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三章 雪妍的担忧,云墨心思

上官雪妍知道儿子长大了,有些事情也不愿和自己说了。她不是第一次做母亲,那些事她还是可以理解的,他现在好奇的是儿子为什么对这事敢兴趣,以前他可是从不问自己救治的都是什么人。

“墨儿莫非那人是你认识的,是朋友吗?要不要娘亲去看看?”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儿子问,她这是故意逗他玩的。

“不认识,没人求医就算了,也许是她好了,毕竟传言不可信。”轩辕云墨像是不在意的说,但是上官雪妍可以看出他好像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轩辕云墨不说,上官雪妍也不问,这事就算打住了。轩辕云墨也没离开就坐在里面陪着上官雪妍聊天,大约有半个多时辰,上官雪妍发现儿子有点疲惫于是让他回去休息。

他们兄弟两人长大了,原来上官雪妍一墙之隔的院子,他们已经不住了。他们的院子在其他地方,当然也是经过精心布置的。那院子也是他们成亲以后会住的院子,圣王府单独院小落很多。

“说吧,今天外面有什么传言?”轩辕云墨离开之后,上官雪妍问雯绣。

“董行策大人的女儿在来上京的时候在郊外遇到劫杀,虽然被人救了,但是昏迷了一夜都没醒。早上请了医阁的人,但是还是没醒。”雯绣回答上官雪妍,刚才她一直就站在外面,轩辕云墨说的话她也听见了,所以她知道上官雪妍问什么,这也是今早她听到的。

上官雪妍虽然不说八卦,但是她知道那些流言蜚语有时候是不能忽视的,所以她也会让人留意上京的各种流言蜚语。

“哪天进城的,昨天吗?”上官雪妍突然问,她心中有一个想法。

“是昨天下午。”雯绣说。

“你说会不会是墨儿救得她?”上官雪妍问雯绣,其实她心中已经有答案了。那董大人的女儿竟然是昨天下午进城的,那要是在郊外被墨儿偶然搭救也不奇怪了。

“回王妃这有可能,传言说救董家姐弟的是两个年轻的公子。可是没等到董家道谢,他们就不见了。”雯绣也回答的有技巧,她也觉得那两位公子应该是世子和随墨了。随墨虽然是世子的侍从,但是他的穿着打扮也不会让人觉得是个侍从。

“哦,还有什么?”上官雪妍在想儿子英雄救美之后,不会又看上“美人”了吧,就是不知道那美人长什么样子,这样也能解释儿子今天的反常。

“说董小姐是王侍郎儿子的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要是一直不醒,不知道那王家会不会退亲,毕竟王侍郎的儿子年纪也不小了,他们本来说是今年成亲的。”雯绣听到上官雪妍问,于是继续说。

“呀,那可惜了。”上官雪妍觉得儿子要是看上那董小姐了,那只能伤神了,看来她要找机会问一下了。

雯绣不知道上官雪妍说的可惜是什么,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问就是了,于是她又站回原来的位置。

上官雪妍又拿起医书看了起来,她突然想到要是儿子救得人,那他应该给诊治过才对。他身上的药都是自己配置的,甚至有些是自己给他的丹药,他也许给那董小姐吃过,没理由那董小姐会昏迷到现在。难道墨儿没给人看过吗?可是不该呀。

轩辕玄霄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上官雪妍脸上在不断的变化着神情,好像有什么事情想不通一样。他可是很少能看见上官雪妍这个样子,有点新奇。

“有什么事情想不通?”轩辕玄霄坐在她侧躺的榻上,拿开她的医书问。

“回来了。”上官雪妍听到声音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

上官雪妍看着他喝下水,然后把自己的猜测和他说了一下。

“妍儿是说,墨儿有可能对那董行策的女儿起了心思,这不可能吧。”轩辕玄霄听到上官雪妍的话,觉得有点不可能。

“我不知道这也只是猜测,墨儿是我带大的,对他最是了解了。要是呢,你不会嫌那董行策的官位低吧?其实我们说什么都是没用的,那董小姐是有婚约的。我担心要墨儿真的动了心思,那墨儿一定会伤心的。”上官雪妍一脸的担忧,那可是她这一世唯一的儿子,她很在乎的。

“放心吧,墨儿是我们的儿子,有什么事能难倒他,你也不要担心了。万一不是呢,我们看看再说。”轩辕玄霄搂着上官雪妍安慰她,自己看来也该和他们兄弟有关自己的婚事好好谈一谈了。

“我知道,我可以帮他很多事,唯独这感情一事我们都插不了手,所以他们兄弟的婚事我才让他们自己做主。”上官雪妍叹着气说,男女之事是最捉摸不定的,就算活了这么久的她都不敢说自己看透了。两人心意相通甜如蜜,反之如跗骨之毒,蚀骨腐心。

“我们这么相爱,我们的儿子也一定可以的。”轩辕玄霄如是的说,其实也担心儿子受情殇,就如那妍儿离开的那几年,自己不也一样。自己尝过得的滋味,儿子还是不要经历了。要是有一天儿子真的和那什么董小姐心意相通,自己这个做父亲的也不会看着不管的。现在都只是妍儿的猜测,等等看在说吧。

上官雪妍也知道自己这有可能是多想了,这样也很不理智,但是谁让她是个母亲呢。母爱子为之计深远,她也免不了俗套。

他们夫妻想着各自的事,雯绣站门口纠结要不要回禀,毕竟事关人命。

“雯绣何事?”轩辕玄霄开口问,他知道妍儿的几个贴身侍女不是没有分寸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得到妍儿的重用。她们四人虽然是他安排的,但是妍儿才是他们的要效忠的人。她们也一直很忠心,这雯绣已经做到圣王府的总管嬷嬷了,走出去也是有身份的人。她是更加的会看场合,没必要的事,她不会打扰他们的。

“回王爷、王妃。董大人的夫人求见说是想请王妃救董小姐,现在就在侧门跪着呢。”雯绣听到轩辕玄霄的问话,噗通跪在地上说。

“请她进来吧。我现在很好奇这董家小姐到底怎么样了,她一直不醒难道不是因为内伤,那还能是因为什么?”上官雪妍前一句话说给雯绣说的,后面是说给轩辕玄霄听的。

“你既然敢兴趣,我们就去看看。”其实轩辕玄霄也好奇,按妍儿刚才的预想,既然是墨儿救了人,就应该会医治才是。妍儿的药什么效果那自己可是最清楚的,重伤哪怕是有一口气的人服下药两三个时辰也能醒,那董小姐实在是反常了。

“好。”上官雪妍起身走进卧室里面换了一件衣裳,她平时在府中穿的都是比较随意的,出去就要换衣服。

上官雪妍夫妻也没等多久,董夫人就在雯绣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臣妇见过圣王爷,圣王妃。”那董夫人走进来看见坐在椅子上的两人,立刻跪下行礼。

上官雪妍看着跪在地上的那人,衣服上有不少的折子,她进来是自己看见她的面色也不怎么好,眼圈浮肿想必是一夜没休息吧。

“起身吧,先说一下令嫒是怎么了,有何病症?”上官雪妍示意雯绣给她搬个凳子,眼前求医的在她眼里不是一个四品的官家夫人,而是一个为女儿担忧的母亲。

“回王妃,小女看着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没什么病症,医阁的大夫是这么说的。”董夫人听到上官雪妍的问话又跪了下去。

“那你们可有给她吃过什么药?”上官雪妍又问,她只有问清楚才能给她看病。

“吃过,这是一位公子给的说是可以治小女的内伤,医阁的大夫也说这是可以治内伤的药,而且小女的内伤现在也没多大问题了。至于小女为何不醒,他们也不知道。”董夫人边回答上官雪妍的话边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一个药瓶给递给上官雪妍看。

上官雪妍一看药瓶就知道是什么药,那药瓶也都是出自她手,里面是她练的丹药。看来那人一定是墨儿救的无疑了,上官雪妍现在更加相信自己的猜测了,墨儿连自己给他的保命丹药都连瓶子送人了。

轩辕玄霄看着那药瓶也眼神闪了闪,莫非被妍儿猜中了。

“前面带路,本妃随你去看看,不过至于能不能治本妃要看了才知道。”上官雪妍起身对还跪在地上的人说,轩辕玄霄也随即起身跟着出去。

“谢圣王妃。”那董夫人又转身对着离开的上官雪妍夫妻磕了一个响头,然后自己也起身走向她进来的侧门。

上官雪妍赶走没几步就看见一道白影对着自己而来,她也不慌乱伸手抓住那白影。

“宸,你不是应该在教小麒法术吗,怎么出现在这里?”上官雪妍好奇的问,宸这几年一直到教导小麒,小麒也学的不错,宸也觉得小麒假以时日会和他父亲一样成为一个强者,麒麟族倒是可以放心的交给它。

“我去查证一件事。”宸躺在上官雪妍的臂弯里懒懒的说。那小家伙禀赋不错,但是就是有时候不服管教,教他真累,它也想休息休息。

“是什么事需要你去查证?”上官雪妍不解的问,能让宸在意的事那一定是大事。

“你等会儿就知道了。”宸说完就闭着眼,不在说了。

上官雪妍带着疑问坐上马车去了董府。

“娘亲去了吗?”轩辕云墨收起自己的玉箫问,他今天觉得烦闷,所以从娘亲哪里回来他只有在院子里练剑发泄一下。董夫人求医的事,他也知道了。看来她还是没好,不过有娘亲在那小姐应该会没事吧。

“王妃和王爷都去了。少爷要是王妃去了那您送药的事不就暴露了,那药可是王妃给您的保命药,再三叮嘱您要妥善保管的,可是您那天都给了董家。王妃去了一诊脉就会发现的,要是王妃问起您怎么说?”随墨递给他一块帕子回答他,然后问他。

随墨觉得他那天应该阻止的,但是少爷的脾气他是了解的,一旦他决定的事,除了王妃和王爷那是谁也敢变不了的。

“没事的。娘亲给我药也是为了以防万一,我都安全回府了当然也就用不着了。不如送给有用的人,想来娘亲知道了也不会怪我,既然是救命的药,那就要用在救命上。”轩辕玄霄知道即使娘亲知道了也不会怪他的,在娘亲眼里那些药可没有人命宝贵。

“少爷您那天为什么把那药给董家,要是给也不用全给,有您喂的那颗就行了。说实话少爷您那天的行为很反常,不像平时的您会做的。少爷您不会是看上那董小姐了吧,那董小姐行事是和一般女子不一样,但是和王妃那是没得比。还有不知道她长得这么样漂不漂亮,不过她父亲的官位有点低了,就这一点她就配不上少爷您。”随墨想一想还是问出了自己的疑惑,他不但问了还说了些其它的。

“天下的女子哪里还有可以和娘亲相比的。至于董小姐她已经有未婚夫了,这话你以后不要说了,免的污了她的闺誉。”轩辕云墨听完随墨的话,他只是说了两句话,后面那一句说的警告意味很足。

轩辕云墨自己也说不上那天为什么会那么冲动,不要随墨说他反常,他自己也知道他的行为反常。但是心中好像有个声音让他必须那么做。至于随墨说他看上那董小姐了?是吗,他长在上京什么样的贵女他没见过,这些年哪有一个可以入他眼的。不是他的眼光挑剔,实在是那些人整体哭哭啼啼的他看着心烦。她的妻子虽说不能像娘亲一样无所不能,但是也不能是个不能经事的人。他们圣王府要面对各种各样的人,他的妻子要是面对那些世家夫人没点手段怎么行。现在即使自己看上她了,她也有可以让自己满意的手段那又有什么用,她已经许人了。夺人妻之事,是他轩辕云墨不屑做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