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五章 看我心情!

“看我心情!”听完白胡子老头的话,沧陌染淡淡道。

白胡子老头闻言十分郁闷,啥叫看你心情?如果您老心情不好,是不是就要把沧云国给玩坏?

他有些担心,沧云有这么个看心情的陛下,沧云怎么看前途都有些堪优!

唉!叹了口气,白胡子老头提醒:“你姓沧!一定要牢记自己的责任!”

“放心,我记得很清楚!”沧陌染认真点头。

“哦,那你说来我听听!”白胡子老头有些欣慰,这才是沧家的好孩子啊!

“保护媳妇,但凡有欺负媳妇的,我都要帮着欺负回来!听媳妇的话,唯媳妇命是从!总之,媳妇让干啥就干啥,媳妇的话永远都是对哒!”沧陌染一脸虔诚的说着。

白胡子老头的脸则越听越黑,沧陌染说的责任就是这个?那沧家呢?他把沧家置于何地?

在坐的长老们,脸色也不太好,听沧陌染的意思,完全没把沧家当回事啊?这样的人,真能当沧云皇帝?

要知道,沧云皇帝同时也是沧家家主,责任重大啊!

如果他们有个一心为沧家的家主,那沧家成为流云大陆最大势力指日可待,可有个沧陌染这样根本不把沧家当回事的,沧家的未来又在哪里?

想到这些,白胡子老头和大长老们心情在也美丽不起来了,可这个时候,他们谁也不敢招惹沧陌染,因为,屋里屋外,有那么多兽在盯着他们呢!

一个弄不好,沧家只怕要全军覆没了!

想到那个可怕的结果,他们谁都不敢否定沧陌染的话,他们只能哄啊!

随后,心情有些烦躁的白胡子老头,主动转移了话题道:“小丫头,你呢?你有什么想法?”

“我没什么想法,我只是来抢男人的!”冰娆淡笑着道。

“……”白胡子老头无言,带着十万兽兽大军来抢男人,你也真是够了!

他真心觉得,这小丫头是来吓人的还差不多!

抢男人?只怕是顺便吧?

“那个,现在男人你已经抢到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深吸一口气,白胡子老头强忍着心头的抑郁,轻声问道。

“打算嘛?保护我家男人,免得他再被人抢!另外,若是有人在敢和我抢男人,本小姐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冰娆无比认真的道。

“……”白胡子老头有些鄙视,瞧你这点出息?带着十万兽兽大军,就为了个男人?有这战斗力,整个流云大陆都能让你攻下了!

另外,你现在有对那些女人手下留情吗?

白胡子老头虽然来的晚了点,但他同样清楚,之前想嫁染儿的女人,现在都死翘翘了!

就这,还算手下留情?

面对白胡子老头质疑的眸光,冰娆委屈的用眼神回应,那些女人可不是我咔嚓掉的!是你家染儿啊!

好吧!是他家染儿!那你们小两口能不能都有点出息?一个想保护媳妇,一个要保护男人,这是想闹哪样?

你们就不能有点远大的前途志向?

想到冰娆带来了十万只兽兽大军却只是为了抢个男人,他就觉得万分可惜,如果沧云有那么多兽,可是能做许多事呢?

不过,想到眼前小丫头是染儿喜欢的人,将来也会嫁到沧云,白胡子老头心里还是颇感欣慰滴!

这样有能力的女人,就得是他们沧家的媳妇啊!

丫的!当初是谁嫌弃这小丫头的?眼睛都瞎的啊?这样的小丫头,是区区一个世家千金能比得了的?

白胡子老头很愤怒,如果不是当初有人瞎了眼,沧云能受此打击吗?

想着,白胡子老头面色不善的瞪了眼大长老等人,把大长老等人瞪得这个委屈,他们也不知道会闹成这样啊?早知如此,他们能不阻止吗?

迅速的用眼神各自交流了下不满和委屈,白胡子老头又笑着安抚:“放心,现在没有女人敢和你抢染儿了!”

“那可未必!这世上,识相的人不多,不开眼的女人可不在少数啊!”冰娆绝没白胡子老头那个自信,同时又暗瞪了眼沧陌染,这个祸水!居然有那么多女人为他大打出手!哼!

沧陌染很委屈,那又非他所愿。

白胡子老头也郁闷了几分,这小丫头可真心不好哄啊!

不好哄的冰娆,给白胡子老头最大的感受就是,凡事还是顺着她比较好。

因此,在冰娆的话说完,白胡子老头便立即附和道:“小丫头说的不错,不开眼的人是不会灭绝的,面对这样的人,当然得咱们亲自出手!”

“嗯,您老可真善解人意!”冰娆夸奖道。

“必须的!”白胡子老头扯了扯嘴角,心道,他能不善解人意吗?若是不顺着这小丫头,他怕沧云皇都的那些兽兽一怒之下在干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来,那样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啊!

“既然您老如此善解人意,想必也不会为难我家男人喽?”冰娆听完,笑眯眯问。

“……”白胡子老头一愣,他为难染儿了吗?貌似他只是让染儿记得身为沧家人的责任,多为沧家打算,这难道也算为难染儿?

冰娆心照不暄的看着白胡子老头,云淡风轻道:“如果沧家那些寄生虫都乖乖的,护着点他们也没啥!”

寄生虫?

沧家的寄生虫?

白胡子老头有些接受无能,他们沧家人,在这小丫头眼里都是寄生虫?

心里虽然有些不满,但他还是点点头:“如此,就麻烦你们了!”

大长老一听,正想说点什么,却被白胡子老头一瞪,他不得不将要说的话给咽了下去。

“是挺麻烦我们的,所以,让他们都识趣点,别给我们找麻烦!”冰娆淡定自若道。

白胡子老头很无语,你到是不客气啊!其实,他就那么随便一说。

但冰娆可不管对方是不是客套话,总之,她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别给他们找麻烦,只要不找麻烦,一切都好说!毕竟也姓沧,多少还是得照顾着点嘛!

接着,冰娆又问:“我家男人啥时能正式继位?”

“……”你到是挺着急!白胡子老头用小眼神斜睨着冰娆,暗道。

国不可一日无君嘛!冰娆用眼神回着。

“三日后吧!”想了想,白胡子老头道。

众长老一听,这么急?来得急吗?现在他们已经不指望沧陌染这个叛逆的熊孩子能听话了,可要不要这么着急的就继位啊?

“还愣着干嘛?还不快去准备!你们只有三天时间!”白胡子老头怒斥道,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虽然说,白胡子老头对沧陌染那随意并看心情的态度也略有不满,但他深知,事已至此,也只能这样了!

总不能真眼睁睁的看着沧陌染杀光皇室成员,然后把皇位抢到手吧?既然更改不了这个结果,那就只能放任!

大长老等人溜溜的去筹备继位大典了,白胡子老头则将一本厚厚的书丢给沧陌染,并吩咐他有时间就看看,书上记载的是沧云国的一些秘辛,身为沧云皇帝,是必须要知道的!

沧陌染毫不在意的将书往储物戒指中一丢,然后拉着冰娆,带着五十只兽兽护卫队,离开了议事厅!

这个时候,沧陌染继位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并以火箭的速度,飞速传遍了整个流云大陆。

收到消息的流云大陆各大势力震惊不已,不是有消息说,沧云皇都惨遭灵兽攻城吗?为嘛这又传出了沧陌染要继位的消息?

可以说,各大势力消息明显有些滞后,而灵兽事件沧云国也没有刻意进行大肆宣扬,因此各家势力得到的消息有限,但沧陌染继位这事,却是好事,所以这消息是大长老等人亲自透露出去!

基本上,各大势力的代表目前还没有离开沧云,虽然某些家族的代表都已经成了伤兵残将,但总比没有强吧?因而,大长老也就不打算二次发出邀请了,毕竟三天时间有点紧,所以,还是前来参加婚礼的那些人就好!

对此,沧陌染也没什么意见,虽然要继位,但他并不在意有没有势力前来道贺,他,要的只是皇位!

他相信,有了皇位,自然没有人能够在左右他的人生!

他要将人生掌握在自己手中,要有足够的权利可以保护媳妇!

这样的想法,也令他对皇位势在必得!

现在,眼看皇位就要到手,沧陌染的心情还是不错滴!

这不,因为心情好了,他也有兴趣接见下还没有被兽兽们玩坏的皇室成员及沧云众大臣了。

被带到皇帝书房的皇室成员及大臣们,已经知晓了沧陌染三天后就要成为沧云的一国之君,因此,在沧陌染面前他们表现的无比乖巧,甚至都不太敢抬头看沧陌染,生怕被沧陌染找碴修理!

“殿下,目前皇室闲散人员二百三十三人,其中皇子、公主共有九人…”无名给沧陌染汇报着。

沧陌染听得眉头皱得都能夹死了苍蝇,并且,在无名还没有汇报完的时候就打断了他的话:“还有这么多人?”

无名默了默,殿下,您是嫌弃他们吗?貌似是多了点。

沧陌染果断嫌弃啊!

要知道,所谓的皇室闲散人员,指的并非大长老等在皇室位高权重的这类人,也不包括大长老等人的后代,而纯指在皇室中没有任何地位,成天无所事事、招猫逗狗,每天混吃等死的这类人!这些人,也被称之为皇家驻虫!

以前,皇室一直养着他们及他们的后代,可现在沧云就要属于沧陌染了,对于一心只想养媳妇的男人来说,他自然一点不想养这些混吃等死,对自己不会有任何贡献的家伙,他觉得,浪费粮食!

是不是应该让兽兽们在帮着玩坏些呢?

看了眼无名,沧陌染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心意。

无名有些瀑布汗了,就这二百多人,还是兽兽们爪下留情的结果呢!因为,原本等着吃闲饭的有好几千人!还有那些皇子公主,本来有近五十人,可现在加一起就只有九人了,唔!算上他家殿下,共十人。

这些仅余的皇子公主,都是沧陌染同父异母的兄弟姐妹,想当初,那是多么庞大的一个群体啊!可现在,算上他家殿下才十个了,若是在被玩掉几个…

想着,无名都有些醉了。

不算他家殿下,九名与沧陌染血缘关系最近的皇子中,只有三人,这三人年纪还都比沧陌染小许多,以前在皇宫之中也不是太受宠,当然,也正是因为不受宠,在加上他们生母要么地位低,要么早逝,因而这三名硕果仅存的皇子都是没有资格参加婚礼的,如此,他们才能幸免于难!

现在,若是因为殿下瞧不上他们,在把他们给咔嚓了,那对他们来说绝对算得上是无妄之灾啊!

当然,无名倒也不是同情心泛滥到没处使了,他只是觉得,这三个绝对是可杀可不杀的,如若不杀,当个宠物养着也没什么!至少,有野心的皇子都不在了,不是吗?

唔!殿下还有些堂兄弟,那些人也是有继承权的,因而无名觉得,相较这三名弱小的皇子,貌似那些人才是心腹大患呐!

事实上,沧陌染真心不是怕有人跟他抢皇位,他只是不想养这么多人!

留着钱养媳妇不好吗?干嘛要养这些无关紧要的家伙?

挥挥手,沧陌染嫌弃的命令道:“让他们都滚下去,以后有事没事的都少出现在我面前!”

沧陌染这话如同特赦般,使得一直提心吊胆的皇室成员们一溜烟的全都溜之大吉,现在不跑,更待何时啊!

留在原地的大臣也想跑,因此有些人天真的以为,他们这两个字也是包括自己的!

可刚跑了两步,想逃跑的大臣就听沧陌染大吼道:“让你们走了吗?你们是皇室成员?”

这话,让想跑的大臣石化般立即定住了身形。

尴尬的转身,那几名大臣的脸都有些僵硬了。

呜呜…君心难测啊!

更主要的是,一朝天子一朝臣,他们身为前任皇帝的大臣,也不知道这暴虐的新皇会如此处理他们?

在场的大臣就没有一个不胆战心惊的!

可惜,沧陌染根本没搭理他们,并直接将目光转到了胡里身上。

看到胡里伤痕累累,又缺了一条腿,沧陌染有些遗憾,这家伙命怎么这么大?被兽兽如此折磨都木有翘辫子吗?

“胡大人,还活着呢?”沧陌染淡淡问道。

躺在地上,是被抬着来的胡里,听见沧陌染这话,心头异常苦涩,身为大臣,他得罪过沧陌染,杀过冰娆,只怕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殿下是想处死我吗?”心知肚明的胡里,淡定问道。

“你说呢?”沧陌染坏笑道。

“请殿下看在胡里侍候陛下多年的份上,给胡里一个痛快吧!另外,希望殿下不要迁怒于胡家人,胡里一人做事一人当,和胡家人没有关系!”胡里恳切的请求着。

沧陌染闻言笑了,“你到是挺能给家族脱罪的?身为胡家族长,你觉得自己做的事情跟胡家一点关系都没有?想想冰家家主的下场,你觉得自己会比他好?唔,我忘了你们是老相好,你如此着急的想去死,是为了给他殉情吧?”

“说实话,我很为你们之间的爱情感动,也想成全你!可是以你当年的所作所为,我觉得让你轻易死掉有些太便宜你了,所以,你还是慢慢等死吧!来人,把他送给媳妇玩去!”沧陌染随即吩咐着。

很快,胡里就被抬出了书房。

然后,沧陌染的目光又转到其他大臣身上,并沉默的看着他们。

在场大臣们被沧陌染看得浑身发毛,可沧陌染就是不吱声,时间越久,他们的心里压力也就越大!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大臣受不了了,并扑通一声跪下,“殿下,我招!我全招!”

眨眨眼,沧陌染莫名其妙问:“你要招什么?”

“陛下,不,是先皇!先皇对殿下的所作所为,臣都清楚!可是臣却瞒了殿下,呜呜…臣对不起殿下啊!”某大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简直伤心欲绝。

无名看到这一幕,有些傻眼,这样也行?这是在向他家殿下表衷心吗?

不过,这样当墙头草的行为是不是太不要脸了?

沧陌染也觉得对方有些不要脸,但他还是赞赏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既然你有改过之心,本殿怎么也得给你一次机会!但机会只有一次,你若是把握不住,可就不要怪我了!”

按沧陌染的心里活动,杀鸡儆猴已经结束了,现在留下的这些人,自然是要为他办事的!而且有人办事,他就可以当个甩手掌柜,跟媳妇妇唱夫随了,所以,原本他也没准备杀掉眼前这些大臣,可吓一吓还是必要滴!

有了沧陌染这话,某知错能改的大臣顿时放心了,并连忙在表了番衷心。

这位大臣起头表衷心之后,其他大臣也纷纷响应,一时间,沧陌染与大臣们之间貌似相处融洽!

处理好大臣们的事,沧陌染转身就去找媳妇了!

但到了冰娆处住,也就是他隔壁的宫殿,他却没有看到冰娆。

沧陌染很诧异,询问冰溪。

冰溪如实回道:“她被你家老祖宗请去了!”

一听,沧陌染顿时不放心起来,并转头就跑。

在议事厅找到冰娆后,沧陌染长吁了一口气。

还好,媳妇没出事!

看到沧陌染摆出的明显不信任自己的表情,白胡子老头很忧桑。

真是男大不中留啊!这还没成婚呢,身心就全都被媳妇给勾搭走了!唉!也难怪沧幕华不待见冰娆,试问,好不容易把儿子养大,还培养的这么优秀,谁愿意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被抢?

另外,这种情况下,他还敢害冰娆不成?

要知道,这次,跟着冰娆一起过来的九级灵兽,达到了一百只!

一百只啊!

那是什么概念?

白胡子老头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但他也不能否认,就算他这边有一百名灵尊,都未必是一百只兽兽的对手,更何况,他上哪弄一百名灵尊去?

这时,松了一口气的沧陌染还旁若无人的问:“媳妇,没有人欺负你吧?”

白胡子老头泪奔,要不要这样没出息啊?你干脆把自家媳妇拴裤腰带上得了!

“没有,这位白胡子前辈只是来跟我商量兽兽们的去处!”冰娆淡淡一笑解释着。

“什么意思?他想撵那些兽兽们走?”沧陌染一听,立即警惕道。

“我们不走,紫冥说我们可以留下来的!”一只趴着的雪白狮子朗声道。

“嗯,不走,以后我们就在小丫头身边定居了!”某蟒蛇也附和着。

“欢迎!欢迎你们!”沧陌染笑眯眯道,他是非常希望这些兽兽留下来的,如此,看谁还敢欺负媳妇,嘿嘿!

沧陌染心里有些小得意,白胡子老头听着却心头一片烦燥,这些兽兽说实话他也挺稀罕,可长老们的话也没错,真让这些兽兽留在沧云,以后谁还敢来沧云?沧云的百姓谁还敢正常出门?吓都要被吓死了!

想着这些,白胡子老头有些幽怨的看着冰娆,用眼神哀求,小丫头,别在让沧云上下提心吊胆了,求放过啊!

而且,按白胡子老头的想法,既然小丫头这次能召集来这么多兽兽,那么下次有啥事的时候也同样可以把这些兽兽召集来,如此,自然没有必要将这些危险的兽留在身边啊!

要知道,有这些兽在身边,很多人都害怕!

其实,冰娆也明白眼前老头的想法,可她却不愿意像白胡子老头想的那般现实,人家兽兽,凭啥任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凭啥?凭啥?

兽兽们自然也不愿意,好不容易大家聚集在一起,又志同道合,自然要多亲近一番,更主要的是,兽兽们都在冰娆不知道的情况下,认了紫冥当老大,星儿也愿意为它们提供一处比各大森林高山还要适合兽兽生存的地方,如此,它们还真不愿意走了!

当然,兽兽们的想法,之前也没跟冰娆透露过,甚至如果不是眼前这白胡子老头想撵他们离开,它们也不会选择这个时候说出兽兽们的打算,就连冰娆听完,都倍感诧异,但冰娆很快就淡定了,有紫冥它们在,一切皆有可能!

无法否认,紫冥等兽比自己能干多了!

呜呜…冰娆很是忧桑,兽兽们太能干了,也会显得她这个主人很没用滴!这样的事实,真是太伤人自尊了!

转瞬间,冰娆也感伤了起来,并幽怨的看着白胡子老头,弄得白胡子老头莫名其妙!

这是咋了?这是咋了?

沧陌染见状大怒,并指着白胡子老头吼着:“你是不是欺负我家媳妇了?”

“……”白胡子老头被冤枉的十分无言,你有点判断力行不行?你媳妇之前可说了,没有人欺负她!你这个媳妇奴!

“哼!”沧陌染冷哼一声,显然是不相信,然后,他看着冰娆道:“媳妇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冰娆沉默了下,她能说,自己没怕,只是觉得她很没用吗?

可沧陌染不信,并认定是白胡子老头欺负了冰娆,遂继续道:“我不管你是谁,欺负我媳妇就是不行!”

“……”白胡子老头明显傻眼,并呆呆的看着沧陌染,那个,谁能告诉他,啥叫不管他是谁?他还能是谁?他是沧云目前辈份最高的老祖宗啊!

冰娆闻言忍不住暗笑,沧陌染这是记忆障碍又犯了吧?嘿嘿!这样子的沧陌染,真是挺可爱的,她喜欢!

同情的看了眼白胡子老头,冰娆才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对白胡子老头道:“抱歉,您的要求我无能为力,因为这些兽兽并非应我之邀才来帮忙的!”

“不是你请来的,哪是谁?”白胡子老头很诧异,这小丫头不会是在骗他吧?很想弄清事情原委的他,也顾不得沧陌染这个不孝之孙的无视了,并紧盯着冰娆想让她给自己答疑。

冰娆轻叹着气,如实道:“是我家兽兽!它们,大都是我家兽兽的族人以及朋友!”

说完,冰娆拉着沧陌染转身离开,只留下了一脸不敢置信的白胡子老头。

随后,白胡子老头将自己的兽兽从灵兽空间中移了出来,一共两只,一只为黑色狮子,一只是长着长牙的猛犸虎,两兽都是九级灵兽!

把它们移出来后,白胡子老头满脸期待的要求道:“把你们族人和朋友找来让我认识下吧!或者,带我去见你们族人或朋友也可以!”

谁知两兽听了白胡子老头的话,都一脸看白痴似的看着他,黑色狮子甚至直言鄙视:“你当我们傻?我们被你奴役了这么多年,还会帮你害我们族人?”

“就是!我早就没有什么族人了,想当年,你们人类为了得到我们一族的牙,杀了多少猛犸虎?如今又有什么阴谋?想害我们兽族,你们做梦!”猛犸虎小暴脾气也上来了。

白胡子老头泪流满面,呜呜…自己这两兽的反应,为嘛和小丫头说的不一样?难道小丫头骗了他?

可、可是,他明明亲眼所见,小丫头身边的那些兽,对她确实很亲近啊!为啥自己这两只,全都这样高冷的令人难以亲近呢?

更主要的是,自己这两兽,与自己签订的是平等契约,所以,他根本不能强制命令它们去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而这两兽,却经常给自己脸色看,呜呜…他这主人当的,也蛮悲催滴啊!

伤心欲绝的白胡子老头,此时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空虚寂寞冷?总之,很复杂!

面对悲催的主人,黑狮和猛犸虎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迈着大步离开了议事厅,因为,两兽发现了许多其它兽兽的气息,这让寂寞了许久的两兽十分诧异。

而这个时候,冰娆、沧陌染也已直接回了住处!

见到紫冥,冰娆直接和它说了白胡子老头的打算。

紫冥听完,眉头皱了皱道:“娆儿美人,我不打算让它们离开了!”

“你们商量好了吗?”冰娆问,之前在议事厅,那些兽兽也是说不打算离开。

“嘿嘿!早商量好了!我们决定,建立兽族联盟!”紫冥实话实说道。

“兽族联盟?”冰娆有些诧异,除了少部分群居的兽,大部分兽都是单打独斗,这兽族联盟建得起来吗?

“你们人类有各种公会,我们兽族当然也要有兽族联盟,如此一来,以后人类就不敢在欺负兽兽了!我紫冥,势必要恢复远古时期兽族的辉煌地位,娆儿美人,你会支持我吧?”紫冥满脸期待道。

冰娆有些黑线,紫冥想恢复兽族在远古时期的地位,分明就是要和人类对着干啊?这、这…好吧,她会支持!

点点头,冰娆慎重道:“我到是觉得,人类能与兽族和平相处最好!”

“这是必然的!我们建立兽族联盟的宗旨,就是维护兽族权益,因此,只要人类不主动来招惹我们,我们是不会对他们下手滴!放心!”紫冥坏笑道。

“能这样最好!”冰娆满意了。

边上听着的沧陌染也没有意见。

很快,就到了沧陌染继位大典的那天。

虽然三天时间有点紧,但大长老等人还是尽心尽力的想把大典办得隆重些!以表明长老会对此事的重视!

等到继位大典正式开始,一直提心吊胆的皇室成员虽然明知不受新皇待见,却不得不出席。纷纷落坐后,他们连头都不敢抬,并努力的装起小透明,生怕沧陌染啥时在想起他们,又修理他们一番。

另外,大典前夕,沧陌染也派人找了他们,并表明自己的态度,以后,皇室不会平白供养他们,想养活自己,那就自己赚钱吧!

对于赚钱,很多皇室成员自然没有什么概念,也有一少部分成员对此抱以怨念,可惜,怨念也无用!

沧陌染决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若想迫使他改变,只怕也要像先皇似的,被囚禁了!

想到那个可怕的后果,在加上三天前的事情使得他们心里承受能力迅速降低,他们也不愿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惹恼了沧陌染,因此,只能答应下来!

可以说,不仅是他们,这次前来参加沧陌染的继位大典,很多人也都是夹着尾巴来的!

包括赫连等家族的代表们。

虽然还有小命在,但三天来,他们都要被玩的挂掉了,如果不是对方继位大典时间太紧,只怕人家根本不会允许他们带伤出席!当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算救了他们的小命,因为如果不参加大典,他们就得陪那些可怕的兽兽玩游戏!

呜呜…很多人都好想问冰娆,你带来的那些兽,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鬼点子?它们怎么想出来的啊?

印象中,兽兽都是很耿直、不屑歪门邪道的,但冰娆带来的那些兽,显然都学坏了啊!

一个比一个黑心,满肚子坏水,真是怎么能折磨他们就怎么来!

正是如此,赫连等家族的代表,此时也都如同刚刚出壳的小鹌鹑,乖巧到不行!

同样乖巧的还有一众大臣!他们衷心希望这次大典能一切顺利,大家都平平安安的,谁也别搞出什么妖蛾子啊!

真正有心情参加沧陌染继位大典的,恐怕只有齐亚枫等人!

说起来,他们还是第一次有机会参加这样的盛事,因此一个个的都格外激动。

特别是看到沧陌染一身明皇龙袍,满脸不爽的站在上首,他们都忍不住暗自偷笑。

这是怎么回事?

当了皇帝这可是值得高兴的喜事,怎么那位跟谁欠了他钱似的,还摆起脸色来了?

沧陌染确实不高兴!

原因很简单,看到冰娆等人都站在下面,只有他成了孤家寡人,孤零零的独自呆着,这让他心里十分不舒服!

“娆儿!过来!”心里刚这样想过,沧陌染就朝冰娆道。

冰娆愣了下,但还是听话的走到沧陌染身旁。

这下,沧陌染觉得圆满了,脸上更是露出了一丝得瑟的笑容,看得齐亚枫等人都忍不住想揍他!

可大长老等人脸色却有些难看。

陛下身边的位置,是属于皇后的,冰娆站上去算什么事啊?冰娆还没嫁过来,这于礼不合啊!

给身旁长老使了个眼色,大长老示意对方提醒下新晋陛下,可不能让在场来宾看笑话!

身旁长老会意,并轻咳了两嗓子,才含蓄道:“陛下,虽然我知道您与冰娆小姐情投意合,但毕竟你们还没有大婚,所以,可不可以请冰娆小姐到下面来观礼?”

“你说什么?”沧陌染暗紫眼眸微眯,让说话的长老顿时心头一跳,陛下,我是为了您好啊!

“陛下,您与冰娆小姐还没有大婚,所以,最好还是让冰娆小姐到下面来观礼!”把心一横,那名长老做出壮士断腕的表情,豁出去了!

“你是谁?凭什么管朕的事?”沧陌染俊美的脸上染上怒色,看得那名长老险些跪了,当然,更令他受打击的是,陛下居然问他是谁?呜呜…

白胡子老头有些看不下去,也不愿意耽误时间,遂睁一眼闭一眼道:“大长老,别浪费时间了,开始吧!”

大长老苦笑,老祖宗都不在意了,他还当什么恶人啊!

就这样,冰娆成了沧云国历史上唯一一位还未大婚,就能光明正大站在沧陌染身旁的女子,也可以说,虽然她还没有皇后之名,但已然是沧陌染早已认定的,无名但有实的皇后了!

继位大典的程序也不算复杂。

宣读了诏书后,沧陌染便象征性的讲了几句继位感言,然后,便由白胡子老头代表家族,说了几句鼓励期待的话,最后,众皇室成员及大臣们,一起给沧陌染行君臣大礼,并燃放烟花礼炮,这继位仪式就算正式完成了。

整个继位大典,依然通过沧云皇都广场的大屏幕进行直播,而且,还是全国直播!

观看现场直播的百姓,心里是即兴奋,又担心,兴奋的是新皇继位,这也预示着沧云将会有新的开始,担心的则是不要向之前那可笑的婚礼那般,有兽来捣乱了!

事实证明,他们白担心了。

抢婚事件已经结束,兽兽们自然不会在肆意捣乱,因此整个继位大典可谓风平浪静,一切顺利!

仪式完成后,自然少不了庆祝宴。

在庆祝宴会上,冰娆代表兽兽,向众人宣布要成立兽族联盟!

原本正埋头吃东西的宾客,听到这话都不约而同的抬起头,并且脸色也有些难看。

单打独斗,人类已经不是兽兽对手了,而一直以来人类能占优势,也是因为兽兽们向来独来独往,可现在,一但兽兽成立了所谓联盟,那以后还有人类的好日子过吗?

他们如何在捕捉兽兽?契约兽兽?

这不是断人财路吗?

不行!这样的事情他们决不能答应!

首先站出来反对的,是陆神佣兵团的一名长老。

陆神身为王级佣兵团,某长老觉得他有义务维护众佣兵们的权益,更主要的是,在陆神前任团长不幸遇难后,现在的陆神可谓群龙无首,而陆神内部对于团长的竞争也异常激烈,因此这位长老选在这个时候出头,也是希望给自己积累点人气和资本!

如果他真能把这事给搅黄,相信各大佣兵团都会感激他的!到时,团长的位置还不手到擒来?

可以说,他的想法很美好,但现实却异常残酷。

因为见他反对后,冰娆只淡定自若的说了句:“有反对意见的,去找兽兽们提,我只是代为转达,跟我说没用!”

一听这话,陆神的那名长老当即就跟霜打的茄子似的,整个人都蔫了。

跟兽兽们提?

那十万只兽?

陆神长老哆嗦了下,如果他真敢去找那些兽理论,并强烈反对它们成立兽族联盟,相信一兽吐一口口水都能把他给淹死!

呜呜…出头鸟放弃了提意见,在场的众人也显然让冰娆的话给吓破了胆,因为冰娆的意思很明显,我不是在询问你们的意见,只是通知你们这事罢了!

如此,他们还能怎么办?

只能表示赞成并热烈欢迎兽族成立联盟呗!

将消息传出后,兽族联盟便正式挂牌成立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