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三章 扩充后宫?他出现了

“咳,其实小主人这也算是做好事,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今天小主人确实为妙绮和爵爷做了很多,他们该感谢小主人才对。”

青龙面上浮现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但是很快假咳了一声,装作正儿八经的说道,只是心里对王紫这份礼物真是满意的不得了,丸子竟然也会使这些小手段了,让人防不胜防啊。

“媳妇儿,那什么药,还有吗?给我瞧瞧。”混沌眼中也闪过了然的神色,随即凑上来问道,面上带着唏嘘的笑。

“我们要不明天就跑吧,妙绮师傅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恐怕她明天就要来兴师问罪了。”

卫子楚也紧跟着说道,当初他和王紫着了她的道,虽然那次是成全了他,但是到底有妙绮恶作剧的成分在,他渐渐当那事情过去了,没想到王紫竟然还记得,今天还用同样的方法让妙绮栽了!

卫子楚打了个寒颤,妙绮吃亏一定会加倍还回来的,他已经可以想象由此引发的一连串鸡飞狗跳的事件了,所以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吧!

“她明天不会出现的。”王紫说道,那声音肯定,引的其他人不由得更加好奇,只是在众人逼问的视线下,王紫却有些说不出口,只眼神看向冷殇。

“该不会是你炼制的药?”见王紫看向冷殇,梼杌不由得脱口而出,话说王紫现在炼器的本事很好,但炼药还没怎么尝试过,尤其是能骗过妙绮的药,但若是冷殇炼制的,那就要另当别论了。

“……冰媚。”

冷殇见众人的视线集中在了自己身上,顿了顿,那双有些浅色的唇才微启,吐出两个字,眼神也看了看王紫,想到前两天王紫神神秘秘的找他,还不自在的问他能不能炼制出神不知鬼不觉的媚药,冷殇当时很惊讶,这药他还真的没炼过……

不过既然是王紫想要的,他花了些时间去找,便也找到了药房,只是没想到她将药用在了此处,这么一来,害妙绮中媚药的人、他也算王紫的同伙了。

“冰媚?怪不得了,这灵药在外界早已绝迹,妙绮师傅也曾想找过,不过我记得,你的灵田正好就有。”

卫子谦说道,微微摇了摇头,对王紫这行为有些纵容,只是也要为妙绮默哀一下了,冰媚是灵根中排名很考前的天材地宝,只是它的作用并非滋长修为,而是延长寿命和驻颜之效,更因药性温和而成为许多灵药的最佳伴侣,每每因它的加入而能使药效翻至数十倍。

“那妙绮明天不会出现是什么意思?”腾蛇又问,冰媚这灵根他是知道的,外灵酷似灵芝,没有成熟期,基本越老越好,需要多少只需在它的肉冠上取下便可,在天材地宝当中,这冰媚的生命里算是很顽强的。

“冰媚名字叫的好听,但是很少人把它往媚药的地方联想,可它本身确实有致幻的作用,若与火莲子一同炼制,火莲子本就是催情之物,再加上冰媚将它的药效翻倍,可冰媚属寒,正好能中和火莲子的味道,炼制出七情丹,遇水则融,也让人察觉不到,即便妙绮,也嗅不到源头。”

卫子谦说道,想来王紫去找冷殇炼药而不是找他,定是次清楚妙绮对他炼药的首发很熟悉,所以才找冷殇,负责难逃妙绮的法眼。

“你只要说一声七情丹不就好了,这我就都明白了,冷殇,这药还有没有剩?”

混沌拍了拍卫子谦的肩膀说道,面上的笑有些坏坏的,忽然凑到冷殇身边说道,七情丹是什么东西?这可是媚药中的极品!中招的人没有七天七夜房事绝对停不下来,这么一来明天妙绮当然出现不了了!

七天七夜啊!混沌脑海中想了想爵爷的样子,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王紫这招确实绝,也太坏了点,不过、他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没有了。”冷殇没什么表情的说道,混沌却不相信的看着他,却听他道:“别这么小气啊,好东西大家分享嘛,不然那冰媚随便给我一两株也好,你想要什么我跟你换啊。”

众人不由得看了看混沌,这厮这么积极,总有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感觉,王紫也看向混沌,眼神中也有怀疑。

“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只是出于求知的精神……”混沌挑眉说道,这话说的再自然不过,就算是假话,被他说出来也得是真的。

王紫转身回房,就算现在让她喝掺了七情丹的东西,她也有办法分辨出来,媚药这东西虽然种类繁多,但她岂会败在已经见过的媚药手上。

冷殇也转身走了,并没有给混沌什么冰媚,更被说是七情丹了,迎着大家各自都有些鄙视的眼神,混沌无所谓的耸肩,口中说道:“或许我实在试探冷殇呢,我怎么会作出那种事情呢?我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

只是他这话刚说了个开头,所有人基本上都走光了,那样子好像都在用实际行动告诉他,他就是那样的人,混沌只好停下,真是可惜,拿来研究研究都不行……

……

妙绮和爵爷大婚后第三天,王紫一行就离开了花溪谷,回了魔界,魔界当然是上下欢欣鼓舞,他们等了盼了那么久的魔王终于回来了!

王紫重新安顿了魔界,自从上任魔王之后王紫总算真正有时间打理这个魔界了,以至于王紫忙于政务的时候一群男子竟有些无所事事,看起来倒有些被冷落了,反倒是四大亲卫鞍前马后,成天伺候着王紫,哦,也不该这么说,是四人在为王紫的命令奔波。

将魔界的事情安排上了正轨,王紫转战妖界,又是一阵忙碌,饕餮虽然揽下了大部分的事情,但是看着王子这么辛苦,更重要的是,忙起来的时候他们在一起的时间便少了,还是头一回有些怀疑自己把妖皇的戒指给王紫是不是正确的。

当初是想给王紫一部分力量,也是想借此靠近王紫,但现在已经成功抱得美人归了,见自己的女人这么忙,还真有些心疼了。

魔界和妖界的事情就忙了三四个月,王紫又是个一旦做了就要做到最好的人,总算把所有事物都运筹帷幄的时候才歇息了几天。

乐九在爵爷和妙绮大婚不久后就也跟着来到了魔界,花溪谷的事情就丢给了那三人,反正闲时就算是他不在也没什么影响,现在乐九也是王紫名正言顺的夫君,当然不愿意分隔两地。

妙绮因为大婚时被王紫的‘大礼’算计,据说洞房相当之惨烈,花溪谷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都传妙绮和爵爷两位城主是多么多么恩爱,相恋几千万年,这已经不是什么马拉松了,简直是跨越了多少个世纪的爱恋!

他们两人的故事更是被编做了诸多版本,每个版本都是闻着伤心见者流泪的感天动地的爱情!以至于现在花溪谷都流行一句话,大婚时都喜欢虔诚问对方、是否愿意陪他走过四千万年?活脱脱的精神典范啊!

当然新郎新娘洞房花烛持续七天七夜的秘事也不知如何走漏了风声,成为坊间的趣谈,以至于后来被妙绮不小心听到后,追着王紫喊打喊杀了颇久!由此也展开了一段斗智斗勇斗毒斗人多的拉力赛。

当然,争锋相对不知多少次,最终都是以妙绮的失败告终,不得不说,不管她要斗什么都败在了王紫一方的人多势众上,要说毒,妙绮是毒,奈何王紫这里也不缺用毒高手,要说智谋,王紫被锤炼了这么久,真要跟妙绮较真儿,妙绮当然也讨不到好。

要说人多,妙绮当然完败,王紫身后可以活脱脱的跟着一个智囊团兼打手帮兼拉拉队,以至于到了后来,妙绮不得不含恨而归,咽下这一肚子恶气,当然用她的话来说,那叫“本姑娘报酬,多少年都不晚!”反正就一句话,她还会回来的!

凡间界的阴私也暂时稳定了,与鬼界的地府有些区别,下设十殿阎罗,阎王为阴私之长,具体分工也因为凡间界的情况而有所增减,这三年来凡间界的灵力充裕而稳定,兴起的修真门派也很多,只是还缺乏积累,进展缓慢。

鬼界的界主至今无人能够胜任,还是惊鸿代管,黄泉渡船和七星神蒿一直在王紫手中,王紫醒来后找时间将黄泉老人送回了岛上,本想暂时归还这两样宝物,还所以说是暂时,是因为王紫对黄泉深处的沼泽一直心存怀疑,将来总会再来相借。

但是黄泉老人似乎对当年鬼界的耻辱难以释怀,说是要暂居岛上不会离开,便让王紫继续拿着这两样宝物,王紫了然,却也正合她意,便也没有推辞。

好不容易把积攒的事情都处理完了,所有的事情都走上正轨,王紫可以放手让手下接管了,一众男人本以为王紫也终于有时间陪他们逍遥了,却不成想王紫没休息几天便又开始了她早就计划的开设阵法门派之事。

看着王紫整天扎在一堆卷轴当中,众人是一点办法都没有,谁让当初这阵法门派的事情是他们提出来并且全票通过的?王紫虽然前段时间一直在忙别的,但是这件事情心里却有时间也在考虑着。

直到放下其他事情后才专心研究此事,她说过要将玄乙阵法成为当世真正的绝学,还有五星圣人的毕生所学,都是零散的东西,她要整理成册,传于后世,也算不负当初五星圣人赠功之恩,更不负自己对阵学的承诺。

看着王紫如此认真,一众男人能够理解,更是骄傲,虽然相处的时间因此少了很多,但是陪着她忙也不错,再说他们也很乐意看到王紫的成果名扬天下!

只是阵法事情他们大多数是帮不上忙的,倒是有一天,王紫忽然叫东乾、北皇、南阙、西诀四人去各处找来三百多人,不知是按照什么条件找的,但是奇怪的是,来者大多数是男子!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众人愣是紧张了一瞬,要说这下意识的紧张也不怪他们,主要是王紫回归之后,她有许多夫君的事情早已不是秘密,尤其是在魔界,当初王紫可是在释魔殿那般庄重的地方宣布过她的八位夫君的。

只是现下看来,王紫的夫君似乎更多了,而且各个都是绝色美男!于是“魔王酷爱美男”的消息不知如何竟然不胫而走!而且这消息越传越夸张,说什么魔王审美极高,只要够独特,她都会收藏在身边!

这故事的最终版本本该是一个残酷的暴君大开后宫的荒唐剧目,可不知为何,到了王紫这里竟然成了魔王日理万机,为魔界倾心相付,唯独留有一颗爱美之心,据说此喜爱之心到了‘整个天下不如你’的地步!

于是关于王紫喜爱美男这件事情便愈发不可收拾了,要说美男,所有魔界之人都可以自豪的说一句,魔界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美男!魔本就都有惑人的外表,善于魅惑人心,否则天下人也不会对魔界之人如此敬而远之了。

不知何时开始,只要是王紫出现的地方,那都是美男扎堆的盛况!这让王紫也大为奇怪,想到每次见到的都是大批大批的男人,就算是见到过一些女子也都是女扮男装的,这还曾让王紫颇为疑惑的问过东乾,记得她当初的原画是这样的:“魔界的男女比例失衡到这个地步了吗?”

记得当初一向有问必答的军师东乾却是久久没有回答,那份无言的‘沉重’也让王紫更加觉得这事态有些严重,在未执掌界面的所有大事之前,王紫是很少观察这些的,但是如今看来,这样看似私人的事情也会影响到界面的稳定啊。

毕竟阴阳协调才是修道的最佳环境,以至于后来王紫回到王宫之后就让东乾去起草一份鼓励大家成亲的朝纲,还特意嘱咐了,如果彼此愿意,可以有一妻多夫之行为。

东乾几乎愣在当场,他现在跟王紫解释其实没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这些美男的流量都是跟着王紫的动向走的,所以这样的现象也只会在王紫出现的地方才有,还、来得及吗?

不过东乾最终还是没解释,魔界的婚娶向来自由,也不似其他界面那般墨守成规,合则聚不合则散,有一份书面的鼓励也没什么,便照王紫的去做了。

只是效果有些让他意想不到,本以为是可有可无的一项朝纲,就像一颗石子扔进大海,不会引起什么大浪,可没想到在王紫这里却出意外了。

魔界之人都知道王紫从小生长的环境,是在修真界和仙界长大的,本来还担心王紫会排斥仙界这么多男人上门求‘收藏’,但这新规定一出来,魔界之人心中大喜,王紫实在是开明之人,虽在那死板的环境中长大,但到底是他们魔王的本性!

于是这前赴后继的浪潮更加汹涌了!

而王紫忽然找来三百多人,据说还都是百里挑一的美男,各自小憩的男人们坐不住了,站起身来就往那些人集合的地方去了,他们要到看看,是不是如外人所言、魔王要扩充后宫了!

于是在诺大演武场,三百多男子挺直背脊,尽量展示出自己最完美的一面,王紫穿行在其中,眼神和神识都仔细的在一个个男子身上打量,又是还会伸手去探他们的脉搏。

众人的眼神火热的放在王紫身上,这么近距离的与魔王接触,他们恨不得王紫真就是传说中的暴君,看到美男便不顾形象的扑上来,他们很想呐喊一句、我不介意!哦,顺便加上一句,可以粗暴一点!

王紫停在一个女子面前,探了探她的脉搏,却感觉那女子的手一抖,眼神灼灼的望着王紫,那视线的存在感太强烈了,王紫想忽视都不行。

“可以了可以了,主人我们去看下一个……”

这时灵衫跑过来,愣是把王紫的手从那个女子身上拿开,面上笑嘻嘻的说道,心里却在咬手绢了,魔界的女子果然难缠,削减了脑袋往王紫身边凑,她感觉她的竞争力前所未有的大啊。

本来她都没有这方面的担心的……话说这灵衫也是自王紫从妖界回来后就想尽办法一哭二闹三上吊的跟来的,王紫身边有男人也就得了,女人还是算了吧,虽然她自己也没什么机会,但是让她自得其乐的享受一下这种独一无二的感觉好吗?

那女子眼神犀利的看了看灵衫,灵衫也不示弱的看过去,两人暗暗较劲。

王紫却看了看那女子后走开了,其实她心里还是疑惑,为什么这些女子都喜欢女扮男装……

“哼……”灵衫得意的哼了一声,大摇大摆的从那女子身边走过,好像在炫耀自己的胜利一样。

王紫这里的人还没有都看完,却见演武场忽然出现另一拨人,是九幽他们,而且一向低调的他们这一次出场却生怕别人不知道是的,一个个从天而降,各个风华绝代,天人之资,要细数每个人的特色,那就更加惊艳了!

除了这些人出众的外貌和独特的气质外,他们身上的气场才是让人更加无法忽视的!强大!这时三百多人一致的认识,而且他们好像秒懂了九幽一行出现的目的,好像是示威一样,众人不觉也散发出收敛的气势,毫不相让!

这些应该就是王紫传说中的后宫人员了吧,见一见也好,也让他们知道王紫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心里有个底,能来这里的当然都是掂量过自己的实力的。

但现实是残酷的,即便他们再自信,面对一群深不可测的人,他们不发威,真叫别人当病猫了?当那重叠的气势忽然扑面而来的时候,众人心中一惊,竟有种泰山压顶之感!只苦苦支撑了几秒钟便冷汗涔涔。

东乾面色不改色的站在一旁看热闹,这样的结果也是他乐于看到的,王紫走出人群,疑惑他们怎么都来了,而且对这些都不善的样子,走到几人面前问道:

“你们怎么了?”

“小公主,你叫这些人来做什么?”

九幽收回了身上的气势,垂眸问道,几步上前,很自然的抱起王紫,将她放在自己的手臂上,王紫下意识的环住九幽的脖子,虽然九幽常这么抱她,但现在她可是在办正事。

在这三百人面前,她还是魔王,虽不在意有损威严,但是多少会影响她做事的,可拒绝九幽这样的事情她也做不来,只好暂时不去看那三百人惊讶的视线,低头说道:

“我要选些合人先学玄乙阵法和五行阵。”

“如何选?”

九幽又问,红眸在三百人身上扫过,虽然他相信所谓的魔王要扩充后宫纯属无稽之谈,但是许久与王紫不曾亲近,听到这样的谣言多少不耐,今日这三百人的到来让谣言更添佐料,他才不得不来瞧瞧。

天下有多少人喜欢王紫他都可以视而不见,他的小公主当然有让天下人垂青的魅力,但是他也必须让所有人知道,即便他们再想,王紫也是天上月,他们这辈子都碰不得!

“他们都有些阵法基础,我要挑些有潜力的指点,否则阵法学院开设之后,连老师都没有。”

王紫说道,这是她一直最烦恼的地方,别的她都可以做到,唯独这老师的部分,堂堂一个学院,总不能让她来当老师,还是唯一一个老师吧?

话说王紫之前便决定舍去一贯门派教学,改设学院,门派的规矩太多,师徒的名分太严格,这本就不是她所喜欢的,改为学院,用老师取代师傅,学生的来去也自由,不必永远贴上学院的标签,心向学院的自然能永远拥护,若是心术不正的,再约束也不管用,只会适得其反而已。

阵法学院的准备基本已经就绪,就差安排老师和学生了。这些人是她早就筛选过的,他们的资料都是南阙提供的,这一次召集是最后的筛选了。

九幽问的时候并未避讳众人,而王紫回答的时候也没有掩饰,反正这迟早都是要跟众人说的,只是刚刚被九幽一行狠狠挫了锐气的三百余人现在再一次受到打击,他们本以为是魔王要扩充后宫的……但没想到,王紫的动机如此单纯,只是要找人指点阵法,用作以后阵法学院开设之后的第一批老师……

等等!开始阵法学院?!众人被打击的蔫蔫的心里顿时一阵狂热,魔王要开设阵法学院?还是要在魔界,第一批老师还是要选魔界之人?更是从他们之中选出?

谁不知道王紫现在可是六界阵学之尊,有谁不想得到王紫哪怕定点指点?当初王紫还在长天派时随随便便就培养出了现在司空长歌、高思源之流的阵法强者?

如王紫调查的没错,他们都是热爱阵法之人,修为也早已不低,平均都在至尊境界了!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对王紫有着格外执着的追求,甚至想着能做王紫的入幕之宾也是一大幸事!

幸福来得太快,众人简直无法形容现在的心情了,王紫要亲自指点他们!虽然他们也曾想见识见识五行圣人的阵法,但是以他们的修为和身份,都不屑于去长天派那种地方,所以才想着直接找王紫。

现在看来,他们梦寐以求的事情真的要实现了!

“只是选一些人做将来的老师,并非扩充后宫?”这时,九幽的声音再度响起,那声音仍然平稳,低沉好听,只是王紫听了却有些惊讶的看着低头去看九幽,那样子好像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九幽会说出这样的话。

“是不是?”九幽却又问,好像一定要让王紫亲口回答一样,也不管王紫面上的惊讶。

“你们怎么会这样想?我何时说过要扩充后宫?”王紫眉心微微皱起,眼神在其他人身上扫过,见其他人好像也是一样的疑问,王紫奇怪的同时也顿时有些生气,难道他们在怀疑她有他们不够还去找别人?找这些不相干的人?

“那就是不会了,小公主。”九幽说道,似乎是感觉到王紫情绪的起伏,面上一笑,眼中带起宠溺的神色,抬头在王紫唇上印了一个吻,王紫见九幽这般,又见众人也满意的样子,刚刚才有的一点怒气就跟被针戳破的气球,瞬间泄气了。

“当然。”

王紫捧着九幽的脸,当着所有的人面也回了他一吻,仔细一想也明白了九幽他们此行的目的,一出现就给了这三百多人一个下马威,又非要当着他们的面让她把话说清楚,王紫不由得想到,九幽他们竟是担心这些男子起了那些心思吗?

虽然觉得有些夸张了,但若是这样才能让九幽他们放心的话,她顺了他们的意也无妨。

花擦……九幽这里的目的达到了,那边一众怀着‘求垂青’的心思来的众人却碎了一地的玻璃心,魔王与她的夫君们恩爱非常,是不会扩充后宫的,再说了,九幽这些所谓的‘后宫人员’远远不是传言中的那般,明明霸道的很,看样子若是他们敢动王紫的心思的话,下场一定好不了的……

众人心头阴云笼罩,觉得自己长时间以来的追求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乖,去做你的事情吧。”九幽笑着说道,放下了王紫。

“我很快就好,你们等我。”王紫说道,既然今天都来了,那边一同回去吧,想着本来也许久不见了。

说着王紫便走了回去,面对众人相比起方才火热的视线现在却变的无精打采,王紫不做多想,从东乾手里接过名册,勾划了选出的人,剩下的事情东乾知道要怎么做,便交给东乾,王紫同九幽他们一块离开了。

众人看着王紫与一众男子渐行渐远的身影,本来还在黯然神伤,忽然听到东乾已经在念名字了,众人心中一凛,虽然进魔王后宫这件事情似乎是不可能了,但是如果被王紫选中的话,将会实现他们多年的梦想。

不仅能在阵法上一展拳脚,任职第一任阵法学院的老师,说不定还能因此扬名立万!还有一点不可忽略的是,这也是他们与魔王近距离接触的好机会,说不定魔王会改变主意呢……

想到这些,众人不禁又振奋起来,精神抖擞的期待着东乾会叫出他们的名字。

……

又是许多天后,自那天选出一百五十人之后,王紫已经安排了他们去接触她安排的初级阵法,剩下的人虽然不是老师的人选,但是王紫给了他们选择,可以是阵法学院的第一批学生,也可以选择在阵法学院担任其他职务。

总之,如果日后他们有突破性的进展的话,也有可能做老师,毕竟王紫筛选的办法也许会漏掉有潜力的人,如此分配倒是基本上将阵法学院缺少的职位都填充起来了。

王紫先安排了众人破阵,所以刚开始也并无指点,叫众人白期待了许久,不过开始破阵后他们也没有那个闲工夫想别的了。

而此时的王紫,正独自在自己的寝宫研制她的卷轴,其他人知道王紫研究这些的时候往往是许久都不动弹一下的,也不宜有外人打扰,便自觉给王紫留了空间。

却见寝宫内的王紫站在常常的书案前,桌上摊开小半幅卷轴,那卷轴很长,似乎只打开三分之一,王紫握着笔在卷轴上缓缓的绘制,外人看不出什么,在王紫的神识中,眼前却完全是另外一副场景!

那是许多独立的三位空间,每个空间内都有一个力立体的人行,那是王紫的模样,是王紫虚构的影像,她要把玄乙绝学和五行阵分阶段封印在卷轴当中,但是这个工程太复杂了,王紫尝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

可是这件事情她又必须做到,否则让她完全将这些亲自教授于人,她要教到何年何月?

这是一件极耗神识的事情,王紫再一次停顿下来,封印也一并终止,所谓终止便是又一次前功尽弃了,不过这对她也没什么,办法总是想出来的,放下墨笔,这一次已经持续了很长时间,再加上方才有些思路,便准备稍稍休息整理后在继续。

绕过书案走到床前,身影却猛然一顿,眼中的墨色顿时变得浓郁,手中的魔气也霎时出现,王紫感觉房间内有异,这一切不过瞬息之间,一秒都没到时间,可就在王紫转身那一瞬间,只感觉腰间一麻,一股奇异的能量闪入她的静脉,刚刚聚集的魔气瞬间溃散!

而王紫脑海中一片空白,紧接着眼前一黑便面朝下到了下去,眼看着要撞上床沿,一只手臂却轻盈的将王紫托起,接着将她的身体翻过来,自己旋身坐在床上,抱着王紫躺在床上,将她的头安置在自己腿上,那动作一气呵成,期间动作轻柔,丝毫没有磕碰到王紫。

而王紫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隐约问道一股淡淡的暗香,那味道似乎有些熟悉……

却见诺大的床上,一个男子背靠床头坐着,那慵懒的姿态摄人心魄,一身玄色的锦衣,虽是深色,却有种纤尘不染、整洁之极的感觉,屋内的灯光流转在那深沉的玄色之上,却好像始终徘徊在那人的隔绝的气势之外,不得寸进。

却见那人腰间系一条墨绿色腰带,扣环之上镶嵌宝石,将那具完美的身材分割的恰到好处,墨发落在那玄色锦衣之上,那墨发竟是比那锦衣还要柔顺。

在看那人容貌,乍看之下却能让人呼吸一滞!竟是如此完美的容颜,身为一个男子,兼具极致的美感和气势于一体,这世上当真罕见,更妙的是那半垂的眼帘下掩盖的一双墨绿色的瞳孔,如流传于世的宝石,狭带着某个国度的秘密,封印在漫长的时光之中,任人想尽办法也窥探不得,愈深邃、愈神秘。

却见那男子垂眸,视线轻轻的放在王紫脸上,就这样看了许久,好像时间凝滞一样,半晌才缓缓抬起手,那修长的手指放在王紫脸上,轻轻摩挲,而那人无名指处,竟带着一只古朴的戒指,那戒指上镶嵌着一颗墨绿色的宝石,那上面沉静的暗光如那人的眼神一般,同样带着神秘。

无疑,这忽然出现的人便是冥王了。

又是半晌,冥王才直起身体,手托着王紫的头,自己则侧身躺下,近距离的看着王紫,手指移到了王紫的眉心,缓缓的抚平了拿上面浅浅的褶皱,这样的表情,不适合出现在这张精致到完美的脸上,而昏迷中的王紫似乎也渐渐放松下来,真的舒展了眉宇。

冥王这才满意,移开了自己的手,墨绿色的瞳孔背着光,显得更加深沉,只静静的端详着王紫,忽然伸手灭了屋内的灯火,只瞬间便适应了黑暗,夜色并不能阻挡他的视线。

冥王伸手环上王紫的腰,将她抱近了一些,埋头在王紫脖颈处深深的呼吸,却还是感觉不够,为何,还是觉得距离那么远……冥王墨绿色的瞳孔中闪过不解,手正移动间,却碰到王紫腰际的绑带,几乎没怎么想,手指一动便灵活的解开。

看着王紫敞开的外衣,冥王似乎这才想了想,却很快又继续了,脱去王紫的外衣,然后是里衣,直到王紫只剩下一个薄薄地肚兜和短短的亵裤,纤细的骨骼,在他手中显得那么脆弱,仅剩的肚兜之下美好的风景,纤细的腰际,修长的腿……

如此美的人,闭着眼睛就好像毫无防备的躺在他面前,冥王看了半晌,终是动手脱下了王紫身上最后的衣服,这事情他不是第一次做了,所以做起来似乎格外顺手。

第一次见面时脱她的衣服,只因她身上沾有他不喜欢的味道,褪去了她的衣服,果然,那具一丝不挂的身体才是他想要看到的,干净的令他喜欢,第二次,也许也是同样的原因,可第三次,或者到如今不知第几次,他已经不记得是为什么了,或许更简单,只因为他喜欢,他想而已。

修长的手指在那白皙的皮肤上缓缓滑过,冥王的眼神仍然很单纯,似乎只是那么纯粹的欣赏而已,放在别人身上难免猥琐的动作被他做出来却那么优雅,好像在仔细研究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虽然王紫在昏迷中,但是身体还是忍不住战栗,冥王的手指徘徊在那小巧的肚脐周围,似乎很喜欢此处的手感,可王紫的小腹却因此微微痉挛,“嗯……”却听王紫口中溢出一丝浅浅的呻吟,冥王的动作却是一顿。

眼神在王紫的身下扫过,停顿片刻才收回视线,手也一并离开,一手抱着王紫,让她几乎是趴在自己怀中,另一手扯过了床内的薄被,将两人的身体盖住。

冥王抱着王紫,只偶尔用手轻抚她的后背,似乎是纯粹贪恋那手感,微微闭着眼睛,似乎也在浅眠,冥王是多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的抚摸让沉睡的王紫也有些动情了,这在之前是不曾有过的,她的身体更敏感了,而这是他们调教的结果……

适可而止,有几个男人能真正做到?冥王可以毫无遐想的对着王紫的*,不是他没感觉,只是在那种旖旎的感觉之外,他更依恋她身上的温度,还有她毫无防备的在他面前敞开。

也之所以冥王才会每次乐此不疲的脱光她的衣服,最后却仔仔细细的穿好,这是他自己都不理解的,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都只用‘我乐意’这样的想法交代自己,毕竟他做事情从来都是随心而为。

某种程度上,冥王很像一个敬业的艺术家,在面对自己钟爱的艺术品面前,他能做到单纯的欣赏,即便这件艺术品时刻都散发着致命的牵引。

也许从第一次见到王紫的开始,即便那时距离那么远,即便王紫的闯入并不那么愉快,冥王仍然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探寻这个让他好奇的女子,而这个世界上能让他好奇的人,上一个他已经记不清是谁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