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3.坑深273米:只是说让你洗澡而已

晚安看了她一眼,没准备跟她说话,只是低头道,“回医院去。”

她有一条腿其实撞到骨头了,只不过撑着另一条勉强的维持走路,额头上还包扎着纱布,柔软的黑发垂下,有那么几分病美人的气质。

顾南城见她没有要多说话的意思,也没问过多的话,俯首看着她便要抱起她。

“慕晚安。囡”

也许是那俊美的男人虽然沉静一言不发,但就是偏偏莫名的透着维护和体贴的气场刺痛了她的眼睛,忍不住就冷声叫住了她。

晚安淡淡的转头,看着她的脸道,“有事就说,我爷爷在住院,我没功夫在这里耽误时间。”

陆笙儿冷声讽刺道,“盛绾绾在外面活不下去了,所以准备回来?”她看晚安的眼神也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轻视,“她是自己不好意思回来,所以叫你做中间人,还想让人请她求她高姿态的回来吗?”

晚安原本无意说太多,听到这话还是顿住了脚步,在男人半个怀里转了身,“准确的说,是他一直都想逼她回来,你不是也讨厌她讨厌了十几年?那就应该清楚她既然选择了离开,不管多么落魄,都不会自己回来。鲺”

顿了几秒钟,她才继续道,“我记得陆小姐一向魅力无边,难道你都回来重新和好,还不能保证你现在的男朋友对你一心一意,不要总是惦记着已经离开的人了吗?”

刚才跟顾南城对话下强行压下去的情绪,这一下全都被挑了出来,陆笙儿怒极反笑,一双眼冷冷的盯着绾绾的脸,“所以她不在,你在替她得意是么?这么多年,终于赢了回去,是应该好好的得意。”

“得意?”晚安咀嚼着这两个字,笑了笑,“男人对你而言,代表的是战场么?即便是的话,对于已经不要的东西,也没什么需要得意的,更谈不上赢。”

她刚刚说完,就已经被一侧的男人抱了起来。

顾南城动作突然,手臂的力气又有点超乎寻常的重,淡淡的道,“回医院去,你的伤该换药了。”

晚安正准备说好,陆笙儿有些尖和高的嗓音再次嘲笑出声,带着咄咄逼人的质问意味,“顾南城,她好像还没答应跟你和好吧,你犯得着时时刻刻分分秒秒的这么维护她,恨不得跟我撇清关系?”

顾南城已经皱起了眉头,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或者解释什么,抱着手里的晚安就准备转身离开。

“需不需要当着她的面说清楚,以后我的所有的事情都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我这个人也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这样她大概就会放下心再重新回到你的怀抱了。”

那样带着冷和讽意的声音,似乎不刺痛对方不罢休。

晚安反感的蹙起了眉,脸蛋也冷了冷,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等会儿。”

顾南城低头看她一眼,还是听话的把脚步停下来,眉梢微挑,耐着性子道,“嗯?”

晚安没答他的话,径直看向脸上仿佛结了霜的陆笙儿,“我记得好像顾公子并没有做过抛弃过你的事情,至多就是你暗示他告白而他回绝了你的心意,陆小姐,你是觉得他前面那么多年心里装着你,就得一辈子装着你么,还是爱而不得,所以怨气这么深厚?”

她淡淡的笑,“你看,论吵架斗嘴,你并不是我的对手,所以顾公子要我离开,也只是不想你太难堪而已,你觉得他得叫我闭嘴,才叫护着你么?”

陆笙儿的手垂在身侧,指甲刺进掌心,就这么看着他们,迟迟不开口。

半响,顾南城低头问怀里的女人,“走了?”

“嗯,走吧。”

男人这才看了一眼陆笙儿长发下显得有些狼狈又带着被刺痛情绪的脸,几秒后挪开视线,转身离开。

一路无言。

顾南城抱着她回到副驾驶上,关上车门,然后才自己回到驾驶座,等车子发动以正常的车速行驶在路上,男人才开腔,“谈妥了?”

“没有。”

谈妥?要怎么谈妥?

让她为了骨髓让绾绾回这个她已经离开了的火坑吗?

她办不到,可是不这么做,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就像是走进了一个死局。

顾南城开车,眼睛看着前方,“你担心让她回来,会毁了她的幸福?”

晚安喃喃的道,“难道不会。”

“你最近忙着你爷爷的病情,应该很久没有关注新闻,尤其是国外的财经版新闻了。”

晚安顺着她的话问道,“什么?”

“米悦。”

晚安怔了怔,声音高了几分贝,“米悦?薄锦墨不是看了绾绾的信?还是他觉得这个时间点孩子在的话已经出生了,所以敢肆无忌惮的出手了?”

“米悦不需要他出手,她能撑到现在还没倒对她的资质和能力来说已经是极限了。”

这个……晚安自然明白,他说的是对的。

米氏内部的

矛盾,就足够碾压米悦,根本不需要其他的外力了,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晚安转过脸看向男人的侧脸,“所以你在暗示我……答应他的条件,让绾绾回来是吗?”

他没有直说,只是淡淡的道,“还有时间给你考虑,不用急着给答案。”

一边是爷爷的身体,一边是姐妹的幸福。

晚安也看向前面,“让绾绾回来,你不担心陆小姐无处可去了吗?”

顾南城勾了勾唇,眼底晦暗,“留着也未必好。”

其实晚安明白,顾公子已经觉得陆小姐跟薄锦墨在一起不会幸福了,这甚至也已经是很明显的事情了,可总有人不明白,或者不愿意去明白。

顾南城送她回医院,看着医生把她额头和腿上的伤换了药,然后才再一边问道,“她的骨头没事吗?”

“没什么大碍,但是最好少走动,尤其是上下楼梯会影响伤口的恢复,所以我建议慕小姐最好是回家休养,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再忙活。”

晚安抿唇,沉默了一会儿问道,“那位黛茜小姐的伤怎么样了,我能知道吗?”

医生看了眼立在一边的顾南城,才道,“她头部受到重创造成脑震荡,身上也有多处的轻重不一的撞伤和擦伤,情况比您严重很多。”

“能……捐骨髓吗?”

“可能性不高,抽骨髓本身就需要修养身体才能慢慢的恢复,如今她的身体状况已经很脆弱,恐怕家属也不会同意。”

虽然明知道答案大概是这样,但是晚安的心还是不可抑制的沉了下去。

如果她没有带黛茜去楼梯口说话就好了。

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晚安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轻声道,“好,谢谢医生。”

说着,她就扶着桌子站了起来。

除非不出现,不然迟早要见爷爷,而她的腿和额头上的伤也不是一天两天能恢复的,她这个样子一出现在病房,正在跟白叔下棋的慕老当即就把手里的棋子扔了,脸上的皱褶愈发的明显,“晚安,你这是怎么了?”

晚安脸上堆着笑,忙道,“我没事,只是不小心摔着了。”

慕老明显的不相信,虎着脸,“不小心摔着了?”

“是……昨晚回家的时候太晚了又太累了,上楼梯的时候踩空了一脚,所以摔了。”

慕老冷着脸哼了哼,“你衣服都没换你敢说你回家了?黛茜现在在住院也说是撞到了脑袋,你们俩就这么巧同一天摔下楼了?”

晚安没想到爷爷知道黛茜的事情,她习惯性的用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一边思考试图解释,慕老没好气的道,“行了,我不听你说,就知道糊弄我。”

言罢,慕老严肃的脸转而看向扶着晚安温文尔雅,进门只跟礼貌的跟他打了声招呼,便没有开腔的男人,“晚安跟你不是已经离婚了?”

“是,”英俊矜贵的男人看似温和的道,彬彬有礼有条不紊的道,“昨晚院方跟我打电话,说晚安摔伤了,所以我就赶了过来,她腿不方便,没有人照顾。”

慕老瞪了晚安一眼,“昨晚什么时候?”

顾南城看了眼晚安,微笑着道,“十点多的样子。”

“她的伤是什么情况?”

晚安咬唇,还是忍不住侧首想用眼神示意男人,慕老还没等她转过脑袋,就已经中气十足的提高了声音,“我在问他,打什么眼色?!”

顾南城低低的笑,态度温和清晰的解释,“医生的意思是,晚安的伤不算严重,但是腿还是伤及了骨头,所以最好是在家休养有人照顾,不过没有大碍,可以完全恢复。”

慕老的脸色这才好看了点,摆摆手道,“听医生的话,回家休养。”

晚安立即道,“不行,我住医院就行了,爷爷,我住在医院方便看伤,而且也方便照顾您,我不回去。”

“要么你回家休养,要么爷爷陪你回家休养,你自己选!”

“爷爷……”

“别的不用多说,你在医院只会跑来跑去,年纪轻轻以后瘸了怎么办?”慕老虽然卧病在床,但自有一股威严在,“我在医院有白叔医生还有护士,能不能手术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有结果!”

晚安自然是不愿意的。

就因为不知道能不能手术,不知道手术的结果会怎么样,所以才恨不得时时刻刻陪着爷爷,而不是回家养伤。

可她又拗不过爷爷,更不可能让爷爷陪她回家,如果到时候发病了怎么办?

她还没想出合适的理由拒绝,身侧的男人已然开腔了,“爷爷安心养身体,我会带她回去休养,你不用过多的担心。”

慕老直到此时才正眼看他,复杂的眼底极有深意,半响才淡淡的道,“好。”

在医院里吃了午餐,慕老便勒令顾南城带她回去。

病房外,晚安恼怒的瞪着英俊

温淡的男人,“你为什么要那样跟爷爷说,就说我的伤只是小伤没有大碍,他老人家现在的身体状况,我怎么住在家里养伤?”

她坐在病房的长椅上,不愿意回去。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然后才蹲下身,手无意识的就想探上她的脸颊,却被她侧首躲过,低低的道,“不然你觉得,你能糊弄过你爷爷吗?”

慕老虽然年纪大了,又大病在身,但是人并不糊涂,何况过去的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也是大人物,怎么会看不透自己一手养大的孙女。

“你不说,我不说,医生不说,他怎么会知道,我本来就只是不小心摔了一下而已,”她咬着唇眸色有些冷淡的看着他,“还是你觉得我回家就只能让你照顾我,是你想让我回去?”

顾南城不知道她是不是刻意的,眼睛里带着明显的鄙夷的味道。

他看了她一会儿,“我送你回去就要回公司了,我会联系乔染过来照顾你,现在电影的服装组也没她的事情了。”

晚安抿唇,忽然觉得自己向他发脾气,把本来隔着一层看不见倒是摸得到的距离拉近了一点。

这件事情本来跟他就没什么关系,也不是他的错。

这个念头让她莫名的烦躁,她最近在医院忙前忙后,身心俱疲。

而顾南城已经俯身将她抱了起来。

“我不需要你抱,这里没有楼梯,我自己走就可以了。”

男人只是低头看她一眼,不温不火的道,“等你自己能走路了,再跟我来说这个,不能走,就只能被我抱着,我见一次抱一次。”

顾南城带她回慕家别墅,已经有很久没有人住,整个别墅里落下一层浅浅的灰尘,同时又显得很没有人气。

她要自己下车他也不肯,直接将她抱上了二楼,晚安已经被他一路看似温和又软实际上强势得不讲道理的模样烦的不愿意跟他说话。

直到就要被放在床上,她才拧着眉头道,“床褥没收拾过,你放我下来!”

顾南城看她一眼,自然也明白她那点小洁癖,何况慕家确实很久没人住了,她一直都在医院里,这才听话的将她放了下来。

手指摸了摸她的床,当然是摸不出什么问题的,“你家的床褥在哪里?”

晚安也明白她说她要自己收拾他也不会给她机会,索性按捺着心平气和的道,“你公司不是有事吗?你先回去吧,待会儿乔染来了她会给我换的。”

她刚才就不应该提起这茬。

顾南城看着她,薄唇吐出三个字,“在哪里?”

晚安闭了闭眼,“我不知道。”

然后顾南城扫了一眼她整间卧室,又一言不发的把她抱到了单人小沙发上,见她皱眉要起来,盯着她低低徐徐的开腔,“你乖乖的,现在坐着,待会儿收拾了房间洗个澡就午睡,那我就什么都不对你做。”

他看着女人白净的脸蛋上神情的变化,唇上勾出几分极淡的弧度,“不然,你怎么觉得我欺负人都没办法。”

晚安的手收起,几秒钟的对视后,她还是侧开了视线,没有动。

顾南城笑出声,似乎是有些失望,却还是低低的道,“乖。”

她不说,他就找了找,在最边上的推门柜子里找到了一套干净的浅紫色床褥,动作不紧不慢又显得极其沉静认真的换了下来,然后迈开长腿朝她走来,把袖子挽起,“洗澡。”

“不用。”

“你昨晚应该没来得及洗澡,以你的习惯,不洗洗会睡不着。”

她蹙眉,“我不洗。”

顾南城看了眼浴室,“我先放水,你把头发绑起来。”

她有伤,洗淋浴自然不好。

晚安一把抓住他的衣角,仰着脑袋看向他,“我说我不要,顾南城,你听不懂我的话是不是?”

他低头看了她一会儿,轻描淡写的道,“只是说让你洗澡,你的手行动方便,不用我替你洗澡或者脱衣服,虽然我替你洗过,你的身子我也看过亲过……”

“你够了。”

“好,不说,我去放水。”

晚安咬唇,这一次没有再阻止他。

浴室里响起了水声,她身上的手机也刚好响了,晚安拿出来看了一眼然后就接了,“小雨。”

“导演,小致听说你住院了就拉着我来医院看你,但是护士说你没有住院,你在哪里呢?”

“我已经回家了,”晚安不好意思的道,“医生让我回家静养,所以我就回来了。”

“可是你家里不是没人吗?”

晚安看了眼从浴室里走过来的身影,只是模糊的道,“嗯,没关系,我有朋友陪我。”

“是顾总在照顾你吗?”

“他很快就走了,是一个做剧组服装的朋友刚好有空。”

简雨哦了一声,“导演,要不要我和月月过来陪你?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做。”

晚安拒绝了,“不用了,我本来就没什么大碍,在家休息就好了。”

她素来不喜欢麻烦别人,而且也不大喜欢在家里的私生活有太多的人参与。

简雨似乎是有点失望,“那好吧,我们有空再过来看你。”

“好,谢谢。”

挂了电话,顾南城已经从她的衣柜里找好了睡裙和內衣物,她才放下手机抬头就被俯身的男人一把抱了起来,似乎看出她要拒绝,男人率先出声,“浴室的地板滑,容易摔。”

她的浴室装的是防滑地板,怎么会那么容易摔。

浴室里已经被浴缸的热水蒸腾出氤氲的雾气,将她放下后又看了眼她的长发,“头发,”

“你出去,我自己会弄好。”

这一次男人没有强行来,嗯了一声,“我在外面等你。”

他正转身要走,手臂被人拉住了,顾南城很快的转身,“还有事?”

“顾南城,”晚安盯着她,脸庞变得温凉起来,“我记得那天在陆笙儿的病房里,就已经说好了的事情,你是不是忘记了。”

她甚至忽然想不起来,这个男人怎么又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她的生活。

顾南城看了眼她脑袋上的纱布,深渊般的眸转而注视着她的眼睛,“你不跟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妹妹一起摔下楼,我就没机会出现在你跟前了,”

他的手指捏了捏她的下巴,淡淡哑哑的道,“我说了,你如果平安无碍,我自然遵守我的承诺,可你总是让自己出事。”

同父异母的……妹妹。

晚安的神经仿佛被攥了一下。

面前的男人拢了拢她的长发,带着温和和宠溺,在水雾中尤其显得英俊,“你可能误会了,我答应你的条件,不代表我就放弃你了,嗯?”——

题外话——第二更,六千字,╭(╯3╰)╮实在是晚了,就先更九千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