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霸宠之至尊狂后

第一百三十四章 用钱砸你!

这些人既包括皇室中闲散人员,也包括沧云国的大臣及家眷。

可以说,那条巨蟒的话实在是太令人胆战心惊了,而殿中那些可爱的迷你小兽们,也全都用一副看猎物的目光看着他们,这令他们心头阵阵发寒。

特别是某坏心眼的巨蟒只说出两个字,就停下来看他们,似乎在想什么坏主意,这样的事实,更让他们紧张万分。

不少人小脸苍白如纸,身子也如同秋风中的落叶一般,颤抖个不停!

“你们就和我们玩老鹰捉小*!”片刻,巨蟒又开口了。

听到老鹰捉小鸡这几个字,齐亚枫不禁有些风中凌乱,并一脸同情的看着沧云国众人。

想当初,水晶也想和他玩老鹰捉小鸡来着,可那时的老鹰只有水晶自己,而现在?

外面数千只老鹰等着呢!鹰的比例和殿内这些小鸡崽的比例严重失调…

好几千的老鹰抓几百只小鸡崽…这样的画面,简直令人不敢直视!

但沧云国众人并不清楚这个情况,有怕死的已经迫不急待的点头:“玩,我玩老鹰捉小鸡!”

“很好,想玩的都出去等着!”巨蟒满意道。

话落,呼啦啦的跑出去数十人!

“你们不愿意玩吗?”随后,巨蟒又将眸光转到殿内众人身上,并问道。

“哼!我们可是沧云皇室成员!怎么可以自降身份!”一名老者愤怒的扯着嗓子吼着。

“皇室的?怕自降身份?”巨蟒自言自语,然后大长尾巴一钩,说话的老者就被它给卷了起来。

殿内同时响起老者呼天抢地的惊叫:“放开我!我是沧云皇室的人,你不能这样对我!”

砰!巨蟒毫不客气的将老者甩到墙上!

然后又将老者卷起来,并用老者的头不停的砸墙!

“我想看看,是你们皇室成员的脑袋硬,还是墙硬,就先用你做试验了!”巨蟒坏笑着,仅仅几分钟,老者就被撞的头破血流,他整个人也眼冒金星,眼前片片发黑,最后,老者承受不住这羞辱和疼痛,终于晕了过去!

“还谁想试试?”丢掉老者,巨蟒问。

这下子,皇室成员们都噤了声,谁敢试啊!用脑袋砸墙,那不等于用鸡蛋去碰石头?

“没有人愿意试,那就都出去等着玩老鹰捉小*!”巨蟒提醒着。

皇室成员及部分大臣不敢在硬撑了,并一个个灰溜溜的往外走。

“胡大人,请留步!”突然,冰娆拦住了正经过自己身边,准备出大殿的胡里。

“你、你想干嘛?”胡里脸色发白,声音颤抖道。

“胡大人,你的老相好死翘翘了,你是不是应该跟着殉情啊?”冰娆云淡风轻的问着,好像在问今天吃了没一般的简单。

胡里则心头一颤,并胆战心惊的看着冰娆,哆嗦着问:“什、什么老相好?”

“冰家家主啊!”冰娆笑眯眯提醒,然后又取出另外一张明皇圣旨,“给,这是沧云老皇帝给你和冰家家主的赐婚圣旨,既然现在冰家老头已经挂掉了,那这圣旨就送你吧!做为未亡人,我还是建议你为冰家主殉情滴!这样,也能证明你们两人之间情深意重,是不是?”

看着冰娆递过来的圣旨,胡里有些眩晕,身子更是不由自己的颤了颤,冰娆,这是想逼他死吗?

胡里内心十分愤怒,冰娆想他死,他何尝不想冰娆死?

可现在冰娆有那么多的帮手,胡里知道,他根本无法与冰娆抗衡,这样的事实,让他好恨!

当年,怎么就没能杀死这小野种呢?

现在好了,小野种翻身了,来杀他了!

胡里心中满是后悔!可惜,晚了!

这时,沧云皇帝又大吼一声:“冰娆,原来当年私闯皇宫的是你!”

看到那张赐婚圣旨,沧云皇帝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可越是明白,他心中越是愤怒!

因为那次他们沧云的损失实在是太大了!

藏宝库以及他自己的私库都遭了贼不说,还害得他出了那么大的丑!如今只要一想到,冰娆当年把他逼迫至此,害得他与心腹大臣离心,他心里这恨意就怎么都压制不住!

好想,好想将冰娆大卸八块、抽筋拔骨啊!

冰娆,实在是太可恶了!

同时,胡里也反应过来,并怒瞪冰娆道:“两年多前的事情,是你搞出来的?是你害我的?”

“不错!”冰娆丝毫不否认。

胡里也顾不得害怕,并愤怒的朝冰娆扑了过去,“冰娆,我和你拼了!你害我!你居然害我!”

害得他失了皇宠,害得那阵子胡里要夹着尾巴做人,并受尽对手的排挤!

现在,冰娆又害得他最疼爱的小女儿命丧黄泉!

只要一想到这些,他就恨不得啃其肉、噬其血!将冰娆生吞活剥了!

沧陌染自然不可能让胡里碰到自家媳妇,所以在对方冲过来的瞬间,他就已经抬起脚,直接将胡里踹飞,嘴里还狠戾道:“想找死?嗯?”

“噗!”一口鲜红血液从胡里口中喷溅而出,摔到地上的胡里不敢置信的看着沧陌染,“殿下,这女子心如蛇蝎,您、您不要上了她的当啊!”

“心如蛇蝎又如何?我喜欢就好!”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胡大人,你这是想要恶人先告状吗?十多年前,可是你先对我动手的,我只不过收回点利息,这有什么不对?难不成,你以为我会放过你?”听沧陌染说完,冰娆则笑靥如花的对胡里道。

胡里心惊不已,十多年前的事,冰娆已经知道了?

“当、当时,我是奉命而为!”胡里小声解释,冰娆现在绝对有能力杀掉他,而他不想死。

听到这话,冰娆还没生气呢,沧云皇帝的火气反倒先上来了。

“胡里!你不要胡说八道,分明、分明就是你自作主张!”沧云皇帝恼羞成怒道。

“哟!想要窝里反了?”冰娆见两人都想推脱责任,有些无奈道。

“冰娆,你休想挑拨离间!”冰娆一说话,沧云皇帝的仇恨当即转移。

冰娆淡定自若的笑着,“你知不知道我一直想做一件事?”

“什、什么事?”看到冰娆意味不明的笑,沧云皇帝心里突然发紧,这死丫头想要干嘛?

“用钱砸你!”冰娆如实告知!

“噗!”齐亚枫等人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喷了!

“十多年前,沧云皇帝用十万上品晶石想让我离开他儿子,那个时候我就想用钱砸他了,可惜,一直没机会,现在那老皇帝已经驾崩,但有你这个赝品在,我也勉强能接受!”冰娆继续解释。

沧陌染听着,脸色则有些难看,想不到还有这事?

犀利冰冷的眸光,顿时朝上首的沧云皇帝射去,沧云皇帝心里阵阵心虚,不过,身为一国之君,他自是不能轻易被人吓到!

正准备反驳几句,可还没等他开口,就见数不清的晶石如同一座小山般狠狠朝他砸了过来!

边上的暗卫们见状,想帮主人抵挡攻击,但根本没机会上前,他们就被在场的兽兽们给拖住了。

霎时!

数不清的晶石,悉数砸到了沧云皇帝脸上、身上,瞬间就把沧云皇帝砸得满头包,他身边的沧云皇后都没能幸免的跟着遭了秧!

沧云皇帝被晶石砸了后,十分狼狈,而沧云皇后更是忍不住尖叫连连。

“啊!啊!啊!”沧云皇后花枝乱颤,根本无法顾及形象了!

沧陌染不想听这女人叫起没完,直接抛出一块晶石,嗖的一下打进了对方嘴里,并堵住了沧云皇后的喉咙,顿时,沧云皇后变成了哑巴,并不停扣着自己的喉咙,想把那块晶石扣出来!

可惜,晶石死死的卡住了喉咙,她把喉咙都扣得鲜血淋淋,那块晶石仍纹丝不动,而沧云皇后的脸,却一点点的青了!

慢慢袭来的窒息感,让沧云皇后感觉到呼吸愈加困难!

不!她不想死!

求生的意志,让她的眸光紧盯着不远处的暗卫,救、救她啊!

但暗卫们早就让殿里的兽兽缠得分身乏术,很快又被好几只兽兽给揍得不要不要的,并直接被某些化为本体的庞然大物给坐在了屁股下面,哪里还能顾及到其他?

沧云皇帝更是顾不上她!

被冰娆抛出的晶石砸过之后,掉落在地上的晶石又被兽兽们捡了起来,然后兽兽们也有样学样的将晶石往他身上砸去,短短瞬间,原本俊美的沧云皇帝,被砸的基本上都看不出人形了!

能被晶石给弄得如此凄惨的,沧云皇帝和皇后绝对算得上史无前例了!

当然,相较于沧云皇帝,沧云皇后的下场貌似更惨些,因为那块卡住她喉咙的晶石一直弄不出来,数分钟之后,沧云皇后就成了世上第一个因晶石卡喉而亡的人!

活活窒息而死的沧云皇后,脸色已经被憋成了黑紫色,她的这一状况,也把沧云的皇室成员们吓得够呛!

沧陌染则冷眼旁观,对于沧云这位皇后,他心里极其厌恶,一个小三而已,死不足惜!并且,当年母后的死,也跟这女人脱不了关系,现在,他终于为母后报仇了!

接下去,该轮到谁了呢?

沧陌染冰冷的眸光,转到了沧云皇室其他人身上。

皇室成员们被沧陌染目光轻轻一扫,心里就不由自主的跟着颤了起来。

沧陌染冷笑,皇室的驻虫们,很快就会轮到你们了!

与此同时,正用晶石砸沧云皇帝砸的上瘾的兽兽们,也仿佛忘了要和赫连等家族玩捉迷藏似的,对此,商赫颇感好奇的低声问齐亚枫:“三分钟时间早过了啊!它们还不去找人吗?”

“外面那么多兽兽,不一定非得它们去找啊!”眨眨眼,齐亚枫了然道。

事实上,非但不需要殿里的兽兽去找,甚至于,赫连等家族的人,根本就是连躲都没地方躲。

试问,走到哪里,都能看到满大街乱晃的兽,还能躲哪里去?

原本以为可以趁机离开沧云皇都的人,也不敢有丝毫侥幸心理了!

说实话,刚出了大殿,他们就被皇宫内外密密麻麻的兽给吓破了胆,有生以来,谁见过一下子出现这么多来势汹汹的兽啊!

更重要的是,不少兽兽还在街上大声叫嚷宣传:“小丫头说了,不伤建筑只伤人啊!”

听听,啥叫不伤建筑只伤人?

难道说,人还不如建筑值钱吗?

答案是想当然啊!

在冰娆心里,他们这些人确实不如皇都里的建筑物值钱啊!

因为,伤了建筑需要重建重修,这不仅需要人力,还要浪费很大一笔钱,这对于抱着夺位想法的冰娆和沧陌染而言,那花的可都是自己的钱!但人就不一样了!

至少,可以伤的那些人,跟他们没有毛线关系,死不死能咋的?

当然,冰娆也不赞成死太多人滴!

要知道,有时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所以,为了让别人更痛苦,当然得让某些人半死不活为好。

兽兽们清楚冰娆想法,并坚决贯彻执行!

如此,在对待建筑的时候,它们便小心翼翼,而对赫连等家族的人时,它们下手可就没轻没重了!

打死算活该,打不死算命大!

三分钟时间一到,不少根本找不到地方躲藏的人,直接就被众兽摁在街上,先来了一顿痛揍,打完,它们便又给机会让对方再去躲起来!

可满大街,走哪都能遇到兽,这让他们往哪里躲?

如此周而复始,赫连等家族的人基本上都被玩坏了!

他们心里苦哇!

这些兽真是太能折磨人了!

当然,赫连等家族众人之中,也不乏实力强悍的灵尊想要反击的。

反击可以!

但后果却相当严重!

一名灵尊反击了,瞬间就会遭到数百只九级灵兽的残忍对待!

一兽一脚,都能把一名灵尊给踩死!

面对如此残忍的结果,谁还敢不老实!

老实的陪着这些兽玩捉迷藏吧!把它们侍候的开心了,没准还能有条活路哇!

外面热热闹闹、如火如荼!

大殿内的兽兽们丢晶石丢得也很嗨皮!

良久,沧云皇帝已经被砸得眼冒金星,大脑一片空白!脸上更是青一片、紫一片,额头好几个大包肿得跟馒头似的,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惨!

见状,兽兽们也知道见好就收,然后,大殿内的所有皇室成员,包括沧云皇帝都被粗鲁的赶出大殿,玩老鹰捉小鸡,一个都不能少!

出了殿外,无论是大臣还是皇室成员,都老实的真跟刚出壳的小鸡崽似的,没办法,眼前密密麻麻的兽在盯着,不老实行吗?

冰娆等人随后也跟着出了大殿,他们是看热闹滴!

随冰娆一同出去的,自然包括被兽兽们划归到朋友一类的部分人。

这些人中,除了柳妖精、齐亚枫等和冰娆关系较近的,也包括商赫及商云的几名长老、五大A级佣兵团代表,以及灵师、丹师、器师、驯兽师、佣兵公会等代表。

虽然说,这些人在殿内时就已经有心理准备,外面的兽兽应该少不了,但真见到那些兽时,他们还是无比震惊!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底游的,真是应有尽有!

这可真是海陆空的兽都齐了!

虽然不知道冰娆是怎么找来这些兽帮忙的,但现在面对冰娆,没有人敢掉以轻心,更没有人敢不把冰娆放在同等甚至更高的位置来对待。

这小丫头,年纪轻轻就能和这么多兽成为朋友,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样的冰娆,如果想找谁麻烦,那后果简直不敢想像啊!

思及此,五大公会的代表看向冰娆的眸光简直可以用柔情似水来形容。

他们知道,经此一役,冰娆算是一举成名了!

过了今天,整个流云大陆上也没有谁会不知道冰娆的大名了!

对于这样的事实,与冰娆交好的人,自然是百分百满意,特别是柳家主,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谁让冰娆是他姑姑认下的孙女呢!如此,冰娆自然相当于柳家人!

可以说,这个时候的柳家主是很健忘滴!他是彻底忘了,之前是如何算计冰娆兄妹的!

当然,看在柳妖精的面子上,冰娆倒也没真打算跟柳家主斤斤计较,但前提得是,柳家人识趣啊!不然,可就怪不得冰娆了!

面对在场心思各异的众人,冰娆则十分淡定的拿出几张椅子,然后拉着沧陌染、柳妖精以及一直在指挥兽兽们的哥哥、爷爷坐了下来。

因为,老鹰捉小鸡就要开始了。

老鹰嘛,自然是所有鹰族的鹰。

老母鸡,则由被晶石砸的眼冒金星,现在还有些晕头转向的沧云皇帝来担任,其余人全都是等着被抓的小鸡崽!

看着沧云皇帝走路都晃晃悠悠,齐亚枫等人实在很担心,这样的老母鸡能保护得了众小鸡崽?

当然,沧云皇室成员及众大臣更加担心,陛下呀,求振作!

可惜,沧云皇帝根本振作不起来,他心里一直萦绕着被数不清晶石给砸到的情景。

冰娆、冰娆那死丫头居然用钱砸他!

沧云皇帝被严重打击到了,整个人也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蔫的,他那些可怜的暗卫们,则全都被兽兽们当成了坐垫,压在了臀下!

已经准备好看热闹的众兽兽,给一群小鸡崽排好顺序后,就安安静静的原地坐下。

老鹰捉小鸡正式开始了!

面对天空中翱翔着数千只巨鹰,老鹰还没开始捉上小鸡,已经有沧云国大臣被吓尿了。

是真的尿了!

没办法,实在太害怕了,要知道,他们这些小鸡崽的数量加在一起,还不到老鹰们的三分之一,而且,天空中绕圈飞着的,还不仅仅是老鹰,还有凶猛的雕啊!半空还有数不清的海兽,全都流着口水盯着他们,地上也有兽在打他们的主意!

呜呜…被这么多的兽盯着,他们哪够分啊?

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不害怕的人几乎没有!特别是眼前的小鸡崽们,不是沧云国大臣就是皇室成员,平日里一个个的都养尊处优惯了,哪里经历过这场面啊?

这阵仗一出,就算是往日相当霸道的沧云大长公主,都跟哑巴了似的,一声不敢吭!但她看着冰娆的眸光中,却满满的仇恨!

“沧云大长公主,对我有意见?”接收到对方要吃人的眸光,冰娆淡笑着问。

“……”沧云大长公主又装上哑巴了,她不傻,这种时候,保命才是最重要的,意见神马,谁敢提?

“既然没意见,就开始游戏吧!我都累了,还等着回家睡觉呢!”冰娆笑眯眯道。

“……”小鸡崽们很忧桑,他们如此胆战心惊,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玩坏,可冰娆,居然还如此刺激他们!

呜呜…也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回家睡觉的机会了!

不过,他们也没有时间细想了,因为老鹰们真的开始捉上小鸡崽了。

数千只老鹰同时俯冲而下,小鸡崽们头顶的天空立即如同被乌云遮蔽般,昏暗了下来。面对老鹰们凶残的眸光,锋利的利爪,小鸡崽们全都浑身无力,四肢虚软,当即还有小鸡崽被吓得晕了过去,一股尿骚味更是突兀的飘荡在空气中。

紧接着,又是数声惨叫!

围观的齐亚枫等人随后就看到有好几只小鸡崽被数只老鹰给撕扯的四分五裂,鲜血到处喷溅!肉块也随处都是,遍布了皇宫的各个角落。

这一幕,看得不少人都吐了!

实在是太残忍了!

这哪里是老鹰捉小鸡游戏?分明就是老鹰猎食啊!

在森林中,老鹰面对食物就是如此凶猛残暴滴!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个开始!

在不断有人被撕碎之后,沧云国众人的心里防线已经降至最低点,伴着惊恐的尖叫,以及肉块纷飞,四处躲避的小鸡崽们在也承受不住的全都吓晕了过去。

可惜,即使如此,玩得兴起的老鹰们也没想要放过他们!

“住手!”就在众鹰们打算进行下一轮捉小鸡时,一道怒喝声响起,然后一名白胡子老者突的窜到沧陌染面前,着急吼道:“还不快让它们停手!”

“你是谁?”沧陌染淡淡道。

“老、老祖宗!”已经被吓得不成样子的沧云皇帝,看到白胡子老头出现后,不禁轻扯嘴角露出了一丝放心的笑容,然后,扑通一声,他也晕倒在地!

“这位是沧云国老祖宗,染儿,你快让这些兽兽停下来吧!不要在闹了!”这时,又有几名老者接连走了过来,看到地上躺了一片,周围还洒满鲜血后,他们脸色便十分难看。

虽然早有预料皇宫众人会遭遇不测,但这结果显然比他们预料的更惨!

“大长老觉得我在闹?”沧陌染看着其中一名长老,淡淡道,并解释:“这只是一个游戏!”

“游戏?什么游戏还死人?”沧云大长老怒声道。

“意外而已!”沧陌染不以为然道。

这话把沧云大长老气得浑身直打颤,一句意外,就死了这么多人?

更有甚至者,那些该死的鹰看到他们来居然也没停下爪子,就在他们面前,几名皇室成员殒命了!

“该死的!说了让你们住手!”大长老暴怒了,数道灵力直接朝着天空中的鹰攻了过去,这下子,他可惹了鹰族的众怒,当下就有数十只巨鹰朝着他围攻了过来!

大长老心里直发苦,只能硬着头皮跟那十多只鹰缠斗在一起。

但鹰多势众,大长老实在是苦不堪言!

这种时候,随大长老一起过来的几名长老虽然很想上前帮忙,但落在身上那若有似无的眸光,却令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他们知道,只要他们有所动作,天空中那些翱翔着、鹰视眈眈的巨鹰和数万的猛禽,就会集体围攻他们,在加上地面上这些兽,他们根本不够看啊!

求助般看向老祖宗,白胡子老头只能无奈叹气,并放下身段看着冰娆道:“小丫头,让它们停下来,可以吗?什么事都好商量!”

白胡子老头算是看明白了,沧陌染啥事都听这小丫头的,如果她肯收手,自家那晚辈肯定不会有意见。

冰娆眨眨美眸,淡定的看着白胡子老头道:“可不是我这些朋友先动手的。”

“大长老,还不快住手!”听冰娆这样说,白胡子老头连忙道。

已经十分狼狈的大长老一听,立即收手并郁闷的站到了白胡子老头身边,可即便停下来,那些鹰还是十分关照的挠了他好几爪子,疼得大长老直咧嘴。

不过,他可不敢随便出手了,不然这些鹰一起上可真是够要命的!

鹰们报复过之后,也乖乖的跑到旁边,继续去逗弄那些昏过去的小鸡崽们了。

大长老这次也只能眼睁睁看着,并独自生闷气!

这个时候的大长老真是无比后悔,早知道眼前这小丫头这么有本事,当初他知道沧幕华要对自己儿子出手时就应该极力阻止啊!现在好了,就因为他一时的放任,给沧云国带来了灭顶之灾!

悔得肠子都青了的大长老,即恨自己,更恨沧幕华那个蠢货!丫的,不是说冰娆是废物吗?她为何能弄来这么多兽?还有沧陌染这臭小子也不能小瞧!

虽然被沧幕华囚了好几天,但沧陌染的那些暗卫可没少在外面活动,甚至于无煞殿的那几个老不死的都被他们给请了出来,那几个老家伙一出来,就急三火四的准备召开长老会议,目的自然是要弹劾沧幕华!

也正是如此,他们这些长老才会被无煞殿的几名长老缠住,以至于没有一名长老有机会来参加这可笑的婚礼,当然,也因为这样,沧云国的长老们才勉强躲过一劫。

可随后的灵兽攻城事件,又使得他们不可能继续装聋作哑!

但灵兽数量实在是太多了,已非他们所能应付,所以,他们只好去求助禁地闭关的老祖宗,只求老祖宗出面能让这两个小辈给点面子,结束这可怕的闹剧!不然沧云的损失可就太大了!

“染儿、小丫头,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谈谈吧!”见双方暂时熄火,白胡子老头遂笑眯眯道。

冰娆转头看了看沧陌染,沧陌染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那就谈谈吧!”他们本来也没打算把沧云国的人都咔嚓了,谈判是理所当然滴!

冰娆、沧陌染随即同时起身,白胡子老头正想带他们前往议事厅,就听到有声音在后面喊道:“等等!”

说话的,是那条巨蟒。

“小丫头啊!这老头分明没安好心,你不要和他走!”巨蟒满脸警惕的看着白胡子老头,直言道。

白胡子老头很郁闷,他明明很有诚意好不?怎么就没安好心了?

叹了口气,白胡子老头无奈道:“实在不放心,你可以跟着一起去!”

白胡子老头觉得,让这条九级巨蟒跟着,对方总该放心了吧?

巨蟒当然放心,甚至就等着他这话呢!

然后就见它转头对身边部分兽兽道:“你们也跟我一起去保护小丫头,可不能让她被眼前这些坏蛋给欺负了!”

被点了名的兽兽们深以为然。

就这样,冰娆、沧陌染、白胡子老头以及沧云大长老等人身后,浩浩荡荡的跟了五十只九级灵兽,并雄纠纠、气昂昂的一起前往了议事厅!

对此,沧云国长老们表示很无奈,这些兽实在是太那个啥了!

进入议事厅,兽兽们直接拟态,然后各找地方趴着。

它们趴着的方位,正好能够监视众长老,以防他们有任何不轨行为!

当然,进入议事厅前,兽兽们也没忘记吩咐其它兽兽在外面守着,以防意外事件发生!

听到兽兽们的安排,沧云国的长老们都忍不住黑线,这种不被信任的感觉,实在是太伤人了啊?

偏偏沧陌染和冰娆还觉得理所当然,毕竟,沧陌染曾经深受其害!

“染儿、小丫头,说说你们的打算吧?如何肯收手?”落坐后,白胡子老头直截了当的问。

“你究竟是谁啊?能不能先自报家门?”沧陌染脸色不虞的问道,明明之前游戏玩的很开森,偏偏被这老家伙给打断了,可以说,他心里是很不爽滴!

“……”白胡子老头闻言郁闷到不行,之前,沧幕华和大长老不是都说自己是老祖宗了吗?何着被这臭小子给无视了啊?

“染儿,他是咱们沧云辈份最高的老祖宗!”大长老有些尴尬的又给沧陌染介绍了一遍。

“我没问你,你闭嘴!”沧陌染没好气道。

“……”大长老无言,他这是被迁怒了啊!

轻咳了几嗓子,白胡子老头也没敢斥责沧陌染对长辈不敬,只能老老实实的自我介绍:“我是沧啸远,沧家第三十代家主及沧云皇帝!”

“三十代?”沧陌染诧异,他那个断绝了关系的生父是沧家第四十二代家主及皇帝,如此看来,眼前这白胡子老头辈份确实高!

“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可以告诉我你们的打算了吧?”白胡子老头很有耐心的问道。

“我要皇位!你们不给,我只能抢了!”沧陌染霸气十足道,在皇位的看法上,他和媳妇可谓心有灵犀,原本,他已经安排的差不多了,现在有了媳妇的兽族朋友帮忙,简直事半功倍!

“染儿,皇位传承并非简单的事情!”没等白胡子老头表态,沧云大长老就率先道。

虽然说,沧陌染是沧云最优秀的皇子,皇位让他做是理所当然,可是现在闹出这样的事情,大长老实在没把握沧陌染会为了沧云尽心尽力、鞠躬尽瘁,因此,轻易就把皇位交到沧陌染手里,说实话,他是不太乐意的,最起码,也得先谈好条件吧?

“你的意思,是让我自己抢?”闻言,沧陌染淡笑道,然后就听他朝门外大吼了一嗓子:“无名!”

“属下在!”无名推门而入。

“去把皇室有继承权的都杀掉,免得他们跟我争皇位!”沧陌染似笑非笑的吩咐着。

“是!”无名应道,转身就要去执行命令,人,他今天还一个没杀到,而且,风头也全都被那些兽兽出了,心里极为憋屈的他,正愁没事做,现在好了,有活干了!

“等等!”沧云大长老让沧陌染的话吓出一身冷汗,皇室成员已经死了不少了,可不能在杀了啊!

但无名不是他的人,他命令不了啊!

见无名轻飘飘的走掉,沧云大长老真是急得跳脚,这时,议事厅内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兽兽,忍不住建议:“屋里这些老头,就由我们帮你杀掉吧!”

“……”在场长老们听了,全都吓得小脸煞白,身子也不由得轻颤了起来,混蛋!居然威胁他们!

原本,论单打独斗,人类就不是兽兽们的对手,现在,两方人员数量相差又极其悬殊,这要真打起来,吃亏的绝对是他们!

“别,别冲动!染儿,你误会大长老的话了!”二长老老脸笑成了一朵菊花,讨好的看着沧陌染道。

“是吗?”沧陌染冷笑。

“是,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沧云大长老无奈,只能硬着头皮道。

“那就请大长老解释下方才的意思吧!”沧陌染笑眯眯道。

“能不能先让无名停手?”大长老商量着,紧接着,一声惨叫传进了议事厅,他顿时脸色一白,完了,晚了!

“无名,先停一下!”沧陌染朝外面吩咐着,顿时,惨叫声消失的无影无踪。

“大长老可以解释了吧?”转头,沧陌染又看向大长老。

深深的看了眼沧陌染,大长老知道,如果真让沧陌染做了沧云皇帝,沧云早晚有一天会被他给玩坏,可是不让他做,这个冷血无情的家伙就要抢,还准备杀光沧云皇室的人…

这样的结果,让大长老忧桑的整颗心都揪在了一起,这一刻,他真希望有后悔药,可以让他回到沧幕华对沧陌染下毒的那一刻,届时,他拼了老命也得阻上沧幕华的行为,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沧幕华的所作所为,已经把隐藏在沧陌染内心深处的魔鬼给唤醒了!

唉!大长老暗自叹气,沧陌染,是沧云的劫难啊!

“我的意思是,皇位传承很复杂,而现在陛下仍然在位,如果想让他传位于你,得有他的诏书才行!”大长老斟酌着解释道。

“是吗?”沧陌染微眯着幽暗紫眸,眸底闪过一丝嘲讽。

冰娆则忍不住笑了,并丢了一张圣旨在桌上。

大长老抬头看着冰娆,冰娆淡淡解释:“这是沧云皇帝的传位遗诏!”

大长老打开,并道:“这上面写,陛下驾崩才会传位给染儿,可现在…”

“沧云皇帝已经驾崩了!”冰娆提醒着。

大长老正想反驳,就又听沧陌染道:“大长老一点诚意都没有,还把我当三岁小孩子来糊弄,无名,继续吧!”

沧陌染话音落下,议事厅外便又响起了鬼哭狼嚎的惨叫!

“等等,我是很有诚意的!”大长老一听着急了。

“有诚意?你的诚意在哪?”沧陌染啪的一下,狠狠的一拍桌子,吓得不少长老心头一跳!

“我、我…”大长老在沧陌染幽深紫眸的凝视下,有些说不出话来。

“大长老想让已经做鬼的沧云陛下给你写传位诏书而已!”冰娆笑道,然后又问:“大长老,请问什么叫弹劾?”

“……”大长老脸色发苦,这事他们怎么知道的?

“若想人不知,除非已莫为啊!”冰娆嘲讽道。

“无煞殿的老祖宗们弹劾,是我的主意!”沧陌染云淡风轻道。

“他们、他们怎么肯听你的?”大长老不敢置信。

无煞殿那些老不死的,辈份还在他之上呢,怎么可能会听沧陌染的话?

“他们一直觉得,我才是最适合做沧云皇帝的人!只不过,一直以来,我对皇位兴趣不大,但现在,我、要、皇、位!你们听懂了吗?”沧陌染的话令在场长老们震惊,原来,无煞殿的长老,早就被沧陌染收服了,这就难怪了!

“我、要、皇、位!”沧陌染见长老们都不吱声,遂重复道。

“皇位可以让你来坐!但身为沧家子孙,我希望你能忘记之前的不愉快,更不要记恨任何人,沧家,不能自相残杀!沧家的每一个人,都必须为了沧家的强大鞠躬尽瘁!这是身为沧家人的责任,我希望你能明白!”白胡子老头一锤定音并语重心长的劝慰道。

他最怕的就是沧陌染记仇啊!若因为之前的事情,让沧陌染对沧云产生了隔膜,那对沧云来说绝对得不偿失!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