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298.幽幽云燕:第299章 云这螃蟹是母的

飞燕自己也捏了一把冷汗,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云亦岚报复了!犹记得多年前,一句不经意的“你好美”害她被他追杀这么多年,血一样的教训……

她知道惹云亦岚的后果会很严重,可有时候总是忘……

其实这也不能怪她囡!

谁让他有事没事长得这么好看,还不让人说!

长得好看不让人说,你就别出来晃荡呀!或者你跟上官一诺一样带个面纱出门啊!!鲺!

哎——

飞燕叹了一口气,默默进入备战状态,打算随时对抗云亦岚的攻击,然而出乎她的意料,也出乎所有的人意料,云亦岚竟然什么也没做,依旧一动不动地坐在窗边,维持着他那万年不变的面瘫脸。

“太好了!我哥应该没听到!”

云玉湖松了一口气。

“没听到?”

飞燕皱了皱眉,云木头的听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了?

平时他偷偷地在角落吱一声他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刚才她虽然不能说有多大声,但是声音也不算小,以他的听力怎么可能听不到呢?

飞燕正觉得奇怪,突然看到上官一诺扭着不盈一握的小蛮腰盘娉婷婷地朝着云亦岚走过去,在他对面坐下。

飞燕瞬间明白了!

敢情佳人在侧,心猿意马。

此时此刻云亦岚全部心思都在上官一诺身上了,哪里还会注意到别人呢?

那她是不是应该好好谢谢上官一诺?

“小燕子,要不要吃东西呀?”

常江笑呵呵的俊颜闯入飞燕的视线,他有些调皮地冲着飞燕眨眼睛。

“常花花,你刚刚不是说输了要给飞燕姐姐礼物的吗?不要跟我说想要赖账啊?”

云玉湖非常敬业地提醒道。

“怎么可能会忘记呢?”常江拿着折扇掉了掉云玉湖的脑袋,“你当我是什么人呀!”

说着,只见他拿着扇子快速地旋转,连续挽了好几个扇花。

扇子就好像一个一只大大的蝴蝶,在他的衣袖只见翩翩起舞,速度快得让人都看不清,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

当他停止下来的时候,手里的扇子就不见了。

“哇——好厉害!”

飞燕和云玉湖同时拍手叫好。

“你怎么做到的?”

飞燕觉得很神奇,忍不住靠近一步,翻他的袖子。

常江连忙把另一只手往身后藏,好似唯恐他发现了自己的秘密一般。

飞燕见状好奇地伸手去抓他手,常江也没躲,反而很大方地把右手往前一伸,一把做工精致玲珑的匕首就这样出现在了飞燕的视线内。

匕首不大,估计就比飞燕的手掌大一点点,纯银打造,柄是用金丝楠木雕刻,我在手里非常的舒服,下方镶嵌着一颗翡翠,反射出绚丽夺目的七彩阳光,非常漂亮。

但你若认为它的厉害之处仅仅在外表,你就错了。

飞燕行走江湖多年,接触过的兵器不在少数,一眼就看出纯银刀体上隐秘的纹路,一定能吃进人的骨头里。

这把匕首,不仅精致漂亮,而且锋利无比,既好看又实用。

“好美!”

飞燕忍不住发出一声赞叹,这次赞美的对象不再是云亦岚,而是常江手中的匕首。

“你喜欢就好。”

常江将匕首放在飞燕的手里。

“送给我的?”

飞燕有些惊讶地看着常江。

“恩。”常江点点头,另一只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变出一把折扇,潇洒地摇着,冲着飞燕笑地灿烂,“这就是礼物!”

“谢谢!”

飞燕倒也不推脱,她的性子一向大大咧咧的,作风豪爽。

“我正好有一把沈煜亲手绘制的扇面,改日等我回无燕山庄取来赠你。”

你有沈先生绘的扇面?”

常江很惊讶,沈煜是大名鼎鼎的才子,东土第一画师,出身大名鼎鼎的琅琊沈氏。

沈氏世代儒商,富甲一方,民间间有谚语:大魏富、东夷足,却抵不过琅琊一个沈。

沈煜出身在这样的家庭,不愁吃不愁穿,整天舞文弄墨,只为陶冶情操,不为谋生,对自己的作品一向珍视,极少赠予他人。他的字画可谓是万金难求……

几年前,一场大火,沈家灭门,沈煜的真迹基本是绝迹了!

所长常江听闻飞燕有沈煜的亲笔绘制的扇面很是惊讶。

“沈先生同我是朋友!几年前,我曾厚着脸皮向他讨的!”

飞燕解释道,提到沈煜,她眼中露出了淡淡的忧伤。

“沈氏大火之后,也不知道沈先生下落何处……”

常江叹了一口气,三年前的那场火整整烧了三天三夜,沈氏只怕是无一人幸免了!

沈煜……

真是可惜了!

“哎——不提了!”

飞燕叹了一口气,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没放弃追查沈家大火,只可惜一无所获……

“恩!走!吃东西去!”

常江连忙转移话题。

画舫在湖中缓缓飘荡,清风徐徐,坐在窗边可以看到外面碧波荡漾,荷叶碧连天,荷花粉嫩娇艳。

此情此景,把手饮酒!

非常畅快!

不得不说常江是个非常会享受的人!

“小燕子,你怎么不喝酒呢?”

常江有些奇怪,直觉飞燕这般爽朗的侠女应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

所以当他看到飞燕不喝酒的时候非常惊讶,刚开始还以为是云亦岚这个雇主不让她喝,不过这一次,他发现是她自己不喝。

“伤心事,莫提起!”飞燕叹了一口气,“吃菜!吃菜!”

“和你的沈先生有关?”

突然,一个不冷不热的声音响起,众人惊奇地发现一直没有说话的云木头突然不冷不热地看着飞燕。

飞燕皱了皱眉,原先亮晶晶的眸子微微黯淡了下来。

常江见状,细长的桃花眼不满地瞪了云亦岚一眼,那样子仿佛实在责怪他不该多事!

“小燕子,别理他!他面瘫,还脑瘫……来,吃个大螃蟹!”

常江见飞燕情绪低落,立马转移她的注意力,夹了一个肥美的螃蟹正欲递过去,然而突然之间有东西打中了他的筷子,常江一时不防,筷子里夹着的螃蟹便落到了桌子上。

“云、亦、岚!”

常江咬牙切齿地看向罪魁祸首了。

“怎么了?”然而,某人却一脸无辜地装糊涂。

“你说怎么了?!”

常江气得直发抖,郁闷无比地敲了敲落到桌上的无辜螃蟹,质问道。

“哦。你手滑了?”云亦岚挑了挑眉,一脸迷茫,“我帮你夹一个吧。”

说着,他伸出筷子,夹了一个螃蟹,给常江递过去,正欲放到碗里,常江突然推了一下碗,碗的位置微微一偏,云亦岚的螃蟹孤零零地落到桌子上。

“不好意思,碗滑了。”

常江非常不给面子地说道。

一时之间,餐桌之上剑拔弩张。

“哎——你们手滑碗滑就别夹来夹去的呀!”

薛神医赶紧出来缓解气氛,把掉到桌子上的螃蟹夹道这么碗里去:

“这么好的螃蟹!浪费了多可惜呀!小飞燕,你要不要也来一个!”

“好呀!”

飞燕笑了笑,毫不介意地将桌面上另外一个螃蟹夹走。

熟料这时候,一双筷子横亘而出,将她的螃蟹抢走。

“这是我的。”

云亦岚不冷不热地看了飞燕一眼,霸道地将螃蟹夹到碗里,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搞什么嘛!

飞燕无语!

掉到桌子上的螃蟹也要抢?!盘子里又不是没有!

众人却是目瞪口呆:

这木头今天怎么了?

“云,这螃蟹是母的。”

薛神医弱弱地提醒道,作为一个奇葩,云亦岚排斥的不仅仅是女性,而是这世界上所有的雌性动物!——

题外话——乐乐:谢谢aintoday的红包和鲜花!谢谢473545855的月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