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一章 时光如梭,云墨救人

上官雪妍走在大街上看着人来人往,她很少能行走在街上,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能。这个社会对女人有太多的束缚,身份越高束缚就越多。一个嫁过人的女人走出去她代表的不是她自己而是夫自己的家,除非特殊场合谁家也不愿意有个抛头露面的女主人,不要说是妻哪怕是个妾室都不行。出行即使没马车和轿子,至少是轻纱遮面是少不了的。

上官雪妍现在就是薄纱遮面,走在人群中。时不时换来周围的目光,他们有打量、有感激、有好奇。

其实上官雪妍知道即使她遮着面,只要长在上京居住的人也都在知道她是谁。又是八年过去了,她这些年除了每三年回一趟医谷小住之外其它的时候都是一直留在上京。这些人之所以对她熟悉那是因为她在上京开了一家医阁,治病救人不分贵贱。医阁里的大夫有些是她从医谷找来的,他们也是三年一批在不断的轮换,这样不至于让医谷和这个世界脱节了。平时医阁能治的都是他们治,那些他们不能医治的她才会出手。虽说她每次行医都是躲避着人的,但是时间久了也是有传言流出,最后为了不让上京人心浮动,她干脆正大光明的行医,这也是征得轩辕玄霄同意的。

自从知道医阁是圣王府的产业,那些打主意的人都歇了心思,医阁一时在上京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医阁里大夫的医术也是得到大家认可的,她上官雪妍会医术事情也暴露了,但是一切没变,她还是只治疗那些医阁大夫治不了的病。本来上京的人知道那个神秘的上官大夫是圣王妃的时候,没人敢让她看病,就怕不小心得罪了圣王府。事情的转变还是有一个贫家的小子,为了自己重病的母亲,竟然背着母亲冒死跪在圣王府门口,请圣王妃治病,当时很多人都说他那是找死,他也太高看自己了。

上官雪妍知道之后觉得这是一个机会,于是也没让人请他们母子进府,就自己出去当着众人的面给他母亲医治,治完之后还免费赠药。自此上京的人才信圣王妃就是上官大夫,是个厉害的大夫,依旧和以前一样救治病人。但是那些求上官雪妍治病的人也知道除非危及性命,不然他们也不敢求到上官雪妍面前。

医阁这些年的运作其实也没花费圣王府的钱,自己给那些有权势人治病的酬劳都归于医阁的运作。还有平时医阁的收入,所以医阁也算是有上京的人自己在养活。

“墨儿是今天回来吗?”上官雪妍走着走着突然开口问。自己有好几个月没见到儿子了挺想他的,他这是为陛下去江湖上查探一件事去了,因为他的身份比较合适。

又一个八年儿子今年有十九岁了,他已经成年了。很多和他一样大的世家子弟都已经成亲,太子轩辕锌铭的儿子都已经两岁了。上官雪妍知道在儿子没有遇到自己中意的人之前,她也不会逼他成亲。这一点她可是很开明的,就连他大哥少泉也还没成亲,她就在等着他们遇到中意人的自己开口告诉她。她对儿媳虽然她要求不高,但是也不希望他们给自己找一个搅家精回来,这点她相信连个儿子的眼光。

这两年墨儿已经慢慢接手华夏宗的事,而轩辕少泉也已经在接手处理冥楼的事情了。曾经的墨萧公子现在已经是江湖上让人闻风丧胆的公子无忧,曾经圣王府的那个有点不自信的大少爷,现在也已经是陛下重用的瑾郡王了。

八年很多事情都不一样了,名声不好的颜夕郡主嫁给了淳于府的大公子,夫妻恩爱儿女双全,婆媳和睦;那个被自己堂妹欺压不敢反抗的六王妃这些年把六王府治理的很好,儿子也有六岁多了;沐丝凝也已经在各种挣扎之后认了亲人,不过对外是沐夫人的义女。

“回王妃,说是晚上到。”雯娥在上官雪妍的身后回答她。这两年府中两位少爷都太忙了,经常几个月不在府中,王爷上朝的时候王妃也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救人上。

“也不知道墨儿有没有瘦,回来了一定要给他好好补一补。”上官雪妍呢喃着说,她也担心在外的儿子,但是她也知道儿子早就不是那个事事需要自己的小孩子了,她只能放手让他高飞,去找自己更广阔的天空。

“世子说不定也在念叨王妃您做的菜呢。”雯娥笑着说。

上官雪妍听到没接话,她边走边想晚上给墨儿做什么菜,可是走着走着她感觉自己眼前突然有阴影,这是有人挡在自己前面了。她想看看谁是怎么大胆敢拦她的路,但是抬头看着眼前的人,她嘴唇微翘也就只有他才敢在大街上拦着自己的路,而且又让自己一时没防备。

“妍儿想什么这么入神,怎么走着回去,马车呢?”轩辕玄霄伸手拉着上官雪妍走向一边停着的马车。他离很远就在人群中看到她了,但是不知道她低着头在想什么。八年过去了,自己也已经是不惑之龄了,但是好像没什么变化。自己没什么改变她更是没什么改变,还如多年一样,看着还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送病人去了,府中的马车不颠簸。墨儿今晚回来我在想晚饭做些什么菜给他吃,你说做什么菜好?”上官雪妍扶着他的手上了马车,坐好然后征询着他的意见。

“他又不是孩子了,你做什么他吃什么。你也知道他自小就喜欢吃你做的菜。”轩辕玄霄听到儿子要回来有点不自然,那这还没回来了就博得了妍儿的关注。他们兄弟不在的时候,妍儿都是问自己喜欢吃什么。现在妍儿明显心不在自己身上,看来自己决定不在要孩子是对的,要不然妍儿心中哪有自己的地位。

“你说的也对,那就香酥鸡、糖醋鱼、八宝盅……。”上官雪妍没发现轩辕玄霄的神情,她独自念出一串菜单。

轩辕玄霄听着她那一串菜单,独自坐在马车的一角怨念。

距离上京十里的地方两匹快马一前一后正在向着上京的方向飞奔着。镜头拉近,那前面的一匹马上那是一个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他白衣墨发,衣和发都被疾驰的风带着飘动,黑白相间交相呼应。乌发在头发梳着整齐的发髻,套在一个精致的镂空发冠里。匀称的身子着一袭水纹的紫袍子,外罩一件绸面的乳白色外披,脚蹬白色长靴。他的皮肤很白,隐隐有光泽流动,眼睛中闪动着动人心魄的光芒,五官俊美如画,好看的不似真人。这种相貌这种仪态,即使世间所有美好的词语都用上也不足以形容他的容貌。当是他那惊为天人的美,却没有一点女气。唯一和他那气质不合的是他的胸前有一只火红的小兽,它睁着眼看着前方,即使骏马飞驰它依旧稳稳地在那男子的怀中。

后面的绿衣男子长相虽然不去前面的那一人,但是也有一副好相貌,也会让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一见之下羞红了脸。

那原本正在飞奔的男子却突然勒住自己的马看着不远处的树林。

“少爷怎么了?”身后的人也勒住自己的马问。

“那边的林子好像有事情发生,我们去看看。”那个被称为少爷的调转马头向着那片树林走去。他闻到了来自哪里的血腥味,很淡,也许是因为远的原因吧。

后面的那人只能跟着调转马头也走向那边的树林,他也感觉到了来自那树林里的异样。

“放了我弟弟,要不然我就让他死在这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拿着一根发簪抵在一个黑衣男子的脖颈处。她的对面是同样黑衣的几人,还有被他们提在手里的一个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子。他们的身边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男女,那一看就是府中的下人。

“你不要乱来,你快放了手中的人。”对面的一个男子看着少女和她钳制的人,大声说。

“要我放了他,也不是不可以。我们交换,只要你们放了我弟弟,我就放了他。”那少女的声音清冷,眼神凌厉的看着他们,她说的时候手中的簪子又向那人的颈项处移了一点。

“慢着,你可要想清楚了,你手中的人对我们可是可有可无的,我手中的人可是你的亲弟弟,你也不想让他有什么损伤吧?”那对面说话的男子明显被她的举动给弄得有点蒙了,没想到她竟然还敢下手,

他们没想到一个少女遇到刺杀会如此的镇静,不但一开始就识破了他们,还能在他们不防备的时候抓了他们的人,现在他们很被动,看来事情今天是办不成了。

“刀疤王,你抓的是我弟弟,可是你不要忘了我抓的也是你弟弟。大不了一命抵一命,我也不亏本。”那少女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但是她的眼是直直的看着那对方提着的小男孩,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她这不过是在赌,还是一场不知道输赢的赌局。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对面的人显然有点吃惊的问,问完才觉得后悔了。

“换不换,我可没时间和你们耗,要是不换我就扎死他,大不了我们来个鱼死网破,你们完不成任务,也不好对你们的雇主交代。”那少女又下了一剂猛药给对面的人。

对面的人听到那少女的话,明显动摇了,低着头在思考什么。

“少爷,那小姐倒是挺勇敢的,不过她应该就快撑不住了。”绿衣男子对着自己面前的主子说,他们已经在这里看了有一会儿了。

那少爷看着那拿着玉簪抵着一个身高魁梧的男子的少女,她是坚强也很冷静说话也很机智,对方已经被她搅乱了心神。但是随墨说的对,她一直在强撑着自己。那些人看不见但是他看的到,她脸色苍白身子已经在摇晃了,就连眼神都已经在迷离了,衣服上斑斑的污渍,想必她也已经受过了重伤才是,但是为了弟弟她还是选择了强撑着。她和上京自己常见的那些娇滴滴的小姐很不同,就是不知道她又是哪家的小姐?

对,眼前之人就是让上官雪妍挂念的爱子轩辕云墨,他办完事就着急的向家里赶。可是没想到会遇到这事,遇到让他刮目相看的人。

“好,我们换人。”对面的那人想想说,他是觉得要是完成雇主的交代的事情,他们还有机会。她不信他们一会儿找不到机会,那小丫头也太看不起他们了。

“好。”那少女听到对方的条件,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她一松口气,手下也就松了一点,惊变也就在这一刻发生了。

“臭丫头,你找死。”那原本被钳制的人,突然用力挣脱出来,谁也没看到他从哪里摸出一把匕首,对着身后的少女就捅了上去。

“姐姐……。”那小男孩子哭喊了一声。

“随墨救人。”轩辕云墨看着那就要被匕首刺到的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窜身出去。轩辕云墨打飞那把匕首,接住了那要倒下去的少女。

轩辕云墨觉得自己臂弯里的身子很柔软,还有幽香侵袭着他的嗅觉。这感觉和他小时候抱着娘亲的感觉不一样,这是一种他从没体验过得感觉。他从小可以近身的女性也就只有娘亲,现在他抱着这个少女竟然有点慌乱,不知道是给放下还是抱着,抱着好想不对,但是要是把一个重伤的人放在地上好像也不对。

在轩辕云墨的话落,随墨也快速的出手制服了哪些人,救回来那个小男孩。

“姐姐,你怎么样?”那小那孩跑过来跪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姐姐,哭着问。

“方儿不哭,姐姐没事,很好你还在,这一次姐姐保护好你了。”那少女躺在轩辕云墨的臂弯想伸手去摸一下自己的弟弟,可是手才抬起一点就又垂了下去。

“姐姐,姐姐你不要死呀,爹娘还在等着我们呢……。”那少年看着自己那突然昏过去的姐姐,以为死了吓坏了。

“姑娘、姑娘……。”轩辕云墨看着那突然昏过去的人也吓了一跳,着急的也呼唤了起来。

“少爷,你快给这位小姐看看她怎么了?”随墨也不知道自己少爷怎么突然忘记他可是会医术的,于是提醒到。

轩辕云墨听到随墨的话也想起来自己是会医术的,立刻给怀中的人把脉。

轩辕云墨把脉的时间有点长,他是诊断出这小姐受了内伤好像是被撞击造成的。她的昏迷好像还有其他原因,但是他诊断不出来。

轩辕云墨给她诊断完,从自己的腰间摸出一个小瓷瓶倒出里面的药丸喂给她。这是可以治内伤的,很好用,他身上的药大多都是娘亲给他的,只有小部分是他自己配置的。

随墨看着自家少爷喂给那小姐吃的药眼神闪了闪,他怎么觉得少爷今天有点反常,竟然连这药都拿出来了。

“小弟弟你不要担心了,我家少爷是很厉害的大夫,你姐姐已经吃过药了,很快就会好的。你们是哪里人,要去那里?”随墨蹲下身子问那个还在哭泣的小男孩。

“真的吗,那谢谢大哥哥了。我和姐姐是从赣州来的,要去上京找爹娘。不过现在恐怕去不了了,姐姐病了也不能开口说话,我也不知道爹娘住在什么地方。”那小孩子说完又看看自己那昏睡的姐姐又差点哭了起来。

“上京,你们要去上京,你知道你父亲叫什么吗?”轩辕云墨听说他们要去上京于是问,只要知道对方姓甚名甚,在上京还没有他找不到的人。

“爹爹叫董行策在上京当官的。”也许是因为轩辕云墨主仆救了他们,所以他回答的毫无保留。

“董行策?走吧,我们送你回家。随墨看看他们的马车是不是还在附近?”轩辕云墨一听是董行策这人他知道,听铭哥哥说这是今年刚才赣州调来的,原本的政绩不错。铭哥哥只所以说道他那是因为这人办事能力不错为人刚正不阿的,很的皇叔的信任,不过人有点古板。

“大哥哥你认识我爹吗?”那男孩听到轩辕云墨的话,好奇的问。要是大哥哥不认识爹怎么送他回家。

“不认识,走吧。”轩辕云墨抱着怀中的少女,向随墨赶过来的马车上去。

轩辕云墨上了马车把怀中的人放下,又给她把把脉自己才下车,下车之前看着那个被随墨放在车上的小男孩说:“你照顾好你姐姐。”

“好的,大哥哥。”那小男孩点着头说。

“走吧。”轩辕云墨跳下马车跨上炙焰对着自动坐在车辕上的随墨说。

“是。”随墨鞭子一甩,马车走动。这董家的下人都死光了,车也只有他来架了。

十里的路程其实也不算远,所以轩辕云墨他们很快就到了城门口,守城的侍卫看着是圣世子直接站直身子目送他进城。轩辕云墨进城之后没有回圣王府而是转到了另一条路上,那里是上京官员住的地方。被百姓称为双口街,正所谓“官”字两张口。

此时双口街的街尾一府门口前,有男有女人正在焦急的等着什么,他们不断的张望。

“老爷,你说他们怎么还不到,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我们要不要去找人迎迎?”这是一位夫人,手帕被她绞在手中,显得很着急的样子。

“没事的,母亲不是说有很多下人跟着吗?不会有事的,我已经派人去城门口等候着去了,看见他们的马车会通知我们的。安心等着就是,再说哪有做父母的去迎接子女的,这不合礼法。”那夫人身边的男子板着脸说,可是他那张望的眼神出卖了他此时的着急。

轩辕云墨刚进这街道就看见那一处府门口的人,所以直接就带着随墨过去了。

“你可是董行策?”轩辕云墨在他们面前停下,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问。

“是,不知道公子何事找在下?”董行策看着那骑在高头大马上,摆弄掌心那红色小兽的人。他一眼就看出这人不是简单的人,气度不凡,只是一眼他就觉得很有压迫感。

“你家小姐和少爷在十里之外遇袭,被我家少爷给救了,现在就在马车里。”随墨跳下马车解释着,他知道这事少爷是不会说的。

“依儿、方儿……。”那夫人听到随墨的话就哭着跑向马车。

董行策听到后也走向那马车,任谁听到自己的孩子遇到危险会不着急。

“娘,姐姐,姐姐她……。”马车里传来那男孩子的哭诉。

轩辕云墨看了一眼马车,知道自己这是送对地方了,于是又从腰里拿出两个瓷瓶给随墨,让他给他们。

“这是可以治你家小姐的药,这是要服下去治内伤的,这是擦在伤口上的保证不留疤痕。这可是千金难买的一定要给你家小姐使用。”随墨拉着一个嬷嬷把手中的药瓶给她然后再三叮嘱她。

“啊,是、是。”那老嬷嬷,她是那夫人的心腹嬷嬷,所以她听到随墨的话,把那药牢牢的抓在手里。

随墨送完药,走回到轩辕云墨前面。

“回府。”轩辕云墨最后看一眼那马车,然后调转马头离开。心中有声音告诉他,他们还会再见的。

随墨看着已经策马而去的少爷,于是也翻身上马离开这里,剩下的事就和他们没关系了。等董家人想起救命恩人的时候,他们已经早就不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