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豪门大少私爱二婚小妻

073:当时真相

“哈哈……哈哈……”整个房间都是萧晨狂狷而又嘲讽的笑声,包贝贝急促的喘息着,看着萧晨,心里突然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恐怖,比刚才萧晨差点强暴她的时候还恐怖。

“包贝贝,你就这么恶心我靠近?哈哈……”萧晨仍旧笑着,只是这笑声让包贝贝的心没来由的抖了抖,有种十分不好的预感,果然,萧晨下面的一句话,彻底将包贝贝拽进无底的深渊:“包贝贝你还想给厉墨白守贞吗?这种事我们两个又不是第一次做了,你现在才矫情,是不是晚点了?”

“你说什么?你胡说!”包贝贝被萧晨的话轰炸的脑袋一下子懵了,从床上爬起来,看着萧晨羞愤的怒吼。

“我胡说?哈哈……”萧晨笑得狰狞,“不然你以为厉墨白为什么离开,为什么不要你说走就走?是个男人就受不了这样的奇耻大辱吧?你以为你们还回得去吗?做梦!”

“我不相信,我跟他不是你说的这样,我们……”包贝贝惊慌失措的大吼,可是连她自己都知道此刻自己是多么的心虚,她死死瞪着萧晨的眼睛,脑子里有些什么影像一下子窜出来,她看到自己去了酒店,进了房间,跟萧晨说了一会话,然后……然后萧晨就搂着她脱衣服上床,而她整个过程都没有一丝反抗,反而很配合!

“不是的!不是这样!不是这样!”包贝贝双手死死的抱住脑袋,但是那些画面却根本停不下来的不断往外冒出来,后来她看到厉墨白闯了进来,然后,然后厉墨白打了萧晨,而她,而她却上前护着萧晨,然后不小心伤到,孩子早产了。

“不……”包贝贝在回想起自己身下流出血来的时候,崩溃的尖叫起来,让她崩溃的不是自己正在流血,而是她看到了那个时候厉墨白看她的眼神,带着死灰一般的绝望与冷酷。

“不是的,不是的!怎么会这样?不是这样的!”包贝贝头疼欲裂,抱着自己的头在床上缩成一团,哭的也绝望,“不是的,不是的!那不是我!不是我!”

萧晨看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包贝贝,脸上说不清楚是抱负过后的快感多一些还是心痛多一些,不过,他现在身体上耳朵*倒是消退了下去,静静的看了一会之后,离开了。

包贝贝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两天两夜没有出来,没有吃东西,她麻木的坐在地上的角落里,双臂抱着腿,脸紧紧的埋在大腿上,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带着临死的绝望,不让任何人靠近。

这两天,萧晨也没有去打扰包贝贝,其实这房子就是他的,他要进包贝贝的房间易如反掌,只是他知道,揭开这层窗户纸,包贝贝此刻看到他只会更加的排斥,情绪激动,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打扰她,让她自己走出来,当然了,私心里,他也是想要知道,包贝贝会从这件阴影里走出来要花多少时间,他想知道,包贝贝要花多少时间忘记厉墨白。

整整两天两夜,萧晨就在书房的监控钱看着包贝贝,也不吃不喝不动,生怕自己一错眼,包贝贝就想不开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来。

第三天的时候,包贝贝抬起头来,虚弱无力的说了一声,“我要吃东西。”

萧晨放在书桌上的手紧了紧,然后还是起身给包贝贝准备吃的东西去了,没过多久,一大份皮蛋瘦肉粥跟两个煎蛋,还有两样开胃小菜就送进了包贝贝的房间。

包贝贝只是粗略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时候,眼神就落在了萧晨的身上,带着嘲弄与挑衅,像是拆穿萧晨秘密的那种。

她就知道,这个房间里有监控,自己住的那个房间肯定也有,一想起这些天住在这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萧晨监视着,没有*没有人身自由,她就觉得眼前的男人让人反胃恶心,而她现在也丝毫不避讳让这个男人知道。

“贝贝,不要再挑衅我,后果你承担不起。”萧晨自然明白包贝贝的心思,冷冷淡淡的警告着。

“我这副残破的身子现在还有什么承担不起的?无非就是像妓女一样多陪你上几次床罢了,一次跟一百次有什么区别?萧晨,我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连孕妇都不放过,我真是低估了你的变态程度。”包贝贝讥诮的开口。

“闭嘴!”萧晨冷声打断包贝贝的话,气的声音都发抖,不知道是在气包贝贝贬低自己还是贬低他,总之心里很难受,态度也不好起来。

“怎么?我说的不对?”这下换包贝贝冷笑了,“厉墨白说你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我一直不信,原来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只有我一个人傻傻分不清楚,活该被你陷害被你玩弄。”

“我让你闭嘴!”萧晨的语气又强烈了几分,微眯起眼睛危险的看着包贝贝,“不要逼我!”

“逼你?!”包贝贝笑得越发明媚了,看着萧晨问:“当年是你父亲逼着我爸爸娶你妈妈,硬是把我妈妈跟我爸爸分开,让我成了人人看不起的私生女,就算我才是我父亲唯一的骨肉至亲,可是我这一辈子都只能顶着个私生女的身份抬不起头来!”

“可是我父亲为了救你父亲牺牲了性命!”上一辈的事情被提起,萧晨也有些控制不住情绪。

“没有人逼他牺牲!”包贝贝毫不留情的反击,“要是我父亲知道会是如今这种局面,他当初宁可自己死!”

虽然总是跟莫骢两个不对付,但是莫骢的脾气她了解的十足十,包贝贝尽管被骄纵的有些不靠谱,为了跟莫骢两个对着干有些幼稚的叛逆,但是某些方面来说,这两父女的性子还有有些相似的,烈性十足。

萧晨被包贝贝的话堵得哑口无言,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刻,他就对自己父亲的做法十分不赞同,这些年,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隐隐约约也从些生活细节上看出些什么了,一开始还以为是莫骢变了心,因为包妈妈的缘故,却万万没料到会是这种缘由。

“你从小一出生就站着莫家大少的身份,在正常的家庭中长大,父慈子孝,家庭美满,没有任何缺失,从爷爷奶奶到我父亲,甚至是我妈妈,没有人亏待过你,而你呢?你竟然设计强爆了他们的女儿!萧晨,你根本没有人性!”最后一句,包贝贝说的咬牙切齿。

好一会,萧晨才从包贝贝给的打击中缓过神来,他看着包贝贝仇恨的双眼,竟然笑了,伸出手去将包贝贝的乱发理了理,说道:“贝贝,你确定是强暴?我怎么记得,你当时特别享受来着?而且,你并没有一点反抗不是吗?我们做的很开心。”

包贝贝恶心的一把甩开萧晨的手,说道:“萧晨,你以为,我还会傻傻的被你激将到,上你的当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不可告人的手段!”说完,又嫌不够的补充上一句:“厉墨白说得对,你根本没有你想的那样爱我,你这个人太自私了,你要是真的爱我,就不会这样伤害我,毁掉我的一切,你根本不配说爱这个字!”

“我不配!厉墨白就配吗?他要是真的爱你,为什么一声不响的走了,为什么不继续留在你身边?包贝贝,你别自以为是!”萧晨最痛恨的就是包贝贝拿他跟厉墨白两个做比较。

“他离开的对,是我我也会离开!我原本还生气他丢下我不说一声就走了,但是现在,我一点都不恨他了,我只恨我自己,恨我自己没有早点看清楚你的真面目,没有早点防备你,这是我自作自受,我不怨厉墨白,我只愿我自己太蠢!”包贝贝恨声道:“早在你设计拿起车祸的时候,我就该彻底醒悟看清楚你的,厉墨白说得对,你根本没有他爱我爱的深。”

“包贝贝,你别太过分!”从包贝贝的嘴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听到厉墨白的名字,萧晨彻底淡定不了了,“厉墨白就是个好人?还不是背后挑拨离间的将一切都告诉你了!”

“萧晨,果然是个小人,只有小人,才会将别人看成小人,厉墨白根本什么都没有跟我说,是我自己听到的,你大概不知道吧,那天厉墨白支开我,让我去买水果,我忘记拿钱,半路又折回去,将你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根本不需要别人来告诉我,你已经自己告诉了我一切!你要是真的爱我,根本不会明知道我会跟厉墨白在同一辆车上还去破坏刹车,根本不会在车上设计机关,其实厉墨白猜错了一点,你那些机关根本不是料定了厉墨白会不顾一切的保护我,而是针对我肚子里的孩子的,你好狠心,一边说着爱我,又一边对我下死手,想要杀了我肚子里的孩子,你这样的人,凭什么说爱?”

“贝贝,我……”心思被彻底戳穿,萧晨脸上终于见到一丝慌乱,他一向以为包贝贝不是心思细腻的人,却不知道包贝贝以前只不过是懒得去花心思罢了,一旦她肯用心思,就会变得前所未有的犀利,让人招架不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