他的脸,他差一点被愚弄了。这江都王那点政绩都是假的,他不但没政绩还害死了不少人,要不是皇兄的这卷纸,自己怎么对的起江都地界的百姓。自己多年的努力就差点毁在这江都王的身上了。

轩辕玄耀一生气,所有人都跪下,谁也不知道陛下看到的到底是什么,竟然发这么大的火。但是都觉得那江都王也是没脑子,该有次下场。

你说这江都王惹谁不好竟然惹圣王爷,现在赔上自己了吧!在上京的哪些世家都知道唯一不能惹的就是圣王爷一家,他们不是不讲道理而是太讲道理了。除非你真的干净的如一张白纸,不然他们一旦得罪圣王爷,他能连你一天上几次茅厕都能给你列出来,不要说你做过的那些错事,哪怕是你费力掩盖的。这圣王爷都能给你找出来“见见”世人。

江都王也没想到,他高高兴兴的来上京,还没得到嘉奖就丢了王位,以后就要永远的幽禁在上京。但是那纸卷上罗列的事,他连冤枉都喊不出来,那些都是真的。但是他不明白怎么会被圣王爷知道了,还递给了陛下。

轩辕玄霄看着那跪在地上的人,他轩辕玄霄的王儿哪是什么人能动的。他本来也没打算做什么,但是一个藩王之子胆子不小,竟然敢在上京对他的儿子喊打喊杀的。虽说儿子没什么损伤,但是自己也不会放过他们。这些可是他昨天知道儿子遇到的事情以后,他让冥楼的人去收集的,看看他们在封地上可有什么错处,真是没想到竟然歪打正着,这下好了,至此再也没有江都王了。

“好了,墨儿也是担心我,你不要气了笑一个。”上官雪妍起身拉他坐下,还用手戳戳他的肩膀。

“他要不是为了你,我一定教训他。你就偏向他吧,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轩辕玄霄抓住她的手,无奈的说。她们母子始终是他最在乎的人,不要是因为妍儿被儿子推了一下,哪怕是被儿子捅一刀,他也会受着,只因为他们最爱的是同一个人。

“我宠不几年了,他一但成婚也不会天天想着我们了。我和你说一件事,那董家小姐不是中毒了而是魂魄离体,不过我用锁魂阵引她的魂魄回归了。说她中毒那是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上官雪妍还是和他说了今天的事,不过没说有关懂小姐重生的事。

“怪不得连医阁的人都治不好,魂魄离体那不就是死了吗?”轩辕玄霄的疑惑也得到了解答,但是又有另一个疑惑。

“人有三魂七魄,三魂是指天、地、命三魂,只要主魂也就是命魂还在,就不是完全的死亡。所以那董小姐即使魂魄离体也只是陷入昏迷,因为她的主魂还在。”上官雪妍和她解释着,她自己从书上看来的知识。

“我一直以为这些都是不存在的,我现在信了。你多和我说一些这类的事,让我也开开眼。”轩辕玄霄了然的点点头,然后也斜躺在榻上说。

上官雪妍点着头,算是和他聊天了,和他从人的魂魄说道天上对应的星宿。而被拉着出去的轩辕云墨直到回到自己的院子才甩开轩辕少泉,他还是没能明白大哥在搞什么。

“大哥你着急拉我出来做什么?”轩辕云墨迷糊的问。

“你也有迷糊的时候,你刚才做了什么事忘记了?”轩辕少泉看他的样子笑着问,看来他是真的没注意。

“我刚刚就只给娘亲把脉了什么也没做,就被你拉出来了,怎么了?难道又是爹在后面给我们甩眼刀子了,你说爹也太小气了。我们成年以后他就禁止我们接近娘亲了,还故意找机会让我们在外到处跑,你说我出去三个月才回来,亲近娘亲怎么了。”轩辕云墨这才想起大哥拉着自己离开的时候,有点落荒而逃的样子。他以为大哥又是被父亲威胁了,想起父亲这些年做的事他不得不抱怨。

“这次的真不怪父亲,你进去之后就推了父亲一个趔趄,你是不知道父亲那脸黑的吓人。我要不带着你走,难道真等到父亲甩眼刀子。”轩辕少泉坐到院子中的石凳上笑着说,他是没见过父亲这么“狼狈”过,也许是他没想到二弟会一着急之下推了他一把。

“我推爹?”轩辕云墨伸手指着自己问轩辕少泉。推爹一下,他敢做吗?虽然这些父亲没打骂过他,但是他对父亲天生有一种敬畏,在父亲面前他就不如在娘亲面前,他会收敛很多。

“嗯。”轩辕少泉也笑着说,他要看他一会儿怎么反应。

轩辕云墨听到轩辕少泉的话,好好的想一想。他像是在给娘亲把脉之前,伸手推了一人,那是因为那人站的地方有点耽误他把脉。他当时没多想以为就是雯绣她们,现在想来那不可能是雯绣。府中人都知道一点爹在府中的时候,娘亲的院子里就连雯绣姐姐她们都是远远的伺候着,不会近身的。所以当时自己随手退的人也就只能是父亲了。完了,他竟然对父亲动手了。爹也不知道会不会生他的气,觉得他不胆子大了。

轩辕少泉看着那站院子里不断抓耳挠腮的人,二弟从小就是一副稳重的样子,自己也有很多年没看到他如此急躁的样子。

“好了,你不要担心了,有母亲在呢父亲说不定已经不生气了。再说你当时也是担心母亲也不是故意的,父亲会体谅的。”轩辕少泉上前扶着他让他坐下,然后劝慰道。

“你说的也对,父亲最听娘亲的话了。娘亲只要哄一哄父亲说不定就忘记了。”轩辕云墨听到轩辕少泉的话,反应过来说。

娘亲和爹的感情很好,这都多少年过去了他们还是如最初的时候。他们经历过了很多风雨,爹对娘亲的维护那是自己都知道的。娘亲为了自己不被人诟病,背负着没给父王生子的错误。时间久了外面关于娘亲的流言蜚语就多了起了,甚至那年一个来和亲的公主指着娘亲的说娘亲不配为女人,也配不上父王。母亲对于她的谩骂只是一笑置之,也算是承担下了她说的“罪名”。但是父王不愿意了。不但当众把那公主打成重伤,还对着在场的人说,娘亲不能生孩子不是娘亲的原因是他自身的问题,他的身子被那曾经中的二十年的剧毒在后来伤了身子,所以难有子嗣。是他对不起娘亲,还要感谢娘亲不嫌弃他才是。

一个男人如果难有子嗣那是多大的耻辱,但是父亲当时的说的掷地有声。一点也没想过自己以后会不会被人嘲笑,父亲说完对着娘亲温柔一笑,娘亲回以微笑。那天场中几千人,但是好像只有他们才是最耀眼的。

想想中的嘲笑没有,上京流传出一段父母恩爱的佳话,同时凌家人又被人骂了一遍。

这些年娘亲和父亲感情很好,好到每次宴会那些夫人都用羡慕的眼神看着娘亲。上京有传言说只要有圣王妃在的地方,你就一定能看见圣王爷。

“大哥你说我们以后可以像娘亲和爹一样吗?找一个和自己心意相同的人。”轩辕云墨突然开口问。

“也许能吧。”轩辕少泉也不确定的说,毕竟像父亲和母亲那么相爱的人不多。也不是任何女人都可以像母亲一样什么都不在乎,也不是任何女人都能像母亲一样厉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