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2.坑深272米:我不是说了你腿伤不要乱走?

顾南城跟她说的?

绾绾么?

晚安看着书桌对面的男人,如果不是她的腿不方便,也许她就直接站起来离开了。

她的手落在膝盖上,开口道,“他只跟我说过,你会问我要绾绾。”

薄锦墨坐在黑色的真皮旋转椅上,整个人的气息都和书房融合在一起,阴沁,冷静,他半阖着眸,“算一算日子,她的孩子出生了。鲺”

晚安一怔,过了一会儿才道,“但是上次她消失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我不知道她在哪里,而且她也不会告诉我,她在哪里。”

她顿了顿,继续道,“你上次差点掐死我我都说不知道,你觉得我如今能给你答案。囡”

薄锦墨睁开眼看着她,淡淡的笑,“你知道还是不知道,都不会告诉我。”那斯文的眉目很从容,有条不紊的道,“只不过我知道,她爸爸不在了,那么这个世界上,就只有你有本事让她主动现身。”

晚安脸上没什么表情的变化,但是细细密密的睫毛还是颤了颤,她学着他的样子淡淡的笑,“那么你觉得我会骗她?是我会骗一个相信我的人,还是她会相信一个骗她的我?”

因为有信任,所以才不会有欺骗。

薄锦墨声线依然干净而阴柔,“你应该感谢南城他一直护着你,否则你这么好的诱饵很难平平安安的到今天来找我,”

他说话的时间里也几乎一直审视着她每一丝的变化,嗓音里染着笑,“不过让她现身,也不需要欺骗,只要她知道她的出现可以救你爷爷一命,那她就会直接自动出现。”

这一点,薄锦墨他清楚,晚安也自然很清楚。

她真的会这么做。

晚安笑了笑,眉目凉薄带着嘲弄,“她主动回来了又怎么样?我可是听说,你和陆小姐已经和好了。”

男人很是从容的道,“这些是我跟她的时间的事情,我会解决。”

晚安笑出声,眼角眉梢都是绵长的讽刺,“解决?我倒是很奇怪,绾绾她自小养得娇贵,从来没有离开盛叔叔的庇护独自的生活过,你这么有本事,次次都翻不出一个小小的她?”

“不过也是,她藏在安城你都搜了好久,她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的话,那的确很难找出来。”

薄锦墨当然读得懂,不过他也不怒,只是不紧不慢的道,“她通过米悦的手把‘永恒的眼泪’卖出去了,然后用这笔钱弄到了很多不同的身份证,又用这些买了不同的机票,现在人也许在国外,也许在国内。”

他眯着眼睛沉静了一会儿,眼睛里蓄着笑意,不知道是在怀念,还是赞赏,亦或者别的什么意味,“晚安,你觉得她一个人带着孩子,会生活的很好?”

单身女人带着孩子?

不会好,无论如何,都不会好。

晚安笑,眼底有刺芒,“可是不管怎么个不好法儿,都比在你的身边好,因为女人的心里头不快活,那是怎么都快活不起来的。”

这道刺芒似乎刺到他了,薄锦墨眼眸动了下,他脸上的温度也慢慢的降下去了一层,过了几秒钟,淡淡的开腔,“今天你是来找我商量的,还是有求于我的?”

晚安的手指微微的蜷缩,抿唇有好将近半分钟的寂静。

“不肯答应?”他不在意的笑,伸手就去拿搁在桌面上的手机,“既然你的腿伤了不方便,那就叫南城抱你回去。”

晚安脑子一白,手在他的手拿到手机的时候,就抢先一步将自己的手按在手机上,阻挡了他的动作。

于是,薄锦墨的手顿在半空中。

他瞥了眼晚安的手,又重新抬眸看向晚安的脸,“改变主意了吗?”

…………

书房的走廊外。

顾南城穿着款式简单经典,面料矜贵的黑色衬衫,配上包裹住长腿的黑色西装裤,有些褶皱的地方,不过非但不显得邋遢,反倒是透着一股落魄颓废的性感。

他姿势很随意的半倚在墙壁上,手指间的香烟燃了一半,陆笙儿下了楼再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在青白的烟雾中吞吐的模样。

“他们俩在谈什么,连你也需要回避。”

顾南城听到声音半侧过身看向她,手指弹了弹烟灰,淡淡道,“既然我回避,那又怎么知道。”

“好像不是这样的,是因为你都清楚,所以才会选择回避,”

男人将视线从她的身上收回,又吸了一口烟,“笙儿,”他平淡的问道,走廊的光线也不是很足,尽头可以看得到阳光,但是书房外的这一块显得很幽暗,“他对你好么,跟以前相比。”

陆笙儿的脸色很快一僵,但很快的恢复了自然,她看着男人的脸,笑问道,“关心我么?还是想说什么其他的?”

因为那次吊威亚莫名的受伤,后来修养了好几个月,加上薄锦墨的意思,她就从那个电影的剧组退出了。

顾南城没看她

,将烟雾吐出,“如果盛绾绾回来了,”他侧首看了她一眼,“你想清楚了么?”

陆笙儿几乎是想也不想的道,“她不会再回来了。”

男人低低的嗤笑了一声,嗓音偏冷,“你用什么肯定,她不会回来了?”他眯起眼睛笑,“而且,你从什么时候关心的,不再是她出现了锦墨会怎么处理,而是她不会再回来了?你要把你的幸福,寄托在她会不会回来这件事情吗?”

陆笙儿清秀的脸一下变得苍白,仿佛被激怒了,仰起头就冷笑,“所以,你在嘲笑我吗?”她眼睛瞪向被烟雾衬托得模糊的男人的脸,“还是你觉得,你不要我了,现在我也沦落到这个地步,你觉得很过瘾?”

顾南城皱起眉头,看了她一会儿,方淡淡的道,“我只是提醒你,你非要这么固执,我也没办法。”

陆笙儿看着他淡静的脸,又看了看紧闭的书房,忽然领悟到了什么,连连冷笑出声,“所以,慕晚安在里面谈的,就是怎么让盛绾绾回来?”

她咬了下唇,语速很快的道,“怎么,她在外面过得不好吗?养不起自己了,还是养不起孩子了,所以眼巴巴的要回来?”

“我提醒过你了。”

陆笙儿的瞳孔一下睁大,“提醒我?你提醒我是想我怎么样?让我把这个位置给盛绾绾腾出来吗?让她和生下来的那个孩子光明正大?”

她像是嘲笑,又像是质问,冷声道,“凭什么?凭什么她走了我就回来,她回来我就得乖乖的消失?”

顾南城静静的看着她激动又强行压抑的情绪,依然是淡淡的,“我当初就说了,他一直都在找,盛绾绾随时会出现,你与其回来再离开,不如不要再回来。”

陆笙儿眼神带着某种不可置信的意味,“所以你也觉得,我应该退出?你也觉得现在是我夹在他们之中了?你认识我认识他这么多年的时间,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觉得他是盛绾绾的了?”

书房的门紧紧的闭着,里面的人听不到外面的人说话,外面的人也听不到里面的谈论。

顾南城只是看着她,并没有说话,连带着眸色都是透明的淡淡。

陆笙儿黑色的长发垂在两边,衬得一张脸更是格外的冷,“你以前不是跟锦墨说,不会让他欺负我吗?你为了慕晚安一并想袒护盛绾绾可以直说,不用跟我说这么多的大道理!”

“不然,你要为了斗这个气把自己陷入泥沼?”男人一边抽烟,一边淡淡的道,“不爱了就是不爱了,盛绾绾孩子都有了也许现在已经生下了,你这样,有意思?”

“你是怕等盛绾绾回来,你又在慕晚安面前左右为难吧?不用,既然你已经护着她了,那就一直护着她吧,我倒要看看,她要拿什么嘴脸再出现,我也要看看,他要怎么开口让我走!”

她的话音刚刚落下,书房的门就开了。

晚安腿伤了,所以下半身穿的是长裙,拉开门一眼就看见走廊上的两个人。

气氛显得不是那么好。

顾南城已经掐灭烟头,皱着眉头大步朝她走来了,不悦至极的低声道,“我不是说了你腿伤了不要乱走?”

晚安抿唇,思维还没从书房里的谈话内容出来,所以反应慢了几拍,陆笙儿的声音已经响起了,“她不这样,你怎么会心疼呢?”——

题外话——第一更。今天也是一万字的,但是因为九点之前写的稿子被软件抽风抽没了……所以只能重写,第二更七千字会很晚,亲们明天看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