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春闺玉堂

201 翻脸

乔氏抱着方怀心,汪氏眯着眼睛望着杨懋和曾翰昭。

“老夫人。”杨懋的酒彻底醒了,他姿态极低的给方家的人赔罪,“一时无意冒犯小姐,实在是酒醉夜色不明才犯了此大错,还求老夫人和夫人原谅。”他一边说着一边捂着自己脸上的三四道鞭痕,疼的直咧嘴,身上的湖蓝色锦袍亦是被割了好几道口子,样子实在是狼狈不堪。

汪氏气的直发抖,她将手拢在袖子里,冷声道:“夜深了,杨公子还请早些回去吧,免得杨阁老担心。”她在来的时候就权衡过了,杨家虽门第很高,可杨懋毕竟是个庶出的,虽养在嫡母名下,但瞧他这个样子,定然是被嫡母有意养歪的,若是将方怀心嫁过去,日子肯定是不会好过的。

这件事不能闹大,好在是在家里头,压下去没有人说也就罢了!

现在怕就怕这个杨懋到时候一喝酒就口无遮拦,她咳嗽了一声,声音拔高了一些,道:“杨公子今儿吃了不少酒,让家丁送你回去吧,也免得走错了路,说错了话,再惹上什么是非,到时候我们也无法和阁老交代。”

杨懋也不傻,听着立刻眼睛一亮,和曾翰昭对视一眼,忙抱拳行礼,道:“有劳老夫人,在下虽偶有吃醉,可从不会走错,认不得家门,乱说话的时候,您尽管放心!”这事儿要是传回家去,他不被打断腿,也得被关禁闭几个月,最重要的……这位方小姐的姿色着实一般,若是貌美一些,他还能将错就错娶回去算了,总归是要成亲的,娶谁还不是娶!

汪氏虽不放心,但也没什么可说的,颔首道:“那就回吧!”

方怀心偎在乔氏怀里偷偷朝杨懋撇,她确实是被吓着了,谁知道身后会冒出个男人出来,还一下子抱住她,不过这个男子瞧着容貌倒是不错,就是太浪荡了……方怀心看了眼又收回了视线,不敢再动。

汪氏松了口气,示意方怀朝送两个人出去,杨懋和曾翰昭跟着方怀朝逃也似的出了门。

等外人一走,汪氏转过身来,视线若刀子一样落在方怀心的身上,厉声道:“回去再说!”话落,她拂袖由苏妈妈扶着绕过花厅往角门而去,一行人回了汪氏的房里,一进门汪氏一个巴掌便朝方怀心抽了下去,她喝道,“给我跪下。”

方怀心被打的懵了,吓的呆呆的跪在了地上,过了一刻哇的一声哭了起来,乔氏看的心疼不已,哀求的望着汪氏,汪氏就道:“你给我一边站着去,这个蠢货我今儿不收拾她,她以后被人卖了,自己都不知道!”

乔氏不敢再说话。

汪氏就指着方怀心道:“你说,你怎么去外院的,我不是让你好好在房里睡觉的吗,你跑过去干什么?鬼魂招着你去的?”

“祖母!”方怀心到现在也没有弄清楚今晚到底怎么回事,她回道,“我……我就好奇……”她将她心里想的,如何做的一一说了出来,汪氏越听心头越冷,她恨铁不成钢的道,“所以呢,你就打算去抓奸?没有想到把自己给抓进去了?”

方怀心摇摇头,又点点头:“方幼清肯定有问题,我明明听到她说话了。”

“你到底长没长脑子,这是她自己的家,她若是真有什么,还能弄出这么大动静出来?还能叫你发现!”汪氏气的不得了,她就说今儿晚上方幼清怎么会设夜宴,大半夜折腾的鸡飞狗跳的一家人睡不好,原来目的就是这个。

她千防万防就怕她用什么阴私手段,却没有想到,最后是方怀心自己撞进去的,她现在就是一肚子火,都愣是无处发。

“祖母!”方怀心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收了眼泪,一脸愕然的道,“您的意思是……方幼清她故意诱我过去的?”

汪氏就啪的一声摔了手里的茶盅,低声喝道:“方家怎么有你这个蠢货,你有证据证明是她诱你过去的吗!”

方怀心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可汪氏说的没有错,她不但没有证据,就是去吵架,她都没有立场和理由吵……方幼清就设宴招待了杨公子,陪同在侧的还是方怀朝,除此以后她连面都没有露,更别说和她当面说话……

今晚,所有的一切,是她自己因为好奇让丫头去打听,然后又跟着偷偷去了花厅,才中了方幼清的计!

方怀心气的紧紧攥着拳头,就是想不出一句反驳的话来。

“娘。”乔氏见方怀心跪的久了,就上去心疼的抱着她,低声道,“我看我们还是搬出去吧,现在她铁定是不会再帮我们的了,索性搬出去算了,免得在这里还得时时防着她。”

汪氏心里堵着一口气,怎么也散不出去,气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那……那个杨公子的事情,没有事了吧?”方怀心不放心的道,“我不想嫁给他!”

汪氏正憋着火,听了方怀心的话顿时又蹭的一下冒了出来,她指着方怀心和乔氏道:“你看看你生的好女儿,我瞧着当初生她时,她就将脑子丢你肚子里了。”

“胡说什么。”乔氏拍了方怀心一下,“要是让你嫁给她,你祖母何必将这件事忍气吞声的压下去,这话以后不要再说,这件事也不准再提,就当没有发生过。”

方怀心点点头。

“都给我滚。”汪氏背着手站起来,来回的在房里走,又停在窗口望着渐渐泛白的天,心里将今晚的事情又理了一遍,她忽然想起什么来,回头看着苏妈妈,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方幼清怎么没有过去?”她既然设计害方怀心,就不可能让她轻易的压下去才对,要不然,今晚的事情岂不是白忙活了。

苏妈妈就回道:“方才奴婢去看过了,姑奶奶在您和二太太去外院后她也去了,不过没有去花厅,而是在角门边站了一会儿,见杨公子和曾大爷走了,她便回房去了!”

汪氏眉梢高高的扬了起来,惊讶的道:“你是说,她去了,却什么都没有说又回去了?”

苏妈妈心里也没底,点了点头。

方幼清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她就为了警告一番方怀心?

幼清可不是这么想的,她靠在炕上做着针线,和采芩道:“杨家也不是我手里的面团,我今晚设宴本就奇怪,若是再将杨公子匡住了逼着他娶方怀心,到时候我们岂不是要和杨家结仇!”她才不会为了一个方怀心给自己再添不必要的麻烦。

将杨懋放回去,才是最好的,说明这件事纯属意外,大家都不想的,如此,杨家的人才找不着她头上。

“那您今晚这局不是白设了?”采芩给幼清分着线,盘腿坐在幼清对面,幼清笑道,“急什么,我们不提这件事,自然有人提!”杨懋顶着一脸的伤回去,就算瞒住了家里人,也瞒不住外人,还有曾翰昭,不要忘了他和钱宁的关系,和济宁侯府的关系……

他们巴不得大家为了点破事闹起来才好,结了仇才好呢,这样他们才有机可乘,才能从中觑着机会好谋利。

“那您还不如给蔡夫人做个媒,将二小姐嫁去蔡家呢。”绿珠端了热水进来,给幼清拧了个帕子,幼清就笑着瞪了她一眼,道,“和杨阁老结亲,我们不吃亏,和蔡彰结亲我们成什么了,方怀心在别人眼中总归是我的妹妹,是老爷的姨妹,这关系可是斩不断的。”

“原来是这样。”绿珠笑着道,“还是太太想的周全!”

幼清就笑着摇了摇头,道:“等对面的动静的吧,我们就当不知道好了!”她什么都不做,汪氏这会儿也得跟架在火上烤似的,猜不透她的底,她怎么会心安。

天色渐渐亮堂起来,幼清吃了早饭去了方明晖那边说话,蔡妈妈就来回道:“二老爷早上一醒来,那边就吵起来了,方二太太怪二老爷不该去吃酒,吃醉了怎么不让家里去接,带了不三不四的人回来……”

“哦?”幼清微笑道,“那二老爷怎么说?”

蔡妈妈掩面而笑,回道:“二老爷说杨公子和曾大爷一个是阁老府的公子,一个是锦衣卫镇南抚使的长子,两个人,一个身有功名一个在锦衣卫当差,怎么就不三不四!”蔡妈妈说着一顿,又道,“二太太气的不得了,可能是将昨晚的事情告诉了二老爷……您猜二老爷怎么说,他说要将二小姐嫁去杨家!”

这才是方明奚,不管怎么浑总归是读书人,知道和皇亲国戚结亲,不如和书香门第来往,大家出身相仿利益对等,就算有矛盾也只会小矛盾,但和勋贵可不同!

“你啊!”方明晖自从将过去的事情都告诉幼清之后,他整个人都明快了许多,听着幼清和蔡妈妈的对话,他无奈的摇摇头,道,“这事儿你回房去说。”听不下去。

幼清笑了起来,挽着方明晖的胳膊,道:“您就当没听见,我这就回去。”

方明晖点着头,一脸的包容和无奈,“爹爹没有听见。”便去了后院。

幼清轻笑和蔡妈妈一前一后回了自己院子,蔡妈妈给幼清倒茶,幼清慢条斯理的喝着茶,蔡妈妈道:“您说曾太太会来,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到?”

“不着急。”幼清笑了笑道,“曾大爷昨晚可是在场的,她肯定要来撇清关系。”

蔡妈妈应是刚要说话,辛夷进来回道:“夫人,曾太太来了。”

“夫人料事如神。”蔡妈妈满眼的钦佩,“奴婢去迎迎。”便去将曾太太迎了进门。

“贸贸然过来,没耽误宋太太的时间吧?”曾太太堆着满脸的笑容在幼清对面坐了下来,幼清客气的道,“我在家里能有什么事,闲了就做做针线罢了,您来我才高兴呢!”

曾太太掩面而笑,又朝门口看了看,和幼清道:“昨晚的事情,我听我家老大说了一遍,可真是没有想到,我家老大也着实骇的不轻。一早上他就和我说,我便来您这里了,这事儿,他可真是不知道。”

“我知道的。”幼清点着头道,“这事儿算是过去了,您和曾大爷说,往后都别提就成了,都是误会,谁都怪不上。”

曾太太闻言一愣,望着幼清就道:“这事儿……就不追究了?”

“其实我也不大清楚。”幼清叹了口气,道,“是我祖母处理的。能压下去就压下去好了,我二妹年纪也不大,不着急这两年成亲!”

曾太太一愣,没有想到幼清是这个态度,要知道,吃亏不是杨家,而是方家的姑娘啊,她愕然道:“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这姑娘家的名声怎么办?”

有你在,当然就传出去了!幼清听着脸色却是一变,她压着声音道:“这事有别人知道了?”

曾太太顿了顿,这要是说传出去了,岂不就是曾翰昭传的,她尴尬的道:“那倒没有,我这不是以防万一吗。”话说着话锋一转,“不过总归是个办法,闹起来大家脸上都不好看。”

幼清无奈的点点头,看着曾太太就道:“既然您来了,我正好想劳烦您一件事。”曾太太露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幼清就道,“我祖母正为这事生气呢,您能不能帮我劝劝她老人家!”

让她劝方老太太?是因为不是亲祖母所以关系不亲吧,曾太太心头飞快的转了转,就笑道:“成,那我这就去和老太太说说话,能不能劝的成,我可不敢打包票。”

幼清掩面而笑,感激的道:“您口才了得,定然是可以的。”话落,就喊了蔡妈妈进来,“你陪着曾太太去祖母那边坐坐。”

蔡妈妈应是,陪着曾太太去了汪氏那边。

曾太太正好汪氏对面坐着,其实没什么可说的,但曾太太受了幼清之托,总要劝几句才成,她笑着勉强道:“这事儿既然压住了,便无妨,想必杨府也不想闹出什么事来,您尽管放心!”

汪氏现在最不愿意有人和她说这件事,她压着怒敷衍着曾太太,道:“多谢您宽慰,还劳您特意走一趟,中午若是不嫌弃,就留在家里用膳吧!”这是不打算和曾太太多言。

曾太太一愣,她好心好意来劝,没想到汪氏就是这个态度,难怪宋太太说她劝不得:“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家里还有事,我这就回去,改日再来叨扰。”就站了起来,汪氏顺着台阶就下了,“那我就不强留您,反正离的近,您得空就来坐坐。”她是懒得说,和她有什么关系。

曾太太心头冷笑,回道:“宋府我常来,老夫人不必客气。”幸好昨晚冒犯的不是她儿子,要是她儿子,她也断不会娶这位方家的姑娘……

汪氏顿时暗生了怒,什么叫宋府她常来,这岂不是在提醒她,她现在是寄居在宋府!

曾太太甩了帕子便就走了。

不到中午,方怀心和杨懋的事情就传了出去。

幼清在房里坐着,刚端了茶盅,辛夷笑着进来,道:“单夫人来了!”

这是幼清没有想到的,她站了起来,往外走,问道:“她是一个人来的吗?”辛夷扶着幼清出门,道,“是,一个人来的。”

幼清就去迎单夫人,远远的就看到了单夫人由丫头婆子簇拥着走了过来,一见面单夫人就拍了拍她的手,道:“前两天听说你去庄子上住了几天,没什么事吧?”

京城说小真的很小,一点事都瞒不住,幼清笑着回道:“庄子里有点事,我也正好想去散散心,就去住了几日!”两人说着进了门,单夫人往炕上一坐,就问道,“我们不是外人,我也不必和你兜圈子,昨儿晚上杨志泽和你二妹到底怎么回事。”

幼清挑眉,问道:“夫人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曾太太的速度这么快。

单夫人就回道,“我是家里的婆子告诉我的,说是在外头听到的,虽没有传开,可她能听到可见已经有许多人知道了。”

“这事儿是祖母处理的,我不好说什么,毕竟是我堂妹,婚事上也做不得主。”幼清没有隐瞒单夫人,她确实是决定不了方怀心的婚事,“看祖母的意思,是打算息事宁人。”

单夫人就皱了眉头,不悦的道:“你啊,就是太好说说话了,都传开的事情了,还怎么压的住!”

“我去和祖母说说。”幼清和单夫人道,“还劳您来走一趟,真是不知道怎么感谢您。”

单夫人摆摆手,道:“和我客气什么,你也别拿我当外人。我便见不得有人说这些莫名其妙的事情,这件事你无论如何都不能放任不管!”又道,“你去问过你祖母,把利害关系和她说清楚,若是寻不着中间人,就托人带信给我,我来做这个恶人!”

幼清没有想到单夫人会说这一番话,她是真心实意为她打算的,幼清心头一暖,望着单夫人真诚的道:“谢谢您,让您费心了。”

“不说这些客气话。”单夫人站了起来,“话和你说了就成,我出门前家里刚摆了饭,都等着我回去呢,你去忙吧。”便朝外走,幼清陪着单夫人出了院子,一直将她送到垂花门。

苏妈妈自外头进来,一进门就急着和汪氏回道:“老太太不好了,外头都在传二小姐的事情……”

“怎么传出去的。”汪氏腾的一下站起来,立刻就想到了曾太太,她怒道,“这个女人,可真是个嘴碎的!”

苏妈妈也觉得是曾太太,因为这件事只有这几家人知道,杨家的人不会说,她们一不会说,能说的就只有曾太太了,她看着汪氏,问道:“曾太太上午来不还客客气气的吗,怎么转身就翻脸了呢。”

汪氏有些懊悔上午不该给曾太太甩脸子,可她哪里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怎么办。”苏妈妈也没了底,“难道真的将二小姐嫁过去?”

汪氏摆着手,她若有这个打算,昨晚就不会放杨懋离开,可是现在……她这真是骑虎难下了。

“老太太,姑奶奶来了。”小丫头在外面露了脸回了一声,随即汪氏就看到幼清进了门。

汪氏见着她恨不得一口将她吞了,可面上却还是笑盈盈的请幼清坐,道:“单夫人方才来过了?”

“是!”幼清微笑着道,“祖母,二妹的事恐怕您还要再想想对策才成。”

汪氏听着气息一顿,没有说话,她已经猜到了幼清的来意。

幼清也不怕她猜,凝眉道:“单夫人都知道这件事了。”她看着汪氏,声音沉沉的,“依我看,这事不能放任不管,要不然二妹的名声铁定是坏了,到时候莫说她在京城找不到好亲事,便是回临安去,只怕也会受到影响!”

“你什么意思?”汪氏戒备的看着幼清,“这事不压下去,难不成你还想让你二妹嫁给杨公子?”

幼清挑眉,面露无辜的道:“这事我怎么想没有关系,关键还是祖父祖母怎么想。”她说着,看着从房里出来的方兆临,道,“我可听说,杨家今儿就放了消息出来,要给杨公子张罗亲事了,若是迟了,便是祖母想恐怕也没有用了。”杨家的反应还真是快,昨晚的事,今天就开始张罗给杨懋说亲了。

恐怕不出三日,杨家就能把亲事定了,她挑眉看着汪氏:“祖母不想二妹嫁,难不成还打算让二妹做妾?”

“你!”汪氏腾的一下站起来,怒道,“亏你能想的出来,她可是你妹妹!”

幼清也站了起来,冷笑着道:“这话我可听不懂,难不成祖母还真将我当孙女待了?您们不将我当方家人待,我为何要将她当妹妹看。”

砰的一声,方兆临拍了桌子,喝道:“你怎么和你祖母说话的。”

“我怎么说的祖父听不懂吗。”幼清在嘴皮子上除了宋弈还没有怕过谁,“你们心里如何打算的,也不用遮遮掩掩的,想让我敬着你们,你们也得有让我敬着的地方!”话落,又重新坐了下来。

汪氏和方兆临站着,幼清坐在桌边,慢条斯理的把玩着手里的帕子。

方兆临气的眼前一黑,他早就知道幼清不是好相与的,却不曾想幼清敢和他顶嘴,他指着幼清半天说不出话来,汪氏过去扶着方兆临,就冷声道:“你不要后悔你今天所做的事情!”

“祖母后悔过吗?”幼清回头看着汪氏,挑眉眉头声音里含着笑意,“您若不曾后悔,我又为何后悔!”她说着起了身,站在门口望着院子里,淡淡的道,“以二妹的身世,她想嫁去杨家也是她高攀了,想必你们心里清楚的很。如今有这样的机会,你们若执意不愿意,那我劝你们早些回临安的好,免得到时候京城你们待不了,连临安你们都回不去。”

“你……你什么意思。”汪氏走了过来,目光像刀子一样钉在幼清面上,幼清便道,“祖母不是找郑夫人了吗,怎么着,郑夫人答应帮二叔了?还是说郑夫人同意让二妹做郑六奶奶了?”

汪氏冷笑着没有说话,幼清又道:“祖母算盘打的很精,可你却漏算了一件事。”

“什么?!”汪氏看着幼清,幼清笑眯眯回望着她,轻声道,“我!你漏算我了。”

汪氏后退了一步,幼清便抱臂看着她,道:“我可不是爹爹,任由你捏扁搓圆也不吭声,我告诉你,你若想好好的,便只有两个选择,将二妹顺势嫁去杨府,或者立刻带着一家人回临安。想要攀别的亲事,他们愿意,我也不会让你成的。”郑家也好,大皇子也好,一旦结了亲她就撇不清关系,就算她撇清了,在圣上的眼中,在世人的眼中都撇不清,“祖母若是不信,大可去找皇后娘娘,去找郑家,你试试看最后会是什么结果?您摆出光脚不怕穿鞋的架势,我瞧着您可比我还在乎这一身行头,我娘的事你说了也就说了,我们一起去死黄泉路上还能做个伴,我救不了你们,但拉着你们一起死的能力还是有的。”

原来她都知道了,汪氏心头一缩,“你……你敢!”幼清笑了笑,道,“你大可试试,看我敢不敢!”

汪氏磨着牙,方幼清果然是什么都知道了,她想做什么,断了她所有的路,不知道为什么,汪氏相信幼清说的话,她气愤的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幼清抚了抚衣摆,漫不经心的道:“江南可比京城舒服多了,祖父和祖母在家里颐养天年我们才能放心呢。这留在京城人多是非也多,哪一日保不齐又得惹出什么事情来,至于二叔春闱的事,我看他书读的不大好,不如再等几年好了,您说呢!”话落,拂袖出了门。

汪氏气的眼前一黑,扶着了门框才站稳!

幼清刚走了几步方怀心从院子外头跑了进来,一见到幼清就指着她道,“方幼清,你竟然设计陷害我,你这个贱人!”

方怀心还没走过来,就一眼看到了站在幼清身侧,缠着鞭子的戴望舒。

昨晚戴望舒鞭子的威力,她可是亲眼见过的。

幼清和方怀心擦肩而过,方怀心缩了几步,等幼清出了院子,她才跳起来骂道:“你这个贱人,你不得好死!”

幼清回头,淡淡瞥了她一眼,她顿时噤声,不敢再说话。

乔氏和方明奚以及方怀朝结伴过来,方怀朝几步过来将方怀心的嘴捂住,低声道:“你闹什么,还嫌脸丢的不够吗。”

“你放开我,她这么恶毒,我怎么不能骂她。她就是贱人!”方怀心推着方怀朝,方怀朝气的照着她的头抽了一下,喝道,“是她逼着你去外院的?你自己做错了事还有脸把错怪在别人身上,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全家的脸都给你丢光了。”

“你!”方怀心和方怀朝吵了起来,乔氏和方明奚进了门,乔氏见方兆临和汪氏都一脸灰败很生气的样子,她小心翼翼的问道:“爹,娘,幼清来说什么了?”

汪氏在椅子上坐下来,垂头丧气的道:“她能说什么,她要我们离开京城!”

乔氏脸色一变,方明奚就急着道:“现在怎么能走,春闱我还没考呢。”汪氏就回头过来,喝道,“还不都是你惹出来的祸,喝酒就喝酒,你让他们送回来做什么,还把心儿扯进去!”

“扯进去就扯进去了呗。”方明奚道,“找个人去杨家,让他们来提亲,等心儿及笄了,就将她嫁过去不就成了……我看也不用等她及笄,先嫁过去,等及笄了再圆房也成,当初大丫头不就是这样的!”

汪氏拍着桌子,道:“我一手养大的孙女,决不能让她这么糟蹋了。”杨阁老若是个能顶事的她也就无所谓了,可朝堂里他都成笑柄了,她怎么也不愿意将方怀心嫁过去。

“您看不上杨家,杨家还看不上我们呢。”方怀朝站在门口咕哝道,“我看我们还是回临安得了,爹爹反正也进了国子监了,明年他自己春闱不就成了,又不是孩子!”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汪氏蹭的一下站起来,道:“我去找郑夫人!”她要再试一次,可她一站起来,方兆临就喝道,“你站住,你现在去和郑夫人说什么?”

汪氏语噎,脑子里嗡嗡的响……

“快要年底了。”乔氏满心忧思,声音像是霜打的茄子,“来来去去那么多的江南人,保不准这事就传回家里去了,到时候心儿就是回去,只怕也寻不到好亲事了。”她说着站了起来,看着汪氏,道,“我去找幼清,让她帮忙找人去杨家,把婚事定下来!”

“不准去。”汪氏喝住乔氏,乔氏看着汪氏,蹙眉道,“娘,现在除了这个您还有什么法子,我们斗不过她,从一开始就没赢过!”

汪氏气的直抖,噗通一声在椅子上坐下来。

乔氏出了门,方怀心一把拉住她,哭着道:“娘,我不要嫁给杨公子,您不准去求她!”

“你不嫁,你就只有去庙里做姑子去!”乔氏推开方怀心,大步而去。

方怀心在院子里嚎啕大哭,她以为她最不济也是个侧妃,却没有想到最后嫁给了个杨公子,就算他的家世再好,可他却是庶出的……她瞧不上!

乔氏径直去了正院,可却在门外被蔡妈妈拦住,她微愣蔡妈妈就笑着道:“夫人方才出去了,今儿郭府设宴请老爷和太太,约莫要到晚上才能回来。”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乔氏心里急的上火,掉头重新了正院。

------题外话------

留言我下午回来回复,我现在急着出去,这两天有点事……话说,月票棒棒哒,感谢大家。

清风逐月的新文《锦绣闺途》今天首推,空了的,喜欢这类文赶紧去收一个哈…在首页就能找到,强推的地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