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93章 第一次听他聊天!

午饭前,天空中忽然飘起了连绵细雨,放眼望去,远处朦胧一片。

这让山路变得愈发的艰险。

司机很小心的开口道:“先生,如果现在就出发的话,恐怕会有些不安全啊,山路崎岖,加上又是泥巴路,一旦积了水,路面就会很滑的。”

翟耀站在门口,眯眼望着远际。

他并未说话。

司机恭敬地站在旁边,等着他的命令。

隔了许久,男人才沉沉出声:“等雨停了以后再走。”

“哎哎。”

司机连声应下。

翟耀旋身回了房里。

此时,周潇潇正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早上的那顿饭,她已经都吐了出来。

她看起来很虚弱。

翟耀来到床边,先是弯腰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有些烫。

“潇潇?”

他拍了拍女孩儿的脸颊。

周潇潇没什么反应,依旧闭着双眼。

男人的心一沉,下了点力。

“潇潇?”

这下,周潇潇终于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当看见男人正站在床边时,眼神儿里明显有些惧意。

翟耀皱了眉。

“你觉得哪里不舒服?”

周潇潇没说话,只是仰头看着他。

“周潇潇,我问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男人略微提高了声音。

周潇潇一个激灵,瞬间彻底回过神,连忙就出声回道:“没……我没”

“说实话!”

男人呵斥。

周潇潇咬唇,闪烁着目光没敢看他。

“有点头疼……”她嗫嚅着唇。

翟耀盯着她。

“还有呢?”

“没……”

话未落音,男人已经起身往外走了去。

周潇潇不明所以,呆呆的愣在床上。

隔了几分钟的时间,男人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您在干嘛?”

周潇潇奇怪的问道。

翟耀没出声,将盆放好以后,亲自屈尊将毛巾放在里面浸湿,然后再拎出来拧干。

“你躺着别动。”

他说道,一边走了过来,在女孩儿的惊讶目光下,将毛巾放在了她的额头上。

周潇潇哭笑不得。

“我又没有发烧……”

翟耀听了这话,脸色竟然变得不自然起来。

他的语气很不好:“给我闭嘴!”

周潇潇当即闭起嘴巴,乖乖的躺着没动。

只是,她的心里早就乐翻天。

其实,她早就发现了,翟耀这个男人,似乎缺乏很多常识,在与他相处的这些日子里,她不单发现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进过厨房,甚至连最基本的医学常识都不知道。

或许,他是被伺候惯了,不论走哪儿都有人拥簇着,哪需要他来管这些?

“想喝水吗?”

刚思及这里,男人的声音又传了过来。

周潇潇看向他。

“啊?”

她没听清楚。

翟耀吸了口气,按耐着性子:“想不想喝水?”

周潇潇犹豫的看着他。

莫非,他要替自己倒水?

若是放在以前,这事儿都是她做的。

“说话!”

翟耀催促。

周潇潇忙不迭的点头:“想!”

“等着!”

丢下这句话以后,翟耀出了屋子。

过了会儿,他又端着一杯温水返了回来。

周潇潇见状,赶紧从床上坐起了身子,正想伸出手去接,却听男人说道:“你别动。”

“啥?”

周潇潇没明白过来。

而此时,男人已经坐到了床沿,伸手将她揽进胸口里以后,将水杯靠近她的唇边。

周潇潇没动。

翟耀敛眉:“张嘴!”

周潇潇的反应有些傻,她呆呆的张开嘴,模样像是个小孩。

翟耀似乎挺感兴趣的,他亲自一口一口的喂着女孩儿喝水,直到整杯水见了底,方才淡淡笑道:“还要吗?”

周潇潇摇脑袋。

天啦!

这感觉就跟喝毒药似得,她实在是适应不了。

“还想继续休息?”

翟耀问道。

周潇潇点头,声音有些低:“想睡觉……”

翟耀闻言,很不满:“你已经睡了一天了,潇潇!”

他的声音沉沉缓缓的,像是钟鼓。

周潇潇缩起脖子,目光闪烁的看着他:“您的意思是?”

她又不是翟耀肚子里的蛔虫,哪能知道怎样回答才能令他满意?

再说了,翟耀的性子向来就阴沉不定的,实在是让人难以捉摸。

有句古话说得真好,伴君如伴虎!

跟在翟耀的身边,那真得时时刻刻都小心伺候着。

这个男人的性子多变,时而温柔,时而冷酷,一旦动怒,谁也承受不了。

“陪我说说话。”

彼时,男人的声音响来。

周潇潇扬起头,脑子里就跟抽了似得。

“啊,陪您聊天啊?”

在她的记忆里,翟耀可没有这么好的耐心,这根本不像他。

他心思深沉如海,哪会像是聊天的人?

就算和你说话,也不会推心置腹,这是权势之人的大忌!

而周潇潇则不同了,她是平凡人,没有秘密,没有身份背景,更没有媒体记者的随时盯梢,所以,她可以畅所欲言,而不用担心因为自己的一时不慎言,导致负面产生,

说白了,她无所顾忌。

这恰恰是翟耀所没有的。

“您想聊点什么?”

她继续问道。

翟耀抚摸着她的发,神情很淡。

“你说吧,我听。”

这就有些为难人了。

周潇潇有些小小的纠结。

“您想听啥?”

翟耀睨着她。

“说什么都可以。”

周潇潇很郁闷。

她想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好吧,我就说点我小时候的故事吧,好吗?”

翟耀‘恩’了一声。

周潇潇先是顿了下,开口道:“我是我奶奶带大的,这个您是知道的吧?呃,其实,在我小的时候,我有见过我的父母,但是那时候我的年纪太小了,所以对于这段记忆就很模糊,隐约只记得他们很高很高,我需要很努力的仰着脑袋才能看清他们。”

翟耀看着她:“然后?”

“然后,就在我上小学以后,班上第一次开家长会,我没有爸爸妈妈呀,所以我就去大街上找爸爸妈妈,只要是遇到一对男女,我就会跑上去问他们是不是我的爸爸妈妈。”说到这里一顿,周潇潇笑了起来,有些自嘲:“很多人都说我是神经病,也有一些居心不良的人,他们会点头说是,然后让我跟着他们走。哎,不过,那时候我还挺聪明的,我会反问他们说,你们知道我叫什么吗?如果他们答错了,我也会骂他们是骗子!”

“没有照片吗?”男人忽然开口。

“什么?”

周潇潇扭头看向他,有些不解。

翟耀重复道:“你父母的照片,有吗?”

“没有!”

周潇潇摇头。

她叹了口气:“家里太穷了,我听奶奶说,我父母结婚的时候,连酒席都没有办,直接领了结婚证就算了。您想啊,那时候我家里都穷得揭不开锅了,怎么可能还有闲钱去拍婚纱照啊?呃,再说了,我家是农村的,村上是没有照相馆的。”

翟耀没说话。

周潇潇抬眼看着他:“您还要听吗?”

“继续。”

男人颔首。

周潇潇抿了抿唇,继续说道:“从小到大,我最讨厌的就是家长会,因为我压根儿就没有家长,而我奶奶每天都要出门去找钱,如果她不工作的话,我们就要饿肚子了。后来,我的班主任就知道了我们家的情况……”

说到这里时,她忽然停住。

翟耀低头看她。

周潇潇眨了眨眼,眼眶四周有些泛红。

她深吸了几口气,语气变得哽咽起来。

“其实,班主任是好心的,她来我家里做家访,原意是想帮我申请贫困生补助,虽然每个月只有几十块钱,但对于我们家来说,依旧是不小的一笔收入。可是,班主任来家访的那天,有几个班干部是跟着她一起的,后来……后来全班里的人都知道了,我是个捡垃圾长大的孩子,他们都在背后给我取外号,叫我小垃圾……”

越到最后,她的神情越伤心。

翟耀拧起眉,无言的将她抱紧在怀里。

“好了,都过去了。”

他轻轻抚拍着她的后背。

周潇潇摇头,将脑袋埋进他的怀里。

“您不会懂的。”

“不懂?”翟耀冷笑。

他的声音很沉:“潇潇,豪门并非如你所见那么光鲜,虽然我儿时不曾如你般要为生计而奔波,但其实,从本质上而言,我们也差不了多少。”

“什么意思?”

周潇潇抬起脑袋,不解的看着他。

翟耀的声音很缓:“我的母亲早逝,我是由管家带大的。”

周潇潇很震惊。

“啊?”

翟耀垂眸。

“不信?”

周潇潇摇头,但紧接着,她又点头。

总是,她脸上的表情很小心翼翼。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因为,我以前也没听您说过您家里的事情……”

的确!

在以前,一般都是周潇潇说话,翟耀倾听。

这个男人对于自己家事,从未主动提及过。

翟耀摸了摸女孩儿的头,勾起了唇:“我现在可以给你说一点。”

周潇潇点头,很好奇。

翟耀没有多想,径直说道:“我的母亲是因病去世,大约是在我十岁的时候。她走得很突然,我对她的记忆不多,只记得她是一个温婉美丽的女人,她很喜欢唱歌,曾在我生病的时候,彻夜陪在我的身边。”

很简单的几句描述。

可是,不知怎的,周潇潇的脑子里,竟然就惟妙惟肖的浮现出了一副美人图。

想必,翟耀的母亲,当年应当是极美丽的。

这一点,从翟耀的身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个男人虽然邪狞冷酷,但不可否置的是,他颜值极高,应该就是遗传了父母。

“您的父亲呢?”

周潇潇开了口,好奇的问道:“先生,我好像从来没有听您提起过您的父亲?”

翟耀的脸色转沉。

“父亲?”

他冷哼,极为不屑:“他只会让我们做子女的互相残杀,哪配被称作父亲?”

周潇潇很意外。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以前看到的那些豪门电视剧,为了争夺家产,同胞兄弟,照样算计!

“您的父亲该不会是让你们自己各凭本事,然后谁最厉害,他就把位置传给谁?”周潇潇忽然这样说道。

翟耀瞥她一眼。

“你倒不笨!”

周潇潇有些不好意思。

“一般电视剧里都是这样演的嘛……”

她嘿嘿的笑。

但突然,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忙道:“啊,不对呀!”

“什么不对?”

翟耀敛眉。

周潇潇忙道:“按照您的说法,那您岂不是有很多个弟兄了?呃,我的意思是,原来您不是独生子女啊!”

翟耀面无表情:“我在家中排行第二,有个哥哥和弟弟。”

“没有姐姐和妹妹吗?”

“没有。”翟耀答道,顿了顿,又说:“怎么了?”

周潇潇想了一下,才半开玩笑的说道:“如此看来,您的压力还蛮大的,上面和下面都有人顶着,是不是很辛苦?”

她这话,怎么听都有些奇怪。

什么叫上面和下面都有人顶着?

男人笑得邪魅。

“怕什么,反正,我专顶你就是了。”

周潇潇闻言,先是一愣,反应过来,脸蛋忽然就红了。

她侧过脑袋,没敢去看男人的眼。

翟耀却板过了她的下巴,声音很沉:“你要听话些,以后的日子,恐怕得分外小心。”

“为什么?”

周潇潇没多想的问道。

末了,她立马就发觉自己越矩了,正欲道歉,却听男人说道:“父亲一直想让我们三兄弟早点结婚生子,可是,除了二弟以外,只有我和大哥还是单身,至于孩子……只要你能生下儿子,他将是翟家长孙!”

------题外话------

(* ̄3)(ε ̄*)。

谢谢亲们,今天的生日很开森,哈哈,永远的十八岁,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