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七十二章 问玉之心

山暗云浓,雨下了半夜,不见停歇,反生骤势。

大雨浇灭了安平侯府庄子里挂着的灯笼,满园漆黑,唯见后园一间屋里烛光如豆,朦胧熹微。屋里隐隐约约有咳嗽声传出,兰儿端着碗汤药,刚从小厨房里出来,偏屋的门便吱呀一声拉开了。

一个婆子立在偏屋门口,烦躁地问:“怎么小姐这时辰了还在咳?”

兰儿忙退回了厨房里,似是怕大雨淋了汤药,远远的隔着院子赔笑道:“山里凉,今夜的雨下得又这般大,小姐畏寒,难免咳得厉害些。”

婆子白眼一翻,畏寒就在江南待着,回盛京来做什么?这破落身子,嫁不出去,回来侯府也是白吃闲饭!老封君还指着她嫁门好亲呢,如今还不是送来庄子上了?

可真没用!

婆子心里骂着,转身回屋时嘴里咕哝,“咳成这样,叫人怎么睡!”

“王管事。”这时,兰儿的声音传来,管事婆子一回身,见她已将药碗放在了小厨房里,急急奔了过来,“管事大人,小姐咳得厉害,吵着您歇息了。我在江南就服侍小姐,对她的身子最是了解,瞧这样子,怕是要折腾到天明。您在偏屋守着,小姐自是感激您的照看,只是吵得您一夜不得安歇,小姐也于心不忍,要不……您今夜挪个屋睡?”

兰儿说着话,一锭银子便塞到了婆子手里,笑道:“外头雨大,您若湿了鞋子,奴婢就给您绣双新鞋,您若出门觉得天寒,奴婢就给您买壶好酒去!”

婆子瞧了兰儿一眼,掂了掂手里的银子,笑了,“小丫头不大,嘴倒甜!”

她睡在偏屋是奉了府里之命看着人的,她知道被人看着的滋味不好受,这主仆两人心里定不待见她。好在她们都是晓事的,知道规矩,拿人手短,她既得了好处,自不会给她们主仆找不自在。

婆子揣了银子打着伞便出了屋去,走得干脆,一路连头都没回。

兰儿跟出去,见人真的走了,这才关上院门插了门栓,到小厨房里端了汤药进得屋去。

“小姐,人走了。”兰儿一开口,屋里的咳嗽声便停了。

美人榻前的帐帘儿一掀,沈问玉倚坐在榻上,丝毫不见病态,问:“那边有动静吗?”

“动静可大了!奴婢趁着去药房取药的机会问了后园的小厮,听说姚家的马车那里围了不少人,看火把少说有一两千人!后园的侍卫有偷偷溜出去瞧的,说相府的庄子门口也围了几百人马,瞧那样子像是当兵的,像是……江北水师的人!”兰儿禀事时端着药碗在屋里来回的走,边走边扇,将药香扇得满屋都是。

“江北水师?”帐中昏暗,榻上女子半张容颜隐在暗处,不辨神色。

“听说是!”兰儿将药碗放下,问,“小姐,会不会相府请了英睿都督来?若是他来了,可如何是好?奴婢听说他断案如神!”

沈问玉悠悠一笑,“他比我想象中来得还早。”

兰儿忽怔,“小姐?”

沈问玉笑而不语,莫测高深。

盛京府里的人不过是白吃朝廷俸禄的庸人,她怎能期望郑广齐将此案查清?若指望他,他指不定被此案的假象蒙蔽,以为是盛京城里那凶徒所为。正因他庸碌,死的人才会是他的女儿,只有他的女儿死了,他才会对此案用心,势必查清真凶。查不清,他就会去请人,而他能请的只有那传闻中断案如神的江北水师都督。

她的谋算里本来就有此人,只是他比她想象中来得早。

兰儿见沈问玉无多解释,提着心难以放下,问:“小姐,万一英睿都督查出此事是您怂恿的……”

“怂恿?教唆撺掇是怂恿,我们之间不过是玩闹罢了,是陈蓉自己开了窍,说到底是她心思不正,与我何干?再说,人是陈蓉杀的,凶器是她找的,一切都是她谋划的,动机她也有,查案只讲究这些,查清了便可结案,谁还会去想这些是不是陈蓉能想出来的?”沈问玉眼帘微垂,眸光淡凉。

“也是。”兰儿觉得有道理,小姐总是谋算颇深,很少有失的。二爷和夫人过世的早,府里被刘姨娘母子霸占了那么多年,小姐伏低隐忍多年,一步一步解了姨娘对她的防备,一步一步地叫姨娘看轻她,终在时机成熟之时,收买水匪,沉杀庶兄,逼死姨娘,再到县衙报案诉冤,借县衙之手剿杀水匪。

十年不动,一动若雷霆!

此番回了盛京,小姐也没有失策过。她曾说过,她自幼无爹娘庇佑,此生必要站在高处,不再过那看人脸色朝夕难保的日子。她没说高处是何处,但她跟了小姐这么多年,隐约能猜得出来。元相国早晚废帝自立,镇军侯便是大兴日后的帝主,小姐的心在一国之母,在天下女子最尊贵的身份上!老封君给她挑的那些姑爷,她都瞧不上,自不会让婚事成了,因此她回盛京的这小半年里,多半时日窝在闺房里装病,老封君让府医来为她诊脉,却不知小姐在江南沈府的那些年里,为了让姨娘相信她是个药罐子,曾真的喝过两年的汤药,把好好的身子给喝坏了。姨娘信了她以后,她虽没再喝过汤药,但身子虚了,一直经不起汤药的折腾。她早在回盛京前就知道回了侯府会被许亲,因此在回京途中就开始喝那些汤药,回府当日,老封君命府医给她诊脉时,自然诊不出破绽。

小姐想嫁的那人是世间最坦荡的英雄儿郎,但以侯府如今的光景和元沈两家的恩怨,她难以如意,只能静待时机,在时机到来之前,她绝不能被老封君做主嫁做他人妇。事情果然如小姐所料,老封君瞧的那些人家,有忧心二爷是罪臣的,也有听说她常年卧病而打退堂鼓的,侯府忙活了小半年都没个结果,老封君恼了小姐,便让她来庄子上住着了,殊不知这正遂了小姐的心意。

小姐谋算之深,她只有仰望心服的份儿,而老天也在帮小姐,她们到了庄子上没多久,小姐一直在等机会便来了。

盛京城里的贵族小姐们到相府的庄子里小住,小姐打听了其中都有谁后,便设计巧遇了陈小姐。陈小姐之父被贬,寄住在定远侯府,小姐之父亦是被贬,寄住在安平侯府,两人同病相怜,陈小姐很快便与小姐无话不谈。本来姚小姐不在,时机尚不成熟,小姐只想与陈小姐先交好一段日子,可谁知这么巧,姚小姐今儿便来了山上!时机难等,这样的机会下次未必有,小姐便当机立断“点拨”陈小姐,杀郑小姐,嫁祸姚小姐,再将宁昭郡主拉下水,甚至瞧小姐的意思,她连江北水师都督都算计在内!

小姐的心计如此之深,这天下间莫说女子,即便是男子,又能有几人聪慧过她?

只除了……

兰儿偷偷瞄了沈问玉一眼,见她眸光幽凉,意态深远,似也想起了江南。

暮青,那是她永生难忘的名字。

她所谋之事从未有失过,唯一的一次便是失在她手上。此人验个尸就看出刘氏是被逼自缢的,致她闺誉有损,她怎能留此她?只是没想到,那两个水匪如此无用,竟能让她逃脱!她不知使了何计说动了九曲帮舵主,唆使那群匪徒偷入县城、夜闯沈府,如果不是府中有密室,她及时躲了进去,只怕一旦被水匪抓住,以她和九曲帮的恩怨,必不能善终。

不过此事她也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原本她还想以江南沈府没有长辈了为由,修书给安平侯府,请老封君求太皇太后允她回京。沈府遭劫让她有了更多的理由,老封君见了信后进宫一番哭诉,她只在江南等了两个月便领了太皇太后的赦旨回京了。

从那之后,虽不曾再见过暮青,她却对此人一直不能忘,她是唯一一个让她失过手的人,而如今来了盛京,她又遇上一个断案如神之人,但她还是选择动手。

她在赌,赌江北水师都督没有传闻中那么聪明。

她以前行事都是谋定而后动,从来不赌,这一回一是机会来得突然,如若不动便再难有此良机,二是那个人……那个在望山楼上泼了杯茶水救了她的男儿,值得她赌!

赌赢了,太皇太后和华郡主便会厌弃宁昭,他若知晓此事也会厌弃宁昭。

赌输了……

哐!

屋外忽听一道雷声,雷声落下时,院门被人撞开,雨声甚大,在屋里都能听见踏着泥水而来的脚步声。

兰儿慌忙奔到房门口,拉开房门一看,见白电掠空,院子里十来道人影一晃,甲胄威凛,长刀森森,为首的将领踏上门前青阶,战靴踏得雨水四溅如玉珠!

兰儿惊怔地望着那将领,心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忘了出声。

听那将领冷喝一声,“江北水师,奉都督之命,带沈小姐到相府的庄子上走一趟!”

沈问玉僵坐在美人榻上,转头望着房门方向,眸中诸般情绪涌如巨潮。

赌输了?!

------题外话------

这章说了下沈姑娘的心思,免得有的妹纸搞不清她的动机。

这里说一下沈姑娘的名字,问玉之名是有来历的,听说古代帝王选后,喜欢的女子会授一柄玉如意,所以“问玉”就是问鼎后位之意。

提示:有不记得沈问玉的妹纸,可去翻看第一卷第四章,奈何有人傻

……

另:昨天看了下妞儿们猜沈问玉是凶手的理由,理由真是各种都有,但其中有一种竟让我无言以对。

姑娘们的理由是这样的——因为看她不顺眼,所以有坏事就想到她!

我表示,这种推理好没根据,但是听起来好有道理……OTZ,我竟无言以对无话反驳,只能再次献上膝盖!乃们赢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