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四十九章 活春宫,怒火狂烧(上)

不得不说,这么近距离看去,刚才这个女人比那日在雪山一眼看到的时候还来得美,“倾国倾城、沉鱼落雁”八个字用在她身上完全不为过,无形中又有着一般大家闺秀的柔弱可人。而从她的脚步声中几乎听不出她会武功,若非那日在雪山亲眼所见,她此刻必然也将她当成不会武功的弱质女流了。

一时间,夭华一点也不急着出去救乌云,倒想看一出好戏般好好看看接下来的发展,幸灾乐祸几个字从唇角显而易见的那抹轻勾中显露无疑。

“滚出去……”

“乌公子,你真要这么一再拒我于千里之外?”

“我的话,别让我再说一遍。”

“乌公子……”

嗤嗤,乌云啊乌云,要不要这么冷漠啊?就不能稍微怜香惜玉一点,这么主动送上门的女人都不要?如果换做是她,她都有些忍不住动容了。站在走下来这条密道的密道口处听着的夭华,挑眉发笑的同时,止不住越发幸灾乐祸起来。

下一刻,只见刚才端茶进去那个女人从密室内走了出来。

伸头往密室大厅及女人走进去那间密室门口看的夭华,立即将头缩回去,依旧不出声。

这次走出来的百里清颜,没有立即合上石门,气恼得直接走向密室大厅那张石桌,就又对着镜子照,忍不住暗暗咬牙,她倒要看看密室内那个人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两瓶药,不管是迷药还是催情药,都还放在桌面上,反正又没有什么人,也没必要藏。

夭华看着,一时真的很好奇这个女人的真正身份。她既然是萧恒的人,那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雪山,更重要的是还与刚脱身不久的明郁在一起。

百里清颜暂时丝毫没有察觉到密道口处的夭华,也一点都想不到有人会悄然潜入进来。

时间缓慢流逝。密室内被囚的乌云,身上与额上在时间的流逝中都不觉渐渐冒出一层热汗,体内升起的那丝异样灼热更是不知不觉越来越猛烈。

百里清颜不知何时已将视线从梳妆镜上收回来,无声地转回头朝石门大开的密室看去。而这样的方位,虽然开着的石门让百里清颜只能看到石门对进去的半边密室,基本上看不到里面坐在另外半边的人,但那只落在桌面上被铁链锁着的紧握成拳的左手还是能收入眼底。

夭华耐心再等等,安静中早已经将密室大厅内的一切都丝毫不漏收入眼底,当然也将从囚禁乌云的那间密室内出来后坐在梳妆镜前的女人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看得出来她似乎也在等。至于在等什么,暂时还不好说。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只见坐在密室大厅的梳妆镜前的女人起身又往囚禁乌云的那间密室走去。

“乌公子,想来刚才送进来的水已经凉了。凉茶伤身,我马上为你换一壶。”

“乌公子,你怎么了?你的脸色看上去有些不好。”

“乌公子……”

夭华依旧一字不漏地听着,可丝毫看不到那间密室内的具体情况,眉宇不由微微皱了皱,不知道乌云到底怎么了,他可千万别给她死了才好。

思忖了一下后,夭华忽然一个迅疾如风地闪身,就进入到密室大厅中,然后瞬间靠近关押乌云的那间密室,侧头往里看去一眼。只见被囚禁的乌云放在桌面上紧握成拳的手上锁着一条很粗的铁链,顺着他的手一路往上看去他的脸色明显有些红,好像有些喝了酒的样子,但额头上的汗又昭示着恐怕没这么简单,让夭华忍不住怀疑此刻这个女人是不是对他用了什么毒了?

对了,刚才看到她坐到桌边,对着桌子上的梳妆镜照镜子的时候,那桌上似乎放着两只白色小瓷瓶。

想到这,夭华就迅速收回视线,又朝大厅中的那张桌子看去,确实没有看错。

想了想后,夭华再一个闪身,就去到了桌边,迅速拿起桌上的两只小瓷瓶看了看,只见两只小瓷瓶上都贴着一张小小的标签,标签上分别清楚写着这样几个字,迷药,催情药。

夭华先是一怔,接着再马上重新看了一下,确认一遍。而后回过头来再联系乌云刚才脸上的神色,似乎确实有些像中了催情药后的反应。看来,这个女人似乎不止对乌云有意思而已,还想直接跟乌云生米煮成熟饭,这朵乌云的艳福还不浅。

思及此,夭华真的忍不住想大笑三声,不过幸好在最后关头忍住了,心中对接下来的发展真的是越发期待,仿佛已经看到一幅美妙的活春宫在眼前上演。如果换做是其他人,她绝对半点看的兴趣都没有,但现在是乌云,夭华真想搬张椅子到密室门口去坐着,一边喝茶一边嗑瓜子,再一边欣赏。当然,如果表演的好,她不介意鼓掌称赞与多赏点钱。

密室内还一脸“担忧”神色看着乌云的百里清颜,心思虽然与外面密室大厅中的夭华完全不同,但心底同样暗忍着笑,她一定会把他彻底变成她的,“乌公子,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要不我帮你看看?”

说着,百里清颜靠近一步,手就往乌云脸上伸过去。

乌云忽地左手一把紧扣住百里清颜即将触碰到他脸的右手手腕,在扯动的铁链声中利落地一把将百里清颜的手腕按在冰冷的桌面上,冷冷咬牙,“解药!”

“什么解药?”百里清颜手腕吃痛,但想着此刻扣住她手腕的人是他,那丝疼痛就完全无所谓了,故作疑惑的模样好像有些听不懂。

“不懂是吗?”脸上红中升黑,在话音刚落的刹那,几乎毫无征兆而又毫不留情的,速度若疾风扫落叶般的,乌云将百里清颜的手腕用力按压在桌面上的左手就扣着百里清颜的手腕用力往上一折。

“苛察——”一声异常清脆的骨骼断裂声顿时清晰响起。

百里清颜的右手手腕霎时被硬生生折断。

百里清颜甚至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当钻心般的疼痛一刹那蔓延上四肢百骸,尤其是一刹那先席卷上脑海,顿时痛得百里清颜有些发蒙,之后才“啊”一声凄厉惨叫。

外面密室大厅中的夭华一点都没有准备,顿时被这声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刺得明显有些耳膜发疼,忍不住摇了摇头与掏了掏耳朵,这乌云也实在太不懂温柔与怜惜了,一个女人为了他都已经做到这般地步了,他怎么还下得去手?

“说,解药到底在哪,拿给我。”乌云再度逼问,左手还扣着百里清颜被折断的手腕。

百里清颜再也忍不住,一掌打向乌云的肩膀,想将乌云打开,抽回手。

乌云虽然武功被废,但反应速度还在,一个侧身避开的同时猛然站起身来,扣住百里清颜手腕的手越发收紧,仿佛要将百里清颜的手彻底一分为二斩成两截一般,黑眸中杀气逼人。

百里清颜已经痛得直抽气,手腕被硬生生折断不止,被折断的地方还一再被人紧扣与拉扯,简直与凌迟无异,她怎么就忘了他之前杀她的时候都毫不留情的,“你马上松开。如若不然,真的别怪我动手。”

“我只要解药。”乌云的语气更冷。

“那这可是你自己逼我的。”伴随着话,百里清颜再一掌打向乌云,这次毫不留情,并步步逼近。

乌云毕竟武功已经被废,闪躲开几次后还是不可避免地很快挨了百里清颜一掌,扣住百里清颜手腕的手随之松开,整个人止不住倒退了几步。

百里清颜已经痛极,手终于收回来后,转身就要快速走出去,必须要马上找御医来为她医治才行。

一抹红色的身影在这时瞬间闪身近前,在百里清颜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点了百里清颜身上的穴道,然后越过面朝石门的方向差不多快到石门的百里清颜走进密室,对着乌云一脸笑意,“祭司大人,亏本宫担心了一整夜,不惜冒险进宫来找,你倒风流快活的很。”

乌云早就料到了夭华会来,因为小奶娃现在的身体需要他,不管她心中怎么个不情愿也好,但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来得这么快。而武功被废,再加上中了迷药与催情药的缘故,刚才与百里清颜这么一番小小的交手下来,让乌云不免有些喘息,“立刻马上找解药给我。”

“祭司大人这是在命令本宫?”夭华挑眉,没有动。

乌云接着喘息。

夭华随即转了转眸光后,抬步走近乌云,似乎还从来没有见过乌云像现在这么脸红喘息的模样,虽然并不是那么红,然后在距离乌云大概一步之遥的时候,伸手抚上乌云的脸。还别说,确实挺俊美的,难怪这么漂亮的女人会看上他,还不惜用这样的手段也想得到他。

乌云一把扣住夭华的手腕,将夭华的手拿下来,面色难看地“盯”着面前不知意欲何为的夭华。

夭华反手一转,就将手腕灵巧地从乌云的手中转了出来,并在转出来的刹那反手一把扣住了乌云的手腕,她可不想成为第二个被折断手腕的女人,同时手上明显施加内力迫使乌云没办法反抗,对着面前近在咫尺的乌云笑意不减,“祭司大人,你就真这么想要解药?”

乌云不语,知道夭华不调侃戏弄他几句是不会收手的了,希望她最好只是嘴上这么说几句而已。

接近石门处,面朝着石门还没有出去就被点了穴的百里清颜,动也不能动,手腕上的疼痛还在时刻传来,真的是每一刻都是煎熬,怎么也没想到夭华竟会突然出现在这,简直难以置信。

而由于背对的关系,百里清颜一时间丝毫不看见自己身后的情形,但听身后传来的声音与那说话的语气,百里清颜恨不得马上杀了说话之人。

“其实祭司大人想要解药也不是那么困难,本宫早在刚才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祭司大人中毒了,并且还知道祭司大人中的是什么毒,解药也已经拿到手,不然怎么敢现身见祭司大人?不过,要想本宫给你,祭司大人你可还要多说几句好话,哄本宫开心开心才行。”说着,夭华笑着松开乌云的手腕,不紧不慢地倒退了一步,而后伸手倒了杯茶,在乌云的面前慢条斯理光明正大地将刚才顺手拿过来的那两只小瓷瓶里面的药系数倒入刚倒好的茶中,一滴不剩。

而这一幕,可千万不要说她暗算,她这可绝对绝对算不上,甚至连明算都谈不上,这么正大光明的事,谁让他自己眼瞎了看不到,不能怪她,“祭司大人,解药现在就在这里,本宫都已经倒水弄好了,剩下来的就看你的了。记住,一定要让本宫发自内心地开心了才行哦。”

乌云现在的听力已经越来越好,的确听到夭华倒了杯茶与将什么东西倒入了茶水中,对于夭华的话一时有些不疑有他。而催情药还是有解药的,如果让他出去,他也能自己配置,可现在问题是他出不去,拧了拧眉道:“那你不妨直接说,你想要我说什么你才开心,我一定顺你的意。”

“这样啊,那你先说一声你已经知道错了。”

“好,我知道错了。”

“那你到底错什么了?”夭华真忍不住挑眉。

“错在不该与你作对,上次不该抓了你,这样行了吗?”乌云拧眉,暂时忍她。

“倒还行。那既然知道错了,后面是不是该跪下来给本宫磕个头,道一个歉?”夭华得寸进尺,真的是好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乌云继续拧眉,体内的药还在发作,越演越烈。

“那好,本宫向来也是宽宏大量之人,既然祭司大人确实已经知道错了,有道是知错能改,还是魔宫的好祭司,谁让本宫的宝贝骨肉又实在离不开祭司大人,这解药就暂时给祭司大人了。”说着,夭华端起桌子上亲手倒的与倒入了药的茶杯,就一把扔向对面的乌云。

乌云听声辨音,一把接住。

“喝吧,解药已经倒进去了,喝完了好随本宫出去,孩子可一天没吃东西了。”夭华面不改色催促,拿小奶娃来当借口。

乌云不疑有他,真以为夭华为了孩子,迫不及待要救他出去,虽然他现在其实并不准备这么快走,昨日其实也是有意被百里清颜抓回来,想借由萧恒的手除了夏侯渊晋,一步步他都已经算好,就一饮而尽杯中的茶。

夭华这时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大笑特笑。

乌云蹙眉。

夭华笑着笑着,忽然有些笑得岔过气去,还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在乌云越皱越深地眉宇下抚了抚胸口后缓过气来,一边笑一边开口,“别……别担心,真的是解药。来,伸手再接住了。”话落,夭华一把扯过被点了穴动荡不得的百里清颜,就将百里清颜整个人往乌云怀中推去,“刚才你可是喝了整瓶药了,祭司大人,再忍的话身体可要废了。这解药就在这,随你使用,真的别忍了。本宫会耐心再等等的,等祭司大人办完了事,再带祭司大人出去。恩,祭司大人是要本宫留下来观摩观摩呢,还是不太好意思,不想让人看,要本宫出去呢?”

乌云对于被夭华推过来的百里清颜一个侧身避开,怎么也没有想到夭华竟然对他来这一招,刹那间已然感觉到体内加倍燃烧起得那股灼热,该死!

没有撞入乌云怀中,被乌云避开的百里清颜,整个人撞在乌云身后的石壁上,重重倒地,右手的手腕在一屁股落地的时候一下子撞在地面上,痛得忍不住晕过去,还是动荡不得。

“嗤嗤,祭司大人还是这么不怜香惜玉啊。算了,本宫就不留下碍事了,祭司大人请继续你的不怜香惜玉吧,本宫去外面等着。”事实上,夭华准备等里面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再进来看这幅美妙的活春宫,怕自己在这里乌云不好开这个头,哈哈真是要笑死她了。

乌云面色骤变,听着夭华真的起身出去的脚步声,左手手腕上的铁链顿时一把甩过去,快若闪电地一下子缠绕住夭华的身体,继而一个迅疾上前,将被铁链缠绕住的夭华整个人抵在石壁上,喘息地咬牙,“你再说一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