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八章 一木一浮生34

攻击诀衣的人速度奇快,而且一直隐身,瞧不见他的身形。血魔已被困住,还会有谁不怕死的攻击她呢?当帝和感觉到有人在暗中想伤害诀衣时,扇随心走,一片华色光芒从扇风里铺开,淡金成纱浮空而过,把隐身的那人印了个清清楚楚。

攻湛!

被渊炎的父皇猛烈攻击?诀衣亦是吃惊不小。攻湛不满意她这是她一直知道的,但他的不满意是因为渊炎喜欢她,想娶她成大皇子妃。他觉得她没有魔族妖族王皇们的女儿那么尊贵,无法给渊炎带来强大的军队,不能助他称霸异度世界。对于他这一点挑剔她并不生气,作为父亲,又是一个有野心的一族之皇,她甚为理解他的想法。何况,他想的并不是渊炎所想,所以尽管他不喜欢自己,她还是乐意和渊炎做朋友。可是没想到,攻湛竟然潜伏过来想杀她,这是让她最为不解之处,他恨她至如此了吗?

见自己暴露在帝和诀衣的眼中,攻湛收势欲走。帝和双掌凌空化剑,十道金光飞射,穿风掠云时,变成了一把把飞梭利刃的长心剑,直追攻湛的后背,任他御风飞行得再快,仍被根根刺入背心,惨叫一声从高空栽向地面。

“父皇!”

渊炎见自己的父亲朝地面掉落,大喊一声从天空中急速飞下。

帝和看着渊炎没在浮云之中,淡淡的问了一句,“心疼吗?鲺”

“你怎么不灭了他?”

“……”

帝和转过脸看着诀衣,“我怕你嫌我心狠手辣。”

“欺负到你媳妇儿头上了,还如此心软?”

“呵……”帝和笑着牵起诀衣的手,“灭了他的父亲,你会觉得亏欠他,然后背着我偷偷摸摸去见他,安慰他,在他的面前说我的坏话。”

诀衣将手中的剑收起,像是与帝和在聊着一件很寻常的事,“不会。我又不是莲花仙子,他都要取我性命了还怕灭了他会被他儿子恨么?”自保是每个人的本能,她可不想死在一个天魔族人的手中,到时天界大典里关于她逝去的记载可就太跌她的份儿了。战名赫赫的女战神最后死于一个魔人之手,听着是个笑话,她死去的地方以前只有一个,战场。如今有两个,一个是战场,一个是他的怀中。他,她的夫君。

帝和诀衣的背影离打斗的人群越来越远,悠悠的飘来一句带着自豪味道的男声。

“媳妇儿,我就喜欢你这种对外人爱恨分明的劲儿。”

“我对内人也爱恨分明。”

男人似乎有点不认同。

“对内人我来说,你有爱就行,恨就不要了。”

“万一你伤了我的心,还爱么?”

“媳妇儿你放心,我不会伤你的心。”

两个穿着喜袍的人像爱了千百年的老夫妻,携手在艳阳下慢慢聊着在别人看来很无趣的话,可他们自己却感觉时光美好得不想停止。只是在帝和诀衣走远后,一片金光突然出现在帝和的身后,密集得像是一张天网的金光小云箭飞入打斗的人群中,紧接着便听到了一声声哀嚎。

“我怎么看不见了?”

“啊,我的眼睛……”

“无耻,卑鄙!打不过我竟用如此肮脏的手段,我鄙视你!”

“我才鄙视你呢!”

原本打架打得激烈的妖魔许多停下来,脾气暴躁的还在胡乱挥舞着手里的兵器,借此消除忽然失明的内心恐惧。人群嘈乱,慌神无错,不知为何自己会双眼失明。

从天空飞落,诀衣似埋怨帝和的轻声道,“好玩么?”

“眼力不好还不懂事的人,要眼睛做什么。”没取他们性命就该庆幸今儿是他大婚的喜日,若不然就不仅仅只是失明这般简单了事了。

进帝亓宫大门的时候,留宫神卫和神侍特别懂事,不约而同的行礼。

“拜见圣皇,圣后娘娘。”

待帝和诀衣走过去,神侍神卫们站起来,门口的几个神卫相互交换了一下眼色。瞧见没,不懂事的话,可能眼睛要被圣皇戳瞎的,以后看到圣后娘娘得恭敬拜礼。

进了宫诀衣才想起,知虞还留在天渊台了。

“知虞……不会有事吧?”诀衣心里想着,宫外的那些人没什么眼力见,在天渊台打还不够,竟然打到帝亓宫外面

,难说他们不会伤害天渊台的神侍,那些个姑娘可一个个精致的很,尤其是知虞,虽是小仙,容貌在其中却是拔尖的很。妖魔神怪,哪一个不喜欢美人儿,尤其是男人,眼睛盯着人恨不得直接一口吃下去。

帝和没回诀衣的话,忽然将她横抱了起来,惹得她低低的惊呼一声。

“帝和你……”

“在宫外就想这样了。”

“那为什么没有?”

“媳妇儿说对我心动就会晕过去,万一晕了,今晚我岂不是要抱着一个石头度过。”这种玩笑也就她能想得出来,旁人怎会如此无聊。

“……”

诀衣听出帝和话中的调侃,他并不相信她所说的话。这个她倒不计较,只是担心他说的‘今晚’,若是到时她保持不住昏睡过去该如何是好?

宫中的神侍见帝和抱着诀衣行走,皆在远处背过身低着头,不看他俩。直到他们走过去后,方才抬起头。

在帝亓宫中佛主殿备下的喜膳精致流香,每一道菜肴皆有个寓意美好的名头,殿内被神侍妆扮得分外喜庆,光是看着也觉得心情极好。诀衣被帝和小心安放在桌边,而他,并未马上坐到对面去,反而单膝跪在了诀衣的身前,看着让他无法言说出美丽的她,心中情动。

“猫猫。”

“不,媳妇儿。”

诀衣试图将帝和拉起来,被他犟住了。

“没事,你听我说。”

“那一晚我没回宫休息,是想给你一个东西。”异度的帝亓宫不是佛陀天里的帝亓宫,在那个宫中天地珍宝应有尽有,想送她独一无二的宝贝信手拈来,可在这儿并不能让他随心所欲,有些东西珍贵是珍贵,但不觉得能配的上她。姑娘嫁夫,哪里有简简单单就嫁的道理,在人间也需要男子送诸多的彩礼到女子娘家才行,他们无父母,只有直接送礼物到彼此的手中了。为此,他没少琢磨送她才好,直到想起火麟山中有一只活了万年的麒麟玉,当年他见到时,因为其名为麒麟玉便没有将它带回来,如今成亲,想着抓来送给她必是个不错的新婚礼。

想抓麒麟玉并不容易,他在火麟山寻了一整天也不见其踪迹,晚上夜宿在火麟山中,想第二天继续寻觅,终于在天见亮的时候感觉到麒麟玉出现了。为了不惊动它,他禁了自己的法术,全凭手脚功夫把那只活的麒麟玉逮到了。那只家伙见是他,好一阵开心,朝他不停的撒娇,想他放了它。若非心里惦记着她,他还真是可能心软的放过。

麒麟玉并算不得生灵,不是植物,亦非动物,是一块活的日月精石玉,日夜汲天地灵气生成,通灵纯净,有着养身护心更宁神的神奇功效。不过,抓住后一般会成为一块死玉,故而很多人虽然很想得到麒麟玉,却不知道抓住之后怎么养它,成了死玉便一点儿作用也没了。

不过,见是帝和抓了自己,麒麟玉倒也不怕,被他带回帝亓宫后还不觉自己可能要被人灵修了。帝和每日用自己的十八滴心血养着它,一直养了它九日,终于把它体内的野灵性化去,成为了一块活的但是通佛灵的听话麒麟玉。

之后,帝和背着诀衣悄悄的把麒麟玉雕成一只小猫儿的样子,又断了自己一缕青丝,编成一根精小结实的发绳,将小猫儿穿在绳上,小心的收于他的心口衣襟内,想着成亲的这天送给她。

看着帝和从喜袍内拿出一根项绳,上面还坠着一只金色的小猫儿,细细一看,并不是金色的小猫,而是小猫儿的体内流动着金色的……金赤血。

诀衣大吃一惊的一把抓住帝和的手,“你做什么了?是不是放出了很多心血?”

“呵。”帝和轻轻的笑了,“不碍事的。”

“为什么不先问问我?”诀衣心疼得生气,“你的身体是你的,也是我的,你怎么不想想我是不是舍得你这样做?”

帝和继续笑着,“活了这么多年,我可还是第一次断发赠人,娘子不愿意收下吗?”

诀衣心疼帝和损失了那么多的心血,他乃上古神兽,体内的鲜血已是万分金贵,小仙小神喝上一口法力不知要增进多少,更何况是他心口的精血,白白的喂了活玉,当真是……气煞她。

“这猫儿可是活的麒麟玉,以我心血喂养,你若不要,岂非浪费了我一片心意?”帝和笑得痞气十足,“舍得呀?”

她当然舍不得。因为舍不得才生气,才心疼他为她做的事。

“我不要你为我做太多的事,仅有一件,是我的心愿。”

“你说。”帝和心之所想便说出来了,“既是你唯一的心愿,为夫必然为你做到。”

诀衣认真询问,“当真?”

“嗯。”

“生生世世一双人。”

看着诀衣的双眼,帝和慢慢的勾起了嘴角,温暖的声音缓缓道,“你要我一心一意心中只爱你一人?”

“你说必为我做到。”诀衣的目光格外坚定,“我会相信你的话。”

承诺有多重,此时帝和才感觉到,委实太重,重到他竟然不敢接下诀衣的话。她信,是好事。既是她唯一想要的,作为他的夫君,他理当努力给她。可,恍然间他想到了另外一个女子,虽然知道大婚之日想别的姑娘对诀衣不公平,可此时他无法不想到那个人。为他付出了生命,却连他一句关心呵护的话也没能听到。他欠她的,再也还不上了。

“帝和?”

他为何不说话,是做不到吗?

帝和笑了,笑容很温暖,让诀衣心安了许多。

“我们拜过天地,为夫一定谨记你的话。”

诀衣心中大动。突然,一手捂住自己的心口,急促的转身背对着帝和,紧紧的闭着眼睛默念静心诀。

帝和本以为她在闹着玩,笑着站起来想逗她,在见到诀衣额头沁出一层冷汗之后,感觉她说得可能是真的。于是,不言不语的静静站在她的身边,等着她。

过了许久诀衣才慢慢的睁开眼睛,无可奈何的仰头看着帝和,“我没有说谎。”

帝和仍旧没说话,抬起手为诀衣抹干脸上的细汗,“嗯。”没有说谎他就当真是如此。

默默的,帝和为诀衣戴上麒麟心,他的发绳刚好绕着她纤细白皙的脖子一圈,上头一只精巧可爱的小猫儿,麒麟玉中的金赤血在里面流动,在她的肌肤衬下极俏。

“你不再问我点什么吗?”诀衣轻声的问帝和。他不想知道为何会这样吗?他去找过圣烨,他知道了当年的故事,对吧。知道多少呢?

“你说的,我都信。你不说的,我就等。”

帝和目光柔和的看着诀衣,他不会追问圣烨,那件事对她的伤害太大,自己媳妇儿还不得自己心疼么。

诀衣感觉自己的鼻头有点儿酸涩,征战多年,掉泪这种事在记忆里几乎没有。当然,除掉被蟾蜍惊吓她控制不住自己的内心除外,寻常日子里想她哭鼻子委实不是件容易的事。此情深意浓,她也真是不想顾别的了。凤冠轻响,娇丽的女子将身前的男子抱住,低低的说了一句话。

帝和低头看着搂住自己的女子,含笑轻问,“你说什么?”

诀衣摇头,不想重复。

“猫猫你这个习惯不好,为夫没听清楚的话,你要耐心再说一遍。”

“我忘记我刚才说什么了。”

帝和把埋在他胸口的头挑了起来,“今天可是我们大喜的日子,娘子你确定要这样欺负为夫么?”

诀衣羞赧的把自己的头再度埋到帝和的胸口,闷声再道刚才的话。

“我要你是我一个人的情圣!”

“什么?”

帝和脸上的笑意加深了许多,眼底全是温柔的笑,“再说一遍,猫猫。”

这次诀衣不依了。

“你明明听清楚了。”

“哪有。”

“你若是骗人的话,今晚……今晚不行。”

“……”

诀衣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整个人给帝和从椅子上拎了起来,眼中满是她看不懂的东西。

看着身前的猫儿,帝和心里有股说不出也发泄不出来的气,自然不是怒气的气,而是惊奇无奈还又宠又疼惜她的气,这妮子有没有成为人妻的感觉,夫妻晚上要办的那种事在夫妻间有多重要不必他教她吧,多少姑娘盼自己的夫君很行、特别行。她可好了,洞房花烛第一夜,竟然诅咒他不行,他若不行,不舒服的可是她。

诀衣扬起下巴,从帝和的反应中得出了结果,“

喏,我就说你肯定听清楚了吧。”

“你个坏东西。”

“你才是个坏东西,明明听见了,还装。”

帝和弯腰把诀衣抱起来,“既然是坏东西,那坏东西现在要做坏事了。”

“别,别别。”

帝和不闻,抱着诀衣朝寝宫走。

“我饿了,先用膳好不好。”

帝和道,“你夫君也饿很久了。”

“那我们先吃点东西吧。”

帝和看着诀衣高深莫测的笑了,他就是太‘饿’了才打算先吃东西的。

两人还没进入寝宫,一个神侍匆匆忙忙的跑来。

“拜见圣皇,圣后娘娘。”

帝和扫了一眼神侍,不甚情愿的放下诀衣。宫里的神侍不该不懂事,此时急急忙忙的跑来,怕是事情不小。

“圣皇,知虞姑娘在宫外遇到麻烦了,恐怕唯有您才能解救她。”

闻言后,诀衣拉着帝和便朝外面走,不管他是不是愿意。只是,并非帝和不愿,而是今日的事儿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扰他和猫猫,让他心中颇为不爽,成个亲还不能省心,回南古天再娶猫猫的时候绝不能这样。

宫外的混乱超过了帝和诀衣的想象,先前不过是妖王魔皇们打架,可当众位老大们看不见之后,也不知是从哪儿赶来的救兵,一队队人马在天空里混战,往远处看,地上在打斗的人更多。

诀衣帝和飞行在高高的云端之上,在神侍领路下,看到知虞被围困在一群妖王中间,她的身边还有一个断了一臂的男人。帝和不识,诀衣却认得,是渊炎的三弟,清沨。看他的模样,是在保护知虞不被妖王们伤害到。

清沨素爱打架,但也夹不过妖王人多势众,护着知虞让他不容易全然放开手脚,连连受伤。知虞连连急呼他小心。

云端上的诀衣飞身而下,一道紫光从天空射下,将攻击知虞的妖王们震开。紧跟着,帝和厉光追来,把清沨身边的妖王们打跌到地上。

“天姬。”知虞惊喜的看着从天而降的诀衣,“不是,圣后娘娘。”

诀衣看着浑身上下受伤不轻的知虞,“我们来迟了。走吧。”

知虞点头,刚想走,又停下来。

“圣后娘娘,我有个不情之请。”

诀衣看了一眼旁边的清沨,知道知虞想求她什么。

“一起走吧。”

知虞惊喜的道,“多谢圣后娘娘。”说完扶着重伤的清沨,“走吧。”

帝和落在诀衣的身边,刚才飞来时,看了一眼战局,其中帝亓宫在天渊台上的神侍竟无一人,莫非让知虞一人回来了么。

“其他人呢?”帝和问知虞。

“其他人?”知虞朝四周看了看,“神侍吗?”

诀衣道,“嗯。”

“那些姑娘因为阻止妖王魔灵们在天渊台上打架,在混乱中被妖魔们全都……”

“一个不剩?”

知虞抿着嘴角,点点头。

“只有我活下来了。如果不是清沨保护我,恐怕我也……”

帝和脸上的温柔随和在扫视天地的时候渐渐的消失了,忽然纵身直入高空,周身金泽熠熠,头顶的金阳浮现出来,淡色佛光照耀天地——

题外话——格子:我掐指一算,好像大家要准备明天的‘某某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