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02 前兆

汪氏和方兆临坐在房里,方兆临沉声道:“先将心儿的婚事定了,再找了宅子搬出去,其它的事情才筹谋也不迟。”

“老爷。”汪氏心里转了许多遍,“我看我还是再去一趟郑府,不管怎么样,都要试一试!”

方兆临不悦,低声道:“你去了又能如何,只会自取其辱!”

汪氏站起来,拍了桌子正要说话,苏妈妈轻手轻脚的进来,道:“老夫人,十王府有个嬷嬷要见您,说是大皇子妃请您去十王府!”

“谁?”汪氏愣一愣,“大皇子妃?”

苏妈妈点点头,神色不明的道,“那个嬷嬷是这么说的。”

汪氏愕然朝方兆临看去,方兆临冷声道:“你和大皇子妃何时有瓜葛的?”

“我不曾求见过大皇子妃。”汪氏觉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大皇子妃是什么意思。

幼清出了门,在郭府门外与宋弈碰了面。

宋弈在衙门里换了件连青色细布长袍,身姿如玉般立在郭府的侧门外,幼清掀了帘子朝着他笑,宋弈随着马车进了院门,车在垂花门停了下来,郭大奶奶在门口迎他们。

采芩在车边放了角凳,宋弈过去亲自扶了幼清下车,幼清笑道:“昨晚歇的可好,还以为你今天会很晚回来呢。”又道,“十一殿下好了吗。”

“人没什么精神,但已经无碍了。”宋弈说着和幼清一起进了垂花门,和郭大奶奶互相行了礼,郭大奶奶笑道,“怕你们不来,方才老夫人还说派人去接呢。”

郭大奶奶穿着一件玫红色妆花缎撒花褙子,梳着圆髻,笑容很亲和,幼清望着她道:“一直说要来看望老夫人的,却叫老夫人下帖子请了才来,是我们失礼了。”说着和郭大奶奶一起往前走,郭大奶奶笑着道,“也都不是外人,宋太太不必客气。”

“是。”幼清点着头,朝宋弈看去,宋弈微微一笑,无声的牵了她的手,在手心了捏了捏又不动声色的放开。

幼清面颊微红,垂着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三个人由丫头婆子簇拥着进了正院,郭夫人站在暖阁外的抚廊下,笑容满面的迎着他们进去,郭老夫人穿着一件姜黄色立领褙子,额头上裹着鹦鹉绿的镶着红宝石的抹额,端坐在炕上,见着宋弈和幼清进来,道:“都别虚礼快请坐。”

宋弈和幼清还是行了礼,在椅子上坐了下来,郭老夫人道:“今天你到还算早,昨晚在西苑值宿的?”

“是!”宋弈颔首,郭老夫人想了想,问道,“说是十一殿下掉池子里受凉了,可好些了?”

宋弈将赵承修的情况大概说了一遍,道:“……已经退烧了,没有什么大碍!”他话落,郭夫人就蹙眉道,“怎么会失足掉水里去了,身边伺候的人呢,都去哪里了。”

“便是因为跟着人,才只是受惊而已。”宋弈淡淡说着,放了茶盅,“那池子新春时刚通的淤泥,颇有些深!”

郭老夫人闻言就紧紧蹙了眉头,低声道:“往后该更加小心一点才是,如今势头还没出,往后麻烦只会越来越多。”她叹了口气,说起赵承煜,“听说侧妃前几日查出身孕来,若是再生,便是四个儿子了!”

幼清挑眉,说起来赵承煜的子嗣真的很旺,大周皇室的子嗣一直单薄,赵承煜的子嗣也是他的优势之一。

宋弈没有接话,郭老夫人亦端了茶,喝了一口和郭夫人道:“召南几时回来,你派个人去看看!”她怕宋弈在这里陪着她说话有些闷,便催着让郭衍回来。

“已经让人去衙门请了。”郭夫人笑着道,“若是没事估摸着一会儿就回来了。”

郭老夫人点点头,看向幼清,问道:“你临安祖家来人了,住的可还好,前两日我瞧着秀儿一直和你二妹来来去去的走动,关系倒不错。”一顿又道,“二小姐今年是十几,我瞧着年岁不大。”

“今年十二。”幼清笑着道,“她也和我说了,说和秀姐儿很合得来,整日里念着的都是秀姐儿。”

郭老夫人叹气的摇摇头,道:“都是没长大的孩子。”一顿又道,“前几日给她说亲事,她愣是闹了一通,一家子人把她宠的太无法无天了。”

这事儿幼清就不好发表评论,笑着道:“有祖母和父母疼着,还有三位兄长宠着,是秀姐儿的福气!”

“这福气啊也得消受的了才成啊。”郭老夫人说着一顿,就看到门帘子刷的一下掀开,郭秀笑眯眯的进来,道,“祖母,我就知道您一定在念着我,瞧……”她指着自己的耳朵,“我耳朵都红了,每次我耳朵一红就肯定是您念着我呢。”

郭秀穿着一件湖绿的素面褙子,滚着红绒边,模样灵动活泼可爱的样子,她一进来就偎在郭老夫人身边撒娇说着话,郭老夫人拧着眉头拍了拍她,道:“你宋大哥和嫂嫂都在这里,还不快行礼。”

郭秀早就看到了宋弈,余光也一直没有离开过,听着郭老夫人的话她立刻站了起来朝宋弈甜甜笑着行了礼:“宋大哥好,您可好久没有来我们家了。”

“朝中事情多,便不能常来。”宋弈淡淡说着,显得很客气疏离,郭秀不以为意,“你现在还隔天在西苑值宿吗?”

宋弈点点头,眉头几不可闻的蹙了蹙。

“好了,快和你嫂嫂问了好,就歇一歇,就听你一个人在叽叽喳喳的说话。”郭老夫人虽是训斥,可面上依旧是宠爱的,她几个孙子却只有这么一个孙女,又自小聪明伶俐容貌秀丽,难免多疼爱几分。

“宋太太好!”郭秀还是和幼清打了招呼,微微福了福,幼清点了点头,不打算没话找话说,郭秀就坐在郭老夫人身边,盯着宋弈,问道,“听说朝中有人递了折子,求圣上充盈后宫,是真的吗?”

宋弈点头,郭秀像是听到了多么可笑的事情一样,道:“圣上同意了吗?他又不住在后宫,难不成要将人都安排进西苑不成。”

“这是朝堂的事,你管这么多做什么。”郭老夫人不悦,郭秀就噢了一声,目光看向幼清,笑道,“你来怎么没有将心姐儿一起带来,我也给她下帖子了呢。”

幼清挑眉,露出不知道的样子:“这我倒是不知道,她没和我说呢。”

“哦,看来你们姐妹感情也不怎么样啊。”郭秀笑眯眯的道,“你怎么也是做姐姐的,她也是头一回来京城,该带她出去走动走动才好。”

幼清没说话,郭夫人就咳嗽了一声,郭秀就瘪了瘪没有再说。

“老爷回来了。”有婆子掀了门帘,郭夫人就迎了过去,随即穿着官服还没来得及换的郭衍进了门笑着道,“九歌来了。本是要下衙的,临出门前出了点事又拖了步。”

幼清跟着宋弈向郭衍行礼,郭衍摆着手道,和宋弈道:“你今儿来的正好,我有事想和你说。”他直接在宋弈对面坐下来,问道,“崇文门税收的事情,一直这么闹腾下去,肯定会出事。这才不过几日,就起了好几次冲突,还有客商告到衙门,说是进一次城门,被收了两次的税!”

这件事宋弈已经知道了,淡淡的道:“这件事要和钱宁协商一番,约束他手下的人。至于圣上那边,恐怕一时还说不通。”

“长此下去,京城必会生乱。”郭衍眉头紧拧,宋弈微笑道,“圣上缺钱,又无来钱的途径,只有此法最为直接。”

郭衍背手站了起来,忧心忡忡的,郭老夫人听着就奇怪的道:“怎么就没有钱了,前些日子严怀中抄家不是得了许多的钱,圣上分去一多半,还有锦乡侯府充公的钱财,圣上手里应该不缺钱吧。”

“您不知道。”郭衍无奈的道,“西苑单独开支,每个月光是药材进出就要几十万两。圣上便是再有钱,也折腾不了几个月!”

郭老夫人听着愕然,随即冷笑着道:“不是还有张茂省吗,让他点石成金不就成了。”只要不拿朝中的钱,不引起动乱,管他张茂省的钱是从哪里来的,掏空了济宁侯府才是最好的。

“说是耗功力,发功一次要休养三年。”郭衍摆着手,明知道张茂省是骗,可奈何圣上相信啊,“一直这样抢税收,才是最大的隐患!”他和单超私下里议论过许多次,奏疏也上了不知道多少封,可圣上就是按而不发,他们奈何不了啊。

“此事先不急。”宋弈微笑道,“虽说会起纷争,可毕竟在京中,大人可与兵部的人商量,或请郑都督派兵巡视,做好防备就好了。”

宋弈这态度,不但不着急,还是一副坐看事成的样子,郭衍想到了什么,就凝眉道:“我们去书房,你和我详细说说!”

宋弈回头去看幼清,幼清笑着点了点了头,宋弈便和郭老夫人和郭夫人打了招呼,跟着郭衍去书房,郭老夫人道:“别聊的太久,一会儿要用膳了。”

“知道了。”郭衍和宋弈并肩出了门,边走边说着话,郭老夫人就和幼清道,“他们以前就是如此,在书房聊起来,一待就是一天,吃饭还要请上三五次才舍得出来。”她很欣赏宋弈,更喜欢他和郭衍走的近,郭衍的官位能升的这么快,多多少少都和宋弈有关。

“夫君对郭大人很敬重,他也说许多话只有和郭大人聊才觉得舒坦,畅所欲言的没有顾忌。”幼清满面的笑容,郭老夫人就点点头,道,“是,他们就和爷俩似的。”就和幼清说起宋弈以前的事情来……

“祖母。”郭秀笑着道,“您说起以前的事情来,我也想到了,宋大哥刚来京城时,有一回上元节庙会,宋大人和两个哥哥出去,回来的时候还给我买了个木人呢,那个木人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了!”她说着就和自己的丫头道,“去,把拿过来给宋太太看看!”

这是做什么,在和她炫耀吗?幼清挑了眉,郭秀正要接着说,郭夫人就打断了她的话,无奈的道:“那是你二哥买的,只是回来的时候九歌帮着他提着的而已!”

郭秀听着一愣,立刻就反驳道:“不可能,我问过二哥,二哥说是宋大哥送我的。”

“秀儿!”郭夫人终于听出了什么意思,她站了起来,喝道,“你随我出来。”话落,她自己先出了暖阁去了卧室。

郭秀不情不愿的跟着郭夫人出去,郭夫人啪的一声将房门关上,看着郭秀质问道:“你当着你宋嫂嫂的面说什么胡话,什么木人,什么宋大哥……你给我清醒一点,说来说去你丢不丢人。”

“我说的都是实话,又不是我编出来的。”郭秀不服气的道,“再说,他成亲了难道我就不能喊宋大哥了?哪有这样的道理。”

郭夫人恨铁不成钢:“你不要和我装傻听不懂。你都这么大了,也该有分寸了,什么话能说,什么事不该做还用娘来教你吗。我警告你,你若乱来,我照样能将你送庙里做姑子去。”

“娘!”郭秀跺脚,气道,“你要送就现在送好了,当初我让您给我提亲,您偏说不要,还说宋大人无意成亲,他要去边塞……结果呢,他转了头就求娶了方幼清。这事儿是我的错吗?您现在还来怪我,让我有分寸,我还委屈还难受呢。”

郭夫人其实也懊悔,可是不管怎么懊悔,宋弈既然成亲了这个事情就当结束了,从来没有发生过,她道:“我不管你多委屈,多不甘,你都得把这些给我吞下去,往后不准再提!”她的女儿,绝不会和那小门小户没见过世面的女子似的,恬不知耻见着男人就往前扑!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郭秀哼了一声,打开门就走,她身边的丫鬟正好拿了木人在外头等着,郭秀就气呼呼的将木头人夺了过来,怒道,“拿来做什么,摔坏了你赔的了吗。”就提着裙子下了台阶,小丫鬟跟在她后面跑出去,一边追一边道,“小姐,方小姐身边的丫头来说,方小姐被欺负了,她要回临安去了。”

郭秀停了下来,回头看着小丫鬟,问道:“被欺负了?怎么欺负了。”

“奴婢也不知道。”小丫鬟摇着头道,“瞧着恐怕不是小事,要不然方小姐不会无缘无故的回去的。”她们都知道方怀心是心比天高的,来一趟京城什么都没得到就想回去了,她怎么也不会甘心的。

“她哪是方幼清的对手。”郭秀想到幼清就面露轻蔑,她走了几步又朝外院去,小丫头跟在后面:“小姐,您做什么。”

“我去看看父亲和宋大哥在说什么。”郭秀提着裙子,笑眯眯的去路外院,在书房的后窗边蹲着,就听到郭衍的声音传了出来,“你这个法子最好,循序渐进,务求不知不觉控制大局!”他来回走着,又道,“目前我们最好不要和他们对面撞上,十一殿下毕竟年纪还小,到底能力如何还未显示出来,只有静待下去,让众人看出他的能力和天赋,才更能说服大众。”

“正如您所言。”宋弈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波澜,但却能让人心莫名的安定下来,郭衍又道,“我听闻大皇子殿下前些日子想要递奏折亲自巡视三边,不知为何过了两日,他的奏疏也没有送上去!”他们不得不时刻关注大皇子和郑辕那边的动静。

“此事我查过。”宋弈正要说话,门外,江淮回道,“爷,方才大皇子和郑六爷出城去了,走的很急,要不要派人跟过去?”

宋弈开了门站在门口,眉梢微挑沉声道:“出城去了?”他略顿了顿,道,“让十八跟着去看看,小心一些,不要被他们发现!”

江淮应是,快步出了过府的侧门。

郭衍跟过来看着宋弈,问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还不知道。”宋弈觉得有些奇怪,郭衍顿了顿,问道,“会不会是他们觉察了你在运河上的布……”郭衍的话还没有说完,宋弈抬手打断他的话,快步走到窗前,猛然打开了窗户往外一看,就看到郭秀带着个小丫头蹲在窗户底下。

宋弈皱眉。

郭衍跟着过来,不悦道:“秀儿,你在这里做什么,快回去!”

郭秀嘻嘻笑了起来,道:“我刚来就被你们发现了。”她干巴巴的笑着,摆着手道,“其实是祖母让我来请父亲和宋大人吃饭的,时间不早了,你们别聊的太久!”

“你这孩子。”郭衍无奈的摇摇头和宋弈道,“走吧,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边吃边聊!”

宋弈点点头,和郭衍一起往内院而去,郭秀笑嘻嘻的跟了上来,走在宋弈身边,举着木人和宋弈道:“宋大哥还记得这个木人吗?我一直留着呢!”

“木人?”宋弈眉头微挑,视线落在郭秀手上,显然是不记得这个木人的事了,郭秀就不满的道,“是您上元节的时候送我的啊,你不记得了?”

宋弈轻描淡写的点点头,转头去和郭衍说话,郭秀也不气馁,笑眯眯的跟在宋弈后面往内院去。

------题外话------

谁把我的脑袋捡去了,请还给我,将不甚感谢!哈哈哈哈~其实情节很顺溜,可我的懒病又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