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67章 慕安,我心甘情愿把自己交给你。(第三更,万字完)

宁安想,那就找一个喜欢自己的人恋爱吧,也许,慢慢儿的,就把他给忘记了。

“宁安,你,你说,让我送你回家吗?囡”

徐晋磊紧张的都有点结巴了,宁安看着他这样子,觉得好笑,却又难过。

陆承颢,什么时候会在她面前这样子?

可是,他只会嘴巴臭的惹她生气,也许,是因为不喜欢,所以不在意吧鲺。

宁安没有再继续想下去,她性子随了母亲,大大咧咧的,不高兴的事儿,不愿意放在心上。

从前这样,如今这样,今后,大约也会这样。

是的,她会很快忘记陆承颢的,忘记自己这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坐在徐晋磊的车子上之后,他仍是紧张的不行,车子都要不会发动了。

宁安看着他这样,忽然却又后悔了。

如果,如果她到最后,还是没能喜欢上徐晋磊呢?

那么对这么好的一个男孩子,是不是一种莫大的伤害?

她……是不是不该这样的冲动?

可是,此刻说出下车离开的话,徐晋磊一定也很难过吧……

宁安死死忍着到了嘴边的话语,到底还是任由徐晋磊发动了车子,送她回去赵家。

陆承颢的车子开到了半途,忽然死死刹车停住。

艾薇吓了一跳:“怎么了承灏?”

陆承颢却哄着她下车来,将大衣裹住她,又给她拦了一辆的士将她塞进去,掏出钱夹抽出几张毛爷爷递给司机,又在艾薇脸上飞快亲了一下,哄道:“乖,你先回去,我忽然想起我有点急事要处理……”

陆承颢一边说着,一边快速的关上车门,转身就往自己车子那边跑去。

艾薇急的直拍车门,可出租车司机却已经一踩油门,冲了出去。

艾薇气急,却也无奈,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陆承颢调转了车头而去。

陆承颢一路飞车开回傅家宅子,守门的佣人说,赵公子还没有离开,陆承颢松了一口气,停稳了车子就回去找宁安。

可是四处找遍,却都不见宁安的身影,陆承颢不由得有些颓丧,他大约那一会儿真的看错了吧,应该不是宁安在看他们……

她,一向最是讨厌他这样的花花公子,每次见了他,都没有好脸色。

又怎么可能跟着他和艾薇?

她应该,是避之不及的吧。

他也是疯了,竟然跑回来找他。

找到又能怎样?难道要解释一句,他和艾薇也只是刚认识,还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他又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

陆承颢越发心烦气躁起来,抓了车钥匙跳上车子,却又不甘心,复又追问车库这边的佣人:“有没有见到赵家小姐?”

“徐少爷送了赵小姐先回去了!”

那佣人方才正替徐晋磊将车子开出来,自然知晓了徐晋磊送赵宁安回去的事儿。

徐晋磊?

陆承颢脑子里立时激灵了一下,徐晋磊喜欢宁安,这不算什么秘密了,他们几个关系好的哥们儿,都瞧得出来……只是长辈还不知道罢了。

可是,宁安明明不喜欢徐晋磊的啊,不然也不会好多次都委婉的拒绝他的示好了……

但今晚,宁安却让徐晋磊送她回去,她,是答应徐晋磊了?

陆承颢的心窝里,忽然重重的酸了一下!

**************************************************

任媛媛的事,到底还是宣扬了出来,而连带着,十年前的旧案,也顺理成章的被揭了出来。

整个郾城,立时轰动。

任媛媛被从任家带走那一日,整条街几乎都堵塞不动,而大小报刊媒体争相报道的,都是此事。

连带着被拘留的还有那位刚刚收了巨款逃亡的纵火犯。

十年前的事,水落石出,姜小七一身冤屈,终究还是被洗清。

但世人,从不会因此就接纳她的过去和出身。

一个从小被养父猥亵而因此杀人的女人,一个为了查找真相而在风尘场所浸淫了三年多的女人,任是什么样的门户,似乎都不能接纳。

就在整个郾城都等着赵景予勃然大怒给姜小七脸色瞧的时候。

等来的,却是姜小七在电视上,公开,清晰的宣告。

三年之内,她不会嫁,她该做的事,还没有做完,不会考虑终身大事。

而与此同时,她宣告姜小七救助被性侵少女慈善基金会,正式成立。

她,以及旗下所有员工,义工,律师,将为整个郾城所有遭受这种折辱的女孩儿,或者成人,提供各项救助,包括法律上的援助。

基金会宣告成立的第二日,电话几乎就被打爆。

也是在那个时候,赵慕安方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从不是他从前看到的非黑即白,还有,很多,很多的灰色地带,肮脏地带。

若非小七,他或许永远接触不到这些肮脏。

有个十二岁的少女,被山村里的校长带出去陪酒局,然后,被数位村干部强.暴,而最终,这些披着人皮的禽兽,收获的却只是一个可笑的‘嫖宿幼女罪’。

而更为可笑的却是,明明是受害者的少女,却再也不能回去自己家中,所有的村民都认定,她是生性*,勾搭了男人,才会落得这个下场。

还有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儿,她从七岁那一年开始,就被自己的继父***扰,玷污,这断断续续的数十年间,她甚至为继父堕掉了两个孩子!

母亲太软弱,总是劝她忍一忍,或者躲出去不要回来,不要闹,不然,家就散了,弟弟没有爸爸,就要被欺负。

而如今,她得知了姜小七的事,她再也不愿意忍下去了,她打了电话的第二日,姜小七就带着律师直接赶了过去,确定了事实之后,立刻报了警……

这样的事,实在太多,几乎,每天,每座城市的角落里都在发生……

女人,仿佛天生就是弱者,哪怕是被强.暴,被家暴,被性侵,被***扰了……却仍然都是女人的错!

有些人醒悟了,奋起反抗,有些人,非但不愿意反抗这些不公,却在女同胞受了这样欺辱的时候,也跟着言语羞辱,落井下石!

也许,等到所有人都清醒的时候,女人那弱者的地位,方才会发生质的改变。

赵慕安和高爱岩等人的公司正常营运盈利之后,赵慕安的所有分红,都投进了姜小七的基金会。

那一夜,她在欢迎他加入的宴会上,第一次喝醉了,脸颊斐然。

他拥着她跳舞的时候,在她耳畔说了一句:“这都妇唱夫随了,什么时候给我名分?”

小七在他胸前吃吃的笑:“三年都不能等了?”

“怎么就一定要三年?妈妈不是早就接纳你了,爸爸也不反对了啊。”

“我想让自己更好一点,这样,和你站在一起的时候,那些反对的声音就能更少一点,祝福的声音,也会更多一点。”

“小七……”

“慕安,我是真的很希望,我和你之间,没有任何的遗憾,你懂吗?”

“好,我等着你,等着你三年后,给我丈夫的名分!”

小七踮起脚,在他唇畔轻轻吻了一下,声音却低了下来“为了表扬你支持我的事业,今晚,我会送你一个大礼的……”

“什么大礼?”

赵慕安傻乎乎的望着媚色横生的姜小七。

小七忍不住的伸手戳他额头:“呆子。”

宴会散了,赵慕安送小七回去她的公寓。

到楼下的时候,赵慕安终是忍不住了:“小七,不是说了要送我大礼吗?”

姜小七连脾气都发不出来了,干脆直接拉了他上楼去:“你先去洗澡,换一下干净衣服。”

“等会儿,还要出去吗?”赵慕安一脸的不解。

小七又羞又气,狠狠跺跺脚,推了

他进去浴室。

浴室里传来哗哗水声的时候,小七也进了卧室的浴室。

镜子里映出一张嫣然妩媚的脸,小七的心跳的那样的快,忍不住抬起手,用冰凉的手背贴在滚烫的脸颊上。

她想要把这个干干净净的自己,交给他。

她不后悔,也并非冲动,只是,那么相爱,她给了他,自己也是心甘情愿。

想到他傻傻望着自己,问什么大礼的样子,小七又忍不住的唇角扬了起来。

她快速的冲了澡出来,换了干净的白色内衣,套了长长拖地的白色睡袍,坐在客厅里吹头发的时候,赵慕安也顶着湿漉漉的黑发出来了。

“我帮你吧。”

赵慕安立时放下自己手里的毛巾走了过去。

小七把吹风递给他,从镜子里看着他此刻的样子。

年少英姿勃发的男人,正是人生中最璀璨的时候,他看起来瘦,可身材却不含糊,小七知道,他身手了得,从小练武出来的身材,自然是格外的诱人。

小七看了一眼,就将目光从他的胸前移开了。

可赵慕安,吹着吹着头发,目光却是再也无法挪动分毫了。

小七的睡袍很宽松,她那里又实在是生的傲人,赵慕安站在她的身后,居高临下的,不免的,就看到了不该看到的地方。

握着吹风的手,差一点就松开来,他赶紧的敛住心神,可却忍不住的,视线总是往那里飘。

“赵慕安!”

小七忽然叫了他的名字,腾地站起来转过身。

赵慕安吓了一大跳,吹风机这下子真的掉在了地板上,嗡嗡吹着风。

小七抓起他滚烫的手,就那样直接按在了自己胸前:“你干嘛偷偷摸摸的看?你连主动都不敢吗?赵慕安,你想要我吗?想,就说出来!”

她高高的抬着下颌,像是傲慢的女王,可他,却偏偏爱死了她此刻的模样。

“小七……”

赵慕安轻叹的念着她的名字,低头,直接把这温香软玉抱紧在怀中,含了她的耳垂轻轻的呢喃:“你真是个小妖精!”

小七的指尖在他的胸前画圈,长睫翕动着垂下来,投下潋滟的暗影,她的声音格外的婉转好听:“妖精……可都是要吸人血的,你不怕吗?”

赵慕安的唇,滚烫的挪到了她的唇间:“随你怎样,任你摆布,慕思蔷,我早就说过,我赵慕安,是你的人……”

她随了母亲的姓,慕,慕思蔷,思念秭蔷,思念她的母亲。

“那好……”小七推着他,一直往卧室里走去,赵慕安任她为所欲为,直到她手指轻点,将他推到了床上去——

题外话——这船,也就这样开过了……亲们节哀。

加更已经结束,慕安和小七甜一甜也就没有了,宁安的会有个短小的交代。

票票快交出来,祭奠我们没开就到目的地的船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