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27章 他心理上或者生理上有什么问题

贝果回到住处,秦雯也刚从公司加班回来,正在厨房煮泡面,听到门响的动静,立马从厨房探出头来,见是她,便问,“你今天不是早班么?怎么回来这么晚?”

贝果一边换拖鞋一边说,“下班去了安姐那儿。”

秦雯一边往面里磕了一个鸡蛋一边说,“那个安姐对你不错啊。”

“嗯,她一家人都很好。”贝果走向卧室,“我明后天不回家了。”

“干嘛去?”

“安姐他们明天带小宝去温泉度假山庄,让我也一起去。”

秦雯听了羡慕得要死,“你说我怎么就没你那么好的运气,我现在都快羡慕死你了。鲫”

贝果在卧室换着衣服,“安姐说了,可以带家属,要不我带着你?”

秦雯将面条从锅里捞出来,端到外面的餐桌上,愤愤地说,“去不了,明天要加班!”

贝果换了一身家居服出来,一边挽着头发一边说,“你这一个月都没休息过,你们老板还让不让人活了?”

秦雯虽然和她学的是一样的专业,但毕业之后就被一家杂志社也录用了,工资待遇不错,但就是加班很厉害,一个月能休息两天就不错了。

“能有什么办法?”秦雯一边‘哧溜’吃着面条一边说,“换工作没勇气,只能坚持,等真坚持不下去了再说。”

贝果进了厨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在秦雯对面,趴在桌子上整个人无精打采蔫蔫的。

秦雯看她一眼,“怎么了?”

“不知道,就是莫名其妙的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总要有个源头。”秦雯不愧是做编辑的,一语中的,“你见了什么人,遇到什么事,总有一个是你心情不好的缘由。”

贝果直起了身子,问秦雯,“你有没有这种感觉,就是某个人,你既想遇见他,又害怕遇见他,很矛盾很纠结的感觉,你有没有?”

秦雯吃面条的动作一顿,紧接着问,“那个人是谁?”

“你先别问是谁,你就告诉我,你有没有过这种感觉?”

“有啊。”秦雯咽下嘴里的面条,接着说,“我对高翔就是这种感觉。”

贝果立马睁大了眼睛,“不……不能吧?”

秦雯暗恋高翔,这事贝果早就知道,“你不是喜欢他么?喜欢怎么还会害怕?”

“什么害怕?”秦雯白她一眼,“那是紧张,白痴,连害怕和紧张都分不清。”

“哦。”

贝果忍不住蹙起了眉头,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

秦雯盯着她,目光透着怀疑,“你老实交代,是不是喜欢上什么人了?”

贝果听了,立马摇头,“没有,绝对没有!”

“还撒谎!”秦雯瞪她,“只要你有那感觉,就说明你已经有喜欢的对象,还不赶紧给我老实交代喽。”

“我好像和你不一样。”贝果神情纠结,“我是真的怕他,连和他对视的勇气都没有,他一看我,我就觉得浑身好不自在,好难受,总想逃。”

“我靠!”秦雯大叫一声,“快说,那个男人是谁?我认不认识!”

贝果被她激动的情绪吓了一跳,“你小点声,吓死我了。”

“贝果,你今天不跟我老实交代,你就别想睡觉!”秦雯兴奋得要死。

要知道,作为C大稳坐了四年宝座的校花,追贝果的男生多得根本数不清,但都被她无情拒绝。

在学校的时候,有很多人说贝果是装清高,只有她知道,那时的贝果一心忙着赚钱打零工,哪还有时间去谈男女感情。

再说了,贝果自小在福利院长大,她的安全感几乎为负值。

是个很没有安全感的女孩!

曾经,两人讨论过婚姻的话题,贝果告诉她,“以后找老公,我就找一个年龄大一点的男人,不求他有钱有权,成熟稳重有责任心,能为我遮风挡雨,让我放心依赖就好!”

所以,现在一听到贝果似乎是动了心,秦雯如何能不激动?

她真的特别

想知道,那个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贝果看着一脸兴奋的秦雯,当下就后悔了,从位置上站起来,她就想回卧室。

但秦雯哪舍得让她离开,一把揪住了她的胳膊,将她摁了回去,然后对着她摩拳擦掌,“你要是敢不交代,就别怪姐不客气。”

贝果当然知道她想要干什么,立马举手投降,“你赶紧给我坐回去,我说就是。”

秦雯就知道这招有用,而且还是百试百爽,她立马坐回位置上,催促道,“快说。”

贝果瞪她一眼,“你可算是找到我的死穴了。”

“嘿嘿。”秦雯笑得一脸得意,贝果的死穴就是怕咯吱。

浑身上下都是痒痒肉,一碰她,她就笑得停不下来,浑身都痒痒。

每一次,秦雯都忍不住调侃她,“你不让人碰,以后你老公要碰你,怎么办?”

贝果轻叹了一口气,好看的秀眉都快纠结成团了,“就是那个救过我的男人。”

秦雯立马睁大了眼睛,“是他?”

“你见过?“贝果见秦雯衣服恍然大悟的模样,忍不住问。

“没见过,但听过他的声音。”秦雯激动得不行,“他声音很磁性很好听,属于那种清越浑厚的嗓音,真的太feel了,我完全Hold不住啊。”

“哦对,那一晚你给我打电、话,就是他接的。”

“当时我就在想,拥有这样声音的男人是不是长得很帅?”秦雯立马问贝果,“他帅不帅?比起霍霍怎么样?”

霍霍=霍建华,秦雯心目中的男神偶像,绝对的死忠粉。

贝果想了想,认真地说,“你别说,长得还真有点像,但气质不同,他的身高也比你家霍霍高许多。”

秦雯一听,立马捶胸顿足,“身高啊身高,简直就是我家霍霍的硬伤,咱别再提了,提一次,我的心就痛一次。”

“你那么爱他,还介意身高?”

“我是希望他更完美一些而已。”秦雯突然觉得话题跑偏了,立马说,“现在说你家华神医呢,怎么跑到霍霍身上去了,赶紧滴,继续说。”

“说什么,就是他,我害怕他,一见到他就恨不能躲起来。”

“他对你怎么样?”

贝果脸上的神情立马低落起来,“不好,除了无视就是毒舌。”

“怎么说?仔细一点。”

贝果想起今天晚上他说的话,忍不住叹了口气,“他不喜欢我!”

“你怎么知道?你问过了?”

“我哪有那么傻。”贝果蹙紧了眉头,“我不小心听到的,他亲口对莫大哥说,他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而且,他觉得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话题,相差太过悬殊。”

“相差悬殊?他指的是哪方面?嫌弃你是孤儿?”

“不是,”贝果顿了顿,接着说,“他今年三十八岁,我二十二,他说的是年龄。”

“他都三十八了?”秦雯相当意外,“三十八岁还单身?他会不会有毛病啊。”

贝果双手抱头,“我真的不知道啊,我现在好苦恼,他明明就是不待见我,甚至还讨厌我,可是我却总是不由自主会去想他,真是要疯了。”

“你先淡定,先听我分析。”秦雯是做感情专栏,所以对男女感情的事是相当了解,虽然她连恋爱都没谈过。

“首先,你要搞清楚,他现在是否单身,或者是否有过婚史,这些很重要,我可不希望你插足别人的感情或婚姻,这是做人最基本的道德问题,咱得把握好。”

贝果乖乖点头,“嗯。”

“其次,若他单身,没有任何感情纠缠,你得先探清楚,是不是他心理上或者生理上有什么问题?比如下半身不行或者是,他喜欢男人!”

“啊……不会吧?雯雯,你别吓我。”贝果听得小脸一白,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老天爷不会这样打击她吧?

“你想想,他今年都三十八了,身边没女人,按照常理来说,你觉得正常吗?”

贝果摇头。

“那就对了,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得太深,你说,万一他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你就算扑得再猛也白搭不是?”

贝果苦着小脸,“他应该不是吧,没听安姐说过呢。”

“家丑不可外扬,你安姐能跟你说这个?”

贝果咬着唇沉默。

秦雯看着她苦恼的模样,忍不住安慰道,“你也别太悲观,接下来咱再往好处说。”

贝果听她这么一说,立马来了精神,“你快说。”

“你刚刚说过,他已经跟别人说他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对不对?”

“嗯。”

“那就说明,他现在的确对你没啥感觉。”

“能不能别说废话,我是觉得他根本不是对我没感觉,而是看我各种不爽!”

“怎么说?”

“没法形容,反正就是,他跟我说话都是凶巴巴的,没一句好话!”

“如果是这样,那你们俩说不定还真有戏。”秦雯贼兮兮地笑着说。

贝果瞅着秦雯,就跟瞅着一个白痴似的,“他根本不待见我,还能有什么好戏?”

“有一种男人,特闷、***,特腹黑,也特傲娇,他不懂女人心,更不会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去做一些讨好女人的事,

所以,他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时,一贯的做法就是……挑事、找茬、没事就想凶你几句,你不爽他就很爽,这种男人一般都是天蝎座。”

秦雯的话,让贝果想起吃饭的时候,安夕颜说的话。

两人的话,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原本低落的心情渐渐缓和,“可是,既然他心里有我,可为什么又说不喜欢我?”

秦雯摊手,“不知道,天蝎座男人的心思最难猜。”

贝果气得瞪她,“说了半天,你也没跟我一个明确的答案啊。”

“我给你分析完了,你还想要什么答案?”

“我现在该怎么办?”贝果苦恼得不行,这一刻,确定了自己对华景天的感情,她也索性不掩饰了,一股脑地将心里的话倒出来,“我现在和他的关系弄得很僵,他估计是越来越不待见我了。”

“你先别想那么多,先搞清楚他身体有无隐疾?确定一下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女人!”

贝果用手抱着头,可怜兮兮地问秦雯,“你要我怎么去搞清楚?我总不能跑去问别人吧。”

“也对,这事问谁都不合适。”秦雯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你明天不是去温泉城么?他去不?”

“应该会去。”

“OK,”秦雯兴奋得直蹦跶,“你可以试试他。”——

题外话——一万字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