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药,诱情(下)

御书房底下的整片密室内,由上面的御书房正好对下来的这处位置,好像一个圆形的地下“大厅”。百里清颜下来后,一般就留在这“大厅”中。上面的萧恒只要悄悄御桌,或是在几处特别的地方跺了跺脚,她都能清晰听到。

“大厅”中,光线明亮。

四周的石壁上每隔几步就设置了一烛台,上面常年点着油灯。

中央的位置,摆了一张方形石桌,此刻的石桌上面正放着梳妆镜、梳子、簪子等各类东西。

另外其中一边靠石壁的地方,还设了一张石床,石床上摆了被子、枕头,很清楚地显示现如今这张石床上有人在睡。

此刻的乌云,正被关在其中一处石壁后面的其中一间密室中。周围一圈的石壁看上去好像是实心的,但都另藏乾坤。有的后面是密室,有的后面是通道,具体通往哪自然只有萧恒与萧恒手中的影卫知道,或亲自走上一遍也能知道。

石壁后面的密室中,乌云自关进来后,就一直气定神闲地坐着,尽管左手的手腕上被锁了一条很粗很粗的玄铁铁链。

从御书房中下来的百里清颜,直接走向中央处的那张石桌,就对着桌上的梳妆镜照起来,并拿起桌上的簪子在自己的发髻上对着镜子比划,准备再重新打扮一番后再去给密室内的人送水。

好半响后,百里清颜还是有些不太满意,索性就再换件衣服。

时间流逝,底下的密室中丝毫没有白天黑夜之分,但外面已不知不觉天黑下来。

又过了良久后,对自己的打扮终于抿唇笑了的百里清颜,准备好一壶茶,这才给密室中的人送去。

几乎与石壁融为一体,鬼斧神工般丝毫看不出来有任何不同之处的石壁上,在百里清颜腾出一只手来缓缓转动了一下离得最近的石壁上那盏小油灯后,慢慢朝内开出一道长方形的石门来。

百里清颜端着茶走进去,一眼将密室内的人收入眼底,“你一定渴了吧,这是我刚准备的茶。”说着,百里清颜在密室内之人的对面坐下,放下手中的托盘,再亲手倒了杯茶,往对面之人面前一放,“放心吧,绝对没毒。”

乌云没有动,脸上的神色也没有半点变化,“看来萧恒并不准备亲自来见我。”

“皇上他这几日政务繁忙,有些没时间,需要过几天再来。”

“既然这样,那百里姑娘请吧,不送。”

“你……你就这么不想看到我?”百里清颜脸上的笑顿时有些挂不住,这么美的一个大美人坐在他面前,还是刚刚精心打扮过的,他竟然依旧无动于衷?哦,对了,她怎么又忘了他双眼无法视物,刚开始还真的一点都没看出来,上次差点死在他手中的时候才意外发现这一点,只能说他一直掩饰得太好了,与正常人无异。而这也就是说,她的美貌他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看到。或许就因为这样,他才始终对她没反应。

想到这一层后,百里清颜的心情不得不说倏然间又恢复了不少。

乌云冷笑了一声。

百里清颜接着道:“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说,我会转达给皇上的。还有,你有什么需要,也可以对我说,只要我能够做到的,都会帮你。”

“那么请你现在出去,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乌云依旧毫不给面子,上次让她逃了真是太便宜她了,不过不会再有下次。

“那好,我先出去,待会儿给你送饭菜过来。”百里清颜说着,起身走出去,关上石门。

在听着石门最终合上的声音传来后,百里清颜脸上的笑终于彻底挂不住,一下子难看了下来,刚才那丝略微转好的心情也随即消失殆尽,不管他看不看得到,他现在这么冷淡对她是事实。

不久,两名影卫送饭菜下来。

饭菜并不差,三菜一汤加一碗饭,色香味俱全,一份给百里清颜,一份给密室中的乌云,但萧恒已经交代了,饭菜都给百里清颜就行了,让百里清颜去送。

当两名影卫放下饭菜,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百里清颜叫住两人,对两人小声吩咐了几句。

两名影卫怔了一下后点头回道:“我们会禀告皇上,如果皇上同意了……”

“放心,他会同意的,我在这等着,你们最好快点,不然饭菜都要凉了。”

两名影卫没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不一会儿后将百里清颜要的药送了过来。确如百里清颜所说,萧恒同意了。

百里清颜所要的药,一份是迷药,还有一份是催情药,之前萧恒已经接受了她提出的“美人计”,并让她来做这件事,她要这两种药萧恒自然不会不同意。

拿着影卫送来的药,再看着影卫出去后,百里清颜忍不住抿唇笑起来,依次在其中一份饭菜的汤中加入这两种药,然后用勺子轻轻地舀了舀,这才端起饭菜给密室内的乌云送去。

乌云仍旧坐着,几乎没有动。

百里清颜一边将饭菜放下,一边开口,“饭菜刚送来,还热着,你趁热吃。这里就只有你我二人,如果你担心饭菜有毒的话,我可以留下来与你一起吃。当然,如果你还是不想看到我,我待会儿过来收碗筷。”

“出去。”两个字一如刚才。

百里清颜勾了勾唇,“那好,那我就不打扰你,待会儿再来收拾饭菜。对了,现在还没有人知道是我抓了你,也没有人会想到你现在被困在这里,所以你想等人来救,恐怕要等上一段时间了。”弦外之音显而易见,那就是想救他的人需要很长时间才会来,这么长时间他要是不吃不喝的话就只有死路一条。另外,这里是皇宫,戒备森严,就算人来了,也不一定能将他救出去。

下一刻,打开的石门随着百里清颜走出去,很快又紧闭了回去。

百里清颜心情挺好地走向“大厅”中的桌边,开始自己吃起来。

乌云还是没有动筷子,暂时没什么胃口,不管百里清颜怎么说。

另一边的容觐、东泽与魔宫中人,此刻已经在到处找夭华与乌云的下落。那些吸入的毒,并不是什么致命的毒,只是一些软骨素罢了,过了那段时间药效过去,也就没事了。

一同寻找的,还有后面紧急赶来的皇宫中侍卫。

所有黑衣人在皇宫中的侍卫赶来的前一刻有序撤离,在皇宫中侍卫赶到的时候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擂台下面倒下的那些百姓,如今也都已经醒来,纷纷返回城中,每个人还心有余悸。

至于高台上当这届评委的朝中大臣,在部分侍卫的护送下迅速回城。

悬崖峭壁上的安静山洞内,夭华与抱着小奶娃的澹台玥还一起呆着。

小奶娃早已不哭,现在看上去还不错,就是饿了。

澹台玥已经再多次抗议,要夭华快点将孩子抱回去,甚至威胁夭华再不将孩子抱回去的话他就真将孩子丢地上了,可身后之人还是没反应,只能不了了之。

皎皎月光,如一层透明的薄纱倾泻入洞内,照亮洞口处的位置。

小奶娃一会儿伸手抓抓澹台玥的衣袍,一会儿小手指塞入小嘴中,又一会儿调皮地捂捂眼睛,可怜兮兮地看澹台玥,想要吃东西。

“喂,你要不要去找点吃的东西回来给他吃?他饿了。”突地,澹台玥又对身后一声不吭的人抱怨。

夭华挑了挑眉,这里是狩猎场,找什么吃的给小奶娃吃?要不要去抓只兔子来烤一考?简直笑话,还不如直接出去,返回澹台府。

而小奶娃吃的东西,一直都是乌云亲手安排的,并且乌云会在吃的东西里面加入些药物,稳定住小奶娃的身体,没有乌云在也不能贸然给小奶娃乱吃,也不知道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但也不能无休止地一直在这里呆下去。

“喂,我在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说着,澹台玥忍不住就想回头好好看看。

“不许回头。”倾泻进来的月光在洞口处,站在最里面黑暗处的夭华始终将澹台玥的一举一动都看得清清楚楚,察觉到澹台玥的意图后立即冷声喝止澹台玥,免得小奶娃看见了她后又哭。

澹台玥顿时气得止不住狠狠皱眉,低头重新看向腿上乖乖的小奶娃,那额头上清楚刻出一行字,“你不喜欢她,讨厌她就对了。以后也别喜欢,永远别喜欢。”

小奶娃看不懂,一脸疑惑与不解。

夭华接着再想了想后道:“那你现在在这等着,本宫马上出去看看外面到底有什么能吃的,待会儿带回来。记住,照顾好他,不然本宫可是会生气的。”而话虽这么说,事实上夭华是准备立刻上崖去探探,如果上面还有黑衣人埋伏着,就直接全解决了,然后带着小奶娃回去,不能再等下去了,不能让小奶娃长久挨饿。

“呵呵,你还生气,我没生气已经很好了。”澹台玥咬牙。

夭华一笑,随即瞬间从澹台玥身侧擦身而过出去。

澹台玥顿时只觉一道快风从身侧过去。

夜幕下,悬崖上,随着夭华的上来与落地,一直埋伏在暗处的黑衣人迅速现身,一下子包围住夭华。

“果然还没走,这可是你们自己要留下来送死的,可就怪不得本宫了。”

“笑话,今夜谁死在这里还不一定呢。”

“是啊,不一定,那动手吧。”夭华冷笑,刀光剑影随即交错在悬崖边。

下面的山洞内,随着夭华的出去,澹台玥终于忍不住捏了捏小奶娃的小脸蛋,有些止不住越来越喜欢这小奶娃了,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是不是都这么可爱。不过他发誓,他捏他的小脸蛋纯粹是因为喜欢,绝不是因为他与那妖女长得像,他想变相报复那妖女。

小奶娃有些咯咯咯地笑起来,小手调皮地想抓澹台玥捏他小脸蛋的大手。

澹台玥抬头看了一眼洞外,相信那妖女绝不可能这么快回来,就再逗逗腿上的小奶娃。其实不得不承认,那妖女虽然很可恶,但对这孩子还是挺用心,没想到她竟也会有这样一面,真有点不敢相信。

一时间,气归气,澹台玥不免有些对夭华改观,或许她也不是那么可恶,只是他一直只看到了她可恶的一面而已。

半个时辰左右后,夭华回来,两手空空,如出去时一样瞬间从澹台玥身侧擦身而过进入到洞中最里面,一块白色丝帕在从澹台玥身边过去的时候丢在澹台玥头上。

澹台玥直到视线被遮住才迅速反应过来,气恼得快速低头让落在自己头上的丝帕落下去。可恶,他就不该对身后的妖女一点点改观。

这时,只听身后那妖女可恶的声音传来,“用这块丝帕蒙住他的眼睛。”

“要蒙你自己来蒙。”澹台玥火大。

夭华笑,心情似乎不错,“听澹二公子这话,可是要本宫从后面抱住澹二公子,从澹二公子的身后伸手来蒙?”

“你……好,我蒙,你快给我站住,你要真敢抱我一下,看我不杀了你。”夭华的话对澹台玥来说无异于火上浇油,但紧接着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感觉到身后之人朝他走近,澹台玥急忙改口,真怕身后之人来真的。

夭华暗忍住眼角止不住扩大的笑,“澹二公子就这么怕本宫?”

澹台玥不语,强忍住左手手臂上面的伤口,三两下蒙住小奶娃的一双眼睛,这才松了口气。

夭华看在眼里,再度迈开脚步,在澹台玥吓得开口之际直接从澹台玥腿上抱过小奶娃,“外面已经安全,可以回去了。当然若澹二公子还不想回去,也可以留下。”

音落,洞内已经没有夭华的身影,澹台玥气得忍不住跺脚,又被她戏弄了,迅速起身出去。

悬崖上面,容觐与东泽,还有魔宫中人都已经在等着。刚才寻找的人中有人听到悬崖这边有刀剑声,过来看看,然后迅速回去告诉其他人,所有寻找的人自然很快朝这边来了。在夭华重新下去,回到洞中的时候,悬崖上面的黑衣人都已经解决,一个不留。

“宫主。”见夭华安然无恙上来,还带着小奶娃,等候中的容觐与东泽迅速上前一步靠近。

萧恒派来的侍卫,其中的为首之人则迅速走向后上来的澹台玥,“澹二公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澹台玥摇头,将地上的尸体都看在眼里,“查出来没有这些人是谁派来的?”

“还没有。”侍卫也摇头,接着道:“澹二公子,皇上吩咐了,如果找到你,就让你马上随我们一起进宫去,皇上想知道整件事。”

澹台玥点头,左肩上的伤还可以坚持,“好。”

夭华那边,夭华已经在问乌云,到现在也没看到乌云的身影,“对了,那朵乌云呢?”

“找不到他,他不是和宫主你在一起吗?”刚才夭华说下去带小奶娃上来,他与东泽还以为乌云也在下面,所以也就没有问。现在没有看到乌云上来,还以为夭华会命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下去带乌云,但没想到夭华竟然会这么问,容觐脸上不由闪过丝诧异。

夭华皱眉,顿时怀疑乌云是不是趁机溜走了,真是不看着他一会都不行,那朵可恶的乌云就爱跟她耍花招,也不知道他现在是不是联系到他的人了,下一步会不会想从她这里将小奶娃夺回去?按理来说,他那日既然说带小奶娃回去纯粹是为了夺魔宫宫主之位,可他后来离开那边来这里,好像已经不想夺魔宫了,也不知道还霸着小奶娃干什么,有本事他自己找个女人,真自己生一个去,最好长得像他,绝对没人会跟他抢,“本宫怎么吩咐你们的,这么点事都办不好。找,挖地三尺也要将那朵乌云找到。”

“是。”容觐与东泽一起点头,就要带魔宫中人再去找。

“容觐你留下,东泽你带人去。”夭华紧接着补上一句。

东泽一怔,但并没说什么,带着部分魔宫中人迅速离去。

澹台玥将夭华的话都听在耳内,之前好像有听说这小奶娃是她和那个名叫“乌云”的白衣男人生的,萧黎当日也正是因为知道了这一点才会带着侍卫匆匆追出去。可这些本来都没有什么,但现在想起来,不知怎么的,澹台玥竟觉得有些不舒服。可到底哪里不舒服,又怎么个不舒服法,澹台玥说不上来,不准备再看夭华一眼,就对为首的侍卫道:“那现在就走吧,别让皇上久等。”

“那澹二公子请。”为首的侍卫就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片刻后,整个悬崖上,便只剩下了夭华、容觐和几名魔宫中人,及一地的尸体与鲜血。

小奶娃双眼被蒙着,此刻在夭华怀中还算安稳,一只手紧拽夭华胸前的衣袍,一只手不断想扯下眼睛上的丝帕。

容觐看在眼里,都已经好久好久没看到小奶娃如此安然的在夭华怀中了。不管夭华之前做过什么,可她那个时候毕竟不知道他竟然真的是她的孩子,只把他当乌云的了。而说实话,这些日子以来看着夭华这么一心为小奶娃,想要弥补,容觐也不免有些为夭华心疼,知道她现在已经很后悔。

安静中,只听夭华问道:“说说看,你觉得这些黑衣人会是谁派来的?”

“不好说,我们之前在这里只是呆了短短二十来天左右而已,说不上有什么仇人。另外……”微微一顿,容觐看着夭华接下去道:“我觉得那些人好像是专门冲宫主你与那乌云来的。在公主你与乌云离开后,那些黑衣人并没有对我们赶尽杀绝。在当时我们都已经中了毒的情况下,他们人手又越来越多,要杀我们其实已并非什么难事。还有,他们用的并不是什么毒,时间一过药效也就过去了。”

夭华略沉默了一下,这些她都已经感觉到,而从容觐的这些话中只是更加证实了而已,“容觐,本宫现在马上给你一个任务,你……”后面的话,夭华招手示意容觐再靠近一点,小声对容觐耳边道。

容觐认真听在耳内,有些脱口而出道:“宫主,你怀疑是他?”

夭华点头,“没错,就是他,所以你马上亲自替本宫去查探一下。记住,一定要小心。”

“宫主放心,那我现在就去。”容觐拱了拱手,迅速转身离去。

夭华接着对留下的魔宫中人道,“随本宫回去。”

“是。”留下的魔宫中人点头。

澹台府内,上上下下灯火通明。

澹台荆老当益壮,什么场面没见过,早已经恢复过来,一直在大厅中耐心等着澹台玥与夭华等人的消息。

忽然,有人迅速来报,进入厅中对澹台荆道:“大人,二公子与那夭姑娘都没事。二公子现在先进宫去见皇上了,夭姑娘在后面很快回来。”

澹台荆一听,担忧了一整个晚上的心这才放了下来,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

第二天一早,还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乌云的下落,东泽不得不先带着人回来。

澹台府内的夭华住的院落内,夭华一大早醒来,昨天晚上回来后小奶娃一直没有哭,后面还安安稳稳地睡着了,致使夭华也不由好好睡了一觉,当然前提是夭华一直没有解开小奶娃眼睛上额丝帕,也不让小奶娃自己扯下来。至于吃的东西,由于乌云不在,夭华不敢贸然给小奶娃吃什么,可又不能什么都不吃,便喂了些白稀饭。

床榻上,醒来的夭华半侧着身,一只手支头,一只手忍不住轻轻捏了捏小奶娃的小鼻子,如果中间这*年能够一刀消除掉,她与孩子从没有分离过该有多好,但可惜终究不可能。

小奶娃的小脸还是有些苍白。

敲门声在这时忽然毫无征兆地响起,外面传来东泽的声音。

“等等。”夭华立即对外回道,打断外面的敲门声,不想太早吵醒旁边的小奶娃了。

片刻后,穿戴整齐的夭华打开门走出去,反手带上房门后对回来的东泽问道:“怎么样,那乌云找了没?”

“还没有,一整个晚上我带着魔宫中人几乎已经快翻遍整座狩猎场了。”

“继续找,一定要找到不……”可……

“宫主。”正当这时,容觐恰好回来,一边从院门外走进来,一边对夭华开口,打断了夭华还未说完的话。

夭华看去。

容觐很快到达夭华跟前,“宫主,确实是他。我昨天在夏侯府院外等了半宿,果然见回来的黑衣人进入府中向那夏侯渊晋回禀。另外,从夏侯渊晋恼羞成怒脱口而出的话中意外得知乌云现在似乎已落入萧恒的手中,此刻正被关在皇宫内,让他有些再难以下手。”

“你确定没听错?那乌云真落入萧恒手中了?”夭华意外,拧眉确认道。

容觐点头,“不会错。那夏侯渊晋应该知道有段时间了。”

“这么说来,这是要本宫进宫去救他了?”

“宫主,要不我去……”

“呵呵……”夭华打断容觐,“这可真是天下红雨,几个月甚至是几天前,都还一心想要置他于死地,恨不得亲手扒了他的皮,现在却不得不救他。”

容觐还是有些不放心,那皇宫非一般的地方,担心夭华去会有危险。

东泽也同样担心,不想夭华亲自去冒险,“宫主,或者我与容觐两个人去,一定能将那乌云给救出来的。”

“正如你们所担心的,那地方非同小可,本宫去也自然不会自己一个人去。这样,东泽你带着所有魔宫中人在这里保护孩子,容觐随本宫一起去。”可是,她还是很不甘心怎么办?

容觐点头,刚才差点以为夭华要单独一个人去,“这样也好,两个人也能多一分照应。”

东泽勉强点头,“那公主定要小心。”

“放心。除了落在乌云这厮手中那次,本宫何时出过事。倒是你,你该知道现在孩子对本宫来说有多重要,务必百分百确保他安全,不得有误。”

“公主放心,就算是豁出去我这条命,我也一定会保护好孩子的,等着公主回来。”东泽自然已经知道这个孩子对夭华的重要性,并且只要有眼睛的人都可以看出来,一时间近乎发誓般的对夭华保证。

夭华不担心其他,就怕她与容觐进宫去这段时间那夏侯渊晋又派杀手,甚至直接闯入澹台府来刺杀。昨天那样的情况下他都能出手,还让人冒出侍卫,相信他没有什么做不出来,“我们会尽快回来。”

东泽再点了点头。

“宫主,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容觐转而问道。

“自然是现在,这个时候正是南耀国上早朝的时候,相信萧恒绝对想不到我们会这个时候进入皇宫。”

“也好,就现在。”容觐颔首。

皇宫,按照时刻表,此时已经换上另一批侍卫,从早到晚戒备森严。

夭华与容觐到达后,悄然潜入。

御书房底下的密室中,百里清颜这个时候正准备给被囚的乌云送早饭。昨晚的那顿晚饭真是浪费了她下的药,没想到乌云还没有动过一下。不过现在已经一夜过去了,想来乌云也该彻底饿了,相信手中这顿清淡的早饭他会喜欢。

密室内被囚的乌云,一夜未眠。

百里清颜打开石门走进去后,将早饭放下,“还是那句话,你若不吃,就算救你的人最终能找到这里来,怕你也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乌云没有说话,拿起勺子慢慢喝了两口淡淡的稀饭。

百里清颜看在眼里,偷笑在心里,他可总算是吃了。

片刻后,百里清颜将早饭撤出去,合上石门,准备等乌云身上的迷药与催情药都发作后再进来。

互相配合,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进来,成功避开暗处的影卫的夭华与容觐,很快分头行事。夭华前来这边的御书房查看,容觐则前往萧恒的寝宫查看。如果乌云真被关在皇宫中,一定在这两处底下的密室内。

御书房中,悄然进入的夭华,迅速在御书房上下查找起来。

时间在夭华的查找中悄然流逝。

底下觉得差不多了的百里清颜,备好了一壶水后,准备假装送茶进去看看。

终于成功找到密道口,并打开密道下来的夭华,正好看到这一幕,急忙先侧身藏匿了一下,故意没有出声。

“乌公子,这是茶。”走进去的百里清颜,自石门开启的那一刻起,目光就再没有从乌云脸上移开过半分,一边说一边将乌云脸上的神色都收入自己的眼底。

迷药与催情药非一般的毒药,与一般的毒药相比在各方面都有很大程度的不同,让人无法察觉,只有等感觉到它发作的时候才能发现,乌云隐隐皱了皱眉,压制下体内已然升起的那丝灼热,没想到他已经这么小心了还是着了道,更没想到百里清颜竟然会对他这这种药。

百里清颜一时实在有些看不太出乌云有何异样,不知道是药性太慢还没有发作,还是他掩饰得太好,一如他双眼无法视物一样。

想了想后,百里清颜浅笑了一下,不准备马上出去,语气明显温柔地道:“乌公子,其实这水也没有什么好喝的,不如我亲自煮一壶茶给你如何?反正你现在这么被囚着,也不能出去,上次在竹林中的时候你可是说很不错的。”

进来但没有靠近的夭华,将石门没有关上的密室内传出来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没办法,实在是这密室太安静了,心中怎么也没有想到刚才一下子看到的会是当日在雪山中和明郁一起从雪山山顶飞身下来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她到底什么身份,为什么那日和明郁在一起,现在却成了萧恒的人,在这里看守里面的乌云。而听她说的话,及听她的语气,她这是对乌云有意?如果真是这样,那可真有趣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