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二十七章 无绝宫,六王妃

上官雪妍继续翻看着自己的医书,那聚会家宴差不多也是傍晚的事了,她也不用着急。至于要不要带什么进宫,她虽然觉得宫中什么都有,但是他们还是要带一点。让墨儿他们拿坛子酒算了,既然是家宴也不好空手去。

轩辕云墨得到消息也知道娘亲只是通知他们一声也没打算让他们做些什么,于是继续吃饭。

时间就在他们都不经意中过去了,不到傍晚的时候上官雪妍打理好自己就带着两个儿子出发了。

“大哥,你怎么了?”刚上车没多久,轩辕云墨就发现轩辕少泉一句话都没说,于是奇怪的问。

“我……我有点紧张,这进宫我是第一次。”轩辕少泉扯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给轩辕云墨看,他以前从没进过宫,难免紧张。他以前虽然是顶着玄王府的大少爷的身份但是毕竟是一个庶子,哪有机会进宫。他那个母亲是进过宫,但是那都是她自己去的,从没带过他。再说今天到的一定都是各王府的世子、少爷,那些人是真正的龙子皇孙的,他可是个假的。虽然他和他们一个姓氏,但是假的就是假的。

“大哥没事的那都是我们的叔叔,皇叔人很好,再说你以后进宫的机会多着呢,习惯就好了。”轩辕云墨本来是想笑,突然想起来大哥和自己的情况不一样,于是改为劝他。

“哦。”轩辕少泉听到他这话虽说身子放松了一点,可是还是有点紧张,他可是记得以前那些表哥表弟和他说过,皇帝都是喜怒无常的。

“你是圣王王府的大少爷,即使你没有流着我和你父王的血,那也是我们认可是的儿子,身份上也不输于他们其他人。”上官雪妍看着他那有点紧缩的身子和他说,他还是自己不自信。

“我明白了母妃,绝不给圣王府丢脸。”轩辕少泉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坐直身子。

“墨儿进了宫照顾好你大哥。”上官雪妍听到他的话暗叹一口声,自己的话没其他意思,他是不是会错意了。他怎么总是把自己的身份看这么清楚?

上官雪妍知道这要慢慢的才能给他正过来,看来要给玄霄说一下了。他能清楚自己的身份对墨儿来说是好事,但是他做事总是瞻前顾后的就未必是好事。

马车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就停下来了,上官雪妍有点奇怪,马车上有圣王府的标记应该不会查才对。

“你怎么来了?”上官雪妍看见出现在马车上的人问。

“父王。”

“父王。”

“等你们,陛下有点事正在和文丞相他们商议,其他的人还没来,我先过来送你去无绝宫,那是我们以后进宫暂时休息的宫殿,耀儿吩咐人打理出来的。无绝宫是我当皇子时的宫殿,我也很久没住了。”轩辕玄霄在马车里随意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听到上官雪妍的问话他回答她。无绝宫原本不是这个名字,这是在自己中毒以后父皇又改的,意在说天无绝人之路。

说到无绝宫的时候他眼中有很多情绪闪过,这些都被上官雪妍看在眼里。哪里应该有他小时候的所以记忆吧,好的坏的都在哪里。

“会不会耽搁了你和陛下的事,要不然我们自己去就行了。”上官雪妍觉得其实他完全没必要,随便找一个人都可以给他们带路。

“没事,他们的意思我大致也知道。”轩辕玄霄不在意的说,反正无论怎么谈论那些人犯了那些事,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他们要受什么样的惩罚想来耀儿也早就有注意了。

“陛下他倒是有心了,我上次走到哪里的时候那里可是很破败,说起来也奇怪那天也不知道怎么就走到哪里去了,还巧遇沈家表弟。也许是冥冥之中自由安排吧!”上官雪妍和他说起自己的那天无意“闯入”她想起被自己当为潇洒侠士的那人就想笑。

明明第一眼看着那就是一个潇洒风流的侠士,谁知道再见面才发现那潇洒侠士变成了古板的夫子,那反差不是一般的大呀。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就如我们的相遇。”轩辕玄霄看着她说,眼神火热灼人。

“姻缘天注定。”上官雪妍没反驳他,她自己倒是说了另一句话。

她现在可以确定她穿越时空就是为了和他相遇,要不然她不会穿越两次都会和相遇,她信这都是上天安排好的。

轩辕玄霄听到她的话,伸手搂过她。他也相信他们的缘分是天注定的,要不然也不会兜兜转转之后他们还是彼此的。

轩辕云墨和轩辕少泉在轩辕玄霄上车的时候他们就找借口下车了,要不然上官雪妍也不会和他这么随意的说话。

“我们到了吧。”上官雪妍感觉到马车停下了,开口和他说。

“嗯。”轩辕玄霄放开她,整理一下衣服先走出马车。

上官雪妍被轩辕玄霄扶下马车,她想也就他们能享受这待遇,这马车都驶到宫里来了,就这一项就能看出轩辕玄霄他们兄弟的关系是真不错。

上官雪妍看着眼前的宫殿,这里的一切看着都是新的,墙体也没有一点斑驳的痕迹,取代那些杂草入眼的是梅树,一大片的梅树。在冬天开的很好,幽幽的梅香扑鼻。那秋千还在,不过换成了秋千椅,上官雪妍看到那架秋千椅看着轩辕玄霄无声的问,因为那架秋千椅和王府院子里的一样。

“耀儿重新整理这里的时候问我喜欢什么,我能有什么喜欢的,不过我听墨儿说你喜欢梅花。反正我想这里冬天是不可能和我们院子中一样繁花锦簇了,但是冬天要是有梅林也是不错的景色,我就让他们种上了。那秋千我记得我们院子中有一个,想着也许是你喜欢,于是让他们原样也搭了一个。”轩辕玄霄搂着上官雪妍进去,然后回答她无声的问话。

“我很喜欢。”上官雪妍走到那片梅林前靠近一株梅树深吸一口香气,然后抬头笑着和他说。

“喜欢就好,走我们进去看看。这里伺候的人也都是皇后调配的,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就从府中找几个你用着顺手的过来。”轩辕玄霄他们走在院子,那些原本跪在地上的人,轩辕玄霄挥挥手让他们离开。

“那要多谢皇后的好意了,她们很好不用麻烦了,再说我们也不在这里常住。”那事可不是上官雪妍会做的,她要是那样做了,那不是告诉皇后自己看不上她安排的人吗。

“好吧,要是他们伺候的不好,你随便处置就是,和再府中一样。”轩辕玄霄可没想怎么多,他只是想着上官雪妍不要不开心就行了。

“我知道了,小福子公公是找你的吧?你先走吧说不定是陛下找你有事。我等一会儿要去皇后哪里。”上官雪妍看着那在门口张望的人对他说。

“好,那我先走了。”轩辕玄霄也发现那门口的小福子,他知道那是耀儿德政殿外的小太监,他来这里那应该是耀儿找自己有事。

轩辕玄霄知道上官雪妍在这里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不过他还是警告那些人让他们照顾好上官雪妍他自己才离开。

轩辕玄霄走之后,上官雪妍在院子里又转了一下,才走进去里面。

“雯绣,世子和大少爷呢?”上官雪妍喝了一杯水才想起来没见到儿子,于是问。

“世子说他和大少爷去二殿下那里去了。”雯绣上前一步说。

这雯绣由于是上官雪妍的几个贴身丫鬟中最大的一个,也是最稳妥的一个,所以上官雪妍每次宫宴带的都是她。

“知道了。”上官雪妍知道这皇宫其实儿子可是比她要熟悉的多,不会有什么危险,再说宸应该和他一起的。

以前只有宸的时候,上官雪妍他们参加宫宴还会把它放在空间里,现在那小麒可是不怎么好说话,所以现在就是轩辕云墨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小麒,就连今天都带着它。而那宸又担心他们遇到什么危险于是也寸步不离跟着他们。

上官雪妍知道他们没危险,又拿起她的医书看了起来。上官雪妍现在看的医书很多都是从医谷里拿出来的,都是医谷世代积累的手札和他们的成果。她很多的医书都看过了,现在也只能看这些了,一来可以打发时间,二来也可以让自己多学一些。

“王妃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可以走了。”上官雪妍正在看书的时候,耳边传来雯绣的话。

“时间到了吗,那我们走吧。”上官雪妍放下医书看看外面,站起身披好披风带着雯绣离开这里。

上官雪妍和雯绣由于对这里也不熟悉于是还找了一个带路的宫女。上官雪妍边走边看,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毕竟是冬天。上官雪妍她们走着走着就听到前面传来声音,上官雪妍本不想听她们说什么,但是她们哪里却是她的必经之路,没办法上官雪妍只能走上前。上官雪妍想着又是哪个宫里的妃子在责骂宫女,一会儿就该走了,于是她们等在一个拐角处,可是她很快就发现事情不是她想的那样。

上官雪妍她们的视线可及之处,两个年轻的少女正在争执着什么。不对,其中的那一个梳着妇人头,那应该就不是少女了,那是个少妇。那个少妇看着年纪要大一点,但是她现在却是在低着头听另一个人说什么,时不时的试一下眼角的泪水。

“你哭什么,不要以为你嫁人了,就和我们没关系了。我告诉你,你就是现在也要听到的,要不然我会回家告诉我母亲和祖母的。真是没良心这点小事你都办不好,是不是你不想办?”那个少女指着自己眼前的少妇骂道。

“我……。”那少妇低声想解释什么。

“你什么你,我告诉你,我今天要是见不到陛下,你就等着祖母收拾你吧。白眼狼,忘记是谁养你这么大了。”那少女根本就不听那少妇说的话,就自顾自的打断她的话。

“我记得……。”那少妇期期艾艾得说了几个字。

“记得就好,记着我们才是你的娘家人,才是你的靠山。你说要是我当上了皇妃,还不是你得好处。”那少女继续说。

“那是何人?”上官雪妍问她身后的宫女,她不会看了一出狗血剧吧,那少妇难道是陛下的哪个小妃子不成。这难道是想姐妹共侍一夫?

“那个……那好像是六王妃,至于那另一个小姐,奴婢不认识。”回答上官雪妍不是她身后的宫女而是雯绣。

“六王妃?”上官雪妍重复了一句。

“是,女婢要是没记错应该是她。”雯绣又看看了说。

上官雪妍看着那还在争执的两人,确切是一个听一个说,那个低头的自己看不清她长什么样子,但是她的身子很单薄。那个训人的那个倒是长了一副尖酸刻薄样,骂自己姐姐好像是在骂一个下人。听那少女得意思那六王妃好像一直就是这么过来得。

上官雪妍听她还在说什么一定要让她见到陛下,说着她要是成为皇妃对六王妃的好处。上官雪妍实在听不下去了,那六王妃既然嫁给轩辕玄霄的兄弟,那和她也算是一家人,既然是她家人怎么能让人欺负去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