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大国师

章147 江州归

“哦,是吗?”席景鹤看着没什么,心里却是有些不爽了,想了想,自己也不愿意就此弱了祁静然一头,“那你都去见了阿然的爷爷,是不是,该见见我外公了?老爷子也是念叨你好几回了,都一年没有见面了。”

“你的意思是……回江州?”元晞若有所思。

席景鹤很喜欢“回”这个字:“嗯,回江州去,你也应当许久都没有回去了吧。”

席景鹤这话恰好是说在元晞的心坎儿上。

她从外游历回来,去了一趟外公山里,却从外公那里接了盛家的任务到了京城来,中间回了一趟家,爸妈却都不在,更不要说现在基本上没有时间回来的方易,更是一年多都没有见过面了。

到了京城,又办了转学之后,就更没有回江州了。

现在被席景鹤这么一说,她倒是升起了十分强烈地想要回去江州的念头。

正好前两天方爸方妈还给她打了电话,说是已经从外面回来了,问她什么时候能回一趟。

“好啊,回江州。”元晞答应得爽快。

而席景鹤更是爽利:“今天走怎么样?”

元晞眨了眨眼睛:“是不是有些太快了……”

席景鹤看元晞没有强烈反对,就知道差不多是今儿走了,便催促元晞快点吃完东西。

“不是还没买机票?”她问了一个关键问题。

席景鹤却毫不在意地说道:“没关系,我拥有所有航空公司的贵宾资格,可以随时随地上飞机,我们到了机场,直接坐时间最近的航班就行。”

就这样,他还不满地皱了皱眉,抱怨了一句国内的航空路线管制太厉害,不像是国外,他的私人飞机停在机场随时随地都能够起飞,在国内,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得提前申请。

最后倒不如走民航来得快。

元晞有些不理解,但她还是明白了席景鹤的意思——反正就不成问题。

那就行了!

“我回去收拾一点东西。”元晞吃着粥,想了想,又说道。

席景鹤却道:“不用收拾,到时候会有人准备的。”

他习惯了走到每一个地方,都会有人为他准备好一切,身外之物从不是他在意的。

元晞听他这么说,也觉得不错,免得折腾。她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麻烦席景鹤的,她并不会与席景鹤计较这些小问题。

吃过早饭,席景鹤打电话让人送了一套女装过来。

等元晞换了衣服,就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趁着这个机会,元晞又给苏萌打了个电话,打算跟她说一声。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苏萌在那头咋咋呼呼起来:“晞晞!你在哪儿呢?”

“我在席景鹤这儿。”元晞没有多想就说了,也没有想过这个答案是多么的暧昧。

苏萌默了片刻。

“……你们俩的进展,有点快啊。”苏萌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干笑了两声。

元晞没明白她的意思,不解道:“什么进展快?”

苏萌听元晞这么说,就知道肯定没有发生她以为的那事儿,亏她还好紧张了一番,总有一种自家闺女被别的男人摘走了怅然感觉。

既然元晞没听懂,她也懒得再解释一番,便直接扯开话题:“对了,你知道不,清影这两天不对劲儿呢。”

元晞当然不知道,她这两天忙得很,几乎很少呆在家里,自然也不了解清影这几天的特殊状况。

“上次不是那个计白瞒过她,她很生气吗?我还以为她和计白会就这样断了呢,但现在看来,没这么简单咯。”苏萌一副我就知道的模样继续道,“也是,这毕竟是我们小影影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呢,难以割舍也是应该的。但现在这状况看来,他们这应该是快要在一起了。”

元晞不由得笑了:“真的吗?那很不错啊。”

“不过你上次跟我说,清影跟计白之间有姻缘是不是真的啊?”苏萌追问。

“我的话岂会有假,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是真的。”

苏萌拍拍胸脯:“我信你的话,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也放心了。”

“对了,我给你打电话是有事的。”元晞这才想起自己打电话一开始的目的,被苏萌带着跑偏了,差点儿就给忘了,“我今天要回江州,过段时间才会回来了。”

苏萌又问出了元晞是和席景鹤一起回江州的时候,奸笑了两声,顺道祝福了元晞一句“二人世界快乐”。

元晞懒得理话中有深意的她,问道:“哦,你再帮我问一下秦二哥,问他要不要回江州,人家也都一个月没回去了。”

苏萌却连忙反对:“哎,你别啊,你这一走,这宅子里面都没人了,清影这几天也不见踪影的,我一个人呆着怕,你还是把二哥留下来给我壮个胆好了。”

元晞想了想:“也好。”

挂了电话之后,正好杜和也送来衣服了,提着衣服袋子的是一个年轻女孩儿,看着年纪不大,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却跟杜和一样,板着个脸,没有一点情绪,恭敬有礼地把衣服送到了元晞手上。

“我挑的,不知道你喜不喜欢。”席景鹤跟着走了进来,顺便把杜和撇在了外面,让他别进来。

元晞看了一下,很是喜欢,正符合她的口味,素色青花大裙摆麻质长裙,看着素朴,却剪裁别致,凸出了几分不同,外面是一件米色薄外套,还搭配了一条素色围巾,跟裙子是同样材质不同颜色的。

这种风格就是元晞的风格,用时下流行来定位的话,差不多就是复古文艺森女系的,又带了几分仙意飘逸,正是契合元晞的气质。

元晞点头之后,这话听在杜和耳中,自然会吩咐江州那边的人准备同样风格的衣服给元晞。他是一个完美而称职的秘书。

元晞换了衣服,门口摆着准备的鞋,看不出是什么品牌的,但穿在脚上却十分柔软轻便,款式也独特,和这套衣服刚好搭配。

“时间差不多了,出发吧。”席景鹤看了一眼手表。

一个小时后,元晞和席景鹤在京城国际机场坐着最近的一个航班,头等舱,出发去往江州。

而离开京城还不知道,有个人找她都快要找疯了。

袁海山在第二天给元晞打电话,打了一天都是打不通的状态,有些急了,却也不能因为这件小事去麻烦祁老。

他心想着,也许是上天注定和元师傅没有缘分呢?

毕竟还有好几位备选人物,他也调查好了,都不是籍籍无名之辈,反而都是闻名一方的大师,想必也不可能比元晞一个小姑娘还不如吧,多活了这么些年,肯定也多了些手段,说不定比那位元师傅是更好的选择。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也心安了,没有再急着联系元晞。

之后,他带着一种大师,亲到当地。

其实袁海山要委托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有关于他家祖坟的事情。

据袁海山自己提及,他家的祖坟是在某位高人的指点下迁到这里的,当年袁海山的父亲帮助过那位高人,那高人为了报答,便送了正处于困境的袁家一场富贵。

当时,那位高人给了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短时间积攒大笔财富,快速富起来,另一个却是细水长流的富贵,虽然没有前者那般巨富,却也是相当不错的。

当时袁海山的父亲没多想就选择了前者。

因为在那时候的境况,他们必须尽快摆脱贫困,才能够生活下去,细水长流的富贵,他们袁家实在是等不起。

那位高人叹了口气,却留了一句话,说未来有一天可能会富贵一场空,不过在那个时候,也许会有一线转机,只待静候。

那高人说罢便离开了。

袁海山父亲也不知道这个选择到底是对还是对,只是,在祖坟迁移之后的几年内,他家的情况虽然有一定好转,却也没有如那位高人所说的一般富贵起来。

当时候袁海山的几个长辈还说那是劳什子高人,简直就是骗子。

只有袁海山父亲叹了口气,说了一句“得之我幸,失之我命”,更何况他们袁家本来就没有得过,何必妄怒。

没过多久,袁海山父亲身体不好病逝,袁海山自己眼见袁家没落,已经彻底没了出路,便毅然转身投商,谁知道却一举成功,打拼半辈子,终成首富。

外人都道他是借了那些权贵的福帮忙才成就了一场富贵,但也就只有袁海山自己清楚,当初袁家没落,可谓是墙倒众人推,那些从前交好的家族,怕是躲他们袁家都来不及,又怎么会愿意帮他呢?也就只有祁家,没有忘记过去的交情。

而他袁海山的身家,都是他凭借袁家最后的祖产,一点一点,赤手空拳打拼下来的。而这一路的顺风顺水,则是那位仙师的通天手段相助而已。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他们袁家人才知道,这场富贵,原来是应在袁海山的头上。

当时听了袁海山的讲述,那几位风水大师都很是向往,更是不断猜测,到底是哪位高人的手段。

只是到了当地之后,他们却傻眼了。

这哪里是什么风水福地啊?明明是一大凶地才对!

袁海山的祖坟若是真的在这地方,却任何问题都没有,那显然是不应该的。葬在这种大凶之地的人,不是后嗣绝尽,便是家宅不宁。

简直就是大凶中的大凶!

这样的地方,却安安稳稳地葬着袁家的祖坟?

他们是百思不得其解,几人坐在一起研究了许多天,仍然没有任何头绪,最后不得不告辞离开。

而这时候,袁海山才真正知道自家祖坟的问题,是多么的棘手。

只是这一切,元晞都不知道,也并不知道,她原本以为已经错过的,最后还是会落到自己手上来。

元晞到了江州之后,却是没有跟着席景鹤直接去周老家,而是直接回了自家。

她已经打了电话,爸妈都在家里呢。

席景鹤自然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强求元晞和自己呆在一起,只能安安稳稳地把元晞给送回了她家,又约好了明天上午来接她。

几乎是阔别一年的家,上次回来,也是匆匆留了一晚上便离开了。

从踏进门,元晞觉得一切都无比的熟悉,跟自己一年前离开的时候好似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她其实对这个家是很有感情的。

因为自打她从山上下来,之后的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这里,更何况,还有家人。

对于她来说,这里是她记忆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她一抬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眼里都是泪水的方妈。

“晞晞!”方妈隔了这么久才见到女儿,情绪一时失控,竟然是忍不住哭了出来。

元晞连忙上前扶住了方妈,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妈妈,您别哭啊。”

方妈紧紧握着元晞的手,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脸,确认她一切都没有问题之后,才哽咽着说:“没事儿,妈妈就是,就是想你了。”

元晞微微一笑,上前给了方妈一个轻轻的拥抱。

方妈一愣,总觉得元晞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但她也没有多想,拉着元晞进了屋,一路都在絮絮叨叨说些什么。

方妈跟方爸到处去旅游过很多地方,见识多了,心境广了,气质都有些改变,褪去了以前身上的小家子气,大气了很多不说,整个人都开朗了不少,看着也年轻了很多。

只是,喜欢絮叨的毛病还是没改。

元晞倒也习惯了,这会儿听着甚至有些怀念。

进了屋,方爸正在厨房里面做菜,嚷嚷着让元晞先去坐一会儿。

方妈这才想起了一档子事:“哦对了,今儿上午有那你的快递到了,两个大包裹呢,我还没拆开看呢。”

元晞有些疑惑,自己能有什么快递?

跟着方妈到了客厅,把箱子拆开一看,才发现硕大的两个箱子,竟然装的都是衣服,而且都是她的风格。确切的说,是她身上这套衣服的风格。

很明显,是席景鹤安排的。

就如他话中所说的,果真没让元晞担忧。

在她还没到的时候,这些衣服倒是就先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