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9 我要负责,你敢要么?

洛阳真的是很佩服周长安的厚脸皮,洛阳倒是伸手摘下了帽子,冲着周长安一笑,其实洛阳长得本就长得俏丽,平时那笑容更多的是带了一些豪爽之气,但是此刻的笑容却多了一些诡异,弄得周长安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好预感!

洛阳将帽子放在了一边的一个塑料凳子上面,上前,双手直接按在了周长安的肩膀上面,周长安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怎么了?怕了?刚刚强吻我的时候,你不是胆子很大的么?怎么了?现在怎么怕了?”洛阳的声音带了一些蛊惑的味道,倒是让周长安心里面有些紧张了。

“那个……咳咳——”周长安看了看洛阳放在自己肩膀上面的双手,他怎么觉得这么的奇怪呢,“其实吧,之前你不是也强吻了我一回么?我们这样子算是扯平了吧!”

洛阳却忽然靠近,洛阳不仅仅是声音清冽,就是身上面的味道,也不像是别的女人那种温柔舒适,或者是干净清爽的味道,反而是一种带着一些薄荷的味道,“是啊,是扯平了,周长安,我们不是小孩子了,我之前吻你的时候,有把舌头伸到你的嘴巴里面么?”洛阳的声音压得很低,气息直接喷洒在周长安的颈部,弄得周长安浑身都不自在了。

周长安只要稍稍低头,就能够看见,洛阳那完美精致的侧脸,顺着侧脸往下那线条十分完美的颈部,他只要深深吸一口气,就能够闻到来自洛阳身上面的味道,清冽的,还带着一些洗衣液的清香,“你的衣服穿了很久了吧,为什么不穿我给我你买的!”

周长安给洛阳寄的东西很多,但是却从来都不曾看见洛阳穿过,这第一次看见穿了,居然还是穿在别的人身上面,“你自己不穿就罢了,你还给别人穿,你到底有没有把我放在心上……啊——”

这周长安的话音未落,一声尖利而痛苦的叫声瞬间席卷了整个警局大厅,本来所有人的目光就是集中在他们身上面的,但是还是被吓了一跳,所有人几乎都是一惊,然后他们就看见了洛阳抬高的腿,慢慢的放下,而周长安则是伸手捂着裆下,表情那叫一个好看啊,一开始是惨白的,眼睛还死死地盯着洛阳,“你……你……”

周长安的声音本来是十分好听的,但是此刻却变得嘶哑起来,周长安半弯着身子,整个人都是呈现出一种弓字形,“我什么我,我刚刚已经说了,信不信我废了你,你偏不信,胆子倒是很大,挑衅到我的头上面了,周长安……”

洛阳微微蹲下身子,此刻的周长安整个人都是蹲在地上面的,他的脸色已经从惨白变成了虾红色,而且额头上面青筋都突突的直跳,眼睛在洛阳的身上面游离,“洛阳,你特么的还真敢下手,我和你说,我要是废了,我这辈子就赖着你了,特么的,下手这么重,我得去看医生去……”

“行了,废不了的,再说了,你们周家,也不指望你传宗接代,得了,没事的话,我少校就先走了,拜拜!”说着洛阳直接起身潇洒的直接离开,倒是周长安额头上面的细汗都出来的,特奶奶的,疼死老子了,这个臭丫头,下手居然还是这么狠,老子那个地方是铁做的么?要是废了我一定赖在你们洛家,疼死了……

而洛阳直接转身,拿起了凳子上面的帽子,还煞有其事的拍了拍上面的灰尘,戴上帽子就直接离开了,赖上我?可惜你这辈子都不会赖上我的吧……洛阳长叹了一口气。

佟秋练刚刚和赵铭到了他们的会议室,就看见会议室的展板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的记录了案子许多的调查进展,“其实案子已经十分的清晰明朗了,只不过令狐泽地位特殊,所以上面比较重视,案子要进入司法程序要需要一段时间,不过王雅娴自杀了,死法是自己摘下了氧气罩,导致无法呼吸,大脑供氧缺氧死亡……”

佟秋练只是在听见了氧气中,缺氧几个字的时候,心头划过了一丝异样,只是点了点头,又和赵铭聊了一会儿,刚刚出了会议室的大门,就看见了一脸憔悴的令狐默,这是佟秋练和令狐默隔了许久之后的第一次见面,令狐默在看见了佟秋练的时候,眼中划过了一丝精光,但是又瞬间黯淡下去,只是和佟秋练轻轻点了点头。

“事情我都听说了,你节哀顺变吧!”令狐默点了点头,只是从嘴角勉强的扯出了一抹苦涩的微笑,看着佟秋练心头都觉得十分的酸涩。

“小练,和我聊一会儿吧!”佟秋练想了一下片刻,点了点头,两个人聊天的地方是警局的天台,这个地方,令狐默曾经和萧寒在这里对峙过,那个时候的令狐默仍旧是有些不可一世,孤高自赏的,却被萧寒狠狠地甩了一巴掌,“我曾经和萧寒约定过,不打扰你的生活,不靠近你,不亲近你……”

佟秋练知道令狐默和萧寒之间肯定是发生了一些什么的,因为令狐默对自己的态度明显不一样了,“但是现在我只想要找个人说一会儿话,我不知道该和谁说话,就找了你了!”

佟秋练毕竟是和令狐默一起长大的,令狐默的性子和令狐乾不一样,令狐乾从小还是比较乐天派的那种人,所以朋友战友什么的挺多的,倒是令狐默性子的问题让他从小就是独自一人,孤傲冷僻,不亲近他人,所以没有亲近的对象也是很正常的。

“没事,我知道这几天你的心里压抑难受,这种感受我也曾经经历过,我本来以为我会被这种痛苦折磨而死,我会疯掉,我会傻掉,但是现在我不还是好好地么?阿默,你一直比我坚强,我想很多道理你都明白的,所以看开一些吧!”令狐默只是一笑,苦涩异常,这些东西,他何尝不懂呢,只是想要放下却是真的不容易的。

“我何尝不懂呢,生老病死,悲欢离合不过是人生常态,我都懂的,陪我站一会儿吧!”佟秋练点了点头,而之后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微风拂过,令狐默处于下风口,他似乎可以闻到来自佟秋练身上面那种若有似无的香味,还有那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

估摸着有十几分钟了吧,“小练,谢谢你,你先回去吧,我自己站一会儿吧!”佟秋练看了令狐默一会儿,就转身想要离开,伸手幽幽的传来了一句,“小练,这辈子我参军后悔过,经商后悔过,婚姻后悔过……唯独不曾后悔过的,就是……”

“爱上了你!”令狐默的声音在风中显得有些支离破碎,佟秋练则是快步下楼,令狐默的声音悠远深邃,却像是一根羽毛一般的,轻轻的落在了佟秋练的心头,轻轻拂过,转眼就消失的了无痕迹,却又在她的心头烙下了永不磨灭的痕迹。

佟秋练和洛阳是一起回到萧家的,这刚刚进去,就听见了里面传来了洪亮的笑声,大人在草坪上面呈大字型躺着,茶茶则是在一边追着自己的尾巴跑,倒是跑得很欢快,“你家这狗……”洛阳眼睛定定的看着茶茶,这么魔性啊,追着自己的尾巴跑,只不过这两条狗倒是长得不错,挺可爱的,就是那个躺在草地上面,四仰八叉的狗狗,狗狗是睁眼斜了自己一眼么?

“黄色的那只是茶茶,这狗天生乐天派,躺着的那个是大人,倒是通人性,还救了我一次呢!”佟秋练笑了笑。

“乐天派,你确定这只狗不是智商捉急么?”佟秋练愕然,额……她该如何回答,是啊,茶茶就是智商有问题啊,可是真的可以这么说么?佟秋练看了看一本正经的洛阳,两条狗而已,用得着表情这般严肃么?

“呵呵……可能有些智商捉急吧,哈哈……”佟秋练都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真是的,佟秋练还没有回过神,小易估摸着是听见动静了,已经拉开门跑了出来,“妈咪啊,你可回来了,我可想你了……”小易跑到佟秋练的面前,就停下了脚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洛阳看了好半天!

洛阳本来就是个女霸王,那小的时候都是呼风唤雨的主儿,小霸王一个,那小时候,要是哪个人这般的盯着她看的话,她铁定一脚踹过去了,只是面前的这个小正太,一脸的呆萌无辜,洛阳都想要伸手捏一捏他的脸了,尤其是那幽蓝色的大眼睛,漂亮的有些不像话。

“妈咪,这阿姨是谁啊,好帅啊!”洛阳的脸蹭的红了,小易则是直接伸手拉住了洛阳的手,洛阳从来不会和别人这般的亲近,尤其还是个孩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是把求救的目光转移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只是一笑。

“这是洛阿姨,妈咪的朋友,好啦,洛阳,我们进去吧!小易,是你的太爷爷过来了么?”小易伸手攥着洛阳的手,洛阳的手明显比佟秋练的大了一号,而且摸起来也不是很滑嫩,小易的手指在洛阳虎口的茧子处小心的摩擦着,就像是有瘾一般的。弄得洛阳是缩回来也不是,不缩回来,又觉得心里面怪难受的。

“嗯嗯,太爷爷过来了,妈咪快进去吧,太爷爷也说你的肚子里面肯定是个妹妹,妈咪,以后妹妹出生了,要是和阿姨这么帅气多好啊!”佟秋练愕然,洛阳倒是一笑,因为洛阳从小就是个假小子,而且根本没有女人味,要萧家的女儿变成自己这样子,这样真的好么?

佟秋练倒是不懂,小易喜欢的女生类型居然会是洛阳这个样子的,他本来以为小易的口味再怎么样,最起码和萧寒差不多吧,或者说有些人找媳妇会按照母亲的形象找么?这小易怎么喜欢的类型会是洛阳这种呢?不是珊然或者施施那种,居然是洛阳这一型的,只是,你自己喜欢就成了,为什么要自己的妹妹变成这种。

“洛阿姨,你结婚了么?”小易天真的抬头看着洛阳,洛阳的脑子里面瞬间滑过了周长安那一张欠揍的脸,特么的,刚刚下手真是轻了,只要想到刚刚被周长安强吻了,洛阳的心里面就是说不出来什么滋味,胆子真是肥了,有些小小的窃喜,但是又有着一丝恼怒。

“还没有啊!”洛阳低头看着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小易的手很小,毕竟还是个五岁不到的孩子,或许是混血儿的缘故,皮肤特别白,和洛阳这一身小麦色倒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那阿姨,你喜欢我么?”洛阳倒是不懂这孩子第一次见面居然就问了这样的话,就点了点头,“那阿姨千万别结婚,等我长大了就娶阿姨好了,阿姨正好是我喜欢的类型!”

“咳咳……”佟秋练走在前面,听了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住,大门又一次打开,露出的是萧寒那一张有些欠揍的脸,萧寒的转动着轮椅,“怎么了?”萧寒的轮椅转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伸手握住了佟秋练微凉的手,“天气变凉了,你该多穿些衣服的,你这衣服是哪里来的?”

“管得着么?”佟秋练直接绕过萧寒,走了进去,刚刚进去就看见了萧老爷子真该训斥萧晨,“小练啊,你可回来了,快给我看看我的曾孙女!”佟秋练只是换了拖鞋,真是受不了啊,这萧家是缺女孩,但是这肚子都没有显怀,就是性别都不知道,一个要妹妹,一个要曾孙女的,真是醉了。

“嗯,爷爷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说一声,我们也去接你去……”萧老爷子拿着拐杖,冲着萧晨的胳膊就是挥了一下子,这佟秋练看着都疼,这二货又惹祸了么?

“行了吧,你看看,萧寒这腿脚不方便的,也不方便抛头露面的,我虽然是老胳膊老腿的,但是还是能走的,又不能让你这个孕妇接我去,要是让萧晨这个蠢货接我,他保不准在C市绕了一圈,都找不到机场在哪里!”萧老爷子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哎——没有办法啊,只能我自己过来了啊!”

佟秋练一听这话,心里面还是有些愧疚的,这倒是真的,萧晨这货在市区还好,要是到了机场,就是找入口出口都费劲,“爷爷,您别这么说,你说一声我,我们也好提前安排一下!”

“安排什么啊,我就是来看看你的,有什么好安排的啊,再说了,你要你安排什么东西啊,你就待在家里面,好好地养胎就成了,我可是等了四五年了,好不容易有了点动静,简直要憋死我了!”佟秋练站在一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老爷子现在说话,怎么总是语出惊人的,憋死他了?憋死他什么了……

“其实……我是找得到机场的,就算是找不到机场,我也可以打车过去的!”萧晨的嘴巴里面嘟嘟囔囔的,真是的,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了啊,一过来就让自己跪在这里,冲着就是一顿乱揍,萧晨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枉。

“你闭嘴,让你说话了么?”萧老爷子是到了这里之后,才发现自己被萧寒给阴了,这怎么咽得下去这口气啊,这萧寒这个样子了,自己打也不能打,就把那次被萧寒阴了的事情,直接发泄到了萧晨的身上面了,萧晨还真是比窦娥还冤枉了。“好了,小练,你快坐下吧!”

萧老爷子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刚刚进来的洛阳身上面,“你是洛家的那小姑娘?”洛阳看着眼前的这个老爷子,萧老爷子的眸子过于锐利,洛阳倒是挺直了腰板,冲着萧老爷子行了个军礼,萧老爷子倒是将洛阳从头到尾打量了个遍,看得洛阳心里面有些毛毛的,倒是小易噔噔噔的跑到了萧老爷子的面前。

“太爷爷,你觉得洛阿姨怎么样?”小易的眼神还带着一丝期待,佟秋练怎么觉得接下来小易肯定会语出惊人呢,佟秋练直接拉着洛阳就坐下了,“没事,又不是在军队,坐吧,随意点!”

“嗯,随意一点!”萧老爷子也坐下,喝了口茶,摸了摸小易的脑袋,“怎么啦,你洛阿姨是挺不错的,你要向她好好学习一下!以后我们萧家要是也出个军人什么的,这倒是挺不错的!”

“是挺不错的,洛阿姨做你的曾孙媳妇也挺好吧,这样一来我们家不也有军人了么?”小易天真的冲着萧老爷子嘿嘿的一笑,萧老爷子实在没有忍住,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倒是哭了还跪在萧老爷子面前的萧晨了。

萧晨此刻脸上面都是黄色的茶渍,而且那一脸的苦瓜相,弄得所有人都哭笑不得,“爷爷,你确定这样真的好么?”

“行了行了,别在我面前碍眼了,赶紧去洗个脸什么的,真是的,这么不小心!也不知道要你能干嘛,小易都知道躲开,你倒是好,就直接接住了我的口水,也是怪恶心的!”萧老爷子还一脸的鄙视和嫌弃,弄得所有人都是捂着嘴偷偷笑。

倒是萧晨直接起身,小媳妇样的捂着嘴巴跑到了就近的洗漱间里面,倒是惹得萧老爷子咂了咂嘴巴,“小易啊,你可千万别学你的小叔叔啊,你看看这傻样,真是丢死我们老萧家的人了,哎……”

“放心吧太爷爷我们起点就不一样,我怎么可能学小叔叔呢!”小易傲娇的冲着萧老爷子还挑了挑眉毛!

“起点不一样?起点哪里不一样了啊!”萧老爷子说着搂着小易就将小易抱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小易也顺势躺在了萧老爷子怀里面,伸手扯了扯萧老爷子的胡子,“起点当然不一样了啊,最起码我们生下来智商是不一样的吧,你说对吧,哈哈……”佟秋练和洛阳对视一眼,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倒是惹得萧老爷子哈哈大笑。

洛阳估计是冷清惯了,部队里面都是男人,而洛家的女人叽叽喳喳的,能吵死,倒是挺少有这样的家庭气氛的,洛阳觉着这样的气氛和自己距离很远,倒是萧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佟秋练的身边,伸手就握住了佟秋练的手,佟秋练甩开,他握住,甩开,握住……

“你们两个人是怎么回事啊,萧寒,小练现在是双身子的人,你可不能欺负了小练啊,不然我可饶不了你的!”萧寒心里面那个苦啊,我哪里敢欺负她啊,我现在就是想要欺负她也是有心无力的啊,真是的。“小练啊,萧寒之前是做得不对,但是你也别总是挂在心上面,夫妻哪有隔夜仇啊,是吧……哈哈……”

佟秋练只能任由着萧寒拉着自己的手,而到了晚上面的时候,洛阳自然是被安排在了客房里面的,萧老爷子亲自坐镇,这佟秋练也不敢说随随便便的就找别的房间睡觉啊,只能和萧寒共处一室了,萧寒心里面自然是十分乐意的,只是冲着佟秋练嘿嘿的笑着,倒是惹来佟秋练的一顿白眼。

“那个……小练,我们洗个澡吧!”佟秋练坐在床头,就是定定的看着萧寒,轮椅换了啊,比昨天的小了一号,佟秋练看了看洗漱间的门,应该可以进去的,还什么一起洗澡,谁想和你一起洗澡了。

“自己洗去吧,我已经洗过了!”佟秋练直接推着萧寒的车子,就直接将萧寒推到了洗漱间里面,这萧寒没有回头,就听见了洗漱间的门被关上的声音,萧寒转头看了看洗漱间的镜子,镜子里面的自己脸色不是很红润,不过还是很帅气的啊,为什么小练现在就不喜欢自己了呢,真是的!

佟秋练则是自己快速的换上了睡衣,直接上床开始看文件了,萧寒出来的时候,转动着轮椅到了床的另一边,萧寒双手撑着床,慢慢的挪到了床上面,萧寒的动作很慢,小心翼翼的,佟秋练只是用眼睛的余光看着萧寒慢慢的从轮椅上面挪到了床上面。

过程很缓慢,又不能碰到那受伤的腿,佟秋练分明看见萧寒的侧脸都冒出了细汗,萧寒好不容易将整个身子挪到了床上面,又要伸手将腿搬到床上面,但是萧寒此刻都已经觉得自己身上面有了细汗,很难受,萧寒停下来,准备歇一会儿,倒是佟秋练,终于看不下去了!

佟秋练掀开被子,穿上拖鞋,直接走到了萧寒的那一边,伸手将萧寒脚上面的拖鞋脱掉,动作轻柔,然后慢慢的将萧寒的腿搬到了床上面,佟秋练从身旁抽了一张面纸,“擦一下吧,你流汗了!”

萧寒不动作,也不言语,只是笑着佟秋练嘴角噙着笑意,那种微笑发自内心的,莫名的让人觉得十分的温暖,佟秋练只是愣神的功夫,萧寒已经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萧寒的手是灼热的,萧寒一个用力,佟秋练整个人都是半趴在萧寒的身上面的,佟秋练倒吸了一口凉气!

“萧寒,你疯了啊,碰到伤口怎么办啊,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啊!”佟秋练恼怒的瞪了萧寒一眼,连忙看了看身下,还好没有碰到伤口,佟秋练松了一口气,刚刚转过头,萧寒直接伸手按住了佟秋练的脑袋,逼迫着佟秋练靠近自己,唇瓣想贴,佟秋练分明听见了萧寒发出了一声喟叹。

“小练,你都不知道我有多么的想你!”萧寒说完,直接就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长驱直入,攻城略地,弄得佟秋练都觉得嘴唇有些发疼了,萧寒此刻就像是被人撩拨得有些发狂的小手,就连眼睛此刻泛着光都是幽蓝色的,看得佟秋练的心里面没有来由的一阵心慌!

在萧寒有些忘情的时候,佟秋练却一把将萧寒推开了,“你够了萧寒,我都还没有原谅你呢,你还能别动手动脚的么?”

“佟秋练,你是我老婆,我们都有孩子了,你让我碰一下会死啊!”某男再也受不了了!

“你不会忘了你说过我们只做名义上面的夫妻吧,孩子不是我们人工授精得来的么?你除了贡献精子外,和你有半分关系么?”

某男终于知道什么叫自食恶果。

两个人仿佛都被佟秋练刚刚说的话给吓到了,四目相对,萧寒的眸子闪过了一丝精光,他直接拉扯着佟秋练,将佟秋练拽到了自己的面前,佟秋练的眼神倔强,“你到底要做什么啊,松开我!”佟秋练的眸子幽深倔强,此刻的佟秋练身上面放佛筑起了一道围墙,让萧寒心生挫败!

“是啊,那句话我是说过,但是佟秋练,你都给我生了孩子了,睡也睡过了,你现在说和我没有关系!”萧寒不自觉的冷哼一声,直接翻身将佟秋练压在了身下,“喂——萧寒,你混蛋,你给我滚开,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你疯了么?”

“是啊,我是疯了,我每天每夜都在想你,想你想得都要发狂了,我想了很多,为了那个婚礼,我想了很久,那个是之前就策划好的,要是没有那个事故,早就举行了,却拖了那么久,那一夜我整夜没有合眼,我想了你见到我的很多种可能,但是……”萧寒顿了一下,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头发,“但是你却一个拥抱都没有给我,佟秋练,你好残忍!”

佟秋练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抽搐了一下子,只是定定的看着萧寒,“我知道你肯定会埋怨我的,或许会讨厌我,但是我没有想过,你居然真的这么狠心,就不理我了,无视我,敷衍我,甚至是不想让我碰触你!难道你就不想我么?不想抱我一下么?”

佟秋练何尝不想呢,只不过她只要一想到萧寒居然可以将自己扔下,夫妻之间本来就是要甘苦与共的,佟秋练完全不会嫌弃萧寒什么,但是什么事情都要瞒着她,这一点让佟秋练觉得无法接受,尤其是在所有人都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只瞒着她一个人,难道说她就这么的脆弱么?或者说那么的不能相信么?

“萧寒……我……”佟秋练的话音未落,萧寒的食指就堵在了佟秋练的嘴边,“嘘——别说话!”萧寒是不想让佟秋练说话,生怕这个磨人的人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白白的浪费了这大好的氛围!

萧寒俯身在佟秋练的额头上面问了一下,轻柔的像是羽毛一般,萧寒的嘴唇慢慢的向下,从眉毛到眼睛,他能够感觉到佟秋练睫毛的颤动,萧寒只是一笑,居然还是那么的紧张,而萧寒不断地下移,很快的又触碰到了佟秋练那淡粉色的嘴唇,佟秋练却伸手攥住了萧寒的衣服,“萧寒,你别……”

“小练,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心都疼了,让我亲一下不过分吧!”萧寒说着直接堵住了佟秋练的嘴巴,佟秋练则是伸手推搡着萧寒,“不是这个问题,不是这个,你先起开,起开……”

“你又要干嘛啊,佟秋练,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啊,真是的……”萧寒身子本来就是笨重的,在佟秋练的身上面挪动了几下,佟秋练明显感觉到了萧寒身体的微妙变化,佟秋练不敢相信的看着萧寒,脸都涨红了,“你……”

“这不是我能够控制的,你别这么看着我,你这么看着我更让我浮想联翩……”萧寒说着冲着佟秋练一笑,这笑容显得那么的有魔性,弄得佟秋练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这个混蛋!

“你是不能控制的,但是你确定你现在可以么?我是不在乎的!只是你真的行么?”萧寒的脸顿时像是被寒风刮过一样,就连眼神都变得阴鸷了,佟秋练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额……她刚刚说了他不行了?

“咳咳……那个,萧寒,你的腿不方便,还是赶紧睡觉吧,好吧!”佟秋练说着还伸手将萧寒落在额前的头发弄到了后面,那模样小心翼翼的带着讨好的神色!

“我行不行你不知道么?你居然说我不行,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么?”萧寒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脖子,萧寒的手指灼热,像是带着魔力一般,萧寒的指尖从佟秋练的脖颈处滑到了佟秋练的锁骨处,佟秋练只是盯着萧寒看,萧寒的眼神温柔,温柔的能够滴出水来,佟秋练看得呆呆的!

“啊——”佟秋练正出神呢,突然感觉到了脖子上面一阵刺痛,“萧寒,你做什么啊!”等到萧寒从佟秋练的脖子处抬起头的时候,就看见了佟秋练的脖颈处有几道青紫的吻痕,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你再惹我我就直接扒了你的衣服!”

佟秋练只是看着萧寒,却忽然笑了,萧寒的脸都绿了,自己就是做了回恶人,不是都说女人都喜欢霸道总裁型的么,她这是在笑什么啊,“萧寒,其实你不适合这种霸道总裁的类型,真的……你那个样子,真的很可爱……哈哈……”

萧寒本身长得就不是霸道总裁的那一款,这要是扮演起来霸道总裁总觉得有些逗,结果佟秋练就特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萧寒直接俯身吻住了佟秋练……

这边在门口已经听了半天的三个人,小易伸手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气,“太爷爷,听完了么?爹地妈咪应该都要睡了吧,我们也会去睡觉吧!”

“这好戏还没有开锣呢,真是的,你先回去睡觉!”小易和萧晨对视一眼,怎么这么大岁数了还是真的为老不尊啊,真是的,萧晨耸了耸肩膀,“好了,我们先回去睡吧?”萧晨说着就直接将小易抱了起来,小易伸手搂着萧晨的脖子,萧老爷子就把耳朵贴在门上面,怎么没有动静了呢,真是的!

其实听墙角这种事情,萧老爷子早就想做了,只不过这萧寒和佟秋练两个人五年见面的次数都屈指可数,更别说共处一室了,这好不容易逮到机会,他怎么可能会放过这大好的机会呢!

“爹地,妈咪,太爷爷在听墙角!”小易突然就大声喊了一声,这萧老爷子,本来就是半蹲在门口的,这一下,直接摔在了地上面,“太爷爷,你小心一点啊,别摔着,我早就和你说让你去睡觉了,你看看你……”

里面的佟秋练和萧寒正难舍难分呢,萧寒从佟秋练的身上面离开,伸手搂着佟秋练,佟秋练半靠在萧寒的身上面,“萧寒,爷爷他……”

“别管他,这老头子为老不尊的,以前经常听爸妈的墙角,我就在想,萧晨是不是就是受到惊吓后的产物啊!”“噗——”受到惊吓后的产物,好吧,或许真的有可能,“他听听觉着没有意思就要走了,不用管他,我们睡吧!”萧寒说着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肩膀,佟秋练点了点头!

“萧易——你个臭小子,谁叫你乱喊的,里面没有动静了吧,你个臭小子,你给我到我的房间去!”很快的门口就传来了萧老爷子那洪亮的声音,萧寒和佟秋练则是扑哧一笑,不再说什么,一室安静,好眠到天亮!

而洛阳这一夜坐在窗边,坐了大半宿,她的面前就放着自己的手机,她就这么的看着自己的手机,她一直在等着周长安的电话,说实话,周长安从小开始性格就是那种小孩子的那种,若是吃了亏什么的,睚眦必报那种,但是今天她明明揍了他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呢!

洛阳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点开了手机,还是没有动静,洛阳叹了口气,洛阳本来睡得就不沉,这刚刚准备睡觉,电话就响了,居然是周长安的,洛阳嘴角上扬,轻轻咳嗽了一声,“喂——”洛阳的脸上面是带着笑意的,但是声音却压得很低,听起来倒是稳得很,不动声色的那种!

“洛阳,你特么的赶紧给我来医院,老子要废了,你要对我负责,赶紧过来!”说着周长安就挂断了电话,洛阳听着已经占线的电话,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意思啊,废了?不是吧,洛阳一想到周长安那地方蔫了,又是想笑又是羞恼,自己没有用很大力气啊,难不成真的废了么?

洛阳有一次拨打了周长安的电话,周长安此刻正躺在医院里面呢,“喂——你打电话过来做什么,你过来就成了,老子都废了,你不需要负责么!”说着又一次将电话挂了,真是的,周长安现在想想洛阳那一下子,都觉得整个身子都发寒!

这臭丫头,下手还真狠啊,难道不知道这个地方是男人最脆弱的地方么?下手那么重……真是疼死老子了!周长安这边还没有念叨结束呢,洛阳的电话又来了,周长安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周长安可是知道,这个臭丫头今天去了萧家,哼……真的是去找男人了么?所以不能来找我了,不成!这怎么成!

“喂——你到底要干嘛啊,你是不是现在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啊,洛阳,我告诉你,老子下面要是不行了,我这辈子就赖定你了,你是不是想要逃避责任啊,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不要是门了,连窗户都没有……”洛阳伸手揉了揉耳朵,男人?哪里来的男人啊,真是够了!

“我是想问你在哪家医院?”洛阳的话清冽而且带着一些威慑力,周长安立刻住嘴了,额……是这个问题啊!

周长安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咳咳……那个,我就在警局附近的那个XX医院里面……十层的308病房……”真是特么的丢人,要死了,周长安,你还能不能在丢人一点啊!

“好的,我知道了,我明早过去吧,已经十二点多了!”洛阳看了看时间,现在又是在萧家,总不能兴师动众的把人家吵吵起来吧,真是的,而且他这声音洪亮的,估计那地儿也是没事的!

“不行,洛阳,现在是不是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你不方便出来,要是这样的话,我就不打扰你了!”周长安冷哼一声,带着些许的傲娇!

“那好吧,那就挂吧,别打扰我了!”周长安这性子,洛阳是拿捏得很准确的,什么叫做不打扰你了,那口气中那么的傲娇是个什么鬼,真是的,我又不是聋子,听不出来么?

“洛阳——”周长安一口气没有上来,差点也噎着,“我就知道,洛阳,我都和你说了,老子都废了,都是拜你所赐,你现在和我说不来看我,你觉得像话么?真是的,再说了,我们多少年的交情了,穿开裆裤的时候就认识了吧,你现在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男人要抛弃我,气我于不顾,洛阳,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多么的伤人啊,真是的……”

完蛋了,洛阳伸手揉了揉额头,这周长安有些话唠,这不又开始发作了,好不容易等到周长安说完了,洛阳清了清嗓子,“说完了么?”

周长安也知道自己喋喋不休的说了很多,“嗯,说完了!”

“我要是对你负责,你要么?”洛阳突然就深吸了一口气,或许是因为今天在萧家被萧家的气氛感染到了吧,洛阳就突然说了一句,而那边却是被吓到了,久久没有回复!其实周长安是真的被吓到了,他听得出来洛阳口气中的认真,而这让周长安突然觉得压力很大,而且这突如其来的算是告白么!

“那个……”洛阳屏住了呼吸,静静的等待着周长安接下来的话!洛阳几乎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声音,不断的加快,几乎要跳出来了!

------题外话------

之前在群里做了个小调查,想看施施和顾北辰的人会多一些,不知道没有进群的亲们是怎么想的,所以大家对下一本书有想法的话,就留言给我哈,别说什么都想看,我一口老血都喷出来,有木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