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0.坑深270米:这儿是安城,罪名不要乱扣

晚安咬唇,很快的点头,“我明白了。”

任医生端详着晚安的神色,“慕小姐,恕我冒昧的问一句……慕老和那位黛茜小姐是什么样的血缘关系?”

只说是亲戚有血缘关系,但是具体是什么院方并不清楚,何况对方还不是亲自来医院配的型。

他继续道,“是这样的,如果方便的话那就安排那位小姐来医院一趟,她本人是肯定要亲自过来才能确定能不能捐,还有就是,我个人认为虽然目前合适的人选有两个,但有血亲的话,还是血亲优先。”

“我明白,”晚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勉强的露出笑容,“我会尽快联系跟她谈好,让医院能安排。峻”

晚安从副院长的办公室出去。

黛茜鲫?

为什么是她而不是自己?

晚安没有先回病房而是搭乘电梯去了医院的天台,站在上面吹了下风就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出去。

这是自上次黛茜去她的办公室闹之后,她第一次主动的联系他。

威廉的声音压得低,藏着不明显的疲倦,晚安隐隐知道他们夫妻最近关系不大好,争吵还是冷战。

不过她都没关心,现在除了爷爷的病情,其他的事情她统统不关心。

“结果出来了是吗?”

天台的风刮得很大,将她的长发吹起,“是,”她的嗓音虽然夹在风里,但是很清晰,“任医生说你的女儿配型成功了。”

电话那头没有马上接她的话,晚安的声音低了两度,有些艰难的道,“我问过医生了……骨髓捐献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之后做好休养是可以恢复的……”

“我知道,”威廉在那边道,跟平常无异,但是细听能感觉到有些压抑,“过两天我会带她过来,这段时间你多陪着爷爷就是,其他的事情不用再操心了。”

晚安沉默了一会儿,“好。”

等和陪伴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下午傍晚时分,晚安推着轮椅在医院下面的草坪上陪慕老散步。

爷孙俩正低声聊着天,一抹身影压着影子下来,挡住了光线,声音在头顶响起,“慕老。”

两个字,不卑不亢。

晚安抬头看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女人,看年纪三十多岁不超过四十,但是心细或是对时尚首饰敏感的眼神却可以判断出她已经跟超过四十岁了。

保养得不错,浑身透着一股说不出的贵妇气质。

晚安低头,温柔的拍了拍慕老有些干枯的手背,很耐心的道,“爷爷,您先坐会儿,我待会儿就过来陪您去吃饭。”

还不等慕老回答,那女人看了他们一眼,才道,“晚安,我来不是为了找你,是有事找爷爷谈的。”

晚安站了起来,不温不火心平气和的道,“爷爷身体不好,有什么事跟我谈都是一样的,我可以决定跟做主,威廉夫人。”

慕老拉住她的手,握了握,“没事,晚安,”浑浊而有深意的眼看着前方,声音缓慢而仍然透着精气神,“说几句话的力气,爷爷还是有的。”

“威廉已经跟我说了这件事情了,虽然您一直都不喜欢我瞧不上我,但您既然是他的父亲,我也自然把您当成是我的父亲,如果医院最后评估的结果这个手术是可行的话,我们黛茜也会愿意为您的身体健康做出牺牲。”

慕老的手搭在轮椅的扶手上,眼睛仍是看着前面的湖面,而没有正视她,“你特意过来,想说的应该不只有这些。”

“因为把您当爷爷,黛茜才会愿意为您抽骨髓,”女人的声音尽量放得舒缓而柔软,却始终夹杂着不易觉察的某种清高,“那么我也希望,您能真真正正的认她。”

晚安安静的蹲在慕老的膝盖前,一言不发,眸低垂着,掩住了所有的神色。

慕老笑出声,终于抬头看了过去,哪怕疾病带给他虚弱和苍老的感觉,但流露出来的依旧是不怒自威的气势,一双显得并不清晰的眼睛匿着笑意,叫人莫名的心虚。

“是认她?还是认你?做威廉夫人还不够,怎么,还想取代死了十几年的云槿做慕太太?”

不管多少年过去,即便今天是他有求于她,即便他已经无权无势不是当年叱咤,只剩下一个同样不成大器的孙女依靠,他在她的面前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

“不管您承认不承认,我是事实的慕太太。”

慕老从容的淡笑,“既然如此,又何必要我的承认?”

“因为我知道威廉心里有遗憾,这么多年来他对您一直心存愧疚,虽然当年是您强行拆散了我们,但是毕竟您生他养他,时间长了,他会越来越愧疚,而我不想看到他这样不开心。”

慕老眯起了眼睛,笑,“所以,你想让威廉恢复往日的身份,让我出面承认当初是我强行拆散了你们,是云槿第三者进入你们的感情,而你们都是无辜的,你们才是一家人?”

“我们本来就是一

家人。”

慕老淡淡的道,“没错,你们是一家人,只不过跟我,跟我们慕家没有任何关系。”

他话得平淡自然,女人的脸色一变,“慕老,您住院需要威廉,做手术需要黛茜,您需要我们一家人,言辞何必如此刻薄。”

晚安闻言就拧眉,冷冷的道,“你够了。”

慕老拍拍她的手背,淡淡的笑,“你以为他替我出住院费,我就要感恩戴德了?”即便是浑浊的眼,依然透着刺骨的某种意味,“我养他十几二十年,光是还钱债,他都还不清,至于你的女儿,对我而言就只是个配型成功的陌生人,她肯捐,我心存感激,不肯……那也是我的命,何况我已经一把年纪了,生生死死,迟早的事情。”

晚安向慕老使眼色,示意他不要这么说。

如果能救爷爷的命,即便是委屈一点,也没什么。

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比不上真真实实的性命。

慕老低头对晚安慈祥和蔼的笑,“乖孙女,陪我去吃晚饭了,爷爷饿了。”

晚安闷闷的点头,“好。”

刚刚推着轮椅转身,就看到气质沉稳成熟的男人大步的走了过来,他跟顾南城的气质都有几分内敛,此时眉宇间的阴冷却格外的明显。

威廉拦住他们,“晚安?”

“爷爷饿了,我带他去吃饭。”

他眼神复杂的看着脸上沟壑明显却无表情的慕老,又看了眼淡静温凉的晚安,“嗯,你们先去吃饭。”

晚安推着慕老的轮椅离开。

直到他们的背影在尽头消失,威廉晦涩的脸才一下沉了下去,“你说了什么?我没说过我爸身体不好,现在经不起刺激?”

女人睁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还什么都没问,就觉得是我在刺激他?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你眼里是这种人了?”

“需要问么?”看他们的表情就看得出来,必定是说了让慕老不高兴的话,“你跟他们说了什么?”

“你在质问我吗?”

威廉看着面前的女人,一股前所未有的疲倦感从最深的地方带了出来,“我不跟你争论这些,带黛茜来医院。”

“你现在眼睛里是不是只有你的爹和你前妻给你生的女儿了是不是?你心里还有没我有没有黛茜,带她来医院说如果没问题的话要让她抽骨髓,没有关系的陌生人她会肯?还是你要让她知道那是她爷爷是不认她的爷爷?让她知道她的妈妈背负着小三的骂名?让她知道她还有个姐姐是正牌的慕家大小姐?你有没有稍微去考虑一下,她能不能接受这些?”

威廉双眼看着她,“我爸要死了,你觉得我有心思去考虑她有没有办法去接受这些事情?晚安七岁就无父无母亲眼看着她妈妈死在她的面前,你还让我在她的面前去思考黛茜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所以连她唯一的亲人都要夺走?”

女人的脸一下白了,她往后面退了几步,“现在,你那个女儿越来越重要了?”

威廉的脸上慢慢的浮现出清晰而逐渐浓稠的失望,他甚至丝毫没有将表情收敛起来,而眼睛慢慢的变得冷而淡。

“我现在没有心情跟你谈论这些。”

说完就毫不迟疑的转身,跨着大步离开。

……

陪爷爷吃完晚餐,陪他下了会儿棋,又聊了半个小时天,慕老睡下了,晚安才带上门出去。

郁少司刚好打电话过来,“我把你剪的那个版本送去电影节了,后期也差不多了,现在在宣传时期,定在八月份第一个礼拜五上映。”

现在是六月多,“好,”晚安轻声道,“谢谢你。”

郁少司没理她,嗯了一声,就把电话给挂了。

他也就是意思意思下通知她而已,毕竟是她的电影。

晚安就坐在病房外的走廊上,手机放在一边,高级病房外很安静,只有惨白的光线落下来,她抱着膝盖,将下巴搁在上面,怔怔的出神。

等待,像是等待被判刑。

不知道这样做了多久,晚安正准备回病房休息,哒哒哒的高跟鞋声音就响起了,她下意识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黛茜怒气冲冲的朝她走来。

眼睛里是红着的,像是哭过,看着她的眼神像是看着什么仇人。

女孩的声线显得特别的尖,她瞪大双眼质问道,“就是你让我爸妈吵架的?”

晚安失神的双眼一下聚焦起来,脸庞也变得温凉逼人,“我爷爷在睡觉,还有,在医院不要这么大的声音,会吵着别人。”

“你算什么东西凭什么教训我?”

晚安平静的道,“没教训你,只是提醒你不要吵着别的病人。”她抬眸看着眼前怒气腾腾仿佛恨不得撕了她的表情,起身站了起来,“你非要这么大声的跟我说话的话,那我们换个地方。”

说完不看她就径直走廊的尽头走去,最后一块没有安排病房,是放东西的,医

院的电梯也没有安排在最边上,所以两边都是楼梯。

晚安刚转过身,迎面而来就是扬起要落在她脸上的巴掌,下意识的要抬手,眼底有思虑掠过,她一动不动的受着了。

响亮而清脆的巴掌声。

“今天怎么这么怂啊,上次你不是嚣张的很吗?”

晚安没什么表情,淡淡的道,“找我什么事?”

“是不是你害我爸妈吵架?害我爸这几天都不回家,害我妈总是偷偷的哭?我告诉你,我才不管是什么关系,让我妈哭,你就别妄想我会救你爷爷。”

晚安的眼睛冷了下来,她抬脚朝黛茜靠近了一步,“什么事都跟我爷爷无关,你们有什么不满就冲着我来。”

“可以,但是你跟你妈还有你爷爷让我妈平白无故背负了十几年小三的罪名,你要是肯公开道歉,承认是你妈介入我爸妈之间,我就考虑救你爷爷,否则,谁死了都不关我的事情。”

晚安盯着黛茜的脸,青涩,娇贵,张扬,她眯起眼睛慢慢的笑,“你试试看……我倒要看看你的父亲看着他的父亲能救却让他死……能不能继续你们一家和和美美的生活?”

她挽起唇角,慢斯条理,眼底一点点的溢出令人胆寒的笑意,“就算他能……我也不会再给你们这个机会。”

“你……”

黛茜大怒,她从小就娇生惯养的厉害,谁敢这么说话,尤其是这个女人的身份让她厌恶,“都是你……都是你害我爸妈吵架,他们以前从来不吵架的!我爸也从来没有骂过我,都是因为你!”

晚安还没反应过来,黛茜一边激动的骂她,一边就伸手过来要推她。

她没有防备一步被推到了后面,踩在楼梯的边缘,晚安皱眉下意识就往回走,黛茜更怒,“为什么要有你?我爸妈这么多年的感情是公认的模范夫妻,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我才是我爸爸唯一的女儿!”

黛茜一直在推她,晚安不得不抓住她的手腕,有些事情无论过去多少年,还是能轻而易举的刺痛她,“你疯了是不是?”

对方看自己的手被晚安抓住,又响起上次被晚安甩了个巴掌,爸爸还骂了她,不顾一切大力的去甩她的手,结果用力过猛,手是收了回来,原本在争执的过程中就站在边缘了,剩下的力道收不回来,她整个人都往后面倒去。

黛茜尖叫,“啊——”

如果她出事了——晚安想也不想的伸手去拉她,但是她的力气根本拉不住一个人的重量加上重心引力。

脑子一白,然后就是身体各处传来的剧痛,最后脑袋被砸了一下,她就失去了意识。

…………

晚安醒来的时候听到一阵争吵声。

没一会儿,男人低沉冷峻的嗓音压了下去,“再出声全都给我滚出去。”

顾南城的声音。

威廉皱皱眉,看了眼床上躺着的女孩,不再出声,另一个女人脸上没有表情,却用力的握住了拳。

现在她被人吼,这个男人竟然也不出声了。

晚安费力的睁开眼睛,有些模糊却无法忽视的疼痛。

“晚安,”那声音变得很近了,视线一清楚就看到他英俊逼人的五官,晚安闭了闭眼,抬手就去摸自己的额头。

顾南城眉头一皱,就将她的手拦了下来,低声哄着她,“乖,你额头上撞伤了,不能碰,哪里疼吗?告诉我。”

撞伤……

失去意识前的记忆一下就涌了上来,晚安不顾疼痛和喉间的干涩,睁大眼睛,手拉着男人的衣袖,“黛茜呢……她怎么样了?”

男人眉目内敛温和,低低哑哑的道,“你别管她,告诉我,有没有哪里疼?”

女人的声音抢先响起,“她现在在重症监护室,拜你所赐,还昏迷不醒。”

顾南城抬头看向那对夫妻,温淡冷厉,带着显山露水又异常明显的警告意味,他不温不火的开腔,“威廉夫人,这儿是安城,罪名不要乱扣。”——

题外话——第一更,五千字,二更略晚,明天刷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