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9.坑深269米:想想就觉得挠心挠肺的嫉妒

那一刻简雨是真的害怕,但是她心底又有股莫名的笃定感,总觉得眼前的男人不会扔下自己。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男人低沉好听的嗓音在吩咐,“叫救护车。”

章秘书同情的看了简雨一眼,二话不说立即打电话通知救护车。

顾南城看了眼女人因为药物而变得粉嫩的裸露在空气的肌肤,将身上的西装脱了下来盖在她的身上,俯身将她横抱了起来。

清晰的带着男人的气息,好闻还带着满满的安全感峻。

她趴在他的胸膛上,也许是药效,也许是别的原因,心脏在胸口处疯狂的跳动。

她看着他的侧脸,英俊得一塌糊涂,高挺的鼻梁,薄削而形状完美的唇,下巴的弧度也是无可挑剔鲫。

救护车的速度很快,顾南城抱着她下去的时候,没半分钟就停了过来,医生接过他怀里的女人,将她带上了车。

彼时简雨已经的神智已经没那么清楚,也辨别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淡淡凉凉的嗓音,“被下药了,你们想办法替她解决吧。”

“顾先生不一起吗?”

“你们通知她的家属就行了。”

“好的。”

救护车很快的离去。

顾南城低头看向章秘书。

“顾总您放心,我刚才已经问了,慕小姐今晚并没有出现,她好像是临时又离开了。”

“嗯。”

圈内如今没什么大佬敢动她的,不说他的意思清楚的摆在那里,她是郁少司工作室下的导演,不管私人关系如何,谁都知道桀骜冷漠的郁导头一次给人当制片人,他那个臭脾气也是出了名的。

神佛的面子都不看,在他手下做事,承受他一等一的臭脾气,但是也能享受郁少的护短,他的团队都是精英,他手下的精英不容任何人染指。

“她人呢?”

料到总裁会这么问,章秘书很快的回答,“医院过来的消息,慕老的病情突发,慕小姐赶去医院了,对了顾总……那个威廉先生也在。”

顾南城脸色沉冷了下来,“去医院。”

章秘书额头有冷汗,她也想不通,他们这边的消息是医院里直接过来的,怎么会比那个男人更晚呢?

在车上,章秘书坐在副驾驶上通过后视镜看着后面男人的来仿佛浸湿在夜色里的男人,小心翼翼的斟酌着道,“其实顾总……我觉得慕小姐和他的关系可能不是我们想的和外面传的那样。”

顾南城半阖着眸看向车窗外,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慕小姐的家庭是被小三拆散的,她对小三深恶痛绝……自己是不可能去成为那种人的,尤其慕小姐是一个很懂……权衡和克制的人。”

男人没有说话。

他当然知道,否则早就动手了,而不是只是说说而已。

她极其的反感小三,甚至亲口说过因为笙儿是小三的女儿而迁怒所以厌恶,那一次那个声称是威廉女儿的女人来闹,她脸上丝毫没有心虚。

他不喜,只是不喜欢任何的男人靠近她,能那种程度的影响到她的情绪。

一般人都做不到。

他也做不到。

即便她说爱他爱过他,他也没能掀起过她这么深刻的情绪。

想想就觉得挠心挠肺的——嫉妒。

闭上眼睛,他淡淡的回复了章秘书一个嗯字。

…………

顾南城到医院的时候,晚安正在和任医生商量骨髓配型的事情。

她承认她自私,如果这个世界上她失去爷爷,她就只剩下孑然一身。

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她都要爷爷活得久一点……更久一点。

任医生点点头,“可不可行等评估出来再说,骨髓配型的难度系数相当大,可以的话让跟慕老有关系的亲属都试一试,兄弟姐妹最好,儿子女儿也可以。”

晚安连忙道,“我是我爷爷的亲孙女,我可以的吧?”

任医生点点头,“自然可以,我会负责安排,今晚慕老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慕小姐不必过于担心,”顿了顿,他放低放柔了声音叹息道,“无论如何,这都是长期战役,作为家属,希望你能提前做好心理准备,不管结果是什么。”

从办公室里出来晚安就看到静静站在那里抽烟的男人,他似乎等了很久,最近的气息愈发的显得阴郁沉寂,黑色的衬衫包裹着他的上半身。

晚安看了他一眼,双眼有些失神,没什么波动。

就要从他的身边走过去。

顾南城手指掐灭了烟,低沉的嗓音,“我刚才去病房看过慕老了,他问你是不是没吃晚饭,让我带你去吃点东西。”

她的确没吃饭,晚餐是应酬,虽然一般吃不到什么东西,但一般也都不会提起吃,晚安接到电话就匆匆忙忙的来了,折腾了一两个小时,只是

神经紧绷,感觉不到饿。

“不了,我吃不下。”

男人拉住她的手臂,低头注视她,嗓音温柔而透着不动声色的强势意味,有条不紊的道,“你不是准备做第一个配型的?明天上午抽血,早晨不能进食,你要照顾老人家,准备糟蹋自己的身体?”

“去吃饭。”

这个男人一贯的态度,温柔却不留任何拒绝的余地。

晚安如今已经没那么多的心力去想这些,除了爷爷的病情,其他的她都无暇分去过多的心思,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和执拗一遍一遍的拒绝。

何况是根本就拒绝不了的男人。

他根本不可能容忍她如今的状态还不吃东西。

顾南城带她去最近的中餐厅,点了她喜欢吃的几个菜和汤。

她不说话,他也安静的陪着她,只是低低的提醒她喝茶,吃饭,不像以往那样一有机会就有意无意的跟她亲昵,搂她抱她亲她抱她。

更像个不动声色又随时都在的朋友。

菜上齐之后,晚安扶起筷子低头吃东西,动作有些迟缓,也看得出来她的心思不在上面,心不在焉的,只是强制性的喂着自己饭和菜。

顾南城抿唇盛了一碗汤放在她的手边,她也没看,甚至也不知道有没有察觉到不是自己盛的,低头慢慢的喂着自己喝。

一碗汤,一份饭,每个菜都动了点,她用纸巾擦唇,“你回去吧,我回病房。”

男人只是淡淡的道,“中间隔了一条马路,我送你回去。”

晚安蹙眉,“不用。”

“我不放心,”男人低低徐徐的笑,勾勒的弧度渲染着自嘲,但是她没看,所以也看不见,音色静而净,“我不放心我就没办法好好开车,回去也没办法好好睡觉,你不希望我再打电话打马蚤扰你的,嗯?”

晚安没回他。

于是整齐温暖的路灯下,她长发飘飘走在前面,挺拔的男人一言不发的跟在落后她半步的身侧,不到半个手臂的距离。

顾南城送她回到医院大厅,一只手插进裤袋,另一只手拉住女人的手臂,迫使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手指忍不住想摸上她的脸,眼神碰触到她的眸,淡淡一笑,撩了撩她落下的长发,低低的道,“我回去了。”

她不说多的话,只简单地回了一个字,“好。”

任医生安排亲属在血液科配型,同时也从各大医院的骨髓库进行配型。

晚安,威廉,黛茜的血液不是直接来安城的医院抽的,不知道威廉用了什么方式哄着她在纽约的医院抽了血,然后想办法送了过来。

大约一个礼拜后,结果陆陆续续的出来了。

顾南城在全国各大医院调取了骨髓库的数据,加上安城医院的血液配型。

八天后,任医生情绪颇好的跟晚安宣布结果,“配型的结果比我想象中的好,慕小姐,我们从亲属配型和我们自己血液科留下的样本中都有配型成功的。”

也只有顾南城,才能让医院破这个例,只不过到时候对方愿不愿意捐又是另一回事。

“我的可以吗?”

任医生摇摇头,“配型成功的是黛茜小姐和……薄锦墨先生。”

晚安怔了怔,紧绷的神经终于松懈开了一点,有就是好消息,而且现在还有两个,只不过这两个人……

她下意识的追问道,“还有其他人吗?”

“慕小姐,能有一个很不容易,这么短的时间里有两个已经是奇迹……你还问有没有第三个?”——

题外话——明天万更╭(╯3╰)╮求下票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