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相思入骨,总裁的心尖前妻

第365章 任媛媛,你的真面目,该揭开了(第一更)

这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任媛媛立时脸色就涨红了起来。

傅思蔷却不再理她,游刃有余的应付在这些小姐们之间,倒是将人人都哄的眉开眼笑,恨不得和她掏心掏肺了。

任媛媛心里忍不住讥讽冷笑,这还不愧是个陪酒女,把对付男人那一招也用在了女人身上呢。

可她再恨也无用,这一场接风宴下来,整个郾城哪家千金不说傅思蔷一个‘好’字鲺?

任媛媛数次几乎都要忍不住把她的身份揭出来,可偏偏,她怎么能说?

她说出来,她自己又能落得什么好?

每每这时,傅思蔷就仿佛能看穿她全部心事一般,给她一个“姐就是喜欢看你这一副恨不得弄死我又偏生没辙的蠢样儿”来的眼神。

而更让任媛媛心惊胆颤的却是,晚宴后的舞会,第一支舞,是傅思蔷和赵慕安一起跳的。

他们在所有人的簇拥下相拥旋转的时候,任媛媛却如坐针毡。

赵慕安到底知不知道?他是在陪着姜小七演戏,还是,姜小七仍在瞒着他?

任媛媛只感觉自己一分钟也不能待下去了,可偏偏的,傅思蔷一眼看不到她就到处找。

只得挨下去,任太太却格外的高兴,一个劲儿的怂恿她,要和傅小姐打好关系,这毕竟是傅战声的女儿,对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

任媛媛一肚子的苦闷,却是连母亲都不能讲的,只是憋在心中,这一场接风宴下来,精致的点心没胃口吃上一口,却是藏了一肚子的气。

偏偏陈小姐又过来问她:“怎么赵公子和傅小姐很相熟的样子?”

任媛媛心口里又噗通噗通跳了几下,强自忍耐着才没让自己露出什么异样的神色。

“我也不知道,这位傅小姐不是刚回国吗?”

“谁知道呢,兴许人家从前就认识呢。”

陈小姐随意的一句话,任媛媛又是一阵坐立难安,借口去洗手间,转身出了宴客厅。

她从洗手间出来,对着镜子仔细补了补妆容,又长长的吁出一口气来,这才收拾好自己的手袋,转身向外走。

“任小姐,好巧?”

入目却正撞上那笑靥如花的一张脸,已然换了新的礼服,却是大红色露背的小短裙,窄窄的纤腰被掐的紧紧的,裙摆花瓣一样微微绽开,露出下面笔直却又柔美的一双腿来,长发也随意绾了起来,就将修长的美颈和一片雪一样的白的后背尽数裸在了外面,唇色换成了玫瑰红,娇艳欲滴,而左脸颊上原本的蔷薇花手绘,也变成了艳丽的玫瑰,在她唇边肆意的绽放着,真是,美的让人找不出一丁点的瑕疵来!

任媛媛不由自主就咬紧了牙关,握着手袋的手指蓦地收紧,上面镶嵌的珍珠硌在掌心里,一片的生疼。

“真巧。”

她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才吐出这两个字来。

姜小七靠在门边,脸上的笑一点点的敛住,就那样盯着她,用洞穿一切的眼神。

任媛媛简直要发疯了,她再也忍不住,攥紧双拳,几乎是嘶哑的低吼出声:“姜小七,你到底想干什么!”

“任小姐说的什么?我可听不懂。”

姜小七唇角噙着一抹笑,涂了红艳丹寇的指尖,在鬓边微微滑过,冷笑闪过眉梢。

“你别装疯卖傻了!姜小七,我不知道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我告诉你,我任媛媛不怕你!有种你就去告我让我蹲监狱,别在这里装模作样恶心人!”

任媛媛压抑了一个晚上的愤怒和恐惧,终是不管不顾的尽数爆发了出来,她全身都在颤抖,却又莫名的有着一种变态的快感。

她怕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她任媛媛都做了,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我就喜欢看你这样子,怎么,做了坏事,提心吊胆,时刻都在担心着哪一天会东窗事发的感觉,很不错吧?”

“姜小七……你是姜小七,你终于肯承认了……”

“任小姐说什么呢?什么姜小七……”

“姜小七!你别他妈在我面前装神弄鬼了!我有胆把你推下河,我就胆承担这一切!要杀要剐,你给我来个痛快!”

“好啊,那就给你来个痛快!”

姜小七媚色横生的一笑,眼神越过她,望向她身后目瞪口呆的赵宁安:“宁安,你怎么了?傻了?”

任媛媛只觉得头皮针刺了一下一样,立时汗毛都竖了起来,她下意识的猛地回头,果不其然正对上赵宁安如同见了鬼一般惨白的一张脸。

“宁安……”

任媛媛一开口,那声音却都虚了。

赵宁安却是惊愕的看着她:“你,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不,不不,我是胡乱说的……”

“可是我都亲耳听到了!任媛媛,是你把小七姐姐推下河的,我都听到了!”

赵宁安忽然失控的喊出声,抬腿就向外冲去:“你是个杀人犯,我要去告诉我哥哥!”

“宁安不要……”

任媛媛下意识的就要拉住赵宁安,宁安却狠狠推开她的手,继续向外跑去,任媛媛胸腔里那颗心脏蹦的实在太厉害,她满脑子跳的都是两个字‘完了’,她完了,彻底完了!

外面那么多的客人,赵宁安这样跑出去一喊,她这辈子就全完了,整个任家也完了……

她不能让赵宁安出去,不能!

任媛媛倏然抬起头来,一双眼睛,却已经通红一片。

“宁安你不能出去!”

她上前一步,死死拽住宁安的衣袖,宁安狠狠拍打她的手,“你放开我,你这个魔鬼,杀人犯……”

“这是怎么了?”

陆承颢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他方才过来洗手间,却好似听到了宁安的声音……

“陆承颢快救我!”

赵宁安再顾不得其他,急的大喊,陆承颢听得这一句,哪里还顾及这是女士洗手间,立时就冲了进去:“宁安,怎么了?”

“陆承颢……”

赵宁安早已骇的满脸是泪,而任媛媛,却依旧是咬牙切齿的死死拽住她的衣袖不肯放。

陆承颢当下拧了眉,一步上前推开任媛媛,赵宁安惊慌失措,恍若落水的人终于抓住了浮木一般,一下子就扑到了陆承颢怀中去,她拽紧了他的衣袖,整个人都在颤:“陆承颢,你快去告诉我哥哥,任媛媛,她,她……”

“姜小七!”

任媛媛忽然一声大喊,她几乎目佌欲裂一般望着小七:“你是不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根本不是什么傅战声的女儿,你压根就是个陪酒女?”

姜小七站着不动,双颊却是渐渐烧红了起来,宁安吓的不敢再开口,陆承颢也有些讶异的望着这一幕。

此时外面已经有人围拢了过来,也是这里的动静实在闹得太大。

“你说出去又怎样?你以为我在乎吗?比起让你身败名裂,我的牺牲又算什么?”

姜小七说着,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去,她的眸子里仿佛燃着火,却又仿佛静默的犹如一口深潭。

任媛媛整个人不受控制的往后退,直到脊背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她的手指还在徒劳的在空气中抓着。

“任媛媛,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可以狠辣到这样的地步来,我姜小七,有恩的报恩,有仇的报仇,这一次,咱们好好清算一下咱们的债吧!”

小七笑着,却是伸手,一下攥住了她的礼服领口,她的眸子里,怒火四溅,千里伏灰:“任媛媛,现在,跟我出去!让全郾城的名流贵族,都好好看一看,任家的千金大小姐,到底骨子里藏着什么样的一个恶魔!”

“小七姐姐……”

宁安轻声的喃着,眼底的泪,却已经缓缓淌了下来,她真的觉得很心疼,心疼她这样好一个女孩子,却遭受这么多次的重创。

“宁安,别怕了……”

陆承颢很少看到赵宁安掉眼泪,其实也有那么几次,她被他气的厉害了,也会哭出来,可是从来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

题外话——今天继续加更。一万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