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四章 特殊灵魂,锁魂阵

轩辕云墨陷入自己的思绪里,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我知道了少爷。大少爷好。”随墨缩了一下脖子说,然后看着不知道想什么的少爷,他坐在一边的石台上,没想到刚坐下就看见走进来的轩辕少泉,于是立刻起身行礼。

“二弟在想什么,我进来了他都没发现?”轩辕少泉看着轩辕云墨样子问随墨,他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二弟想事情想到没有一点戒备。

“不知道,说着说着就成这样了。”随墨看着自家少爷说,他现在是越来越不懂少爷在想什么了。

轩辕少泉看见轩辕云墨的样子以为他在想什么武功招式,于是他抱起石桌上的小麒和它说起了话,等轩辕云墨自己“醒来”。

这些年他大多跟在父亲身后,先是学习并接触冥楼的事,然后到自己独自打理冥楼的事务。这一两年他也跟着父亲在朝堂上走动,做自己身为圣王府的郡王应该做的事,他也想自己多做一些,可以替父王分担一点。这些年他过得很好,也真把自己当圣王府的大少爷了,父亲、母亲和二弟也对他很好,他也凭自己的本事在上京的王孙贵族的圈子站稳了脚。曾经因为他是庶子,被人说三道四的,现在再也没人说他什么了,现在提起他都是瑾郡王了。

自己的家人这些年他也没有放弃过寻找,可是依旧没有什么消息,他都要怀疑自己真的是那曾经凌侧妃的孩子了。直到去年他二十岁生辰的时候,父亲递给他一个木牌,说是他亲生父母遗留给他的,木牌上是他原本的名字。他亲生父母其实在凌侧妃抱走他的时候就被杀了,当年父王知道时派去的人晚了一步就只拿回这个。父王说怕他小小年纪知道了会受不住打击,所以才一直没告诉他,现在是该让他知道事情的真相的时候了。他原本的家就在上京成外的一个小村子里,其实他们也去过那里,因为圣王府有庄子在那边,他也曾去玩过。可是他却从不知道自己离家是如此的近。

那夜突然听到如此的消息他很难受。虽说他们没养育他,但是他们生了他,他们的死也算是和自己有关,要不是凌侧妃看上了自己,他们也不会遭受死亡。他伤心,悔恨,独自在院子中借酒发泄,直到最后二弟过来劝他。

那一夜二弟陪着他喝了一夜的酒,第二天还陪着他去了自己原本的家,祭奠了被邻里匆匆掩埋的他的家人并给他们重新立了碑。至此以后他算是彻底的没了牵挂,他知道他以后就只有一个家那就是圣王王府。他不能孝敬亲生父母的,但是他还有养父母要孝敬,他要做一个好儿子,这样才对得起父王和母妃对她的疼爱。

上官雪妍夫妻在董府大门外下车,然后相携进去,雯绣提着上官雪妍的药箱跟在身后。

“臣参见圣王爷、圣王妃。劳烦圣王妃移驾给小女治病,臣惶恐之至。”董行策看见来人,带着府中所有人行礼。就为了是不是要请圣王妃,她和夫人差点吵起来,他认为哪有圣王妃给下臣之女看病的,这事在他看来很不妥。可是夫人说也许只有圣王妃可以治好女儿,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要去做,哪怕以命换命。他没想到夫人不但请来了圣王妃,就连圣王爷都来了。

“起吧,本王只是陪王妃来诊病的。”轩辕玄霄看了地上那人一眼,让他起身。

“谢王爷。”董行策慢慢的起身。

“王爷您稍后,我先进去看看董小姐。”这话是上官雪妍对着轩辕玄霄说的,他们在外面的时候,上官雪妍对着轩辕玄霄总是多了一点尊敬,不会像是他们独处的时候那么随意。

“嗯,我等你。能治就治,不能治不要勉强。”轩辕玄霄看着她说。

上官雪妍对着他点点头,然后抱着宸带着雯绣跟着董夫人走了进去。

“好强烈的怨煞之气,宸你不会就是来查证这事的吧?”上官雪妍普一进入董小姐的卧室就刚到一股很强烈的怨气,她一个修行之人对着这些感知要比一般人灵敏的多,在加上这怨气即使普通人感受不到,但是在她看来已经很强烈了。上官雪妍抬头还看见屋子里有那种透明的人形物漂浮,这是魂魄离体?怪不得她醒不来。但是上官雪妍不明白,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她的魂魄离体?

上官雪妍突然想到宸说查证什么,但是却是跟着她来了董府,看来宸在它之前就感觉到了。

“嗯,我虽然不掌生死,但是我掌时空变幻要不然也不能和你来回穿梭。我在哪个时空,那个时空里的一切就都逃不过我的眼睛。”宸看着前面的人说,这也是它今早感应到的,方向就在这里。本想去查看一番,没想到就听到外面的传闻,它想会不会和这董小姐有关。

“她这是穿越还是重生?”上官雪妍听到宸的话也就明白了,要是这个时空的人正常的生老病死宸不会管,既然现在它会在意,那只能说明这个灵魂很特殊。

“和曾经的你一样,她只是又回到了原点。”宸到床上看着那董小姐,然后说。

“那就是重生了,我们要不要救,她的怨气可是很重,想来是携着仇恨归来的。”上官雪妍听到宸的话明白了,这是重生。自己的上一世就是重生的,然后才得到紫莲戒和遇到宸。可是这人的的怨气太重,要是救了她会不会给西越带来什么麻烦?

“救,她的归来说不定也是天意注定的。既然这样那我们也不能违背。你也不要太担心了,她一旦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我们能让她生,也能让她死。”宸知道上官雪妍在想什么,它开口。

“好,听你的,只要让她漂浮的灵魂回归本体就行了吧?”上官雪妍看着屋里飘荡的透明物说。上官雪妍知道道理就像宸说的一样,既然是注定的,她也应该遵循才是。她修行忌讳的就是逆天而行,要不然她早就改了身边人的命数。

“嗯。”宸回答的很简单。

上官雪妍和宸使用它们自己独有的方式交谈,董夫人她们看到的就是上官雪妍正在给董小姐把脉,一个白色的小兽蹲在床上,谁也没敢出声。

“雯绣放下药箱出去吧,董夫人你们也都出去吧,我给懂小姐施针。”上官雪妍和宸决定了救人,但是这些多余的的人要赶出去。

“是王妃。”雯绣把药箱放在床边的小凳子上,然后退了出去。

董夫人看着雯绣都出去了,她虽然担心女儿但是也只能出去。她还想到一点,圣王妃肯施针那是不是说女儿能好。想到这她走的也快一点,她不能因为她的原因耽误了女儿的病情。

“谢圣王妃,有劳圣王妃了。”董夫人出去之前对着上官雪妍施礼道谢。

上官雪妍只是轻微的点下头,拿出自己随身带着的银针,意在告诉她要施针了。

董夫人施礼之后就出去了。

上官雪妍看着她们都出去了,在卧室里挥了一下布下结界,这里的事为了避免麻烦不能人外人看见了。

“我要怎么办,是不是给她吃定魂丹就行了?”上官雪妍治病那是没话说,但是遇到这种事她还是生手,所以征求宸的意见。

“用锁魂阵,那样才能一劳永逸的把她的魂魄封印在她的身体里,哪怕以后就是遇到了空也不会有人发现她的身体有异样,这样她也能少很多麻烦。”宸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回答。定魂丹也可以,其实他们只要让她醒来就行了,至于她以后会怎么样,那不是他们管的。但是它算出这人和这女人有不小的渊源,虽说它现在还不清楚这渊源何来,但是它知道她们应该不会是敌对的一方。

“哦,知道了。”上官雪妍点点头说。

说起了空大师,上官雪妍也能明白宸的意思。那了空现在也算是一个修行之人,只不过修为很低。这都十几年了才是筑基后期,上官雪妍曾经用洗髓丹丹和灵茶帮过他,也给过他一本适合佛修的秘籍,至于能领会多少全看他自己了。了空本就是西越最受尊崇的大师,经过这些年的积累更受人尊敬。就连轩辕玄耀都要封他为国师,但是被他回绝了,他承诺只要西越需要他,他一定义不容辞。

上官雪妍说完然后站在屋里伸出手指,指尖带着灵力,她对着整个屋子里的摆设先是进行了一番挪动,然后对着半空画着奇怪的符号。很快那些透明的人形物体就在上官雪妍的牵引下冲着躺着的人而去,最后没入她的体内。上官雪妍又站在床边手中结着手势让躺着的人浮起,快速的在她身上同样画了两个符号,最后手指朝下,那董小姐又缓慢的躺回床上。

“这就好了吧?”上官雪妍做完一切问一直在一边看着的宸,她一次做有点不确定。

“不错,你看来有好好的学,这锁魂阵虽然不算大阵,但是事关生死也不易学。第一次用能成功已经很不错了。”宸也没吝啬它的赞扬,这女人的努力它都看在眼里,有时它都心疼。但是她那些苦都不是白吃的,她的修为也精进的很快。

“她过多久就该醒了,我们先走吧。”上官雪妍知道成功了也松了一口气,她学到的很多的东西她只有理论而没有实践,曾经的社会用不到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

上官雪妍说完没有立刻出去,她还没有忘记把屋子恢复成原样。

上官雪妍抱着宸,开门出去。

外面的人一直都在着急的等着她,尤其是轩辕玄霄,他这几年从没见她救人需要怎么久的时间,他知道她也许是遇到棘手的病症了。他不关心那董小姐的死活,他只担心她。所以轩辕玄霄看着董行策夫妻的神情越来越难看,要是妍儿有什么不好的,他们整个董家都不够他发泄的。

看见上官雪妍出来,他们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妍儿,你怎么样,很累是吗?我们回府吧。”轩辕玄霄看着出来的人,疾步上前扶着她。看到上官雪妍好像有点疲累的样子,于是什么也不问就半搂半抱的往外走。

“玄霄我没事的,你等一下。董小姐是中毒,我已经给她驱毒了,她应给很快就能醒了,等她能走动的时候让她去圣王府一趟,我再给她复查一下。至于她的内伤,你手里的药就是最好的治内伤的药,它也是出自我手。”上官雪妍阻止轩辕玄霄的脚步,转头对着后面的董家夫妻说。她虽然救了董小姐,但是她还想好好的观察一下这死而复生的董小姐。

“是,臣妇记得,一定让小女去圣王府。等小女醒来之后,一定登门致谢。”董夫人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先是很开心,知道女儿能醒于是跪下道谢,至于上官雪妍说的复查她也自然的就应下了。

“道谢就不必了。我是个大夫,也是圣王妃,董大人以后只要为陛下、为西越百姓多出力就行了。王爷,我们回去吧。”上官雪妍依靠在轩辕玄霄的肩膀上说。其实她的虚弱是故意的,也是为了做给外人看的。

“好。”轩辕玄霄搂抱着上官雪妍离开。

雯绣在上官雪妍从屋里出来之后也进去拿药箱出来,然后跟着离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