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04 乱象

幼清说不出话,怔在原地。

怎么会死了?还在通惠河里发现的,是自杀还是……幼清摇摇头,以郭秀的性子断不可能自杀的,就算是自杀戴望舒跟着她也不可能坐视不管,更何况,她身边还有两个丫鬟。

心里的念头,压也压不住的冒了上来,若郭秀是被人杀的,那么对方是谁,目的是什么?

杀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能有什么好处?

难道……难道对方只是想让别人误以为是她做的?毕竟郭秀偷偷出府为的就是来见她和宋弈,如今人从宋府出去后便出事了。

郭家的人会怎么想?

幼清紧紧蹙起了眉头,望着江泰道:“郭家的人去了吗?”

“郭大人和郭府的三位公子都过去了。人是岸边的一位渔民回港时渔网带上来的。”江泰也知道这件事非常蹊跷,尤其是戴望舒失踪的情况,以她的鞭法普通人是难以近身的,只有身怀武艺的人才能将她擒住带走!

“你先安排人去找戴望舒。”幼清顿了顿,心里飞快的转了一遍,道,“再想办法去查郭秀从我们这里出去以后还去过哪里,她当时是租赁的一辆黑漆平顶马车,她在门口下车直接进来的,守门的婆子可能见过那个赶车的车夫,你想办法找到这个人。”

江泰一一应是,幼清摆摆手,道:“你快去吧,我估摸着老爷应该快回来了。”

“是!”江泰看了眼绿珠,转身大步而去。

幼清心里起伏不定,这件事非常出她意料,她没有想到郭秀会出这样的事,也从不曾想过她会丢了性命,到底是谁……谁会这么做。

她隐隐感觉到什么。

“这么会这样。”采芩脸色煞白,昨天郭秀还生龙活虎的在家里闹腾,今儿中午她还站在她们面前趾高气扬的责骂太太,没有想到不过短短几个时辰而已,她就没了……连她都没有办法接受,更何况郭老夫人和郭夫人呢。

一大家子人视若掌上明珠的人,就这么毫无征兆的没了,采芩只觉得通体生寒!

“先收拾一下,等老爷回来我们去郭府。”幼清蹙着眉回房找了件素色的衣裳,不管郭府的人如何看待这件事,如何想她,她都必须要去,采芩和绿珠沉默的服侍幼清换了衣裳,卸了钗环。

幼清静静等在暖阁里,心里将这件事从头至尾细细的捋着……

忽然,外头响起了一阵喧哗声,就听到方怀心撕心裂肺的嚷着道:“方幼清,你好狠的心,竟然连郭姐姐也不放过。你这个毒妇,你一定不得好死!”她不知道拿了个什么东西,砸的窗户上砰的一声响,“我要去告诉郭家的人,我还要去告官,告诉所有人你就是个蛇蝎心肠的女人,让你受世人唾骂,永世不得超生!”

幼清烦躁不已,指着外头对采芩道:“去把她嘴堵上关房里去,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放她出来!”

采芩应是,出去喊了几个粗使婆子就要去堵方怀心的嘴,乔氏和方怀朝匆匆赶了过来,一个捂住方怀心的嘴把她往外拉,一个和采芩笑着道:“我这就把她带回去。”将方怀心拖了出去。

方怀心一口咬在方怀朝的手上,等他疼的松了手,她哭着道:“你们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还怕她不成,她先是害我,如今又害郭姐姐没了性命!这事儿绝不能算了。”

“你胡说什么。”乔氏捂住方怀心的嘴,道,“郭小姐到底怎么死的,事情还没有查清楚,你不要乱说话。”

方怀心不服气,气的跳起来,道:“郭姐姐性子那么好,不可能去寻短见。她肯定是被人害的,可是她一个姑娘家能和谁结仇。”便义愤填膺的指着幼清的院子,“除了她,她就是觉得郭姐姐喜欢宋大人,她心里不舒服,所以才下毒手。你们谁都不要拦我,我一定要将她的嘴脸告诉所有人。”

乔氏喝道:“闭嘴!”这件事不简单,以她对幼清的了解,即便她的手段不见得光明,但是绝不是能动手杀人的,更何况,郭秀对幼清来说并没有威胁,幼清根本没有必要去杀郭秀……这样不但没有好处,反而会引得宋弈和郭衍两个人之间生了嫌隙,两府的紧密联盟也可能随之瓦解。

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方幼清不可能做。

乔氏想的明白,可方怀心不明白,她气的不得了,她的婚事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定了也就罢了,没想到郭秀还因此丢了性命,这件事肯定是幼清做的,除了她没有别人,她气的吼道:“你们怕她我可不怕,左右就是一条命,她要是有胆子,也把我杀了!”

“快把你妹妹带走。”乔氏急的直跺脚,正要说话,忽然自他们身后,一道声音冷冷的道,“来人,将二小姐送房里去,若再胡言乱语一句,就绑了丢出去!”

这声音不似以往的温润亲和,惊的母子三人都转头过来,就看到宋弈大步走来,身姿如松但面容却是少有的冷峻,几个一愣,宋弈已经面无表情的与他们擦身而过,进了正院。

采芩带着几个婆子上来,毫不客气的道:“二小姐,还请您安静一些,若不然奴婢就不客气了。”话落,做出请的手势。

方怀心不怕幼清,是因为她觉得幼清依附的是宋弈,可如今宋弈出声了,她就不敢再肆无忌惮,缩了缩脑袋被乔氏推着去了对面,采芩让婆子跟着,见方怀心回了房里,她便拿了锁将房门锁上,面无表情的守在房门口。

乔氏和方怀面面相觑。

宋弈一进门,幼清就迎了过来,满面担忧的道:“郭秀的事情你知道了吧?郭家将尸首带回去了吗?”

“带回去了。”宋弈牵了幼清的手在炕上坐了下来,幼清有些恍惚的道,“我没有想到会这样,若不然,无论如何我都会将她留在府里!”她当时是懒得理郭秀,见她怒气冲冲的走了,也没有拦她,若是她再强硬一点,既知道她是私逃出府,就该将人留住送回郭府去的。

“和你没关系,你别胡思乱想。”宋弈理解幼清的心情,将她抱在怀里,轻轻拍着道,“这件事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始料未及的,太过突然,你又非神仙神机妙算,哪里想得到这么多。”

幼清叹了口气,从宋弈怀里出来,抬头看着他,道:“我们去郭家吧,郭老夫人这么大年纪了,肯定是难受的住。”

“我去就好了。”宋弈摸了摸幼清的头,不忍心让她过去,幼清凝眉道,“你不用担心我,若是她们真的误会我,我也该去将话说清楚。”

宋弈点点头,道:“我去换件衣服,你让人安排马车,我们一起过去。”他说着起身出了暖阁,幼清也掀了帘子跟着出来,方明晖脚步匆匆进了院子,望着幼清道,“妮儿,你可是要去郭家?”

“爹爹。”幼清迎了过去,回道,“是!郭小姐死的莫名其妙,我和夫君过去看看。”

方明晖点点头,道:“是该过去看一眼。”又道,“你过去,若是郭家有人说话难听,你别他们争起来,清者自清,你不必急于一时,等事情查清楚了自然会真相大白。”

幼清应是,方明晖爱怜的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爹爹瞧着,这件事不简单,你们仔细查清楚。还有,再派人去将十一殿下仔细保护着,免得他出什么意外。”他觉得这是一个信号。

方明晖话落,宋弈已经从卧室出来,几个人说了几句话,方明晖送两个人出门,走了几步在小径上遇到了汪氏,汪氏面露担忧的样子,问道:“可是要去郭家?”

幼清没有说话,宋弈点了点头,汪氏就道:“那你们快去吧,家里有我们呢,不必担心!”一副长辈的样子。

“有劳。”宋弈抱了抱拳,和幼清对视一眼,与方明晖一起去了外院,在垂花门上了马车,方明晖目送幼清出了门,才转道往回走,汪氏依旧站在小径上,方明晖绕不过去便朝汪氏抱了抱拳,汪氏颔首道,“这几日不太平,你早些歇着吧,也别出去了。”

“是!您也早些休息。”方明晖应了一声,大步而去。

汪氏看着方明晖的背影,好一会儿才离开。

幼清和宋弈对面而坐,她低声道:“爹爹说让你多派些人去保护十一殿下,我觉得爹爹说的有道理,你不能放松警惕。”

“我出西苑时已经安排妥当了。”宋弈说完,幼清就放了心,又道,“你说大皇子和郑六爷今天为什么突然有那样的举动?”这样的行为太令人费解了,他们为什么突然要试探别人呢……

难道是知道了什么?想到这里幼清心里一怔,紧张的看着宋弈,问道:“是不是他们知道了十一殿下和母亲的事情了?”

“有这个可能。”宋弈语气平静的道,“但是,若事情真是这样,只有可能是有人暗中指引!”

幼清赞同,这就像衙门查案子一样,是先找线索搜集证据再去设定怀疑对象,而非天马行空的去想怀疑对象,而后再找线索,郑家的人这么多年没有再去关注倪贵妃,更没有迹象表明他们知道方明晖和倪贵妃当年的关系,可见他们根本没有去查过……那为什么现在又有可能知道了呢。

自然是赵承修的原因,但是,如何查从什么方向去查,并非凭空假想。他们为什么找到了这个方向,肯定了这条线索?

一定是有人指引或者暗示过。

会是谁?

幼清立刻就想到了方明晖所说的,当年在院子里企图将她抢走的那个人!

那是什么人,至今他们都不知道,所以,对方到底是什么目的,他们也不清楚!

“当务之急,要确认他们到底知道不知道。”幼清看着宋弈,“然后我们再想对策。”若是郑辕知道了,他们就要立刻想出对策来,若是郑辕不知道,事情就必要压着暗中去进行,尽快找到那个隐藏的一直未显山露水的幕后之人。

还有郭秀的事情,如果郑辕他们知道了赵承修是受南直隶文官集团暗中支持保护的,那么,他们就肯定不会束手待毙,郭秀的死就非常有可能是他们为了离间南直隶文官的一个手段。

同样,他们查这件事也能确定方向性和目的性。

“还有祖母的事情。”幼清抿唇,沉声道,“她昨晚曾去过十王府!”

大皇子妃不是来事的人,就如上次去十王府的事情一样,来来回回说话应酬的人多是郑夫人和两个儿媳,大皇子妃一直疏冷的坐着,没有主动去和谁交谈,也不曾显得热络而拉拢过谁。

所以,她突然请汪氏去,这让她很意外也很吃惊。

“先别着急。”宋弈安抚的揽着她,道,“雁过留声,总有线索可以查的!”他心里大略已经有了眉目!

夫妻两人说着话,车子已经到了郭府门口,侧门紧紧关着,里头一片死寂,江淮敲了门,过了一刻门从里头打开,守门的婆子瞧见是宋府的马车,便开了门将门槛卸下来,婆子赶车进了府里,一直到垂花门。

屋檐下,灯笼的光线忽明忽暗摇曳在风中,不知从哪里传来几声单调空洞的乌鸦叫声,盘旋在郭府上空,显得苍凉而悲伤,幼清回头去看宋弈,宋弈望着她几不可闻的点点头。

并没有人来迎他们,宋弈和幼清由婆子领着路,进了内院,越往里面去便显得越加的沉闷,静谧的让人忍不住呼吸都放轻了许多,往前走了一会儿,就看到在花厅的前面多了个棚子,棚子里点着许多的灯,能看到里头着好些人影,引路的婆子低声道:“我们小姐就……就停在里头。”婆子说着也哽咽起来,余光看了眼幼清,倒不是憎恨,只是有些埋怨!

幼清只当没有看见,她来时就想到了这些。她随着宋弈走近,郭老夫人身边的妈妈看到了他们,迎了过来:“宋大人,宋太太,没想到你们这么晚还过来,老夫人和老爷还有夫人都在棚子里。奴婢去回一声,宋大人和宋太太先去花厅略坐一刻。”

宋弈和幼清应了,便去了花厅,有丫头脚步无声的上了茶,在花厅里又多加了几盏灯,顿时阴阴暗暗的花厅显得明亮了几分,过了一刻郭老夫人由郭大奶奶扶着进来,幼清和宋弈相继起身行礼。

郭老夫人换了件石灰色素面比甲,和白日里没有多少的分别,面容平静,步态沉稳,可一双通红的眼睛里却满是哀伤和悲痛,她朝宋弈和幼清摆了摆手,道:“都别客气了,坐吧!”

宋弈和幼清坐了下来,幼清道:“老夫人节哀顺变,千万保重身体。”

“我还倒不了。”郭老夫人朝幼清点点头,露出坚毅的之色来,“不找到凶手,我断不会倒下去的。”

郭老夫人的话令宋弈和幼清微微一怔,宋弈凝眉问道:“可是有什么线索了。”

“暂时还没有。”郭老夫人面色冷厉,她的孙女儿今天早上还好好的,却没有想到,不过几个时辰他们就已经是天人永隔了,她还那么年轻,许多事都不曾来得及经历,对她下手的人她一定不会放过。

宋弈和幼清都沉默了下来,郭夫人和郭衍走了进来,宋弈和幼清起身,郭衍和宋弈道:“我有话和你说,你随我来!”宋弈朝幼清看了眼,随着郭衍出了花厅,在花厅门口,郭衍问道:“今晚郑孜勤和大皇子出城的事,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两人在城外转悠了一圈便回来了。我推断是打算以此行为来试探我们。”宋弈负手,面无表情的道,“但到底如何,还有待查证。”

郭衍点了点头,递了一条紫红色女子用的丝绦,宋弈看了眼郭衍接过来端详了几眼,觉得有些眼熟,他不由朝站在一边的江淮看去,江淮看了几眼就道:“这是戴望舒的,属下见过!”

宋弈凝眉,郭衍就道:“有个渔民说,在当时见过一个用这样丝绦的婢女游荡在附近,因为冬天何冷那边去的人已经不多,所以他没有多在意,可过了一刻那婢女不见了,但在河岸下看到了这条丝绦。”他说着微微一顿,又道,“在发现丝绦的地方,还有秀姐儿的鞋子!”

“戴望舒是幼清的婢女。”宋弈解释道,“郭小姐离开后幼清怕她出事,就让戴望舒跟着,直到现在戴望舒也不见踪影。”

郭衍眉头拧的死死的,拍了片宋弈的肩膀没有说话,两个人进了花厅里,幼清正在安慰郭夫人,郭夫人憔悴的靠在椅子上,半阖着眼睛虽没有哭声,但眼泪却没有断过。

幼清心头也酸楚的很,她和郭大奶奶道:“劳您陪我去上柱香。”虽然知道郭秀不会高兴她去,可幼清还是去了。

郭秀已经小敛,因为不是未嫁女,丧事不易过于隆重和铺张,所以郭家才在正院搭了个棚子,郭家三位公子避了出去,幼清进了门,一眼就看到躺在薄棺中,穿着件桃红色撒花褙子,梳着垂柳髻,面容被涂的粉白的郭秀,静静的躺在里面,因为落水的时间并不久,她的脸只略有些浮肿,和她平日并无多大的差别,满头珠钗青黛描眉竟还有几分生气的样子。

可是那双眼睛,却紧紧闭着,显示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了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

那么突然,让人淬不及防!

幼清收回目光,从小丫鬟手里接过香拜过插在香炉里,她又走到侧面,看见她的手上还紧紧抓着那只没有头的木人……她早上过去时,手里也是抓着这个木人的……幼清忽然鼻头一酸,撇过脸不忍再看。

“她被带回来时,手里就抓着这个东西。”郭大奶奶叹气道,“怎么都拿不下来,祖母说就随她去了,让她带走。”

幼清点点头,快步出了棚子。

她和郭大奶奶一起重新回了花厅里,江泰正在里面和大家说话,就听他道:“……车停在崇文门外的一个胡同里,但是赶车的人不见了。”

所有的线索,看似都断了!

婢女不见了,戴望舒下落不明,现在就连赶车的车夫都找不到了。

幼清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越是这样,越是说明郭秀的死另有文章。

“除了岸边的渔民,也不曾有人见过她们吗。”郭老夫人沉声说着,江泰摇头道,“沿路都打听过,并没有人见过郭小姐!”她当时坐在马车里直接出城的,见到的人确实不多。

郭夫人原是满怀希望,如今听江泰把话说完,她便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满面的绝望,郭衍背着手来回的走动着,低声道:“也就是说,如今唯一的线索,便就是岸边的那条丝绦?”他说着停下里,看向宋弈。

似乎除了幼清派去跟着郭秀的戴望舒,没有别人了!

幼清的脸色也不好看,她觉得这条看似是线索的丝绦,也是对方故意留下来的,而目的就是让郭家的人怀疑她,她想到就朝郭老夫人看去,郭老夫人皱着眉头,端了茶盅,忽然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喝道:“滚,给我滚出去!”

郭夫人一愣,忙过去扶着郭老夫人不说话,郭大人也是一怔,继而冷哼了一声拂袖转身……剩下宋弈和幼清对视一眼,无奈的站了起来,郭老夫人身边的妈妈就走过来,道:“宋太太,宋夫人,还请您们回去吧。”看似客气,实则已经在赶人了。

宋弈脸色一变,冷声道:“不可理喻,我们走!”便拉着幼清大步出了花厅,一行人怒气冲冲的到了垂花门,上了马车出了侧门,随即就有婆子丢了个扫把出来啪的一声,很不客气的关了门!

宋弈和幼清的脸色都很难看,两人沉默的坐在马车上,一路回了宋府,在巷子口下了马车,婆子开了门惊了惊,道:“老爷,太太,你们这是……”他们没有将车驾进来,而是从门口走进来的。

幼清和宋弈都没有搭理婆子,夫妻两人黑着个脸大步走着,婆子就朝采芩看去,低声道:“采芩姑娘,老爷和夫人这是……”

“别乱打听。”采芩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好好瘦你的门。”便跟着幼清径直过了垂花门入了内院,而宋弈则是直接去了外院的书房。

幼清回房洗漱,很快就熄了灯歇下,宋弈很晚才回来,幼清迎他进来,小声问道:“怎么样?丢东西了吗?”

“嗯。”宋弈点点头,道,“昨天准备的两份卷轴都不在了。”

宋弈的书房里放着的不单是朝堂的文案,原本还有望月楼和漕帮来的密函,包括在陕西未归的方徊来的信件!

幼清脸色立刻就冷了下来。

郭秀的死,宋弈书房丢掉的东西,太过诡异了。

第二日一早,郭秀去世的消息就传了出去,一时间都在议论郭秀的死因,好好的姑娘家不会寻死的,即便是寻死也不可能舍近求远跑到通惠河里去淹死自己,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被人所害。

可到底是谁害的人,却没有人知道,但私下里却有人在讨论,说是郭秀昨天曾去宋府和幼清大吵过一架,最后怒气冲冲的出来,随后就死在了通惠河。

而在郭秀死去的地方,还发现了一条丝绦,那东西就是幼清身边一个会武功的丫头所有。

这些线索似乎很明白,幼清的嫌疑最大。

一时间看笑话的人就多了起来,宋府和郭府原来关系多好,就好像一家人似的,如今忽然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来,关系肯定是不会像从前那样了,要不然,昨天晚上宋大人和宋太太就不会被郭府的人赶了出来,到现在扫她们出来的那条扫帚还倒在郭府的侧门外。

方氏和薛思琴以及赵芫,薛思琪都赶了过来,方氏怕幼清受委屈,低声道:“郭老夫人约莫是心里难受,一时转不过弯了,等事情真相大白,想必她就能明白你是无辜的,你不要难过!”

“我没有难过,只是可惜了郭秀而已。”幼清叹了口气,薛思琪就道,“有什么可惜的,她到底怎么死的还没搞清楚呢,说不定是她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爷要收她嫩。”又道,“我可听说她连死手里还攥着宋大人送她的那个什么破木头呢,这样的人,有什么可惜,死了最好,要不然,保不齐哪天她就爬墙爬床了。”上一次到幼清家里来玩不就是这样,她们都在房里说话,就郭秀一个人跑后院去找宋弈去了,她就是司马昭之心,死了也活该。

“琪儿。”方氏无奈的道,“人死为大,现在说这些做什么呢。”

薛思琪无所谓的道:“我也没有胡说。再说,我这不是怕幼清心里内疚吗,怪自己当时没有留住她。”

“现在说这些没用。”薛思琴冷声道,“我看最重要的是知道昨天她从这里离开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见过什么人。现在连什么人杀的她都不知道,说别的还有什么用。”又看着幼清道,“城外外那么多人,真的没有人看见吗?”

幼清摇摇头,还真是没有人看见。

薛思琴就觉得这件事太古怪了,赵芫道:“要把郭家的怀疑消除掉,要真因为郭秀的死和郭家闹的不愉快,对于我们来说,是极大的损失。”她昨天晚上听薛霭说的。

“夫君说他派人去查了。”幼清让采芩给几个人上茶,方氏想起汪氏和方家的人来,“怎么样,没有再闹腾吧?”

幼清点点头,大概说了一遍,道:“今天早上祖母出门去了,现在还没回来。二妹被夫君关着的。”幼清先到汪氏今天出门的样子,薛思琴奇怪的道,“外祖母出门了,她在京城又不认识人,怎么进进出出这么频繁。”

“现在估摸着是认识一些人了。”幼清淡淡道,“她想走动就让她走动好了,只要不惹出别的事情来就成。”

众人点了点头,就没有再议。

郭秀的灵位在府里停了三天就送去了法华寺,在法华寺停七天,便会下葬,因她是未嫁的女子,所以不能入祖坟,便在郊外的义庄下寻了个空地下葬,郭夫人的意思给她办个冥婚,但郭大人和郭老夫人皆不同意,这件事便也就作罢了。

郭秀的灵位出城,幼清和宋弈都没有再出现,不但幼清没有去,如今一来,外面的人就更加肯定两府决裂了,也更加确定郭府的人是真的怀疑郭秀的死和幼清有关。

郭秀的灵位到法华寺的第二天,郭衍上了一本奏疏,以崇文门税收“乱象横生,中饱私囊”为题,弹劾当初提议东厂收税以及立议章法的张茂省和宋弈……这就是像是一个导火索,立刻就在朝堂上炸开了锅!

郭衍和宋弈决裂,再显目不过。

当日下午,宋弈便递了辞呈,圣上留中,在郭衍和宋弈之间做了调节,这件事表面看似已经过去,但第二日,宋府和杨首辅联姻的事情就传了出来,宋弈的姨妹要和杨懋定亲……

杨维思和单超政见不合,单超曾多次弹劾杨维思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如此一来,宋弈弃单超而与杨维思结盟的事就摆在了众人眼前。

原本抱成一团的南直隶官员,就此分道扬镳。

幼清坐在炕头上,望着赶回来的路大勇,低声道:“你自己注意安全,切记不可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

“小的知道了。”路大勇听到戴望舒失踪的事情已经是几天后了,他得知便赶了回来,怀里揣着的是戴望舒连走时给他的鞭子,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她一回来就出了这种事,路大勇心里愧疚不已,“生要见人,活要见尸,小的一定将她找到。”

幼清点点头,她总觉得戴望舒没有死,她想了想,道:“你不用走远,就在京城各种暗中查访,她很有可能还在京城。”

路大勇点点头,朝幼清抱拳而去。

幼清揉着额头盘腿坐在炕上,过来一刻宋弈回来了,她迎了过去,问道:“怎么样,大皇子和郑六爷那边什么反应。”南直隶内部闹成这样,大皇子那边如果真的知道了倪贵妃的事情,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

“大皇子今天递了奏疏,说要巡视三边!”宋弈在炕头坐了下来,低声道,“奏疏中提到了陕西元氏……他还邀了郭大人和单大人一起去的西苑,两人大人也赞同大皇子巡视三边的提议。”

幼清微微一怔,陕西元氏的事情,是宋弈书房丢失的那两份文件中的其中一份,上面大概的意思,陕西元氏是宋弈暗中的势力。这些不重要的,重要的是,宋弈房里的丢的东西,果然到了大皇子的手中,他也立刻做出了反应。

想要借着巡视三边的机会,先清除宋弈的暗中势力。

“宫中呢。”幼清紧紧蹙着眉头,“皇后那边有什么反应?”她最担心的,还是倪贵妃的安危,不是她死或者活,而是她的死活着对她们造成的影响和危害。

宋弈沉声道:“近日宫中加强了防卫,今日我让十一殿下回去,也是受了层层排查。最后虽入了宫中,却没有进得乾西!”

也就是说,现在连赵承修也见不到倪贵妃了?!

“怎么办。”幼清来回的走动,心里飞快的转着,“南直隶集团瓦解……萧清你的势力……接下来,他们是不是就要借倪贵妃的事,彻底将这局面翻过来?”

宋弈没有说话,和幼清沉默的坐在暖阁里。

第二日一早,崇文门发生了动乱,东厂的人和户部课税的衙役动起了手,一个衙役在动乱中被踩死,户部尚书冯安立刻上疏,接着郭衍的奏折弹劾张茂省和宋弈,此奏折一出,西苑的龙案如雪花似的堆了一桌的弹劾宋弈的奏疏。

直言他便是第二个严安,败坏纲常,罔顾圣上恩充,不顾江山社稷。

这一系列的举措,宋弈因为没有南直隶官员的保护,便显得势单力薄……圣上第一次在万寿宫中,训斥了宋弈,令他闭门思过!

宋弈跪谢出了西苑。

幼清陪着方明晖在后院说话,蔡妈妈轻手轻脚的进来,在幼清耳边低声道:“太太,有个小公子要找您。”

“小公子?”幼清凝眉,和方明晖对视一眼,道,“可报了姓名,是哪个府的?”

蔡妈妈摇摇头,低声道:“他没有报,但奴婢觉得应该是……”她指了指天,幼清和方明晖一起站了起来,她脱口道,“是十一殿下?”

“奴婢看年纪应该是的。”

幼清朝方明晖看去,方明晖也看向幼清,赵承修不在皇宫待着,突然出宫干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