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二章 这个男人会宠着她

在凯特先生家里吃了午饭,杨光和靳成锐就要离开这个梦镜般的地方了,虽然他们从来这里只见到过凯特和卡拉沙,但杨光觉得很开心,有种充裕的满足与快乐,无法用词来表达和描述。

离开这里,杨光和靳成锐要面对一个巨大的困难。那就是,他们要怎么去机场?!

凯特先生是去机场送儿子,看着他们顺眼就拉了把,现在再叫人家送他们出去,而且这么远的路程,送完他们又独自开回来,就算他热心这么干,杨光他们心里也过意不去。

但是!过意不去也得过,因为他们要去机场!

“那个……凯特先生。”杨光喝着卡拉沙净化过的马奶,吞吞吐吐有点难以启齿。

“可爱的杨,你想说什么呢?”凯特在削木桩,他要圈一片土地出来种蔬菜。

思过来想过去,杨光把马奶喝完,跑过去帮他做事。“我来帮你凯特先生!”

靳成锐:……

“凯特先生,我们现在要离开了,能麻烦您把我们送到机场吗?我们会给你报酬,包括昨晚和今天您对我们热情的招待,我们也会一并给你。”靳成锐礼貌真诚的讲。

“你们要走了?”凯特惊讶的放下木头,站起身看他们两个。“你们才来一天。”

杨光立即解释。“我们还要去别的地方。噢凯特先生,我们不是那个意思,这里很美,美到我都不愿意离开,但我们真的还有事。”

凯特在他们两个之间来回看,最后妥协。“好吧,我送你们去机场,报酬就不用了。

“那怎么行,您和美丽的卡拉沙让我们体验了一次非常愉快又宁静的旅行,这是我们以往花钱都体验不到的生活。”

“可爱的杨,我不知道你们国家是怎么样的,但是在这里,我们就是这样的。行了,我们别在这个问题上争执,你们有次愉快的旅行,我和卡拉沙有一个欢乐的夜晚和上午,你们就当是我的孩子,来陪我们这两个老人。”

“凯特先生……”

“我去开车,你们去拿行李吧,不然我回来得天黑了。”凯特不再同她争,拍了拍胸前的木屑往屋里走,对里面的卡拉沙喊:“美丽的卡拉沙,我们可爱的客人要走了,你去准备一点果酒。”

“这么快就要走了吗……好的,我这就去。”

听到他们的话,杨光火箭般的跑进去阻止她。“美丽的卡拉沙、凯特先生,您们不用装酒了,我们去赶飞机也带不上。”

“也是,那要怎么办凯特?”卡拉沙望着进房的凯特。

凯特看着杨光,想了想说:“不如你们喝一点再走?”

“凯特先生,我们还要赶飞机。”

“刚好喝点上飞机睡觉。”

他们飞的是短线,同一个国家,别到时还要人抬着下机。

杨光哭笑不得,不知道怎么拒绝他们的热情。

“凯特先生,我们去那边还有事要做的,这酒真不能喝。”靳成锐看她又急得不知该怎么办了,便替她回答。

凯特似乎很不开心,他沉默了许久决定的讲:“你们给我留个地址,到时我给你们寄过去。”

他这话吓到了杨光。从欧洲到东方,可不是小路程,恐怕一两个月都到不了。

“不用麻烦了凯特先生,以后如果有机会,我们再来看你们。”

“不行,你们一定要把地址留下,不然我就不送你们去机场!”

杨光:……

靳成锐:……

在凯特的坚持和卡拉沙的偷笑下,杨光留下了军区大院的地址。

如此这般,杨光和靳成锐才回房收拾行李,要走时留了些钱在被子下。

以凯特和卡拉沙热情好客的性格,肯定不会要他们的钱,所以这样做是最好的办法。

和卡拉沙依依不舍的告别,杨光和靳成锐坐上凯特的牛仔汽车,往昨天来的方向出发。

现在这段路没有车和人,凯特收起了车顶,往后靠在座位上的杨光看着天空,叹息的讲:“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长官,我想不管是恐怖还是战火,都一定不会浸袭这里,这里是这么的安宁与独特,仿佛盘古初开时。”

她说的是中文,凯特听不懂。

靳成锐侧头看倒退的风景,没有她那么多感触,且与她想的不一样。“有的人享受宁静,有的人必须去守护这份和平,杨光,你选择哪一种?”

杨光仔细的思考了许久,坚定的讲:“我选择后者。”“爸爸和校长都说过,在适当的年纪做应该做的事。现在我们还年青,等以后老了再来享受吧。”

老?她想的可真远。靳成锐想自己都快步入三十,而她还二十未满。

看她随性肆意的姿态,靳成锐揉了揉她的头。

被摸头的杨光想到自己摸豆豆时的心情,腰上一用力,坐起来。“长官,你是无聊还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

“嗯?”

“无聊逗我玩,补偿安慰?”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每次摸豆豆的头,都是这两个原因。”

“你是豆豆吗?”

“你才是豆豆!”

两人一路小吵小闹的去到机场,和凯特进行了长达半小时的告别仪式。

“可爱的杨,希望有机会再带着小小杨来玩。”凯特拉着杨光的手,在她左右脸颊都亲了下,然后看着她的肚子讲:“到时让他骑我儿子的马。”

杨光和靳成锐都是没有多少自由时间的人,即使有,中、法两国相隔何止千里,这真是个很渺茫的约定。

“嗯,我会的。”如果有机会,她真的还会再来凯特的家。

穿过匆匆的人流,杨光反头看到凯特还站在他的牛仔汽车旁,不禁心生感慨。“长官,我们这次旅行真幸运,让我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如此善良的人。”

“现我们去佩里格,如果明天早上能把时间办好,我们去巴黎。”靳成锐提醒她时间,让她别抓者过去的不放。他们是走在国家最前线的人,世界各地的军人及人民都在受到HAs武器的伤害,早日摧毁地狱天使组织,就会有更多善良的、无辜的、可爱的人活下来。

杨光听到他的话,收了收散掉的心,赶上最近一般飞机,飞向佩里格。

佩里格在二战时期是法国著名的大后方,那里还保留了不少中世纪建筑以及战争痕迹,虽然新世纪里,它已渐渐消沉,但仍在法国有着重要的军事地位,现坐阵的就是法国著名战将,法国国家宪兵干预队第二指挥官——路易·J·萨克齐上将。

“长官,我感觉这位上将很难搞定。”杨光看着J上将的资料,漂亮的眉头紧皱。

靳成锐言简意赅三字。“想办法。”

就是想不出办法,才说他难搞定了。杨光把手腕电脑上不久前收到的资料关掉,再把和凯特、卡拉沙一起拍的照片存进去,就拉毯子睡觉。“长官,你负责搞定他们,我负责玩。”

靳成锐:……

实际他也没有想到非常有把握的办法。靳成锐十指交叉,想着即将要见面的上将。

在杨光和靳成锐身处三千英尺的高空时,佩里格军事基地里的路易·J·萨克齐上将就已经得到消息,知道不久将会有客人要来。

他看着此次中方代表人员的资料,摸着下巴的胡渣,深邃的眼睛像要把他们盯出个洞。

“报告长官,C队队长已经带队回来,无人伤亡,请指示!”一个大兵跑到指挥室门口,大声嘶吼的像用尽了生命般。

J上将转动眼珠看了他下,思索的讲:“叫他来见我。”

“是!”

大兵敬礼,啪啪啪跑了。

不一会儿,一个黄皮肤、黑发黑眼的年青上士进来,尊敬的向他敬礼。“长官,上士严程前来向你报告!”

“上士,你这次任务让我很失望。”J上将转过身抱手臂看他。“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

“报告长官,我不知道!”

“听过中方的战狼吗?”

“报告长官,没听过!”严程是个标兵,标杆、尖兵,双目乌黑发亮,看起来精神极了。

J上将走动了下。“你没听过正常。”他在全息屏上划动了两下,把他们的资料调出来。“靳成锐听说过没有。”

“报告!听过!前美方海豹六队中校。”

“很好,去和他玩玩。”

“报告长官,请问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滚吧。”

“YES长官!”

**

杨光和长官下机便想直接搭车去酒店,可是他们碰到了一点麻烦。

看着干净的街道,像沙丁鱼一样多的游客,和少见的出租车傻了眼。

佩里格的历史遗迹和人文每年都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可是在这个旅游业发达的城市,却是法国绿化先进城市之一,因此出租车的供应不是很满足市场需求。

杨光很想去玩,所以她特别积极,跑去问人和看地图。

“长官,我们要坐51路巴士到索瓦街,然后在那里转车去泽里克大酒店。”杨光打听完毕,回去向长官复命。

他们这次出来是公事,也是私事,公事就住不起这样的豪华酒店,但私事嘛……难得出来玩,还是度密月,当然要住的好一点的了。他们又不是欠虐,出任务时跟乞丐似的,好不容易出来了当然要好好享受。

靳成锐看着佩里格的地图,问她。“你确定吗杨光?”

“我确定!”杨光肯定的点头。无毕坚定的说完,她又小心翼翼的看长官。“长官,你认为不对?”

“据地理位置提示,我们应该往这个方向走。”靳成锐指着跟她完全相反的方向。

杨光看看自己的,又看看长官选的,乱了。

靳成锐看着她。“你来选。”

“长官,还是听你的吧。”杨光有点没底气了。毕竟在长官面前,她从不觉得自己比他厉害。

“我的也不一定正确,你可以根据你的直觉来选择。”

可是,她现在真的不确定了。杨光看看左边,又看看右边,内心焦作。“长官,我坚持自己的。”

“好。”靳成锐没任何迟疑,提起行李就走在她的左边,护着她穿过拥挤的人流,去到那个站满人的车站牌。

看到太阳底下晃动的人头,杨光心里激烈挣扎。万一她的错了怎么办?岂不是又耽误了大半天时间?

靳成锐用眼角看皱着眉头的女孩,没有说鼓励或开导的话,在一辆巴士停在车站时提醒她。“车到了。”

“长官……”杨光看到51路巴士,犹豫的想说我们去反方向坐吧,可这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来。她从小到大很少服软过,而且还是怀疑自己所做出的决定。现在这个时候改变自己原来坚定的答案,是不是很挫?但如果真错了呢?

“上不上,车要走了。”

听到长官平静的声音,杨光突然决定下来。“上!”吼完她就随人流挤上车,一路奋战到公交车中间,挤到窗户那里。

靳成锐紧随其后,被人挤到了她的身边。

车里有点挤,杨光握着长官的手,摸到他手心里握枪留下的薄茧,不由自主的扬了唇角。这个男人会宠着她。这就是她做下决定的最大原因。

有人宠是好事,不过这路,还真是走错方向了。

既然错了,那就错到底。

杨光他们坐到了总站,然后再在总站坐地铁,体验了有着浓厚二战气息的地下隧道及悠久人文。

结果就是他们把佩里格转了个圈,才到泽里克大酒店。

而在泽里克大酒店守着的严程,很郁闷的想:长官难道是要罚他在这里喂蚊子的么?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

杨光从巴士上下来,看着用LED灯做的酒店名字,直想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呐!总算是让他们找到了!

从中午一直跑到现在,年青的杨光还是活力无限,她提着行李往酒店大堂走,又办好入住手续,真是……强悍到令人匪夷所思!

在上电梯的时候,杨光终于消停下来,她望着一个个往上跳的数字,扭脖子看旁边的男人。“长官,你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什么为什么。”

“你明知道我的选择是错的,却还要我选。”

“你选择了自己想要的。”这需要勇气。

“可它是不对的。”

“不对才更加冒险。”

“可它还是错了。”杨光被他绕了进去。

靳成锐看她五官都要皱一起了,笑了下,愉悦的搂住她肩膀出了电梯。“错了没关系,结果是我们最后到了这里,并收获了途中的风景。”

不要在意对错,任何好与不好的一面都有值得回忆的东西,重要是一开始的决定和最后的结果。

杨光垂下肩膀和脑袋,想自己还没达到长官这种境界。

嗯?如丧尸的杨光看到玻璃上的影子,转身抱住长官的腰。

感到她伸进衣服里的手,靳成锐扫了眼周围。“这里到处都是监控,你不想再去一趟警察局吧?”

“那怎么办?”摸到他枪的杨光看到走廊里的摄像头,缩回了一点手。

“亲我一下。”

杨光眼珠一转,踮起脚尖去亲他。

靳成锐单手抱住她,热切的拥吻着她转进旁边的安全通道。

“呆在这里。”进入安全通道里,靳成锐亲了下她的唇,拔出枪走向半开半合的门。

严程在拍死N只蚊子后,终于看到资料上的两人从车上下来,又看到他们进入酒店大厅,才从黑暗的角落里出来,率先乘坐电梯到他们预订的楼层等他们。

他本来是想在他们一出电梯就和他们会会的,结果他们是从另边电梯上来的。

杨光的房间是在中间位置,所以坐哪边电梯都差不多。

看到他们从那边上来,严程跟在一个清洁阿姨身后,朝他们走去,却看到他们两口子打得火热,迫不及待的进了安全通道。

严程停下来看着那门思考,他是进还是不进?现在他面对两个可能:一个是他们发现了他,已经在那里设了埋伏。二个是他们正在*,他去打扰好像不太好?

管他呢,长官还等着他回去复命。

严程决定后,若无其事继续跟着保洁阿姨,在她快要去货梯时猛得撞进安全通道的门,将那扇门“啪”的撞到墙壁上,发出“碰”的一声巨响。

他扑了个空,因为只有傻子才会站在可以被枪击穿的门后。但严程也不笨,扑了个空后他迅速展开第二次攻击,双脚旋转踢开对准他的枪。

被踢掉枪的靳成锐在他挥拳过来时,一个拉臂背摔将他从背部狠狠扔到另边地上,再一个风驰电掣般的缠颈锁喉把他制服。

靳成锐掐住他脖子的手很用力,并且只要他再用点力,就可以把他脖子扭断。

同样身为特战队员的严程当然知道这一点,他惊疑时想要掰开他的手,踢动腿想要翻过身,可却徒劳无功,仿佛被钉在十字架上的耶稣,不对,他才没有耶稣那么伟大。

而杨光在他们两个打得不可开交,在严程被按到地上时大叫。“严程!”

上一章
下一章