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68.坑深268米:顾总,慕小姐好像出事了

直到那一行人的身影在转角处消失。

“走吧。”

“哦,好。”

晚安刚走了两步,手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她顿住脚步,拿出来看了一眼,随即就不自觉的蹙起了眉头,很快的接了电话,“白叔,有事吗?”

白叔在那端慌慌张张的道,“小姐……老爷刚刚突然发作……痛得很厉害,我已经叫了救护车了,你要不要回来一趟?鲫”

晚安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的道,“我马上回来。”

“小姐……”白叔急急地道,“救护车已经到了,我会陪着老爷,你直接赶去医院就可以了。峻”

“好。”

挂了电话,她的脑子有瞬间的空白,然后才慢慢的恢复过来,转头朝一边的简雨道,“我爷爷病发送去医院了,我现在必须去医院。”

她的手抚了抚额头,仿佛这样能帮助她思考,语速很快,“我不能去见他们了,不然你也先回去吧,下次有机会我再带你认识他们。”

“可是我们已经到了啊。”简雨看看不远处的包厢,又看看她,“到了还不去进去会不会不大好啊?”

再不好也没有她爷爷的身体重要,“我待会儿在出租上再打电话解释。”

“不然你去医院,我进去跟他们说两句解释一下吧,有人亲自到应该会更好一点。”

晚安蹙眉,似乎有什么顾虑。

简雨看着她犹疑的神情,问道,“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爷爷的病情让晚安又无暇思考太多,于是她只是很快的道,“那好吧,你注意点,如果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简雨点头说好,晚安很快的转身回到电梯里,离开夜莊打车去医院

等她到的时候,慕老已经被推进急救室做急救措施了,威廉已经到了,他正拿着手机在打电话,晚安走过去的时候他没有注意到,男人的声音带着罕见的显而易见的怒意。

“她任性你就由着她任性?上次她私自闹到晚安工作的地方去我还没骂她,马上带她过来,我已经安排好配型的时间了。”

“黛茜才二十岁都没有,她看到针头都会晕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到时候真的配型成功让她抽骨髓……那么痛,你觉得你的宝贝女儿受得了吗?”

威廉眼神一寒,“按你的说法,如果配型成功,为了迁就她怕疼,她还不能抽了?”

“我没说不抽,”那端的声音意识到了什么,也冷静了下来,试图将声音放软,“老公,晚安她配了吗?慕老后半生几乎所有的心血都倾注在他那个宝贝孙女身上了,我们黛茜……从她出生到现在,他不可能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但是他从来没有看过我们黛茜一眼,现在出事……你到时候要怎么跟黛茜说?”

威廉脸色一直面无表情,此时寒意更深。

“你要跟黛茜说,在我之前你还有过一个妻子,在她之前,你还有另一个女儿?我们不是说好,不让她知道这些的吗?”

威廉的眼神沉寂下去,然后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白叔办完手续匆匆的过来,“小姐,你来了。”

威廉听到这个声音,心莫名的沉了沉,转身去看,晚安已经抬脚白叔那边迎过去了,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她情绪焦急,看不出来有没有听到刚刚的对话,“爷爷怎么了?怎么会突然病发呢?不是一直都在吃药吗?”

白叔也是四十多岁将近五十岁的年纪了,伸手抹了抹泪,“吃药的时间太长了,不断的加重药量,效果也会减弱……有时候就会压不住,去年老爷出院开始就一直在吃药了,最近痛得厉害,又怕小姐你担心,所以一直加重药量。”

晚安闻言没有出声,抬手抓了抓头发,扯得头皮阵阵的发痛,仿佛这样可以缓解什么。

夜莊的包厢。

光线不是那么明亮,顾南城手指间夹着透明的高脚杯,里面荡漾着摇曳的酒红色液体,他手里把玩着钢笔,漫不经心的听着对面的人滔滔不绝的向他介绍。

男人半阖着狭长的眸,好像根本没有在听,可是细细注意他钢笔旋转的弧度,又觉得他好像在听。

章秘书安静的候在沙发的后面,拿在手里方便看时间的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条短信跳了进来:

【今天跟莫总谈电影投资的那女孩是不是你们顾总的心头爱?】

谈电影投资?章秘书想起刚才遇到了晚安,赶忙回了一条,【是,出什么事了吗?】

【哎呦,你们顾总要是真喜欢她的话赶紧叫夜莊的人过来把她带走吧,那姑娘是缺心眼还是怎么回事,这地方的酒能乱喝的吗?那酒加了料啊喂。】

章秘书立即皱起了眉,看了眼坐在真皮沙发上的男人,低头走过去俯身凑在他的耳边低声道,“顾总,慕小姐好像出事了。”

男人闻言就看了过来,章秘书将短信放在他的眼前。

也是奇了怪了,按照这个圈子的游戏规则,除非真的有人完全无惧于顾总的存在,否则怎么会有人狗胆包天的动慕小姐呢?

她可是亲眼看到顾总吩咐席秘书渗透下去的意思。

那个莫总虽然也是个人物,但是东娱比不上GK,他自然也还到顾总的地步。

全身的血液不受控制的变得快速,脸颊和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变得滚烫,渐渐的感觉到身体一阵阵的绵软无力。

简雨怎么都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她又怒又害怕,手指忍不住剧烈的颤抖,明暗交错的灯光,混乱的氛围,放得很嗨的音乐,甚至有些人没有注意这边的动静。

“长得听不错的,这脸好像也没见过,”脸被一只手毫不留情的捏了一把,“呦,这么瞪着我做什么,老子又不会白睡你。”

“滚开!”

“爷不好泼辣的那一口,你刚才说你也是导演想拍戏来着,也是奇了怪了这年头漂亮的女人都不到演员反倒是喜欢玩拍戏了,”

男人笑出了声,“圈内都知道,慕晚安二十三岁拍第一部电影就是她背后的男人在捧她,我虽然请不到郁少司那样的大腕做制片人包后期,不过钱倒是不差,而且你也没她那姿色。”

简雨浑身的意识都已经迷糊了,但是神经还是被狠狠的刺了一下,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大力,一把狠狠的推了上去。

那男人毫无防备,还真的被她推得差点摔到了。

“脾气还挺烈,”一声冷笑,那男人将手里的烟头用力的掐灭,然后上去就把她的衣服。

“给脸不要脸。”

本来就是进入夏天的天气,身上穿的衣服不多,今天更是穿的裙子,男人那首清轻车熟路的就扒了下来,她整个人被压在沙发上很快变得衣不蔽体。

简雨连声尖叫,除了尖叫她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周围很喧扰吵闹,可是她仍旧感觉无数的眼神在看她的好戏,赤果果的屈辱浸遍全身。

包厢的门忽然被打开,兴许是这声音来得突然,包厢里有片刻的寂静。

那道修长冷峻的身影透着异常陡峭的气场,包厢的光线很暗,是那种只能看到人影但是看不清长相的暗。

顾南城眉宇深锁,面无表情的扫了一眼,便笔直的朝着那道交叠的身影走去。

简雨借着忽明忽暗的光线看着男人的身形走过来,有那么一瞬间她身上的药效都褪了下去。

那一刻她想,太门当户对的只能叫合适,而不是爱情。

顾南城出手的动作干净,利落,才稍微察觉异样但是没有做出反应的男人没来得及回头就被直接提起扔到了一边。

低头,目光触及沙发上狼狈的脸时,男人眉头皱了皱。

他转过身看向紧跟着的章秘书,后者摇摇头,她刚刚看了,慕小姐不在。

“这不是顾总吗?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男人俊美的脸已经淡漠了下去,女人柔软滚烫的手臂紧紧的缠了上来,带着哭腔的声音异常的恐慌,“顾总……顾总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那一张脸泪流满面,温度高的厉害,浑身都在颤抖,“救救我……别扔下我……”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皱了皱眉头,他当然看得出来她这副样子就是被被人下药了——

题外话——一更,今天出门办事,回来的很晚,所以更新比较晚,sorry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