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26章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没办法,我家果儿长得太漂亮,就算是穿着一身朴素的工作服,也难掩她倾国之姿。”安夕颜得意洋洋的赞美着。

一向脸皮不算薄的贝果被她这样一夸,当场就脸红了。

她顶着一张绯红的脸颊看着安夕颜,不好意思地说,“姐,别再说了,我都快要被你夸得坐不住了。峻”

安夕颜笑着问她,“李锐喜欢你,你知不知道?”

贝果一听,意外得不行,“姐,开什么玩笑,你是不是说反了?他可是整天挑我不对,说我这做不好那也不行的,天天晨会就是我的批斗大会。鲫”

“傻瓜,他没事找你茬,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想吸引你的注意力。”

“姐,我没谈过恋爱,你别忽悠我。”

“不信?”安夕颜立马看向对面一直抿着唇角沉默不语的华景天,“你问我哥,闷、***又别扭的男人是不是都这样?”

贝果忍不住偏头看向坐在她身边的男人,不料他也正巧偏头看过来,两人视线相撞的那一刻,贝果感觉自己心跳倏然之间漏跳一拍。

她一惊,连忙收回视线。

华景天淡淡看了她一眼,继而看向对面笑得跟只小狐狸似的安夕颜,薄唇微启,“这个问题你是不是问错了对象?论闷、***,你家小三不是最擅长?”

无辜躺枪的莫向北抬眸睨他一眼,继而看向默默垂头的贝果,“贝果,你觉得我对你姐怎么样?”

被点名的贝果立马抬头看向莫向北,“很好非常好!”

“所以,闷、***的男人也是最疼女人的,我觉得李锐那小伙不错,你妨考虑一下他。”

贝果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莫向北给她的感觉一直都是非常高冷寡言的,此刻,听到他对她说了这么多,而且还都是关心她的。

立马跟受了老师特别关照的学生,一个劲地点头,“莫大哥,我会考虑的。”

一旁准备夹菜的华景天,听了她的话,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莫向北看他一眼,唇角扯了扯,继而看向身边偷乐的小女人,将手悄悄伸过去,一把握住了她放在腿上的小手。

安夕颜抬头看他一眼,两人默默用眼神交流着,似在酝酿着什么大计划。

一旁的莫小宝听了,急得哇哇大叫,“什么什么什么,谁是李锐?”

“就是咱家火锅店里那个帅帅的店长啊,他喜欢果果,想要追求她呢。”安夕颜跟他解释道。

“什么?”莫小宝不乐意了,“贝果是我的,我不准他追求她。”

“宝。”安夕颜斜睨着他,“你是不是忘了你的心儿和糖糖了?”

莫小宝一听,顿时泄了气,“哎哟,安安,你怎么这么不解风情?这么美好的时刻,你怎么能提她俩呢。”

“这么说,你是打算不要她们了?”

“谁说的?”苏糖糖和辛心在莫小宝心目中的位置不可撼动,“我可是很认真对她们的,我都想好了,等她们俩长大了,谁长得最漂亮,我就娶谁。”

“果然,”安夕颜感慨,“这真是一个看脸的时代。”

“其实,”莫小宝看着对面的贝果,“我也很喜欢贝果的。”

莫向北斜他一眼,给他致命一击,“别想了,你俩不合适。”

莫小宝幽怨地看他一眼,心情很低落,连最爱的腊骨头都不愿意啃了。

咬着筷子长长的一阵叹息之后,为了抒发内心的失落和愤慨,他幽幽背起了一首诗。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在座的众人皆一愣,各有不同反应。

贝果最直接的反应就是,她很惊讶一个六岁的孩子能把这首诗背出来,的确难得;其次,莫名地,她的心情突然低落起来,心底像是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

她搞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会这样?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她的眼睛不受控制地看向身边的男人,只见他依旧挺直着

脊背坐在那儿,正优雅地吃着饭菜,棱角分明的脸上,表情依旧平静如常。

心莫名一窒,她连忙调转视线,垂下眼眸,也敛去了眼底所有的情绪。

华景天依旧平静地吃着饭菜,动作依旧优雅如斯,只是,他的眼帘却是垂下的,让人窥探不了他内心真正的想法。

安夕颜看着一脸忧伤的小宝,忍不住满头黑线,“小宝,你什么时候把我床头上的诗集拿去了?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呢,你藏哪儿去了?”

莫小宝幽幽看她一眼,“我送给糖糖了,她很喜欢。”

安夕颜汗哒哒……

莫向北斜睨他一眼,“我看你是太闲了。”

“爸爸,我背诗难道也有错?”莫小宝不服气地抗议,“这是在提升我的文化素养,哪像你,一句诗都不会,整天就知道砸商场上打打杀杀。”

“很好!”莫向北顿时黑了脸,“寒假开始,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家,我会让银蛇教你武术!”

莫小宝一听‘银蛇’的名字,吓得小脸一白,“不要!”

“晚了!”莫向北板着脸,一锤定音。

“爸爸,你不是说先不让我练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么?你出尔反尔,你说话不算数!”

莫向北收回视线,不再看他。

小宝气得不行,跳下椅子,跑到安夕颜身边寻求安慰,“安安,眼睁睁地看着莫老三欺负我,你就不管管?”

安夕颜抚额叹息,“小宝,你觉得我管得了他?”

“……”

这一刻,莫小宝想,他果然是亲爹不疼后娘不爱的苦命孩子。

“哼,不理你们了,我要去看电视,谁都别再跟我说话,烦!”说完,小宝就跑了。

安夕颜看着他跑走的小身影,看向身边的男人,忍不住问,“你还当真要让他学?”

“嗯,寒假先让银蛇教他,暑假我会送他去少林寺。”

“少林寺?”安夕颜一听急了,“他还这么小……”

“过了年就是七岁,少林寺武术班最小的孩子只有四岁。”

安夕颜想了想,“可是那么远,我舍不得。”

“这事我已经决定了,你要做的,只是配合!”

安夕颜,“……”

她还是不是亲妈了?

饭吃到最后的时候,安夕颜突然问贝果,“你明天和后天什么班?”

“都是晚班,怎么了,姐?”

“我们明后两天去温泉城,你也一起去吧,你的班我让别人先替一下,过后你还他们。”

贝果听了,摇摇头,“姐,我不去了,店里现在正忙,人手也不够,让谁替都不合适。”

“这事你就别管了,李锐会安排。”

贝果想了想,不好一而再地拒绝,点点头,“好。”

她刚答应下来,华景天突然将手里的筷子一放,冷声道,“我吃完了,出去转转。”

“哥,把大白带上。”

得到的只是无情的拒绝,“没时间!”

安夕颜看着他大步离开的冷酷背影,又忍不住暗暗偷乐着。

莫向北也吃完了,放下筷子,拿过餐巾擦了擦嘴角,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看她一眼,“歇半个小时,一会儿陪我去跑步。”

“不跑行么?我吃得好饱。”

莫向北给她的,只是一个优雅的背影。

安夕颜原本想留贝果住一晚,明天一早一起过去,但贝果执意要回去,她也不再强留,让小黑将她送了回去。

……

深夜,一向习惯早睡的华景天正站在书桌前,手执毛笔,一向沉着淡然的他,下笔竟有些急躁。

上好的宣纸上,一行行的字如行云流水从他笔端倾泻而出……

橘色的灯光照在浓墨的字体上,竟带着淡淡的凄凉。

“君

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化碟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题外话——还有一更啊,茶花今天好忙,抱歉了各位,十点之前一定送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