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5:墨白归来

时间已经又过去两个星期,包贝贝依旧没有消息,沈佳人每日都被不安笼罩,每天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都显得有些惊惶,每天厉墨成下班回来她都会提前守在门口,看到厉墨成的表情无恙,她才肯暂时放下悬着的心。

“小兔子,你再这样,我简直没办法好好做事了。”有一天下班回家,厉墨成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开口说。

沈佳人看着厉墨成欲言又止,她没有办法跟厉墨成形容自己现在的复杂心情,既盼望得到包贝贝的消息,又害怕得到,生怕哪天厉墨成带回来的是不好的消息。

“算了,不说你了,你放心好了,派出去的人还在外面找着呢,你放心,只要一有消息,我马上就会通知你,你不要每天都这样坐立不安的,这段日子都憔悴了。”厉墨成终究不忍心责备沈佳人,他是知道她跟包贝贝的感情的。

当年她跟沈佳宇落魄的时候,是包贝贝一直在他们身边陪着她,现在包贝贝出了事,可想而知她内心的煎熬。

“嗯。”沈佳人点点头,然后看着厉墨成眼底的青痕,说道:“这段日子你也累了,都没好好休息,我总是给你添乱。”

“说什么呢!”厉墨成拽了拽沈佳人的耳朵,“爷在外面忙活了一天,回到家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哄哄爷开心?”

“你又不是三岁小孩!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人哄,你羞不羞?”沈佳人捂着耳朵抗议,脸上终于绽放出一丝笑意。

“那要不哄,做也行啊!”厉墨成搂着沈佳人的腰,邪气的笑了一下说道,一只大手不老实的在沈佳人的腰上掐了一把。

“懒得理你!”沈佳人娇嗔的踢了厉墨成一脚,然后推开他转身回屋里,谁知道厉墨成却拉着她的胳膊不放手,不依不饶的,“就这么说定了啊!”

“没听到你说什么!”沈佳人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跟厉*oss*,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

厉墨成看着沈佳人落荒而逃的样子忍不住大笑,笑过之后,眼底漾起一丝丝复杂的情绪来,不过转瞬即逝,等进了客厅之后,脸上仍旧是那副暧昧的表情,看的沈佳人脸红心慌的。

晚上吃饭的时候,莫远才回来,脸色有点差,沈佳人提心吊胆的问他怎么,是不是跟贝贝有关,莫远也没有回答,吓得沈佳人一阵胡思乱想,筷子掉到地上了都不知道。

“说了别瞎想,要是有贝贝的消息,我还能不告诉你吗?”厉墨成看沈佳人这副魂不附体的模样,狠狠的给了莫远一个刀眼,莫远这才反应过来,看着沈佳人带着歉意的说:“是墨白回来了。”

沈佳人一愣,但是看到莫远的脸色,也就明白了些什么,懂事的没有再问,只是挂念孩子:“蜜儿怎么样?还好吧?”

“孩子没事,已经长开了,这阶段墨白用了心,把孩子照顾的很好。”一想起厉蜜儿,莫远的脸上带了几分愧疚,然后征询沈佳人跟厉墨成的意见:“要不要将酒店的事跟那边说一下。”

关于包贝贝早产的事,厉墨成跟莫远两个一直瞒着真相,莫家那边的那些人,只知道包贝贝跟莫晨两个私下见面纠缠,才引得厉墨白大打出手,从而过程中不小心伤了包贝贝,并不知道,包贝贝跟莫晨两个人的行为举止已经出格到什么程度。

这次厉墨白是被父母强行逼着回来的,就算是要跟包贝贝一刀两断,也不该就这样丢下一纸协议,撂挑子躲得远远,厉家跟莫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又相交这么多年,总要有一个明确的交代,更何况,老人也挂念孩子,这阶段被这一出出的事情搅得不得安生,做梦老是梦到小孙女,担心她在外面受了委屈,所以说什么也要让厉墨白回国。

厉墨白不是个轻易会妥协的人,但是父母说的有道理,他当时走得急,的确是留下尾巴,事情做得不漂亮,回国一趟,也是为了处理这些后续的尾巴,最重要的是让父母看看孩子,也好让他们安心,并没有打算久留。

所以,问题就来了,莫家那边不清楚真相,厉墨白这一回来,少不了要被莫家人抱怨,莫远一万个不想要说出真相来,但是也一万个不想看厉墨白受委屈,所以就有些犯难。

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相视一眼,都沉默了下来,最后还是厉墨成先开口:“这事我先跟墨白说下,暂时先瞒着。”

沈佳人听了,感激的看着厉墨成,“虽然这么说对大白不公平,但是我一直认为,贝贝不会那么做,这里面肯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先暂时瞒着吧,等等看大白什么意思,我们尊重大白的意见好了。”

听沈佳人跟厉墨成都说先瞒着,莫远也暂时放下心来,一边久不做声的厉雪舞说:“我也觉得贝贝不会那么做,要是想不要孩子,早就不要了,再说了也不至于大着肚子就……那孩子虽然平时看起来做事不着调,但从没有在这种大事上犯过错,我相信她是个有分寸的。”

“就怕她是一时间鬼迷心窍!唉!”倒不是莫远非要埋汰自己的侄女,只是刚知晓这件事的时候,真恨不得将包贝贝抓起来从医院丢出去自生自灭,如今他虽然也觉得有些蹊跷,但是无凭无据的,他夹在两家人中间,实在是没法做人。

莫远这一生最最珍视感情之事,包贝贝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触到他的底线,就算她是自己的侄女,莫家的掌中宝,他也不想姑息的,但是薛水茹的事情,也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警示,不管是哥哥莫骢还是父亲莫老爷子,年纪都已经大了,要是刺激过重,实在不知道会不会承受不住这打击,尤其老爷子一生之中,爱惜名节,从来都是严以律己,所以,他处理起这件事来也畏首畏尾。

好在,厉家人也体谅他,知道他的难处,就事论事并没有丝毫责怪,但是越是这样,也也让他觉得莫家管教无方,抬不起头来。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不用多想。”厉墨成看了一眼莫远,“你要是有时间,多陪陪我妈,高龄产妇了,事事必须要加倍小心仔细,这些我一个人也应付的来。”

莫远看了一眼身边的厉雪舞,在看到她微微隆起的肚子的时候,眼里柔光潋滟,但是一想到厉墨成最近的处境,又不免担心,“可是你……”

话还没说完,就被厉墨成一个警示的眼神封杀住了,莫远也只好低头吃饭,不再说些什么。

“是不是明诚最近有什么事?”沈佳人从两个人的眼神中察觉到点蛛丝马迹,忍不住问了起来。

“有我坐镇,能有什么事?你最近也是,老是爱胡思乱想,睡觉都不踏实,真要担心我,就顾好家,照看好儿子,多陪妈聊聊天什么的,家里太平,我放心了,做事也自然事半功倍。”厉墨成一通不知道是什么意味的话,说的沈佳人深以为然,连忙答应:“我知道了,放心吧。”

“好了好了,你们这些人,陪我吃个饭都分心,一会说这个一会聊那个的,我这个老太婆真是不受待见啊。”厉雪舞见大家都聊得差不多了,立刻将大家的注意力都拉回餐桌上。

“妈,你可别提这个老字,你这一点不诚心,我听着分明是炫耀自己年轻来着,跟我走出去,人家都不拿你当长辈,说是姐妹还差不多。”沈佳人三分娇七分嗔的,将厉雪舞说的心花怒放。

“就你嘴甜!”没有女人不喜欢听别人夸自己年轻貌美的,这大概是各个年龄段女人都过不去的一道坎。

“佳人说的我信。”厉墨成立刻给自己老婆站场助威,“不过下次我要是跟你一起出去还有人误会,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他们,你不是我姐,你肚子里的是我妹!”厉墨成语气特别骄傲,而且明显带着说不尽的羡慕。

厉雪舞肚子里怀的是个女孩,刚一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可把厉墨成给羡慕坏了,当天晚上一晚上都缠着沈佳人不肯放开,那架势恨不得立刻就在沈佳人的身上再播上种子,快点也种出个小佳人来。

“你也被佳人教坏了,嘴巴抹了蜜吧!”厉雪舞被儿子跟儿媳妇哄得凤心大悦,心情一下子好的没边了。

“他哪用我教!”沈佳人佯装没好气的白了厉墨成一眼,厉*oss这哄人的招数跟调戏人的招数一样让人难以招架,根本就是无师自通而且炉火纯青,单看他愿不愿意而已,她跟这家伙比起来,完全不够看。

“嗯,男人嘛,在讨好女人这方面都是无师自通的。”厉墨成也不辩驳,大大方方的承认下来,只是瞭沈佳人那一眼,让沈佳人又开始脸红心跳的。

“行了,赶紧吃晚饭该干嘛干嘛去,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打情骂俏的,真以为我老古董听不出来?”厉雪舞笑着斥了两个人一眼说。

沈佳人跟厉墨成两个相视而笑,被各打五十大板倒也公平。

莫远不做声,一边给厉雪舞夹菜,一边看着厉墨成将家里两个女人哄得欢欢喜喜的,心里不免感慨,但是一想到明诚最近的处境,心头却怎么也放松不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