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58 补偿我一个订婚宴

令狐乾到医院的时候,病房门口已经围了许多人了,赵铭是先看到令狐乾的,伸手抵了抵身边的周长安,周长安走过去:“令狐上校,您节哀顺变!”周长安说着伸手拍了拍令狐乾的肩膀,令狐乾什么都没有说,而是直接穿过了人群,走到了病房里面!

病房里面人不多,只有王家的亲戚坐在病房里面,每个人都是低垂着头,而令狐乾走到了令狐默的身边,自从王雅娴去世之后,令狐默就一直攥着王雅娴的手,死死地攥着,一刻都不曾松开,令狐乾走过去,伸手覆盖在了令狐默的手上面:“大哥,我来了……”令狐默抬眸看了令狐乾一眼。

令狐默觉得喉咙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说不出来话,只是嘟嘟囔囔的呜咽了一声,令狐乾蹲下身子,“大哥,妈妈已经走了……”

“一开始的时候还是有体温的,阿乾,你来得太迟了……”令狐默的声音干哑得像是枯树枝摩擦的声音一般,令狐乾此刻的心里面说不出来什么样的滋味,他只是静静的看着王雅娴,她的嘴角带着笑,似乎走的十分的安详,“太迟了,这些天你为什么都没有出现过,妈念叨了你好久……”

“大哥……”令狐乾该如何解释,令狐乾也是这段日子将这些日子发生的许多事情串联起来才猛然想起,王雅娴肯定是知道了自己所调查的组织,居然和她有牵扯,而自己从来都是不会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的人,所以她怕了……躲着自己,令狐乾不知道该如何和令狐默说这件事情。

“算了,你要是可以的话,看一下父亲吧!顺便和父亲说一下妈去世这件事情,或许他并不在意吧!”令狐默说着兀自一笑,只是那笑容看起来却是那般的苦涩。

而此刻的令狐泽坐在审讯室里面,长期的被关押在这里,令狐泽周身虽然仍旧是那种冷漠的让人觉得有些寒意,眸子仍旧像是猎鹰一般,但是整个面部却显得十分的沧桑,尤其是五官变得更加的立体深刻了,眼窝深深地下陷,让他的眸子,显得更加的深邃,看着你的时候,你会觉得有些阴鸷。

令狐泽脸上面长出了一些青色的胡渣,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但是或许是男人到了五十多岁的年纪,身上面总会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气质,这让他给人的感觉虽然冷漠,但是却有着不一般的气度。

令狐泽看着坐在自己的面前的长者,一头银发,很短,手中拿着一个杯子,小心的啜饮了一口,身上面穿着白色衬衫,看起来格外的随意,腿上面也就是随意的一个大裤衩,低头看着茶杯中悬浮着茶叶,此刻的审讯室里面并不昏暗,灯光是被打开的,而这让令狐泽有些不适应。

“其实一开始我就知道令狐老头子是不会轻易的放弃那个项目的,只是我没有想过他居然把这种事情告诉了你,说实话,我真是不知道他这是为你好,还是真的觉得放弃了这个项目可惜了!”老者将手中的杯子猛地放在了桌子上面,溅出了不少黄色的茶水,两个人四目相对,老者的沧桑的脸上面却没有什么笑意,只是目光浅浅的看着令狐泽。

“你和我爷爷认识?”令狐泽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眼熟,但是令狐泽却是真的不认识眼前的人,不过他看到了刚刚他进来的时候,身边是有警卫的,这样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找上自己,但是这个人的面相确实是有几分眼熟就是了,令狐泽却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人。

“是认识,认识好多年了,我认识他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呢,不过那个老头子是不绝对不会和你提过我的,怎么说呢,我和他一直都不对盘,所以自从我离开了华夏之后,就没有和他联系过了,那个老头子倒是脾气大了,死了都不通知我一声,好歹我们也认识了那么多年了!”说着这个老者倒是一笑。

令狐泽得头脑中却是电光火石一般的灵光上过,他似乎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他头脑中刚刚闪过的人,而老者只是冲着令狐泽一笑,“你不认识我,或者没有听过我也是很正常的,不过你小时候我是见过你的,说实话,你的父亲性子软弱,不像是你们令狐家的人,倒是你的性格,小的时候就能看得出来,和你爷爷倒是挺像的!”

令狐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自己的父亲却是软弱,他从小就被爷爷带大的,所以做事风格,行为举止都是像极了老爷子的,但是父亲……从小是被奶奶惯着长大的,性格中有许多不成熟,甚至是软弱的地方,所以令狐家在传到了他的父亲的手里面的时候,一度衰败!

而自己的婚姻,也是因为父亲的妥协和一再的退让,令狐泽想到了王雅娴,倒是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面前的那张照片,老者看了看照片上面模糊的人影,“长得很漂亮!”

“是啊,长得很漂亮,呵——”令狐泽说这话的时候,像是自嘲一样,“父亲性子软弱,令狐家在他的手里面一度衰弱,爷爷从小就和说,令狐家一定要重新回到以前的位置上面,而我也在为这件事情努力着!”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个老头子,是把自己的想法强行的灌输给你了,倒是可怜了你了!”老者说着叹了口气,伸手抚摸着面前的茶杯,眼神矍铄,就是他的脸上面都是皱纹,但是五官十分的刚毅冷峻,浑身上面有一种杀伐之气,但是嘴角噙着的一抹笑意,也让他周身的气度缓和了不少,变得和蔼可亲了一些。

令狐泽估摸着面前的这个老爷子的岁数最起码八十多了,但是眼神却还是十分的锐利的,那双眸子十分的凌厉,令狐泽见过军中的许多老者,接触比较多的比如说是赵司令,而白家的白老爷子也是接触过,白老爷子完全是那种深藏不露的那种,典型的笑面狐狸那种,但是眼前的老者却是丝毫不掩饰本身的杀伐之气的。

“难道还猜不出来我是谁么?那个时候和你爷爷对着干的人不多的……”老爷子端起茶,又喝了一口,“真是时间跳的不够好,早茶居然在这种地方喝,这个茶也是怪难喝的啊!”

在隔间的几个民警都忍不住的捏了一把汗,难喝?好吧……您老什么好的没有喝过啊,这里不过是个小小的警局罢了,哪里来的什么好茶啊,就是这个东西还是局长特别珍藏的呢,都孝敬您老了,结果您老还不满意啊!也是够难伺候的,难怪别人都说他脾气古怪,倒是说的不错的。

“您是萧老爷子……”令狐泽这话一出,萧老爷子倒是一笑,喝了一口茶,“倒是不笨,比你父亲聪明多了!”

令狐泽就说一开始就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眼熟,其实萧老爷子和萧寒长得不太相似,萧寒长得多是随了她的奶奶,包括那立体俊美的五官,和幽蓝色的眸子,萧老爷子还是属于典型的东方面孔,但是这爷孙两个人的笑容却是挺像的,而令狐泽听了萧老爷子之前的赘述,也是多多少少有些猜测的。

“知道我为什么要来看你么?”萧老爷子双手环胸,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说实话,比起萧默也是不妨多让的,只不过萧家之后就远离了军政这一块儿,萧默和萧寒对这一块儿都不热衷,萧家在军政自然就慢慢的退了出去,但是提起萧老爷子,知道的人还是很多的。

“看在爷爷的面子上面吧,估计我我很快就会被军事法庭传唤了,或许这辈子……”令狐泽这几日一直都在回想着自己这么多年做的那么多的事情,说实话,造孽太多。

“其实你爷爷比我长了一个辈分,不过倒是很巧合,我们之间从来就没有意见相合过,意见最大的一次就是关于那个新式武器的开发项目了,你爷爷一直都坚持要求将这个项目做下去,但是……”萧老爷子想起以前的时候,还是感慨颇多的。

“我知道,爷爷临终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想要将这个项目重新启动,但是我想上面申请了许多次,都是不批准……”萧老爷子挑了挑眉毛,你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就想要推翻我们之前的决议,这是完全不可能的,就是当时能够参加决议的人,虽然大多数都不在了,但是只要是在的人,现在的影响力也是不可小觑的,上头综合各方的因素,不可能通过决议也是正常的。

“其实我的儿子和你岁数差不多,他经商,活得很自在,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家族这种东西,其实在外人看起来,那些大的家族神秘看不透,其实说起来也是很简单的,哪里有那么的神秘呢,不过是几个家族成员在一起,延续传承罢了,什么声名显赫,名扬四海都是空谈,可惜你爷爷从来都看不透,好了,看过你之后,我也就该走了,人老了,坐的时间久了,身子就不舒服了!话说这警局的凳子怎么这么硬啊,这是存心要我坐着难受的是么?”

隔间的几个人又一次擦了把冷汗,他们只想说,真是够难伺候的,哎……

“谢谢你来看我!”令狐泽起身,冲着萧老爷子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萧老爷子则是轻轻一笑,“你若记得你是军人,你就该知道,你到底错了多少!”随着门被哄得一声关上。令狐泽整个人颓然的坐到了凳子上面。

而令狐乾则是风风火火的赶到了警局,和萧老爷子几乎是擦肩而过的,令狐乾是看到了白家的人才特意多看了萧老爷子几眼的,不是白老爷子,那么这个人是谁?白少贤则是冲着令狐乾点了点头,“萧爷爷,我们走吧,爷爷等你好久了!”

“哼——那个老东西,什么情况啊,我回来了,他不是应该敲锣打鼓的欢迎我么?派你过来是怎么回事啊?再怎么说也是该你得父亲来接我的啊!”萧老爷子又开始傲娇了,白少贤抓了抓头发,果然和萧寒说的一样,这个老爷子永远不会按常理出牌的,而且这脸皮也是挺厚的,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

“父亲还在京城,一时半会儿赶不回来,爷爷就在车子里面等着您呢,说是一会儿和您一起去小酌几杯!”萧老爷子某种精光上过,不自觉的咽了一下口水,“这一大早的,就喝酒,这个白老头子真是太不像话了,我一定要好好地教训他一下!”

说着萧老爷子就大步跨出了警局,倒是惹得令狐乾多看了好几眼,“这人是?”因为看年纪也知道岁数不小了,馒头的花白头发,但是腰杆笔直的,精神矍铄,那双眸子尤其有神,而且对于这个老爷子令狐乾也是觉得莫名有些熟悉。

“萧战萧司令,隐退好多年了!”一个小民警说,“只不过我们都不知道这居然是萧公子的爷爷,难怪萧公子能和白家关系如此交好了,这也是有原因的啊!”令狐乾一愣,但是多看了那个逐渐远离的背影几眼。

而此刻在军区的施施和佟秋练两个人已经洗了手,穿上了消毒衣服,已经准备好了,而那个人则是浑身上面都被清洗干净了,说得好听是清洗干净,说的难听一点,这个过程也是比较恶心的。

因为自从佟秋练和施施这边确定准备实施*解剖这项工作之后,他们对于这两个人就进行了一系列的检查,其实一般的*解剖,这些人之前都是被进行了专门的培养的,并不是说谁都可以抓过来进行*解剖的,很多时候,就像是养个牲口一般的,扒光衣服,将他们关在一个房间里面。

而这个房间就是那种饲养室,这样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床,一个洗脸池,一个马桶。平时这些人不得穿任何衣物,只能光脚穿一双人字拖。每天只被允许做三件事,就是吃饭,睡觉和排泄。

所以说这种房间被称为是饲养室,因为这里的人,都不像人了,他们被当做一般的牲口一般的圈养着,只等着时间被宰杀,说道宰杀这个词是完全不为过的,因为这种实验室违反人类道德的,所以一直以来都是饱受争议的,就算是自愿进行*解剖,但是过程未免残忍!

而眼前的这个人,双手双脚都被绑在解剖台上面,他浑身已经没有可以随意折腾的力气了,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颓然,但是脸上面的那一抹诡异的笑容,还是让人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尤其是此刻他是赤身*的躺在解剖台上面的,他的身上面都是大大小小的伤痕,皮肤都是青紫色的,没有一块好的皮肤。

而他的身上面,腋毛、体毛包括*部位的毛发都被刮得干干净净的,整个人躺在那里,看起来还是觉得有一些怪异的,佟秋练看了看*解剖的基本流程,因为她和施施虽然都知道这个东西,但是对她们两个人来说却是完全陌生的东西,所以他们自然就格外的关注这项工作到底是如何具体实施的。

听说在躺在这个手术台上面的时候,他不仅仅是做了各项调查了,还进行了灌肠和排尿等工作,因为是*解剖,也是怕中间要是排泄出一些东西,也是比较那个的……听说这些工作都是当众完成的,这个人已经完全不能算是个人了,失去了做人的基本的能力了!

若是这种事情真的发生在一个人的身上面,真的是能够让人觉得有些恶心的,而之后又将他浸泡在消毒水中,所以他的身上面不再是佟秋练和施施所熟悉的福尔马林的味道,反倒是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很刺鼻,就算是戴着厚重的口罩,那种刺鼻的味道,还是从鼻子进入之后,直冲脑袋,很是难闻。

关键是这个人身上面都是一些外露的伤痕,并不是什么好的皮肤,这被消毒水浸泡之后,想想就觉得疼,而佟秋练只是别过头,这个人这辈子也是可怜的,就算是临死之前,也不得安生!

那个人还在冲着所有人嘿嘿的笑着,那裂开的嘴角,就像是狮子张开的血盆大口,只不过这个狮子嘴巴里面却是没有几颗牙齿了,听说是自己撞栏杆,磕掉的,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一个工作人员突然就拿着一块浸过乙醚的毛巾捂住了他的口鼻!

佟秋练和施施对视一眼,主要操刀的人还是施施,施施十分熟练的将他的身子打开,是的,是打开,直接开膛破肚的那种,然后施施熟练地将他体内的所有的内脏都一一取了出来,而佟秋练则是在一边给施施递上了一些玻璃器皿,来装这些*的标本,两个人合作的很默契,很快的这个人的身体就被掏空了。

施施看了一眼这个人,他的眼睛是闭起来的,看起来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尤其是他的嘴角的那一抹弧度,施施摇了摇头,他对自己被这般的取走了所有的脏器的事情,是一无所知的,他其实是处于深度麻醉中的,也就是在睡眠中死去的!或许这种死法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好事!

施施看了看身后的玻璃器皿,里面已经装满了这个人的所有脏器了,而施施的身上面却是一滴血都没有粘上的,只是秀气的眉头蹙了起来,因为这个解剖室的墙上面挂着一个电子钟,而施施看了看时间,这全程下来,只用了五分钟的时候,就将眼前的这个男人的身体掏空了,而这个人的身体上面还连接着一些仪器!

施施和佟秋练对视一眼,因为他们看见这个人还是有些脑电波的,也就是说,就是这种情况下,这个人还没有完全死亡,而看着那个仪器上面还在跳动的脑电波,施施和佟秋练的心里面都划过了一丝枉然。

很快的这个人身上面所有有价值的东西都被取出来了,而当然包括他那个已经萎缩衰竭的大脑,而这个人就被他们直接推了出去,施施和佟秋练都是同时长舒了一口气,因为他们要做的事情是对取出来的*标本进行研究,所以比起解剖时间会相对而言短很多,但是佟秋练和施施都是同时在心里面捏了一把冷汗。

她们出去的时候,洛阳正坐在外面看报纸,洛阳看着两个人一眼,施施直接将衣服脱了下来,施施觉着浑身上面都是消毒水的味道,难闻的很,“我已经给你们安排了洗澡的地方,和我过来吧!”佟秋练和施施对视一眼,倒是很体贴啊,要是令狐乾那厮在这里,肯定做不到这么的贴心的。

而他们去的地方越来越偏僻,“放心吧,这里是我住的地方,所以人会少一些,我毕竟不是男人,不过宿舍也比较简陋,我刚刚搬过来一两天而已!”说着就到了一个房间前面,是很简单,前面都是一些水杉什么的,洛阳拿着钥匙打开门,三个人就走了进来。

里面的陈设一目了然,里面就是一张床,床是军绿色的床单枕套什么的,一个床头柜,上面一个电话座机,一个台灯,台灯是比较久的款式,窗口有一张桌子,这桌子倒是不大,上面倒是堆满了各种文件材料,而桌子上面居然还有一个飞机模型,别的就是一个衣柜了,她们觉着这里面估计也没有几件衣服。

“你一个女孩子住在这种地方未免过于简陋了吧!”施施忍不住咂了咂嘴巴,施施这种人一向都是标榜无论是什么时候,女人都要好好的善待自己的,所以看到洛阳住的地方,又想到了自己对于洛阳的调查,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面忍不住就生出了一丝怜悯。

“没有办法啊,我是临时调度过来的,有这样的条件不错了,行了,你们进去洗澡吧,里面有热水器的!”施施打开了洗漱间,说实话,真是小的可怜,而施施让佟秋练先进去了,等到佟秋练出来的时候,发现床上面放着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

那折的那叫一个一丝不苟啊,有棱有角的,话说,衣服试穿的,这折的方方正正的,这可如何下手啊,“这是我衣服里面最宽松的一件了,买了从来没有穿过,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可以穿我这个,要是介意的话……”

“没事的!”佟秋练没有那么的娇气,她将衣服抖开,发现,居然是个连衣裙,浅灰色的棉质料子,裙子很长,前面是对襟的那种,看起来有些汉服的味道,很新颖,很独特的造型,“衣服很漂亮啊,你自己买的么?你找个别的衣服给我就成了,这衣服看起来也是不便宜的!”

洛家在京城是大户,这件衣服或许并不算什么,但是佟秋练却看见这衣服上面连吊牌都没有扯掉,而上面的生产地址什么的都是英文,光是那高的吓人的价码,还有这衣服被保存的这么好,佟秋练就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穿得好。

“不是我买的,被人送的,我准备扔了,你不穿的话,就算了!”洛阳说着就想要从佟秋练的手中将裙子扯过来,佟秋练倒是将裙子往伸手一别,“你不要就给我!”

“谁说我不穿的,既然有人不稀罕,我稀罕啊,我穿!”佟秋练看到洛阳的脸上面居然划过了一些羞恼,佟秋练就当着洛阳的面将这件衣服穿上了,佟秋练的身上面的气质清冷,这身衣服穿着也不难看,“这里连个镜子都没有么?”洛阳抓了抓头发,她的头发很短,平时又不涂脂抹粉的,要那种东西做什么。

“其实你不是临时调度过来的吧,你是跟着他过来的吧……”佟秋练伸手整理着衣服,漫不经心地说,倒是让洛阳抓头发的手都顿了一下,她脸上面的血色褪去,只剩下一片惨白,佟秋练抬眼看了看洛阳,“其实你做的很明显了,他不懂么?”

“不是不懂吧,我已经被他拒绝啦,好了,不说这个事情了,施小姐还没有洗好么?”洛阳的话音未落,卫生间的门就被推开了,施施就围了一个浴巾走了出来,那头发上面还在滴着水,施施伸手耸了耸自己的胸部,而洛阳和佟秋练的目光都是齐刷刷的盯着施施的某个高耸的地方看!

“哎哎哎——怎么回事啊,你们盯着我看做什么,怎么了,羡慕了吧!”施施说着还撩了撩头发,露出了精致诱人的锁骨,“小练,衣服哪里来的啊,倒是挺好看的啊!”

“这边是你的衣服!”洛阳指了指一边的白色裙子,施施看见白色眼神都顿了一下,“没有红色的么?你不觉得红色更加能够衬托出来我的气质么?”

“不好意思,还真的没有,你就将就穿一下吧!”施施直接拿起衣服,看了一眼,“洛阳同志,从实招来,说吧,那个男人送你的啊,这可是去年的款式啊,虽然款式有些老了,不过这衣服可是在情人节发售的啊,你确定我能穿么?”洛阳听到了情人节三个字眼,眼神微微迟疑了片刻。

只是眼中的精光不过是一闪而过的,之后又变得暗淡了下去了,“没事,无所谓的,你穿吧!”施施又看了看佟秋练,佟秋练则是耸了耸肩膀,“其实我是不介意你的,只不过我家那口子比较介意这种东西,这衣服我也有一件,他看见了指不定又给我整出什么幺蛾子!”施施说着直接打开了洛阳的衣柜,拿了一件最普通的绿色衬衫和短裤,“这个可以穿吧!”洛阳点了点头,但是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床上面的那条白裙子的。

因为忙活了一天了,天色稍微暗了下去之后,顾北辰的车子就出现在了军区门口了。“好了洛少校,你也要去警局的,反正我也要过去的,一起吧,别推辞了!”佟秋练说着拉着洛阳就上了车子。

这两个人刚刚坐上车子,因为施施和顾北辰是坐在前面的,而她们两个人是坐在后面的,两个人刚刚坐定,就看见了前面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的,这佟秋练看多了,还好,这洛阳着实被下了一跳,虽然说她是个女汉纸,但是她还真是如此真实的看到两个人真的……亲热!

一瞬间那脸都红了,只不过不太明显就是了,倒是顾北辰直接拉下了和后座的挡板,“北辰,我都想你了!”施施软软糯糯的声音传过来,就是女人听了都是一身的酥麻,更别说是男人了。

偏生这个顾北辰明明十分的受用施施这么叫自己,但是脸上面还是那一副死人脸的模样,尤其是眸子,死人一般的盯着施施,施施则是微微抬高嘴唇,在顾北辰的眼睛上面印上了一个吻,顾北辰直接拉着施施就往自己的身上面扯,“妖精,你这是故意的么?”

“别污蔑我,人家就是纯粹的想你而已,好啦,赶紧开车吧,小练还要去警局呢!”顾北辰松开了对施施的钳制,施施刚刚得意的一笑,突然胳膊被人拉扯过去,顾北辰对准施施的嘴唇,就是咬了一口,“顾北辰,你丫的混蛋!”

那声音直接震到了后面的两个人,佟秋练只是气定神闲的看着手中的文件,倒是洛阳攥了攥手中的材料,“他们没事吧?”这刚刚还是好好地,怎么下一秒脏话都彪出来了。

“没事,他们就这样,别管他们!”佟秋练说着拿出了手机,给萧寒发了个信息,就找出了一张照片,上面是一个巨幅的广告牌,上面的女人明显是施施,广告上面的女人就是看着屏幕的,眼中满是哀怨,而下面有一排字!

“只要是结局是和你在一起,过程让我怎么痛都可以!”洛阳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面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疑惑的看着佟秋练,这个东西是什么,“这是施施的一个广告,当时两个人冷战呢,这个广告是施施给某人的告白,结果某人直接飞到了片场,直接将她绑走了!”

洛阳倒是一笑,为什么她觉得这句话就像是在说自己呢,一直以来她都是十分明确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的,无论是在学习上面,做人上面,或者是之后的从军的道路选择上面,洛阳从来都是一个目标明确的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曾经不止一个长辈和她说过,洛阳啊,其实人生真的难得糊涂,有些时候,你可以适当的放松一下,随性一点,这样的话,你也能够活得更加的肆意一些,活得快乐一些!

其实洛阳从未觉得选择参军是个痛苦的事情,相反的,因为对于职业的热衷,和对于国家的热爱,也是受到了家里面的影响,洛阳十分的热爱自己的职业,对于这个职业也是投入了百分之百的热情,因为是女人,这一路过来,她是饱受冷眼,各种传言和揣测,不信任也是接踵而来,她都用自己的实力证明了自己,证明了自己并不是一个绣花枕头!

在所有的问题上面,洛阳都是从未退缩过的,但是唯独在一件事情上面,洛阳却步了,那就是在周长安的问题上面,洛阳始终都觉得她和周长安是有感情的,就拿这些衣服来说吧,周长安无论是中方的节日还是西方的节日,都会给洛阳寄礼物,而这些东西,就是洛阳对于这个男人的所有的寄托了。

洛阳并不在乎他每次给自己寄了什么东西,而是洛阳知道,他还平安,这样的话就足够了,而且因为职业的关系,洛阳是无法随意的出境的,而且越洋电话什么的,也是不能够随意的拨打的,所以洛阳的全部牵念都在那写礼物上面了,而这些东西几乎都是衣服裙子。

洛阳并不是太喜欢裙子,毕竟她皮肤不够白,不够细腻,身材不够好,这身上面还有肌肉呢,呵——倒是个实打实的女汉子,这些东西洛阳都是藏在衣柜的,洛阳曾经也想过,即使再痛,即使再累,即使再让自己等上四年,只要是最后能够和你在一起,那么再痛我都可以忍受!

但是现在这一切看起来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梦醒了,洛阳,你也该清醒了吧,佟秋练看了看洛阳,她都可以感觉到洛阳的身上面散发出来的哀伤,就冲着洛阳对那些礼物的珍爱程度,佟秋练都可以明白,洛阳对周长安的感情。

和自己对萧寒不同,佟秋练对萧寒那是第一眼的喜欢,到了后面在萧家的日子慢慢的认识了萧寒这个人,慢慢的佟秋练就把萧寒当成了自己生活的一部分,对他的思念也是如影随形,这种感情只有短短五年,但是已经让佟秋练觉得很难熬了。

而洛阳对周长安的感情,或许更久吧,青梅竹马,青梅有情,竹马无意,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的让人觉得难受的呢!

车子过了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就到了警局的大院之中,“小练,你快去快回,我们在这里等你哈!”施施将挡板拉上去,对着佟秋练叮嘱道,“洛少校,麻烦你照顾我们小练了,忙活一天了,她怕是累坏了!”毕竟孕妇什么的,还是多多静养比较好!

“嗯!”洛阳和佟秋练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周长安也是刚刚回到警局的模样,两个人四目相对,“你过来了!”周长安的声音仍旧是好听得不行,但是周长安的目光却陡然转移到了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也不避讳,“周队长,你找我过来什么事情,我还有事,您快点说吧!”

“就是关于令尊令堂的一些事情罢了,王雅娴自杀了,所以有些事情我们也做了整理,有的事情需要和你说明一下!”佟秋练还是第一次从别人的口中知道了王雅娴自杀的消息,难怪在军区一直没有看见令狐乾呢!

“好,对了,洛阳,说好的今晚去我家的,话说我家的小叔子也很喜欢搏击竞技之类的,到时候你们肯定有话说,军队的宿舍太差了,你就别回去了,就这么说定了!”佟秋练说着就往里面走,完全不给洛阳反驳的机会。

洛阳张了张嘴吧,最后还是把想要说的话咽了回去,倒是周长安走过去,直接就拉住了洛阳的手,拉着洛阳就往一个角落走,“你做什么!”洛阳直接甩开了周长安的手,周长安只觉得心里面堵得难受,从那天和她不欢而散就开始了,一会儿和令狐乾扯上关系,一会儿和萧家人扯上关系,真是够了!

“我做什么,洛阳,你来这里是工作的,不是要你找男人的!”“啪——”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所有人都是被吓住了,倒是一边的佟秋练看得津津有味的,这就算是吃醋了,啧啧……不得不说,佟秋练变得有些恶趣味了,这一点和萧寒倒是有些像了。

“我是来找男人还是来工作的,轮不到你管,你是我的谁啊!”洛阳的声音带着一丝愠色,“周长安,我不干涉你的做什么,你想去相亲就去相亲,你和誰订婚都和我没有关系,你爱干嘛干嘛去,我和谁在一起做什么,你也管不着!”

等一下,佟秋练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相亲?订婚?这都是什么破事啊。

“洛阳,我都和你说了,什么订婚什么的,那完全都不是我的意思,再说了,那个事情不都已经被你搅黄了么?我……”周长安不知道怎么的,脸上面火辣辣的疼,但是还是要拉扯着洛阳,从小到大,他被洛阳打过无数次,但是这一次周长安觉得心慌了。

“行了,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你——周长安,追求者众多,行了,别和我拉拉扯扯的,传出去不好听!我都把你的订婚宴搅黄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真是不好意思哈……”洛阳直接打落了周长安拉着自己的手,“这事你是不知道,但是知道了你也没有说什么吧……我在说什么呢,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你现在说和你没有关系,全京城的人都知道我们两个人睡过了,你说没有关系!”周长安不知道,洛阳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你也说了不过是盖了一条被子而已,再说了,传出去吃亏的人是我,你一点都没事,好了,我去工作了!”洛阳说着直接就留给了周长安一个背影,笔直的,就连走路的脚步之间的距离都像是算好的,一丝不苟!

佟秋练忍不住的叹了口气,为什么连背影都是那么的落寞,那么的让人心疼呢!

“洛阳,你把我的订婚典礼搅黄了,难道你不该赔我一个么?”周长安的心里面感觉到了不安,他快步上前,直接拉扯住了洛阳的手。

“补偿?说吧,怎么补偿?”洛阳漫不经心地说!

“换我一个订婚宴就成!”说着周长安做了一个他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他直接俯身吻住了洛阳的嘴唇,洛阳则是错愕了片刻,一抬头给了周长安一巴掌,倒是对称了,周长安仍旧没有放手,“洛阳,赔我一个订婚宴,我就放你走!”

“周长安,你信不信我废了你!”周长安此刻心乱如麻,她不知道周长安这又是发什么疯,那个吻太突然,让她太猝不及防了。

“我信……”周长安冲着洛阳一笑,“你舍不得!”

------题外话------

因为这几天都是半夜才写完的,所以来不及捉虫什么的,有错字大家见谅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