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23章 莫向北的第一次

莫向北已经走到大床边,听了她的话,直接将她压上床,将已经有反应的某处抵了上来,“整整七天,已经是我的极限,再不让它出来,我会死!”

说完,他就低头亲上她的锁骨。

安夕颜的锁骨很美,每一次,莫向北都会忍不住亲了又亲,留下一个又一个的痕迹。

冬天还好一点,有围巾可以遮盖;夏天的时候,安夕颜死活不让他亲,即便是亲,也也只能轻轻的,不能留下痕迹,

不然她就跟他急。

安夕颜任由他亲着她的锁骨,一边享受着酥酥麻麻的感觉,一边忍不住问他,“那万一我怀孕了,你又该怎么办?那可是十个月。”

此刻的莫向北只想好好爱她,其余的,他根本不想去考虑鲫。

一句话形容就是:管她呢,先让大爷爽了再说。

安夕颜到的时候才不过十点半左右,等她终于被莫向北放过的时候,她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一点。

她气得拿脚踢身边的男人,“都怪你。”

莫向北长臂一伸,一把将她勾进怀里,“怪我什么?还没吃饱,嗯?”

“我都快饿死了。”

“那继续来。”莫向北作势要翻身压上,吓得安夕颜一把将他推开,“我说的是肚子饿。”

莫向北看她一眼,随即翻身起床,一边拿起一旁的衣服穿上,一边对她说,“你先躺会,我让唐逸订餐送来。”

安夕颜不好意思地咬着唇,“你让人家怎么想,我每次来,你都这样。”

莫向北系着袖扣,“怎么?我上自己的老婆还管他们怎么想?”

“……”

堂堂莫氏大Boss,说这种粗暴的话,真的好么?

待莫向北出去,安夕颜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感觉饭菜差不多要送过来,她便起了床。

经过这两年的床上运动,安夕颜觉得自己的体力是越来越好了,妥妥的两个小时,她竟然没感觉到累,而且精神倍好。

刚穿好衣服,房门就被推开,莫向北走了进来。

见安夕颜已经弄好了,就过来牵住她的手,朝外走去,“吃完饭,咱们一起回家。”

“下午不用待在公司?”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

“那好啊,一会儿咱们先去趟超市,买点东西再回家。”

“嗯。”

两人吃过饭之后,莫向北将唐逸叫进来吩咐了一声之后,就带着安夕颜离开了公司。

安夕颜将车留在了公司,莫向北开车,两人先去了一趟超市。

买了一些东西之后,就直接开车回了家。

正在院子里溜大白的华景天见到两人一起回来,便忍不住出声调侃道,“我说怎么一上午都没见到人呢,原来是跑去约会去了。”

安夕颜挽着莫向北的胳膊走过来,“你想多了,我去了趟店里,随便去看看他有没有老实地上班赚钱。”

“啧啧啧,我家小三这么老实,你还担心什么?”

安夕颜不乐意了,“你到底是谁家的?感情咱妈一走,你就开始欺负我了是吧?”

华景天抬手,想拍拍她的头顶,却被莫向北一巴掌拍开,“老实点,她是有夫之妇。”

华景天不爽地睨着莫向北,“碰碰她会死?”

莫向北淡淡丢给他三字,“不乐意!你那爪子,不干净!”

华景天气得抬脚就想踢他,莫向北搂着安夕颜靠边一闪,然后头也不回地朝屋里走去。

被莫向北搂着走了几步,安夕颜好似想到了什么,突然扭头对依旧站在原地的华景天说了一句,“哥,贝果一会儿要来。”

华景天倏然收敛了眼底的笑意,表情淡淡,“她来就是,你跟我说做什么?”

“我是想门口的保安不认识她,估计不会放她进来,你要是溜大白,不妨走远一点,去门口接接她。”

华景天微微蹙了下眉头,“麻烦!”

安夕颜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回头挽着莫向北走进了屋里。

将手里买的东西交给李婶,然后对她说,“晚饭一会儿我来做,你先将这些水果洗了。”

“好的。”

安夕颜跟着莫向北上了二楼,两人各自换了一身简便的家居服。

莫向北看了正坐在梳妆台前挽头发的安夕颜一眼,问道,“你在打什么主意?”

安夕颜将头发用一根发簪固定在脑后,随即从梳妆台前站起来,走到莫向北面前转了一圈,将挽的发髻给他看,“好看吗?”

莫向北看了一眼,在他眼里,安夕颜什么都是美的,自然是点头,“好看。”

安夕颜转身一把勾住他的脖子,笑着问,“你是指贝果?”

“嗯。”

“其实我也不知道,但我总感觉大哥对贝果好像不一样,你说他会不会是喜欢她?”

莫向北立马看她的眼神就变了,那感觉,就像在看一个白痴。

“你觉得华老大会看上贝果?”莫向北是完全不相信的语气,“他们俩完全不搭边,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安夕颜不想和他争辩,只是问,“那你为什么会喜欢我?”

莫向北垂眸凝着她,“我喜欢你还需要理由?”

“你知不知道,其实在别人眼里,我和你也完全是两个世界里的人,也是根本不搭边的,但是,咱俩现在不是很好么?”

“咱俩和他们能一样?”

“为什么不能一样?”

“若没有七年前的那一晚,你觉得咱俩真的能产生交集?”莫向北顿了顿,“说到底,咱俩的缘分是天注定的,天生的夫妻缘分,他俩也有?”

安夕颜满头黑线,“莫大Boss什么时候这么相信缘分说了?”

“有一事我从来没给你说,想不想听?”莫向北微微低头,将唇贴上她光洁的额头,低声问。

安夕颜一听,不乐意地嘟唇,“你竟然还有事瞒着我?”

“不是什么大事,但却是一件让你值得骄傲和光荣的事。”

骄傲又光荣?

安夕颜立马来了兴趣,催促道,“快说快说。”

“我的身体好像只对你有反应。”

安夕颜一愣,“什么意思?”

“二十七岁之前,我从来没有过女人!”

安夕颜完全不信,“你不会是想说,那一晚,你是第一次?”

“你以为呢?”

“我一直以为你不是第一次。”

虽然安夕颜失去了那一晚的记忆,但对于像莫向北这样的男人来说,二十七岁还没碰过女人,绝对让人不可思议。

“除非你之前有病。”一不小心,安夕颜说出了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嗯,我的确有病。”莫向北坦白承认,“我上大学时期就创立了公司,大学一毕业就扩大了规模,之后又出国留学三年,回来之后,便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公司上,短短的四年时间,原本的小公司发展成了集团企业,商场上的应酬,你懂的;每次饭局过后就会找个地儿放松一下,但我对夜总会那地方的女人很排斥,我的客户都知道我有洁癖,

便给我找了不少干净的女人,大多数都是大学生;我从一开始就没想过为谁守身如玉,我也有生理需求,我需要定期抒发出来,自然来者不拒。”

“你……”安夕颜听不下去了,松开勾着他脖子的手就要推开他。

莫向北一把将她抱紧,“你急什么,听我说完。”

“这个有什么好说的,我不要听!”安夕颜伸手推他,但小腰被他搂得紧紧地,她死活推不动,气得她小脸都红了,

“莫向北,你欺负人!”

“我没碰其她女人,只有你一个!”

“骗子,你刚刚还说你来者不拒……”

“可我发现,对着那些女人,我根本硬不起来。”

夕颜猛地一愣,立马停止了手上推拒的动作,“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莫向北抬手捏了把她的小鼻子,“这又不是什么好事,还值得我炫耀?”

“可是,”安夕颜满眼不解,“七年前的那一晚又是怎么回事?”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莫向北无奈一笑,“那一夜,我竟然发现我能硬起来,而且不管是时间还是力度都还不错。”

安夕颜忍不住有些脸红,“你的意思是,你的那个……只对我有反应?”

“到目前为止,好像只对你有反应。”莫向北勾唇一笑,“毕竟全世界这么多女人,我试过的不多。”

“哼!”安夕颜一把捏住他的耳朵,“你还想试其他女人?想都不要想,这辈子你只能是我的!”

莫向北握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嗯,这个要求我可以满足你!”

安夕颜偎进他的怀里,双手轻轻环着他精壮的腰身,喃喃低语,“你说,咱俩会不会上辈子就在一起,然后各自投胎转世之后,你等了那么久,就是为了等到我。”

莫向北将下巴轻抵着她柔软的发顶,没说话,而是将她拥得更紧。

上辈子的事,他不想去探究;但这辈子,他只想要她,给她一生的幸福和快乐。

……

贝果上的是早班,下午三点半下班。

下班后,她便直奔附近的商场,想着给小宝买一样礼物,转了几家店,都没找到合适的,最后一家是亲子装店,她本打算不进去了,但眼角的视线突然扫过里面的一套亲子装,她立马拐了进去。

“欢迎光临,女士,需要买亲子装吗?”

贝果指着那两件并排挂在一起的毛衣,“这是小男孩的吗?”

“对,这一套是小男孩和妈妈装,有三个不同颜色,红色,白色和黑色,您想要哪个颜色?”

“是这样的,我想买来送朋友。”贝果想了想,“我朋友身高、胖瘦和我都差不多,她家小宝今天六岁,个子也不矮,大约有一米三左右,有些微胖,需要穿多大的码子?”

“小孩的话,我推荐穿140码的,大人的话,拿M号的就行。”

“这一套加起来多少钱?”贝果刚预支了一个月的工资,虽然不多,但一套亲子装她还是买得起的吧。

“因为快到圣诞了,我们店正在搞促销活动,全场一律八折,这一套原价499,打完八折之后就是399,可以省一百块钱,很合算。”

“帮我包起来吧。”

“好,请随我来这边交钱。”

交完钱拎着东西出了店门,贝果忍不住想,会不会太便宜了?

但转念一想,安夕颜和小宝本就不缺任何东西,这套亲子装只是她的一点心意。

去国山墅没有直达的公交车,贝果只能打车过去,到了地方,她想进大门,保安却将她拦住了——

题外话——还有一更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